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田园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观影——假如爱有天意

时间:2012-11-23 10:56:26  】来源:网络摘抄 作者:美文阅读 点击:0

  影像最大的魅力在于对岁月的压缩。我们的岁月是一天一天的日子串起来的,而且是一天一天重复着的日子串起来的,真正有意象的日子不多。出生成长工作恋爱结婚生子,刚思考了几分钟,便已垂暮死亡。剪掉那千重万重的日子,最后剩下的也就个把小时,刚好一部影片的长度。所以,看影像,是真真切切在看我们仅有的那点岁月。
  
  ——东篱鹤父
  
  观影
  
  当我心底充满未知的空茫时,我选择看电影这种方式来消费时间。如鹤父所说,观影其实是向内观心。在短短的百余分钟内,看银幕中的人历尽悲喜,过尽千帆。而端坐屏前的我,用灵魂参与的方式陪伴他们走过无尽浓缩的岁月。在光与影的变幻中观心同时也虐心,在其间疼痛或快乐着。
  
  喜欢上看电影,其实是深受一位朋友的影响。因他的推荐,接触到许多经典的电影,从中感受到与文字不一样的激情与震撼。而遇到鹤父的另类影评,更是令我深有感触,从而试着用一枝拙笔记下内心的细微感受。
  
  人的一生是由无数个不经意组成。这无数个不经意交织变幻着演化为不同的人生。就如这几日,总是不经意地想起哥哥,想起他演的《春光乍泄》,想起李安导演的《断背山》,想起另一部著名的同志电影《单身男人》。
  
  是的,这几部电影其实是有着微妙的内在联系,都是描述同性之爱。
  
  爱情永远是人类永恒的话题,也是最充满争议无解的话题。没有谁能知道素昧平生的两个人如何会在瞬间产生电光火石般的光芒,并将这光芒一直蔓延到全身的每一条血脉,每一寸骨肉。
  
  我时常思索,上天创造人类,原该是让男女结合,繁衍生命。为何却会有那样多不合伦理的同性之爱存在?
  
  走过人世沧桑与无情风雨,终于明白,真正的爱情存在于灵魂之间,与性别本身并无绝对的联系。时间它走得太快,唯有两个相契的灵魂之间的曼舞能将它放慢,将瞬间凝成永恒。
  
  所以,会抱着一颗宽容与悲悯的心去看待这世间万事万物。并为愈来愈珍贵,愈来愈稀有的爱情而感动。
  
  春光乍泄
  
  不如,让我们从头来过。电影《春光乍泄》的开头,黑白光影中,阿根廷一间小旅馆房间里,斜躺在床上的何宝荣对黎耀辉如是说。
  
  “重新开始”——这是多么温暖且充满诱惑力的语句,所有看过此片的人——特别是那些曾与恋人有过分分合合的经历的人——想必都会对这句话记忆犹新。这简简单单的几个字仿佛有一种魔力,不管是已经分手还是即将分手的恋人,只要对对方还心存情意,那么此话一经入耳,就难免会有些莫名的动容……似乎只要自己肯点一点头,那么昔日的恩怨情仇、爱恨情痴统统都可以一笔勾销,彼此都回到情感的原点,人生仿佛又如初见,可再次牵手,重修旧好……
  
  许多时候,我们都天真地以为,一切都可以从头来过。因为心中有爱,相信一切皆有可能。相信时间会抚平过往一切伤痛与挣扎,以为自己的心有多么无坚不摧,可以经得起时光无情的磨砺与荼毒。
  
  只是这一刻,当他对他说出这一句“不如我们从头来过时”的这一刻,他们彼此都深信仍是爱着的。
  
  他们买了一盏灯,被灯上壮阔美丽的大瀑布所吸引,决意一同去寻找灯上的美景。
  
  从南半球的香港来到北半球的阿根廷,如候鸟般迁徙,以为去到一个只有两人相依相伴的世界,会彼此融合更为紧密。
  
  去到另一个世界,日子也没有什么不同。一同吃饭,一同抽烟,一同跳舞,静夜里热烈拥抱,融入彼此。吵架赌气时尖锐对峙,一方不断逃离,而另一方已无力坚守。
  
  在这样的琐碎与阴郁中,将好容易重生的爱几乎消磨殆尽。
  
  在光与影的流动中,你会看到,同性恋的爱情和一般异性恋的爱情没有什么两样,都是甜甜蜜蜜、吵吵闹闹、分分合合。一样的酸甜苦辣,一样的喜怒哀乐。两个大男人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二人世界为生活琐事赌气、斗嘴、吵架、吃醋的情节,几乎让人忘掉这里的爱情是同性恋情。
  
  或许《春光乍泄》只不过是借同性恋这种半流行另类电影类型来叙述感情本身。相爱容易相处难,很多时候,明明相爱的两个人却无情并坚强地对峙着,忍受着一次次离别与失去。力的作用是相互的,让另一个人痛苦的同时自己也备受情感折磨的痛苦。
  
