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田园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美文|张秀云:草木帖

时间:2019-09-28 18:11:53字数:12308【  】来源:原创 作者:散文网 点击:0

  梦回桑园

  古时候的农人,谁家田间地头不栽几棵桑树呢,不光养蚕要用,就是有个头痛脑热上火咳嗽的,撸一把桑叶煮茶,几杯下肚就可以除病了。几千年来,人依偎桑树住着,鸡在桑树上叫着,就酒的闲话也脱不开桑和麻,而“桑梓”这两个字,至今仍是故乡的代名词。

  我的故乡在淮河以北,那儿虽不广泛植桑,但也是不鲜见的,这个地头几株,那块田畔几株,印象最深的,是二里路后的马庄村,有老大一片桑园,那些桑树整齐地列队站着,都手腕那么粗,两米多高,且都修剪得保留三个主枝,父亲说,那是留着做木叉的。所以那片桑园就叫桑叉子行。每年初夏,桑叉行就是小孩的乐园,我们常常三五结伴去偷桑葚。偌大的桑园里,熟透的桑葚缀满枝条,一个个乌黑锃亮,甜蜜的浆汁似乎要炸开皮喷溅出来。正午时分,太阳暖得自己都困倦了,周遭一点风也没有,唯有果实甜腻的气息和鸟们的叨叨碎语。我们利索地爬上树去,找一个舒适的姿势在叉上坐稳,然后就一把接一把地吃开了,饱饮琼浆似的,弄得满手满嘴满脸黑紫。肚子盛不下时,吃过晌午饭后的农人也该来了,我们听到人声,赶紧跳下树去,一哄而散。

  那样的吃法当得起“饕餮”二字,真是当饭来吃当水来饮的。后来的语文课,学到《氓》,“余嗟鸠兮,无食桑葚”,说成熟的桑葚会自然发酵,斑鸠吃多了会昏醉,老师在台上讲,我在台下就想笑,我想起了桑叉子树上的饕餮,人的饕餮和鸟的饕餮,我们都吃了那么多,谁也没有醉过。当时还嗤之以鼻,以为老师言不确凿,后来才知道,桑椹果真可以酿酒的,只是我们吃的,没有发酵到那个份上罢了。

  偷吃桑椹的孩提时代,我做梦都想也有一片桑园,可以让我从从容容地大快朵颐,后来,大概是读初一的时候,父亲还真的就栽了一地桑苗――我们家里要养蚕了。春天,我和姐姐一起,在人把高的桑田里撸树叶,一人手里扯一个很大的蛇皮口袋,满满两大袋,倒在蚕床里,沙沙沙沙,要不多会,就被那群肉乎乎的蚕宝宝吃光了。我们还要去采,小辫子刮得乱蓬蓬,手上衣服上都沾了难以清洗的桑绿。好在过不多久,蚕们就不吃不喝了,屋里摆放的树枝上很快挂满白白的茧,摘下一个,丢到开水里烫一下,捞起来,就可以抽出细细的长长的丝。我们很兴奋,这就是可以织绸的丝,这些丝都是田里那些桑叶变的。

  因为有了一点养蚕的经验,我就有些瞧不起乐府诗里那个邯郸美女罗敷,总觉得她不是老实巴交的劳动妇女。你看她去采桑的行头,“头上倭堕髻,耳中明月珠。缃绮为下裙,紫绮为上襦”,如此凌罗绸缎精心打扮,还不被桑条刮坏了?还有,“青丝为笼系,桂枝为笼钩”,篮子也需要如此装饰吗,挎个篮子能盛几片桑叶?她之采桑,意不在桑,她是出来赚回头率的,目的就是让耕者忘其犁,锄者忘其锄。农夫们贪看美女忘了干活,回到家里夫妻吵架,罗敷应该少不了挨骂的。红颜祸水啊。活该。

  我家那次养蚕,好像也就一两季的事情。后来不知为什么不养了,那片桑田也不再有留下来的理由。可惜那些年幼的小桑条,最终也没给我结出甜蜜的果实来。桑园而后被一片梨园取代,再后来,要进城打工的二哥把梨树也刨了,一任荒草疯长。马庄的桑叉行也早就没了,农耕时代已经过去,谁还用得着打麦扬场的木叉子?又成长起来的孩子们,他们大概没有机会识得桑葚滋味了。

