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田园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欧阳诗琪:故乡的年

时间:2019-11-11 19:45:26字数:8128【  】来源:原创 作者:念1031 点击:0

  人言落日是天涯,望极天涯不见家。落日余晖,身居北国的我,倍感孤独,思乡之情油然而生。一个人茫然地走在冰天雪地里,追寻着自己的梦想。

  家是年的方向。

  心心念念,回家。夜阑人静,坐在灯下,看家里晒腊肉、做豆腐乳的图片,不由心潮泛起涟漪,给妈妈发微信,说我想她了,想家了。妈妈笑了,放假了就赶紧回家,给你做好吃的。妈妈做的好吃的,是我永远都放不下的牵挂,是我生命中最精彩的回味。年味,就是妈妈做的菜肴的味道,就是家的味道。

  拉着行李箱,走进考场,火急火燎完成最后一场考试。迫不及待地奔向高铁站,一路奔波,风尘仆仆。赶到家已经是夜里十点多,妈妈做了一桌子好菜等我,来不及寒暄,抱抱爸爸妈妈,亲亲妹妹红扑扑的小脸,赶紧开启吃货模式。

  红烧肉,是妈妈经过大火炝烧、小火慢炖后的“艺术品”,说是艺术品,是因为色香味俱全。是妈妈独家秘制的美味,在灯光下散发着诱人的香味,肉质表层是油润的光泽,秘制的鲜酱恰到好处地纠缠在一起,有大蒜、生姜、茴香、花椒、黄酒、生抽的味道,每一样都很独特,又彼此相依相惜。禁锢了多时的味蕾被打开,我吃得口舌生香,这就是年的味道,是家的味道,是妈妈的味道。

  麻辣烤鱼,是妈妈的绝活。我的家在泊湖边上,腊月天天能买到新鲜的鱼,回家卤制,三天后起卤,用菜籽油煎得双面焦黄,再放入黄酒、陈醋、花椒、麻辣酱,起锅后,外焦内嫩,回味无穷。这些年我走南闯北,去过很多城市,从来没有吃过比这更好的美味。我深情地望着妈妈傻笑。我说,我的胃被你俘虏了。妈妈慈祥地看着我,轻轻帮我擦拭嘴角的油。

  还有我爱吃的炒河虾,炒三丝,萝卜丸子,妈妈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我的人,这些是我记挂多时的,做梦都想尝一尝的美味。记得小时候,妈妈给我做葱油卷子,将刚刚出锅的炒三丝一卷,那个香酥劲,著名的天津煎饼果子都有得一拼。

  妹妹看着我的馋样,不停地鼓掌。她的小脸红扑扑的,看着爸爸妈妈给我夹菜,和我说笑,她有些茫然,黑溜溜的小眼睛不停地眨呀眨。她一次次用眼神追寻我,姐姐,为什么我的爸爸妈妈也是你的爸爸妈妈呢?这个问题十八岁的我能坦然接受,两岁的妹妹却是个难题。但是,没有关系,只要我和妹妹围绕在爸爸妈妈身边,欢声笑语就在,快乐幸福的年就可以开始了。

  年就是家人从远方归来。

  我看到年历上标注着我放假的时间,标注着天津的天气,标注着我归来的车次。我的心一下子柔软了,暖乎乎的,大大咧咧的爸爸什么时候这样心细。

  妹妹忙着帮我收拾行李,看到我包包里的佩奇,一阵欢呼,乐得手舞足蹈。在她的眼里,佩奇就是她的宝贝,她的玩伴,她的世界。我给她拍照,看着她天真无邪的笑脸,任由她稚嫩的小手抚摸我,我闻着她身上香甜的气息,我知道,她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我们流着相同的血。有时候,她看见我靠着妈妈的肩,会像小狼狗一样扑过来咬我,但是过了一瞬间,她又蹭到我怀里,乖巧地叫我姐姐。爸爸妈妈是明智的,在我十八岁的时候,给我生一个小妹妹,从此,我不再孤单。我们血脉相连、骨肉相依,生生世世。

  我的床上,散发着阳光的味道。我是一个恋床的人,靠在床上看书、看电视剧,嗅着被子上淡淡的暖暖的香味,真是舒服至极。如今,妹妹也恋上了我的床,和我在床上嬉闹,听我给她讲故事。她一会乖巧,一会耍赖,有意思得很。我喜欢轻轻地抚摸她的小嘴、小鼻子,生命真是神奇,感觉她就是世界上另一个我。