  黎耀辉在离开布宜诺斯艾利斯前独自驾车去了瀑布,他站在瀑布前无限惆怅地说:“我始终觉得站在这儿的应该是一对。”而此时何宝荣正在黎的公寓,抱着他盖过的毯子痛哭流涕。他知道,黎耀辉再也不会回来了。失落的过去,迷茫的未来。理想和希望被现实解构得支离破碎。何宝荣的悔改来得太迟,在满不在乎挥霍掉一次次机会后才终于下定决心痛改前非,奈何机会之神的双翼早已被堆叠起来的失望压折。他们再也回不去了。
  
  当幸福近在咫尺的时候,我们总看不清它是什么。不懂珍惜,不能选择。只有当它离开了,我们才摸着心痛的地方恍悟。
  
  赞同许,
  
  单身男人
  
  如果寂寞也可以有某种表达,如果深入骨髓的寂寞也可以通过光影表现出来,那最为极致而完美的莫过于电影《单身男人》了。
  
  影片的情节或许沉闷,只不过是琐碎地将一个人的一天真实地再现出来。
  
  一个精致得近乎完美的男人乔治。他的头发丝毫不乱,下巴光洁平滑,衣服挺刮干净,皮鞋一尘不染,家俱与家用物品摆放得整齐规则。他的神色沉静而内敛,通体散发着高贵与优雅的气质。
  
  他的举止从容而安稳,平静而沉着,脸上挂着如常的沉静微笑。没有人知道,这是他在人世的最后一日。
  
  是的,当与他共同生活十六年的同性爱人吉姆因车祸而死去,他已了无生意。他决意自杀,在镜子前低低地自语:挺过这一天!
  
  在最后一天,倒数的生命时钟慢下来,人间却偏要像个勉力留客的好主人,谄媚似的将自家宝贝都捧出来。看看这打开的珠宝盒里耀人眼目的——球场上健硕男人挥汗如雨的裸身,花苞儿样的邻家女孩,严妆靓服、明眸善睐的邻家太太,乖巧的狗儿,邂逅的西班俊男,热情的老友,冰雪聪明的男学生……各式各样的美态。
  
  生命的焰火在那些眉梢眼角迸现,好像释放出无数条惑人的蛛丝,要拖住他直往死地踏去的脚步,像一场无声的角力。
  
  在这些华美如烟花般的闪现中,他的脑海中却一直停留着一个冰凉苍白的画面——吉姆冰冷地躺在洁白无垠的雪地中,孤独而凄清。许多次,乔治悄然闭上眼,幻想自己躺在吉姆的身旁,紧紧拥抱着他。这雪地时而又变幻成万丈悬崖,同样冰冷,却更是孤绝。
  
  他们十六年的共同生活,如电影般变幻着蒙太奇的画面:庭院中的蜜吻,烈日下的岩石上裸裎相对,静谧斗室中对坐读书,酒吧里的初识与暗许。
  
  这些暗夜里橘色般的暖,不过是更深地加重了他独存于世的寂寞。
  
  爱情或许是这世间最为奢侈的神话。“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情切切良宵花解语,意绵绵静日玉生香”。这样的日子,一旦有过,就难以忍受不再拥有永远的失去。没有爱人的世界,瞬间成为一座可怕的哀悼他的纪念馆,每处都是要人命的遗迹。
  
  乔治甚至不被允许参加爱人的葬礼。因此他持续梦到大雪中的永别,在死寂的天地里,走向那双玻璃珠一样失掉光泽的眼睛,亲吻吉姆冰冷的嘴唇。
  
  在长久了无生趣之后,乔治决定自戕。在这放慢了节奏的最后一天,他终于轻松下来,从容地度过每一分每一秒。为学生授课,与曾经爱过的女人小酌,轻谈,共舞。并为一直默默关注他,倾慕他的美少年学生肯尼暗暗打动。
  
  当他的灵魂跳出世外,站在高处用局外人的眼光审视身周,反而能发见那些回光返照似的神采。可惜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最终的结局是《警察与赞美诗》式的:乔治烧掉留给好友的信,把手枪放回抽屉,打算振奋精神,继续活着时,忽然心脏病发,倒数的人生与时钟一起碎裂一地,就此终结。
  
  断背山
  
  一座巍峨高耸时而被白雪笼罩的断背山。蓝得近乎纯澈的天,碧莹莹清新透亮的水,翠茵茵的草地与树木。两个年轻的牛仔在此展开一段长达二十年的感情纠缠。
  
  杰克无疑对埃尼斯是一见钟情的。初次遇见,他通过汽车的后视镜观察埃尼斯,仔细地刮净脸上的胡子,这些细节都佐证了这一点。
  
  在苍苍茫茫的断背山,两人的爱情逐渐发展。在杰克有意识的主动与引导下渐渐变得炽烈。放羊狩猎时相互守望。骑马奔驰在无际草原。雪夜中的激情相拥。朗日下欢笑追逐,打斗,嬉戏。拥抱,亲吻,激烈撞击。一段为世不容的爱情在断背山的无言接纳下纯洁无邪得如一段童话。
  
