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田园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散文天地|童立鹏:故乡的塘

时间:2019-08-16 21:35:12字数:6647【  】来源:原创 作者:念1031 点击:0

  我的家乡地处偏僻,水系众多。

  永幸河的支流友谊沟从南往北直直地插入村庄东地,把村庄和邻庄巧妙地隔开。到了村庄北地,直直地转了一个弯,静静地向西流去。友谊沟把村庄圈成一个大写的“L”型。东大沟自东向西,和友谊沟在村庄东头交汇。村庄水量丰富,土地肥沃,自然成了旱涝保收的“鱼米之乡”。

  村外友谊沟、村东头东大沟自不必说,小时候庄里也有不少的沟塘。能叫上名字的如南大塘、北大塘、冯塘、周沟等,叫不上名字的房前屋后的小沟小塘也有不少。这些大大小小的沟塘,是人工开挖,抑或是自然形成,无可考证。但那时我村常常被邻村羡慕地誉为“水庄”,倒也名副其实。

  让我印象最为深刻,最能满足我儿时虚荣心的当数南大塘。

  南大塘宽、长、且深,五队、六队的人家沿塘而居。南大塘与冯塘一坝相连。夏季涨水时节,颇有“潮平两岸阔“的感觉。坝子被水淹没,时隐时现。路人只能脱下鞋子趟水而过。为了给我上学凑学费,爸妈就曾冒着大雨趟水过坝向当时在信用社上班的老爹借钱。现在想想,非常感激老爹和爸妈。爸妈为了我们兄弟念书砸锅卖铁在所不惜。清楚地记得,每年刚进腊月,南大塘都要集中捕一次鱼。渔人穿着厚厚的皮衩,身背鱼篓,划着成排的木筏在水面上窜来窜去。渔人一网撒下去,仿佛给水面画了一个大大的圈。那娴熟的手法、饱满的力量,非三五年功夫所能达到,常常令围观的人群大声叫好。渔人将渔网慢慢拉出,阳光下一条条波光粼粼的鱼儿在拼命的摆动。这是一个丰收的时刻,收获的喜悦在每人的脸上荡漾开去。这是一场隆重的村民集会,男女老少,欢声笑语,蔚为壮观。最让孩子们开心的还是分鱼的时候。按人口的多少,分给队长。队长再派人逐家逐户去通知。年前最高兴的事,莫过于接到通知去分鱼。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几条鱼就成为年夜饭的美味佳肴,也有了“年年有余(鱼)”的美好祝福。望着眼前成堆的鱼儿在挣扎,人们唠着家常、尽情说笑,成为一道美丽的风景。大家从来不会计较多一两少一两的。队长的秤是非常公平的。每次都是我争着去分鱼。拎着几条大鱼在村中穿行,引来路边孩子羡慕的眼神,是一种荣耀和享受,可以满足小小的虚荣心。孩子的快乐就是如此简单获得。

  距离我家最近的是冯塘。冯塘呈圆长型,不深,和周沟通过两个涵洞相连。三、四队的民宅沿岸而建。追溯名字的由来,可能和岸边几户冯氏人家有关。至今记得那位冯氏看塘老人。老人孤身一人,特别喜欢和孩子在一起。在那个无课外书可读的时代,老人稀奇古怪的故事常常把孩子们吸引。冯塘的水一年到头都很清澈,因此也成了周围人家淘粮食、洗衣服的最佳场所。一到夏天,塘边杂草丛生,塘水充盈,就成了孩子们的乐园。成群的小鱼自由自在地游来游去,悠闲地吐着泡,清晰可见。成群的鸭鹅咕咕嘎嘎地叫着,骄傲地游过。谁家的老水牛把肥胖的身躯淹没在塘水中,只露出头在水面上偶尔晃动一下。孩子们常在岸边比赛打水漂。一个瓦块下去,水波慢慢地向外荡漾开去。一圈、两圈……日落时分,大家把拖鞋放在塘边粗壮的树根上。一声喊,噗噗通通,下饺子一样,全钻进了水里。稍大点的孩子三五成群聚在一起,在水中嬉戏打闹。有的孩子一个猛子扎下去,十几米外才顶着一把水草,露出调皮的笑脸。大家在水里打水仗,谁胜谁负,无人计较。往往大人喊几遍回家吃饭才恋恋不舍地从水中钻出来。不会水的孩子在哥哥姐姐的看护下,双手攀住树根,任身子飘来浮去,还打几个扑腾,也是一种乐趣。

  对于北大塘的记忆是和四爹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北大塘北边是田野,南边是小树林。四爹是看塘人。据说他看塘非常认真负责,无论春夏秋冬,严寒酷暑,每晚都要沿塘巡查一遍。他一生孤苦。他虽然孤身一身,但每个侄男侄女都是他的孩子。感觉他最喜欢的还是我爸。也许是因为爸很小的时候就跟他一起闯荡的缘故。忘不了四爹不吭声冒着大雨把我家晾晒在地里的白芋干拾捡的干干净净的事情,忘不了每年春节在爸妈的嘱咐下我走过老街穿过树林给四爹送饺子的情景。

  我家屋后也有一条小沟,是叫不上名字的。沟不深,是东场上和东头子的“天然界限”。要想到东头子,要经过一个土坝。土坝下面是一个圆型的水泥涵洞。有时涵洞往下流水,听着这宛如天籁的潺潺水声,也是一种享受。发水之时在水里洗洗手、涮涮脚,那种清凉的感觉真好。最让人高兴的是,拿着渔网,在涵洞下游还能截获到不少小鱼呢。我时常坐在沟边,看着成片的水草顺水流过,享受着童年快乐的时光。沟边我家有一棵叫不上名字的果树。发水时,树根被淹没在水中,等水下去后,果树仍然茁壮地生长。我很佩服它顽强的生命力。也许是得到沟水的滋润,每年总结一些果子出来。虽然味道没有苹果那样鲜美,但对于儿时的我来说已是一种口味之享了。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村里掀起的读书热至今方兴未艾。让孩子读书上大学是每个做父母的共识和愿望。大家不比吃、不比穿,就比谁家孩子成绩好。茶后饭余大家谈论最多的话题就是谁家的孩子念书有多好。每年暑假都有三几户人家能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大学生父母脸上洋溢的喜悦之情深深地感染到左邻右舍。

  不知何时起,村里兴起街道规划和填沟盖房热,沟塘的边沿悄然矗立起被水泥桩撑起的一排排楼房,剩余大部分已干涸。时常感叹沧海桑田和岁月无情地流逝。梦中的美好回忆已不复存在。每每暑假回到老家,看到沟塘残破的形貌,孩子们躲在风扇下玩手机,不禁唏嘘不已、惆怅不已。

  就让我怀着对家乡沟塘美好的回忆进入梦乡,去寻找童年的快乐吧。

TAG标签:

【审核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念1031 念1031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念1031 会员等级:站长 用户积分:1655 投稿总数:2241 篇 本月投稿:170 篇 登录次数: 286 他的生日:03-16 注册时间: 2010-09-22 11:44:12 最后登录: 2019-09-19 01:00:32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