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田园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雪是家乡美

时间:2019-02-10 09:54:34  】来源:原创 作者:张道德 点击:0

  清晨,从温暖的被窝里艰难地爬起,窗前已是一片亮白,我知道,不是我今天起床迟了,而是从天气预报中的瑞雪昨夜肯定如约而至,随寒潜入夜了。拉开窗帘,窗外依旧大雪纷飞,“恰似玉女下琼瑶”,一片银装素裹的世界,分外妖娆。打开手机,纷扬的雪花已洒满了朋友圈,我欲加入其中,又觉毕竟已是知天命之年,这些感慨类话题应该渐走渐远了,所谓过了激动之年龄,便大概如此吧。

  然而,“朋友圈”里不加入激动的行列,并不表示喜欢雪的心情也没了。相反,对雪的期待从未停止过。

  1

  喜欢雪,几乎是江淮地区人们共同的兴致。也可能是以稀为贵吧,这里的雪期短,往往一年仅几天可见,所以每当大雪降临,便被视为祥瑞之气,格外受到欢迎。尽管雪后严寒,但这些根本不影响人们赏雪的心情。更多的还是在那些漫天飞舞的灵动,雪白世界的纯情下,心中蛰伏的浪漫得到了某种诗意的宣泄。

  城市的雪,容易被高楼阻隔,雪下大了也影响交通,甚至压断树枝,然而在我的老家则没有这些担心。

  老家的雪,似乎可以更任性些。降雪之前,先是一阵硬邦邦的结冰颗粒砸向大地,我们称之为下“冷棱子”。“冷棱子”形状不规则,大如米粒甚至绿豆,跃向大地时皮性十足,蹦起、跳跃、翻滚,很快就将地面铺成一片灰白色,接着,期盼中的大雪必将姗姗而至。

  下雪了,终于下雪了,但不希望有雨混杂其中,因为雪遇水即化。若没有大雪覆盖的世界,那种与雪共舞的兴奋劲就会陡降的。于是,我们总是期盼一场盛大的雪事纷扬而至。

  下雪了,终于下雪了,而且是纯粹的雪,不带一滴雨水,没有一粒尘埃。雪中行走在家乡的阡陌之上,即便“须发皆白”,也不必畏惧,更不必撑伞,只管迎雪而上。视野可以无限延伸,那田野里柔嫩的麦苗、伸展的油菜,尽情享受着雪被的温暖。村边的大树,用其裸露的躯干,在雪花面前秀着肌肉,迎来风的阵阵喝采。我的老家地处江淮分水岭的岭脊,岗冲坡度较大,站在岗岭之上遥看村子,混沌的天空之下,整个村庄皆沉寂在一片“惟余莽莽”之中,几个矮小而且跳动的身影在村子里呼啸而来又呼啸而去,那一定是孩子们在打雪仗。当路径尽掩,一望无际的视野里,只有天地一色,任凭风雪漫卷了。

  2

  家乡的雪,让乡村更具活力。犹记年少时的那个冬天,一夜之间雪花大如席,二爷早早就在村里吆喝着几个堂兄堂弟,说要到野外去扠兔子。我听了非常兴奋,积极要求加入,二爷说我太小,恐怕跑不动,我说我家有大花狗,它能撵兔子,我一定跑得动!最后在父亲的同意下,二爷表示同意带上我,但我怀疑二爷不是认定我能跑得动才带的我,而是看上我家的那条场常胜将军大花狗了。是啊,我家那条大花狗通体黑白夹杂,体格高大,四肢强劲,气势凶悍,在我眼里就是一匹奔驰疆场的骏马,从来不畏任何对手,即便是以一敌十,也照样杀得对手落荒而逃,记忆中,大花狗参加过的所有战斗,从未失败过。今天积雪盈尺,二爷和同伴们带上大花狗去扠兔子,应该是如虎添翼了,我也乐得屁颠颠地跟着二爷和他的“队伍”兴奋地冲向村外。

  村子的东北角是个坡度明显的洼地,坡脚是个一片乱坟岗。一望无垠的雪地上洁白如银,二爷和几个叔叔、堂兄分散开来,如工兵排雷般在地面上搜寻着。忽然,一串清新的蹄印跳入我的眼底,我大喊,快来看啊,这是什么脚印?二爷连忙跑了过来,歪着脑袋定睛一看便摇摇头:瞎喊哄呢?这么短的印子,最多是老鼠留的,哪是兔子的脚印呢。我一听如泄了气的皮球,抓抓头皮,尴尬无语,甚至有点后悔跟着跑到这冰天雪地来。

  一个小个子叔叔又在一块隆起的田埂上忽然立住不走了,只见他猫着腰俯下身子细瞅了一阵,然后直起身对着二爷喊:看看,飞了差不多,这个肯定是!众人很快围了过来,二爷点点头说,嗯,这个差不多,我们搜!这是一条深浅不一但宽度不过半尺左右的雪沟,显然是动物奔跑时趟过的痕迹。于是,众人跟着这串蹄印,眼镜如探照灯般一路搜寻。从南面的坡地穿过大片洼地,兔子留下的印迹或深或浅,我深一脚浅一脚地跟着大人们的脚印往前趟着,很快就累得筋疲力尽,大口喘气,但一想到猎物在前,浑身似乎又充满了力量。身边的大花狗在雪地里撒着欢,似乎非常轻松。