  需要指出的是,故事发展在上世纪六十年代。那个时代,即使在个性解放的美国,也是不认同性恋情的。更遑论民风传统愚昧的乡下地区。同性恋者往往成为当地人嘲笑,谩骂,攻击甚至追杀的对象。两人的爱情悲剧也由此而起。
  
  在埃尼斯九岁时,父亲带着他与哥哥去看一位同性恋者死去的惨状。死者被无情地抛弃在沟渠中,下体被残忍地扯断,鲜血淋漓。这一幕深深烙印在埃尼斯的脑海中,成为永远挥之不去的阴影。
  
  所以,当他面对杰克炽烈的爱情,他只有不断地逃避与闪躲。当他面对自己是个同性恋者的事实时,他只有通过不断地进入到正常的世俗生活,娶妻,生子,养家,生存,以此来向世人证明自己的正常,以此来躲避内心无时无刻不曾停止追捕的恐惧。
  
  杰克深深地懂得他。在这看似单方向的爱中,他藏起了一切怨怼,默默地用爱守护着埃尼斯。当俩人从断背山初次分别,他悄悄藏起了埃尼斯的衬衫,并将自己的衬衫套在埃尼斯的外面,决意永远守护着他的爱情。杰克俊秀的脸庞坚定而执着,那卷翘如两把小扇般的睫毛下深蓝色的眼眸,蕴含了无限深情。
  
  分离四年。两人都有了自己的世俗生活。结婚,成家,生子。一切和世人并无任何不同。也许可以就此生活下去,忘记曾经深刻的不伦之爱。
  
  可是当四年后两人再度相逢,热烈相拥时,他们才发觉原来对彼此的爱从未死去,一直存在。他们控制不住激情,缠绵地热吻,这一幕被埃尼斯的妻子看在眼里,她禁不住浑身颤抖,潸然泪下。
  
  杰克与埃尼斯的爱情长跑开始。每年有三四次,杰克会驱车十四个小时赶来与埃尼斯相会。两人借钓鱼的名义来到断背山幽会。幽静而苍茫的断背山俨然成为两人的爱情屏障,只有在这里,他们才可卸下世俗的面具与伪装,自由自在地相爱。裸身跃入纯净的湖水,策马奔驰在广阔的草原,并肩狩猎,围着篝火低低私语,紧紧拥抱彼此相属.......
  
  甜蜜的时光总是太过短暂。杰克是抱着随时可以抛弃世俗生活与埃尼斯相守到老的明确态度,而埃尼斯无法战胜自己的心魔。他始终无法面对自己是同性恋者的事实,更无法想象如果真相泄露,他该如何面对世人锋利的眼光与审判。这种犹疑的态度直到妻子与他离婚后也未曾改变。一方倾注着无止境的热情,而另一方却总是瞻前顾后,躲闪逃避,这让这段爱情充满了无奈与哀伤。
  
  杰克的眼里充满了忧伤,他低声地说:“没有你的日子,我简直无法忍受。”“想你想得我真的好心痛,你拴了我整整二十年。”他在极度失意下去墨西哥找男伎,“只不过是想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而这些,埃尼斯本可以却始终未曾给过他。
  
  一场长久而艰辛的爱情跋涉,终于以杰克的意外死亡而告终。
  
  就在得知杰克死亡的这一刻,浮现在埃尼斯脑海里的仍是深深的恐惧。他仿佛又看见同性恋者的悲惨下场。他对爱情的勇气一直停留在九岁,从不曾成长。
  
  直到在杰克简单朴素的家,在他幼时的小房间里,看到那两件衬衫,看到杰克的衬衫紧紧地套在他的衬衫外面,想到二十年以来他对自己始终深情不悔地付出与守护时,埃尼斯对杰克的爱才如潮水般地漫过心海,战胜了一切恐惧与无妄。
  
  他将两件衬衫带回家中,换了个顺序,将自己的套在杰克的之上,对着断背山,对着紧紧相拥的两件衬衫,深情地说道:我发誓......
  
  故事到此戛然而止。而看到这里,我忍不住流下热泪。为这寂寞绵长又深厚的爱。
  
  假如爱有天意
  
  当明天变成今天,今天成为了昨天,最后成为记忆里不再重要的某一天,我们突然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已被时间推着向前走,这不是静止火车里,与相邻列车交错时,仿佛自己在前进的错觉,而是我们真实的在成长,在这件事里成了另一个自己。
  
  当今天的云复制昨天的云,当今天成为遥远的昨天,当我们手中能握住的时光越来越少,当我们无数次地问过自己,真爱是什么?这一刻,是沉默或是喧嚣?是表达或是缄默?
  
  假如爱有天意,可否有个明确的昭引?
  
  (PS:观影说话,犹如梦呓。本文部分文字引自网络。感谢遇见的所有深刻与精彩!)
  
  

TAG标签:

【审核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