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优美散文田园散文
文章内容页

刘佳禾:故乡

  • 作者:林林
  • 来源: 原创
  • 发表于2021-02-04 01:46:27
  • 被阅读0
  •   廴 匚

      当有一天我们走得很远,很久,会发现故乡就像是妈妈缀扣子的针线,穿透了我的心胸。每一个心里,都有一个或若干个故乡,地域的故乡,安放我们的身体;精神的故乡,安放我们的灵魂。

      ——董卿《朗读者》

      “阿奶、阿奶”,我还像八九年前那样用无为老家的土话,大声嚷嚷着,打破了正午时分延绵起伏的蝉鸣。明晃晃的阳光透过那棵结满略略泛黄的柿子树,星星点点地洒在地上。微风拂起,树叶抖动,地上的光斑也跟着抖动起来,活像一只只曼妙的美目。

      我从小生长在无为,那边称外婆叫阿奶。从婴儿起,便听着阿奶的催眠曲入睡。长大后,仍喜欢偎在她怀里,听她唠唠叨叨,那是最温柔,最美妙的呢喃细语。而现在,无论在哪个街头,只要见到慈祥可亲的老太太,我都潜意识地认定这是我阿奶,我盼她长命百岁,就像她天天盼着我健康成长一样......

      曾记得假期与父母回老家,外婆总会早早在巷口等候,我们的车刚到,外婆就佝偻着腰蹒跚地走过来了,脸笑开了花。十三年,我亲眼见证了外婆的头发一点一点变成银白色;亲眼见证了外婆的步伐由稳建变成颤颤巍巍;亲眼见证了外婆挺直的腰板,逐渐被沧桑岁月压得佝偻起来;亲眼见证了外婆的脸上渐渐变多的皱纹。每一朵皱纹,仿佛都在诉说着对我的思念。

      “咔吱”一声,打开了那饱经风霜的红棕色木门,还是熟悉的家具,熟悉的饭菜香。走进家门,家中陈旧的家具摆放得井然有序。我在鞋架的第二排抽出属于自己的橙色拖鞋。最大的房间里传出电视的声音,外公拄着拐杖,迈着小碎步走了出来,身上罩着的仍是那件老旧的蓝色大衫,手上的表也泛着岁月的痕迹,他见到我就一直咧着嘴,踏着小碎步跟着我,像个孩子似的。客厅的墙壁上挂着的那幅大大的牡丹花画,蒙上了不易觉察的细灰,但花瓣仍是欲张不张,欲放不放,散发着和这个小城一样动人的魅力。

      厨房里油“嗞嗞”的响声吸引了我。走进厨房,外婆笑咪咪地跟过来,用我最熟悉不过的方言对我说着:“阿宝啊,我给你煎了糍粑呢。你上次说要吃咸菜馅的,我这次可做了一大盆。啊,来来来,快出来吃,别烫着。小时候你肚子上烫的那个疤呀,想想都心疼”。说着说着,眼眶红了起来。她将漏勺里的糍粑,小心翼翼一个一个放在盘子里,弓着腰,轻轻吹,轻轻吹着......

      想到此,我不禁笑了起来,可笑中竟有些酸楚的滋味。因为,我也想摸一摸阿奶的满头银丝,可是伸出的手又缩回了。我万般不愿她老去啊!

      千里作远客,五更思故乡。回忆,像电影似的,一幕一幕,让我着迷。

      图片

      一个布满橙子汽水味的夏日午后,阿奶家门口的那棵柿子树下,站着我童年的玩伴小林。小林的妈妈和我妈是一起长大的闺蜜,我自然也和他“情同手足”喽。妈妈说,一个调皮的我,一个乖巧的他,反差极大,却投缘得很,家乡的大街小巷留下了我们数不清的足迹。

      柿子树高高的枝丫上是拿着塑料袋的我。小林在树下大声叫唤:“上面,左边、左边一点,诶对,就是那个柿子,真大!”我抬起头,小心翼翼地站起来,仔细地摘下那个溜圆的大青柿,满意地丢进袋子。只见小林左手举着我的“北冰洋”橙子味汽水,右手拿着他自己那一听可乐,“咕咚咕咚”喝得正欢。我咽了一口口水,却被可恶的“洋辣子”蜇了一下。顿时,疼得我眼冒金星。我强忍泪水,赶紧往下爬,故意将红肿发亮的手伸到他面前,气呼呼地夺过汽水。看着红彤彤的伤口,小林手足无措、委屈巴巴的,好像是他干的“坏事”。我大口喝着汽水,故意不理睬他。过了一会,小林变戏法似的,找来了药膏,小心翼翼地在我手上涂着。直到我打出一个响亮的嗝儿,他才忍俊不禁地笑了起来。

      学习的日子总是很苦很枯燥。但每每想起小林,他那憨憨的笑,接纳和包容我数不胜数

      的恶作剧,我都会开心一笑。

      ……

      我的故乡,丝毫不比梁实秋的北京,郁达夫的杭州、弦爱玲的上海、汪曾祺的高邮要逊色。这些年,每次一听父母说要回去,我都兴奋不已,在心中默默数着日子。上了初中,回家的次数明显少了。但每年暑假必须回去过个生日,阿爹、阿奶、姨妈还有小林,我们围坐在一起吃大蛋糕,我会悄悄在小林脸上涂大花脸。春节我也要早早回去,阿奶总是将贴春联的事儿交给我。那时刻,我用洗得干干净净的手,轻轻抚平春联的每道印痕,然后庄严地贴在大门上。

      我珍惜在故乡的每时每刻,以致回到巢湖,常常郁郁寡欢,半天回不过神来。家乡的口音,是那么熟悉,那么亲切;家乡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是那么清秀;家乡的亲人、挚友都依稀出现在我的梦里面。我和他们相差百里,却又似乎形影相随。

      我也愈发懂得了老舍先生的文字:故乡,就是那个自己可以看不惯,但绝不允许别人指手划脚的地方;是无论自己开心或沮丧,都可以寄托情感的地方。故乡有我牢不可破的归属感;故乡,让我为那股亲切而熟悉的气息深深地惆怅着。故乡是如此的令我魂牵梦绕,心驰神往,以至于我的鼻子酸酸的,眼泪好像马上就要夺眶而出。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故乡爱得深沉。

    【审核人:雨祺】

      本文标题:刘佳禾:故乡

      本文链接:https://www.sanwenzx.cn/showinfo-92-184497-0.html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蜀韵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点击图片赞助蜀韵文学网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Powered by 散文在线,学的不仅是知识,更是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