  年就是忙忙碌碌的日子开始了。真正忙碌的是妈妈,她要千方百计给我们做好吃的,还要准备炸肉丸子、捶肉饼、做米粑,正月里家里来了拜年客,就要做很多的美味。搓肉丸子是我的拿手活,爸爸负责剁肉馅,妈妈将红薯粉拌在肉馅里,搓揉均匀后,由我搓出团团的肉圆子。妹妹没有事情干,围着我们唱歌,她脸上涂了白粉,像只小花猫一样跳来跳去。锅里的菜籽油烧开了,肉丸子就可以下锅了,一会功夫就闻到满屋子的香味。捶肉饼是技术活,我总是用力不均。妈妈每年会留一块上好的里脊肉,切成薄薄的肉片,两面铺上山芋粉,用瓷捶轻轻捶打,要捶成蜻蜓羽翼一般的透亮,锅里开水煮沸,将捶好的肉饼放进去煮,五分钟后捞出来,是那种鲜嫩鲜嫩的美味,肉汁鲜美,算得上一绝,是我们家乡的特产,也是过年招待贵客的必备菜肴,就像我们水乡的鱼片一样,牵动着水乡孩子的味蕾。无论千里万里,内心里都有故乡美食的味道,刻骨铭心。

  过年的忙是有条不紊的,是快乐的。爸爸妈妈上班回来,就抱着年货。妈妈负责买鸡鸭鱼肉、生条豆腐,爸爸负责买花生瓜子糖果。过年放的礼花、鞭炮必不能少,城里已经禁燃了,但乡下吃年夜饭、去祠堂里祭祖、还年,都必须放鞭炮,这是礼数,是仪式,是内心的恭敬。还年,是神圣的仪式。我们欧阳氏是腊月二十八还年,全屋的男丁在凌晨五点聚集在祠堂里,现在是新社会,人们的思想也开明了,女子也可以进祠堂祭祖。几百人的队伍,浩浩荡荡,排列有序,按照长幼辈分,依次祭拜祖先。祭台上摆放着蜡烛、福礼、香纸,队里有威望的老人上前讲话,多是讲些吉利欢喜的话,然后大家互相祝福。祭拜仪式结束,在欧阳祖堂前举行盛大的礼花燃放仪式,五颜六色的烟花在空中次第绽放,真是火树银花不夜天。

  年三十立春。家家户户又要放鞭炮。奶奶说,新春大是年。接春也要举行盛大的仪式。鞭炮声此起彼伏,让你坐立不安,心潮彭拜。年,真的来了。书上说,年是怪兽。但是没有人惧怕,年越来越近,人们越来越欢喜。乡下的年味,也达到了顶峰。家家户户的屋顶上飘散着香味,家家户户的房梁上,挂着鱼肉。年轻的小伙子闲不住,在村庄的道场上玩龙灯。我们欧阳氏出龙灯是极讲究的。五条龙,其中两条红色,两条黄色,一条板凳龙。清一色的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每一条龙队前面还有排灯,后面还有舞狮子队伍,还有挑花篮的。挑花篮是清一色的女子。舞狮队和板凳龙,是助阵的。龙队舞起来,阵势很重要。锣鼓队是助阵的核心,一切行动听指挥,指挥官就在锣鼓队里。

  贴上红红的对联,老家的房子一下气喜庆了。最好是下一场雪,才有过年的氛围。拔雪寻春,烧灯续昼,暗香院落梅开后。乡下的年,是诗意盎然的中国年。

  除夕更阑人不睡。除夕夜,陪着父亲守岁。妹妹熬不住,早早睡了。妈妈忙年夜饭,甚是辛劳,陪着妹妹。剩下的时光,我和老爸默默相对,喝茶,嗑瓜子,爸爸给我讲过去的事情,讲我的童年。我听得有滋有味。记得小时候放暑假,爸爸带我来乡下,月光皎洁的夜晚,我们爬上老屋对面的山坡,爸爸吹着笛子,我唱着山歌。万籁俱寂,笛声悠扬,山歌婉转,山谷回声。那是我儿时记忆中最美好的时光,天上星光灿烂,闪闪烁烁,天空很大,村庄很小。爸爸说,远方有一个神奇的世界,我说长大了,我要去远方。

  春悄悄,夜迢迢。新年的钟声轻轻敲响了。

TAG标签:

【审核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念1031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念1031 会员等级:站长 用户积分:3500 投稿总数:3150 篇 本月投稿:587 篇 登录次数: 358 他的生日:03-16 注册时间: 2010-09-22 11:44:12 最后登录: 2019-12-01 23:57:12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