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田园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时间:2012-11-30 10:38:07字数:6785【  】来源:网络摘抄 作者:美文阅读 点击:0

  (一)
  
  闷热的天气象困在笼子里的猛兽狂躁的撞击着铁栅栏,血盆大口张开,喷出的是汹汹的火焰,随时准备冲出来吞噬萎靡不振的人群。天地呈现病态的暗黄,暴风雨躲在云层后摇旗呐喊,剑拔弩张。
  
  我敲打着键盘,给一位旧友发去最后一封Email:天涯茫茫,此一别,再无归期!
  
  心里的痛打败了暑热。感觉一座雪山打开门把我迎进去,然后用巨大的冰块把我封冻起来。我宁愿这样,无悲无喜,无知无觉。
  
  曾经啊,以为是高山流水逢了知音,会有穿越时空的灵犀。珍惜的象病蚌身体里的珍珠,骄傲的疼痛着。
  
  终是彩云易散。轻轻点一下鼠标便消失在彼此的世界。
  
  感觉滚滚的红尘聚拢来成了一个巨大的句号,也像压在心口的那滴永远流不出的眼泪,因为已变成血块凝固。。。
  
  伤离别,却处处是离别。黄河九曲十八弯也载不动这许多愁。。。
  
  (二)
  
  满池荷花已褪去绯红,花瓣的边缘现出淡淡灰白,象一道道时光的伤痕。暴雨袭过,满池零落红颜,荷叶上滑落晶莹泪珠,艳骨伶仃,谁惜谁收?!
  
  果真应了那句“半世浮萍随逝水,一宵冷雨葬名花。”
  
  荷叶生时春恨生,荷叶枯时秋恨成。这恨在炎夏隐在灼灼繁花里茁壮,愈是娇艳,我愈怅惘。就像欢宴后一个人走在寂寞的路上。
  
  一群短裙粉脸的少女在嘻哈着拍照,几位鹤发鸡皮的老人呆呆的张望着。
  
  我好像看到从前的我和将来的我,有一种无力自主的冷从脚底慢慢升上来。
  
  时光是多么可怕的巫师,它一点手指你就面目全非。
  
  老去只是一瞬间的事,快的我还来不及穿上那件鹅黄的长裙,只能抚摸着蕾丝花边回忆那些豆蔻梢头的年华。。。
  
  (三)
  
  小时候崇拜秋瑾。“休言女子非英物,夜夜龙泉壁上鸣。”以为自己总有一天要仗剑走天涯。骑枣红马,穿白衣,束长发,风一样驰过万里河山。累了,就在明月下饮一壶酒,天地为庐,沉沉睡去。
  
  大学毕业的时候在学校外的旧货市场买到一把剑,不名贵但却是真正的剑,触摸着它我已是满心欢喜。十多年过去,它还斜斜的挂在书房的墙上。我常常抬头看看它,想一想年少时的梦,微微一笑。
  
  越来越知道自己不是温顺典雅的后庭花。喜欢山石草木,远胜过胭脂水粉;喜欢粗粝朴拙,远胜过精致华美;喜欢自由率真,远胜过通达世故。
  
  迷恋故乡能种花种树的小院子,呼吸也变得自由,睡眠也分外安稳。装潢精美的楼房,有再大的阳台,我还是感到憋闷,因为我的脚踩不到土地。
  
  空闲的时间喜欢徒步,喜欢骑自行车,顶讨厌囚笼一样的汽车,制造污染,阻塞交通且不论,最直接的是阻碍了我吹自由的风,赏流动的景。
  
  我常常坐在某人的电瓶车后座上穿过小城的大街小巷,情不自禁的张开双臂欢呼几声,衣袂飘飘,感觉自己像一只飞舞的蝶。目光贪婪地逡巡着各色风景,还不忘咬一口手里的冰激凌。
  
  爱极了这样的自己,有丢不掉的童真的快乐。
  
  用最简单的方式收敛快乐是我乐此不疲的小游戏。
  
  喜欢小动物,却不愿豢养。“虽曰爱之,其实害之。”喜欢,就要占有吗?
  
  看到那些脖子上套着链子的宠物狗,看到它们呆滞又逆来顺受的眼神,我能想象得出它们会在寂静的夜晚,缩在笼子的一角,看着寥落的星星流泪。父母亲人四散,已是可怜,失去自由更可悲哀。
  
  爱,是不是应该从尊重开始?动物的心灵更敏感,情感更丰富,可是谁有耐心俯下身谛听?喜欢看它们在阳光下奔跑的样子,在草地上打滚的样子,生命的活力只有在自由的空间才能挥洒。压抑久了,身体和心灵都会扭曲吧。
  
  它们会不会在梦里看到一座山林,然后不愿醒来。。。
  
  不怕别人耻笑,我常常思考的问题是,人能不能不吃饭就可以生存。因为“为稻粱谋”耗尽了我们最宝贵的年华还有自由。自己喜欢的事情终于有时间做了却已是齿落眼花,有心无力。
  
  一叠钞票能不能祭奠梦想?纸灰扬起时,才知道什么是两手空空。。。这个世界还没有走过看过,生命的青焰已耗尽,眼角最后滑落的泪是不是为了这样的遗恨?!
  
  (四)
  
  每年总要抽出一点时间与山水相亲。
  
  远远地望见苍青的山头我便有回归的感觉。
  
  仿佛我一直寄居在别处,如履薄冰的生活。那些声色犬马与我有本能的疏离,我假装融进去只是为了隐藏寂寞。
  
  我的喜怒哀乐仿佛一场戏,自己演着,却与己无关。我的身体和灵魂常常剥离。我爱上了做梦,无论白天还是黑夜。
  
  我知我的精神家园不在这纷扰的城市。我套着责任和义务的枷锁,行色匆匆。我把身体刻进这些浮光掠影,悄悄地把心灵放逐到别处。
  
  我是一个过客,带一些伤痛,回家。。。
  
  最好是阴云四垂的天气,山色空蒙,山风清爽。
  
  拾级而上,那石,那水,那桥,亲切如故人。只需默默一望,便诉了千言万语。
  
  把脚泡在溪水里,捧一本书,听一首歌。有黑色圆点的蛱蝶双双飞过,呵呵,山伯英台,是否别来无恙?林木的清香送进鼻翼,这样的醉如此清醒。
  
  想象着在山顶建一座玻璃房子。每个夜晚枕着星光,看萤火虫的聚会。
  
  总是拖沓到黄昏时下山,跳起来拂一拂树枝,俯下身亲一亲小草,侧耳听一听鸟鸣。居然感觉不到一点疲倦。真想做一个山精树妖留下来,扎下根。这样才是真的回归。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TAG标签:

【审核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