  大人们手中拎着小锹一路搜到背面的坡地,到了乱坟岗处,却找不到兔子的脚印了。四周除了坟茔,就是杂树丛生,荆棘密布,众人脱下棉帽,头顶直冒热气,四处警惕地寻摸着,疑惑着,这家伙能跑哪去呢?我胆小,怕与坟茔离得太近,便远远地看着,但是大花狗却兴奋地在大人们中间来回穿梭着,忽然,它对着一座坟墓狂吠起来。二爷很精明,顺着狗吠的方向,也围着坟头转了一圈,然后用小锹直指坟地:钻这里了啊!我以为兔子钻进坟地里,他们该放弃了,然而出乎所料,二爷立即指挥,两人在前洞口把着,另外两人在坟后面用锹猛拍坟墙,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前洞口,料定兔子必从此出,两把小锹早已对向洞口处了。突然,一道灰黄色身影如利箭般从坟口的另一侧窜了出来,原来还有个隐蔽的洞口。众人一阵惊呼,正连急带慌之时,那兔子已窜出一丈开外,大家呼地一起向兔子奔跑的方向拔腿追去,我也撒丫撵了过去,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这只兔子吸引住了。坡地多树,落雪厚薄不一,兔子前腿长后随短,但比在田野里跑得要快些,加之树多,刺棵也多,不便于人的追赶。尽管如此,年青的庄稼汉子血性上来了,哪容到手的兔子开溜,只听得一阵高过一阵的“哦呵呵、哦呵呵”急吼吼地扑向兔子,有着急的,已把小锹远远地抛了过去,但遗憾的是均未击中兔子。似乎,兔子逃脱了大家的视野了。就在众人失望叹息之时,一道黑白身影刷地越过大家的目光,闪电般直插树林深处,原来是我的大花狗也加入了猎兔行动了。

  二爷和他的同伴们反应过来后,立即沿着花狗追逐的方向继续狂奔,而我则几乎虚脱,靠在一棵树干上,只剩大口喘气的份。那不是林海雪原,却有风驰电掣的豪情,每个人身后都掀起了雪雾一片,犹如裹夹着一阵龙卷风,呼啸而奔。而我的大花狗更似一匹骏马,眨眼之间,已钻入雪原深处。

  众人累得筋疲力尽,拄着锹把弓着疲惫的身子,已发出无望的感叹,皆说,今天真亏,居然让兔子给跑了。正欲转身之时,忽见我的大花狗从树林深处呼呼地跑了回来,口中衔着那只还在挣扎的兔子。二爷和众人惊讶不已,随即猛赞大花狗:真烈!大花狗摇着尾巴在我面前撒着欢,我一把抱住大花狗那毛茸茸的头,那一刻,只有相拥而欢了。这个大雪天,纵容了乡村的野性和活力。

  3

  家乡的雪,是儿童的快乐天地。雪后天晴,但寒冷会更加彻骨。此时的屋檐下,犹如门帘般地早已挂满了长长短短的冰锥,而那玲珑剔透的冰锥对儿童是充满吸引力的。用力扳下一根长长的冰锥,首先会在末端咬上一口,当冰棍似的嚼得嘎嘣嘎嘣响,再吐了出去。然后扛起冰锥和同伴的比长短、比粗细,发现比不过人家,就会恶作剧似的拿起冰锥当烧火棍,和人家比硬度,随着乒乓一声脆响,同样玉碎一地,短暂对视后,又哈哈傻笑,勾肩搭背呼啸着奔向池塘边。

  池塘的冰层厚不厚,用石头敲敲就知道了,若一块石头砸下去,冰面上只一个白点,说明冰层已相当厚实了。此时,却也并不急于下到冰面,而是站在岸边向冰面投掷小石子,俗称“撇撇油”,看谁的石头扔得最远。雪下得再大,落在池塘里即是水的一部分,所以,雪后的池塘覆盖的都是冰层。每个少年都抡圆了胳膊,甚至后退几步,再猛地往前跑几步,然后用力一扔,那石子箭失般从冰面上弹起、落下、旋又弹起,再落下,直至发出“咯啷啷”的清脆碰撞声才缓慢停了下来。随着一阵阵“嗷呵、嗷呵”的加油鼓劲声,谁掷得最远,赢得的欢呼声就最响。

  掷完石子,伙伴们开始试探着走向冰面了。有经验的胆子就大,很快地就在冰上如燕子般任意穿行,身后留下道道划痕,同伴们的羡慕之情全部写在脸上;没经验的,只得猫着腰小心翼翼向池塘对岸滑去,一个趔趄就摔个人仰马翻,引得一阵哄堂大笑,好不容易战战兢兢地爬起,还未站稳脚跟又重重地来了个四仰八叉。意志不坚定的,会踌躇不前,甚至掉头而回。顽劣成性的,则毫不在乎,愈跌愈勇,直至笑傲冰面。

  4

  家乡的雪,是一种深情的召唤。每当瑞雪普降大地,远在外地的游子总会发出一声感叹:啊,又要过年了。雪,让亲人团聚的脚步加快了。老家和众多的农村一样,青壮年如候鸟般,总是在春暖花开时背着行囊走向城市,又在大雪纷飞时匆匆踏上归途,此时不论收获、不问辛苦,只求团聚。老家,总是一条植入黄土深处的根,藤蔓伸的再远,都离不开这条根的维系。

  屋外,大雪任性地下;屋内,红泥火炉映照熟悉的面孔,且让一杯浊酒洗风尘,兄弟相逢诉苦乐。

  雪,又下了,我分明听到新年的脚步声正从乡野里传来。那雪,带来的何止是美景!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星星 星星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星星 会员等级:文学童生 用户积分:365 投稿总数:69 篇 本月投稿:18 篇 登录次数: 26 他的生日:10-02 注册时间: 2018-10-02 17:41:20 最后登录: 2019-02-22 08:44:02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