  沧海变桑田,可能需要很多很多年,桑田变成荒园,不过就是一代人的功夫。

  投我以木瓜

  一楼的院子里,不知什么时候栽了一株木瓜树,我注意到它的时候,它正把粉红的花枝伸到了二楼,四月的晴好天,阳光把阳台照得亮白,我推开窗户,就有一股淡香袅袅飘来。那株树形似海棠,花儿又短梗,贴着枝条从绿叶的腋下开出来,当时我以为是一株贴梗海棠,而两个月后再看,发现枝条上竟缀着几十个拳头大小的青瓜!原来这是一株木瓜树。木瓜的坐果率确实不敢恭维,原来满枝满梢的花朵,竟然只结了这样稀稀拉拉几十个果实,怪不得要说它“千花一果”了。

  那年去徐州植物园,也见过几株木瓜树,之所以一眼确认,是因为时值秋日,树上还有几个金黄的果子。那些树很大,像我们家果园里的老苹果树,只是树干和老枝都是暗红的,印象中好像没有皮。木瓜树旁边有一个猴园,时有调皮的猴子在树上蹿来蹿去。我看那木瓜黄得诱人,不顾旁边禁止攀摘的提示,偷偷摘了两个,要在回去的路上吃。良人笑我,七岁的王戎都知道,路旁的李子不能吃,这木瓜要是甜的,早被猴子吃光了!果真,我咬了一口,满嘴苦涩,皱眉直吐。因为似木头一般硬,也只啃破了一点皮,就苦涩如此,另一只完好的,没谁敢再尝了,带回家保存着,偶而拿出来闻一闻,真香,就放在衣柜里薰衣服吧。

  木瓜之所以称木瓜,据两晋时期的训诂学家郭璞考证,就是因为它“木实如瓜,酢而可食”,如今这瓜仍如木质,怎么竟苦涩不可入口了呢?我查了很多资料,才知道它种类原多,有的香而甘酸,有的味涩微酸,有的则如此这般苦涩不堪了。中国人食木瓜有两千多年的历史记载,最有名的品种是宣木瓜,原产地就在我们安徽的宣城,两晋时期是朝廷贡品,至今仍有上万亩的种植面积。李时珍说宣木瓜花色深红,而今天的宣城,开白花粉花的也有种植,想那万亩木瓜园逢了春天,漫山粉白红赤如锦绣,遍野香气弥漫,恐怕比我们故乡的梨园苹果园还要迷人吧。

  小时候的夏天,苹果长大尚带青涩的时候,我们一家常常剪纸,剪双喜剪心形,剪平、安、幸、福等字样,一张张贴在红富士苹果上,等秋天苹果红透,把纸揭下,果实上就形成了色泽青黄的图或字,这些带字的红苹果单独放着,冬天里挂在墙上,或者送给亲友,很招人喜爱。宣城的木瓜,明代以前也常这样贴花贴纸,“夜露日烘,渐变红,花色其文如生”,这样的木瓜拿来进贡,俗称“花木瓜”,诗人杨万里有诗“天下宣城花木瓜,日华沾露绣成花”,陆游也有“宣城绣瓜有奇香,偶得并蒂置枕旁”,可见当时名气之大。

  《诗经》时代的姑娘投给帅哥的那些木瓜,不知有没有这样贴过花,“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投我以木李,报之以琼玖”,木桃和木李,也都是大小和味道不同的木瓜,一边忙着采摘水果,一边见缝插针把木瓜绣球似的抛来抛去,这情景也真够热闹。那个时候,水果又何尝不是当绣球来抛的呢?闻一多考证说,女投士以木瓜,示以身相许之意。所以,水果就是绣球的早期存在形式。西晋时期,著名的帅哥潘安驾车游洛阳城,就被满城好色的女同胞大抛水果,车都扔满了,因此给后世留下一个“掷果盈车”的典故。木瓜质硬经摔打,又香而耐久存,当绣球比其他水果都够料,不知美男子载了多少回家……

