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田园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程勇:有一个村庄叫应程

时间:2020-01-13 18:27:01字数:8337【  】来源:手机原创 作者:阿亮 点击:0

  应程,是一个村庄的名字,顾名思义,这座小村庄里住着应姓、程姓两大家族,百十户人家,当然也间杂着邢、周、盛、王等“小姓”,但这里的“小姓”只是就住在村里的户数而言,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小姓”,周姓、王姓可是中国的大姓啊。

  环村皆山也,村前横亘着程家大山、老坟山、虎头山,还有不远处的下泊山,村后绵延着乌龙山脊,将小村掩映得苍翠雍容;有山则更需有水,村前村后两条小河将小村与外面的世界紧紧地连在了一起。

  说起应程来,根据村里祖辈的辈辈相传,我们的祖辈应该是明清时期从江浙一带迁徙到江北,看到这里山清水秀,土地平整,地界开阔,随即决定定居在这里,据今已有五六百年历史,可谓历史久远。村前的老坟山上就曾有明清时代的古墓,小时还见过墓前的石马、石羊、石碑等石器。

  村前的山和河,其实不能谓之“山”“河”,只是高不过百米的小山、宽不过10米的沟渠,但就是这矮矮的山、浅浅的水却孕育出了一方善良纯朴、勤劳果敢的村民。

  虎头山脚下有一座排涝泵站,小时候我们称之为“机座”,那时这里可是我和小伙伴们的“乐园”,一到盛夏时节,每当取水灌溉之后,水泥做的取水池内总是蓄满了水,由于水不深,加之刚从水底取的水,甚是清凉,且没有“污泥”,对于热成了狗的我们来说,那简直就是“人间天堂”。

  “机座”贴山而建,高高的座坝上栽满了粽叶树,每到端午时节,村子里的大娘、大嫂们都会挎上竹篮去采摘粽叶,为随之而来的节日包裹幸福的甜蜜。

  粽叶的采摘是有讲究的,要选择当年新长成的新叶,以肥大碧绿为最佳上品,太老了或是太嫩了,在包裹粽子时容易破损。采摘时,必须沿着主枝与叶片的连接部用剪刀剪下才可,切不可用手去硬拽,否则不仅把叶片扯碎了,手还容易划伤。采摘下来的新鲜粽叶,经过水煮后,散发出阵阵清香,节日的气氛开始在村庄上空蒸腾,变得愈发的浓郁。

  端午节那天,父亲和母亲早早地起来了,铁锅里昨夜已经熟透的粽子再次萦绕在浓浓的蒸汽里。母亲包裹的粽子,不仅好看,更好吃。粽子米是选用自家产的粳糯,用清水浸泡约摸一二小时后,淘洗干净,放在通风处自然晾干。待到包裹时,再拌上红豆、绿豆和“麻豆”,当然豆类是分开放入的。

  最喜欢吃的还是“麻豆”粽子,百度了一下,“麻豆”属豆类的一种,豆上有类似麻雀身上的灰红斑状纹,学名叫白花豆。剥开粽叶,颗颗豆粒,大而饱满,如同嵌落在白色雪山上的太空陨石。沾上白糖,吃上一口,糯米的香软,花豆的绵柔,伴着粽叶的清香,混合成了家乡幸福的滋味,让人久久回味。小小的粽子里牢牢粘着父母对我们深深的爱。

  当然,现在还有白米的、咸肉的、红枣的、杏仁的……诸多种类的粽子,也是很好吃的,但我无论身处何处,还是忘不了那个“麻豆”粽子。如同,忘不了那口滋养家乡父老的大塘。

  最爱老屋后的那口大塘——应家大塘。塘边,满是柳树、榆树、杨树……,将池塘紧紧地拥抱在绿荫中,池水由此更加的清澈了。一棵老柳树斜卧在水面上,每当夏天的雨后,老柳树粗壮的枝干上还会长出美味的菌菇,我们便会兴高采烈地采下来让母亲做上一锅鸡蛋菌菇汤,在那个食物并不丰富的年代,在我们幼小的味蕾上留下了一辈子抹也抹不去的记忆——鲜。