  桂 花 开

  桂花开了。千层碧叶中,粟粒大小的黄花千点万点,小到极致,香却是大手笔,洋洋洒洒,淌得到处都是。

  在我国传统十大名花中,桂是最谦逊最不起眼的。不欲与谁争春,把花压成点点的小,退缩着躲藏在叶柄里,直到秋天还不肯出来。但,是花总归要开放的,说不定哪一晚,捂不住的无数小花苞倏地钻出来,按捺不住地裂开,香气就哗地一声喷涌出来,浓稠如酒浆,竟是有些薰人了。好在凉风徐徐地来了,把这香揉匀,化开,带着它飘啊飘啊,一直飘到数里之外。所过之处,人们不由地深吸几口气,叹一声香。这香暴露了它的名花本相。

  宋之问有咏桂诗曰:“桂子月中落,天香云外飘”,是我一直喜欢的句子。桂原本是江南的树,昔年的淮北平原少有种植,小时候听说此树,还是从嫦娥奔月、吴刚伐桂的传说里,印象中,它本不是凡间物,这数里异香,自然也就是天香了。

  初识这天香,是在怀远水校。校园里有很多年长的花木,那些合抱粗的百年老桂,秋天里总幽香四溢,教室、宿舍、后面的荆山,远处的石榴园,都浸在依依无尽的花香里。我们常坐在后山的汴和洞上,在袅袅桂香中,看白练般的淮河水,想入花入云的少年心事,说仗剑江湖的远大理想。流光容易把人抛,转眼就是许多年,今天的我们,在平淡琐细中自得其乐,当初的宏图壮志,早已和着点点桂花,埋在越来越深的光阴里,偶然忆及,恍惚有隔世之感。

  何须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因为其香,貌不倾城的桂花,常得君王带笑看。汉武帝认为桂是通神的佳木,不但建了一座遍植桂树的桂宫,还以桂为材搭了座虹桥,想在桥上与仙人相会。南朝陈后主想象力更丰富,他在光昭殿后为爱妃张丽华建了一座桂宫,修了一个如月的圆门,用水晶装饰,后庭空无他物,只栽了一棵桂树,树下放了一个捣药臼,驯养一只白兔让丽华抱着。想那三秋时节,桂香满庭,怀抱玉兔的张贵妃粉面明眸,衣袂飘飘,七尺长发滑如锦锻,这样的玉人儿月下凭栏,何不就是嫦娥下凡?花好人俏月儿圆,陈叔宝沉醉不识归路,终于国破家亡,成了“后主”。而后隋国为俘时,再逢金秋桂开,再忆起此宫此香,会有什么样的长恨盈怀?

  桂树长寿,几百年上千年的都不罕见。国内人工种植的桂中,最年长者在陕西汉中,据说是汉末名将萧何亲手栽植,两千多年了。此树高十三米,主干直径两米多,树冠覆地面积400多平方,花开之时,金蕊万点,方圆数里香气扑鼻。当年,先入咸阳的刘邦兵力敌不过项羽,被其毁约封为汉王,本来心下不服意欲强拼,但萧何劝他在汉中招兵买马,养精蓄锐等待时机。萧何种下此树,想必就是率先表态,要有等得及桂花开放的隐忍吧。刘邦,萧何,韩信,说不定就常在这棵桂树下研读兵书,商讨逐鹿中原的大计,终逼得西楚霸王一败涂地,乌江自刎。如今,老桂依然苍健,昔年那些叱咤风云的英雄,却连一把黄土也找不到了。人是活不过一株树的。有机会,我一定要去一趟汉中,在冷露无声的秋夜,坐到这棵桂树下,听它讲一讲人生是什么,成败是什么,光阴又是什么。

  桂花一开,月就要圆了。桂是喜欢成全的树,要给团聚的人们锦上添香。太平中的人们懂得桂的这份心意,不管千里万里,也要在月圆之夜赶回家,月圆人圆,方不辜负了这天香。说来惭愧,我已经好多年没陪父母一起过中秋了,总有这样那样的理由。每年桂花开时,一颗愧疚的心都会想,来年一定要为二老植两棵桂,一株丹桂,一株金桂,我不在的中秋,就让桂香在他们身边缭绕,让桂花落在他们日渐白去的头发上。我想把我的愧疚与牵挂托付于桂。可是,一年又一年,总是误了植桂的季节……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散文网 散文网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散文网 会员等级:文学秀才 用户积分:380 投稿总数:75 篇 本月投稿:18 篇 登录次数: 12 他的生日:09-23 注册时间: 2019-09-05 17:40:50 最后登录: 2019-10-18 20:54:51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