  记忆最深刻的,还是大塘边那棵高大的桑树,那可是小时候我和小伙伴们最主要的“零食”。桑树高约十来米,大蓝瓷花边碗口般粗细,一到挂果的季节,满树都是青色的、青红的、红色的、紫色的,像极了粒粒“彩虹”。普及一下,桑果以紫色为成熟色,此时味道最佳,青红的、红色的也可以吃,但有些酸嘴。

  吃“彩虹”喽,每当此时,我们就像“猴子”一样,蹭蹭地爬到树上,各占据一段枝丫,满嘴塞得全是桑果,紫色的水顺着嘴角流下来将汗衫染成了花色,也全然顾不上了。吃是吃好了,但下得树来,母亲难免一般数落,要是父亲在家,可能就是一顿打。父母不是心疼那件衣服,而是在那么高的树上毕竟危险。

  记忆中,从小到大,父母很少去使用“武力”,而是用他们的言行去影响我们。父亲直到现在还很后悔一件事,就是一年夏天,让我们姐弟去山地里翻红薯藤,由于地块处于山洼里,没有窜风,又热又炕,我就推三阻四地不愿意去,父亲生气地用柳条抽了我一顿,在我腿上留下了三四道血痕。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应家大塘就是这样一处极佳的所在,大塘不仅能够保证了周边几十户人家的日常生产生活用水,还为孩子们提供了上好的玩乐场所,如夏天可以在里面畅游,冬天可以在上面滑冰。当然这些,现在回想起来,只能是在记忆中找寻了。

  更爱大塘里的美味。盛夏时节,每天清晨,父亲总会沿着塘边用石头垒起的水埠边摸螺蛳,大个的螺蛳肉间以米粉,做成一道粉蒸螺蛳肉,那简直是食香味俱佳,人间绝美哟。

  大塘里的小翘嘴鱼也成为我们记忆的一部分。一个暴风雨即将来临的夏季傍晚,天气甚是沉闷,由于水里的氧气不足,很多小翘嘴鱼都浮出了水面,我们便用一根长长的竹竿绑上铁丝圈成的丝网,做成一个长柄网兜。慢慢地探入水里,伸到浮游在水面的小翘嘴鱼下面,再快速地托起,一网往往能够捞上五六条。

  晚间的餐桌上,我们又多了一道红烧小翘嘴鱼,闻着鲜美的鱼汤,西边的红色云彩渐渐地从山的那边淡出,蛙声、蝉虫的鸣叫声回荡在充满生机的村庄,满天繁星的夜空里,故乡的背影在睡梦中悄然地离去。

  村庄因人而盛,也因人而美。这些年里,村里的人因求学、工作、外出务工等原因,纷纷离开了村庄,留下的多年上了年纪的父辈和在家上学的孩子,这里面就有我的父亲和母亲。除了春节前后十几天时间,骤然间村庄好像少了许多的活力。

  家里的老屋早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就已拆去,后来搭了两间瓦屋,奶奶就一直住在里面,奶奶去世后,就一直在里面放些杂物,直到今年城乡环境整治,这两间房子也被拆除了,现在只留下一圈石墙,以及原来堂屋门前的青条石。也算是为我们留下一点念想吧。

  随着城镇化发展,村庄的衰落已成为了必然,但每次回到村里,总会沿着应家大塘漫步走到老屋那儿,虽然大塘早已不是原来的那个“大塘”,老屋也只剩下残存的砖瓦,但每每想起老屋及大塘的那些事,瞬间觉得生活可以过得更美更好。

  这些年里,村里的水泥路通向了家家户户,在外务工的青年人也纷纷为父母在家盖起了楼房,生活正在悄然之间变得更好。但我内心却失落落的,烂泥里踩高跷,拉着弹弓打鸟,提着破脸盆换糖,攀在树上掏鸟窝,牵着老牛回家……,只能回荡在不太遥远的记忆里,时时浮现在沉睡的梦里。

  沧海桑田,时如白驹过隙。回眸往事,应程,是生我养我的地方,也是我这辈子最魂牵梦萦的地方,这里有我的父老乡亲,也有我儿时最纯真的记忆。尽管,她正在渐渐地凋零,渐渐地式微,但她是我所见过最美的村落。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阿亮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阿亮 会员等级:文学童生 用户积分:533 投稿总数:130 篇 本月投稿:3 篇 登录次数: 46 他的生日:0 注册时间: 2010-09-22 13:37:29 最后登录: 2020-01-13 18:21:42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