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田园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散文:《父亲的老屋》(作者:野墨菊)

时间:2019-12-01 19:18:16字数:7664【  】来源:原创 作者:美文欣赏 点击:0

  昨晚,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一片竹海。春风是弄潮儿,在海中出没、翻腾,海便潮起潮落,落下的一瞬,露出了灰瓦白墙的一角——老屋。

  老屋坐西朝东,西面是起伏的竹海,东面是连绵的山峦。早晨,太阳从山的那边爬上山顶,用温暖的目光看着老屋。倘若雨后天晴,水汽袅袅,在山中升腾,似云似雾。树与云与雾揉在了一起,美轮美奂。东西之间是由南往北流淌的河,站在家门口,看不到河的全貌,能听到河水流淌的哗哗声。

  老屋建于上世纪七十年代末。那时,山里人,家有余款的屈指可数,我家却有上千元的存款。父亲宁肯看着家人受冻挨饿,也要存钱,且只存,不取。别人都觉得父亲古怪。

  母亲明白,父亲要盖一所向往已久的房子——四合院。

  1979年初,父亲取回了存款,开始盖新屋。地基垒得很高,上三步台阶才能跨过门槛。台阶是整块石头凿成的,宽5.16公分,长21.6公分,厚2.16公分。可见父亲的用心——顺。门墩也是整块石头凿成的,圆柱体,像“斗”,立在门的两旁,取意“日进千斗”吧。

  进门便是天井,四周用整块石条围成,内墁鹅卵石。天井南北是通往正屋的走廊,正屋比走廊大约高出两步台阶。站在走廊能看到四角的天空。遇上大雨,屋顶上的水从四角向下流,白花花的,像龙头,伸进天井,天井的水渐渐上涨,也有漫过走廊的,雨停,水退,走廊上偶尔有泥鳅打滚。正屋南北各有两间厢房,三哥住北头,四哥住南头。

  新屋,建成了。

  父亲的心便留在了新屋,常常独自一人来到新屋,双手背在佝偻的背上,走上台阶,跨过门槛,在屋子里转悠一圈,然后依着门,坐在台阶上,掏出一支烟,点着,看着东面的群山,若有所思……

  路过的人总要夸房子盖得讲究,父亲却重复着一句话:唉,不是依山向,就往西再进两丈,盖成老粮站的样子,那才叫讲究!

  老粮站是标准的四合院建筑。母亲经常说起,它原是一户姓储地主家的宅院。父亲6岁时,爷爷亡了命,人生重创改变了父亲的命运。父亲和奶奶乞讨两年,便在储家当了童工,一当就是6年,直到赎回田地。

  土改时,储家的四合院成了公家粮站。说是粮站,却没有粮食存放,里面空空的。也许是6年结下了情感,也许是别的,父亲一有空,就到空房子里转悠,直到四合院放上粮食,上了锁。母亲说,四合院是父亲心中的梦。

  父亲没有实现梦,却遭遇了人生第二次重创。

  四哥进新屋不到一年就染病在身。两年后,去了。四嫂相思成疾,也随之去了。三哥搬出了新屋。

  新屋,空了。

  风水先生说新屋的门向不好,要拆。父亲母亲不肯,带着四哥四嫂8岁的女儿住进了新屋。

  母亲在屋前屋后种上菜,栽上花,在家下的荒地上种上茶,在屋西角圈起了鸡笼、鸭笼,养起了鸡和鸭。我劝母亲养养鸡就行了,鸡安分,少操心。母亲说:“鸭子通人性,出门进门,嘎嘎地唱歌,热闹。”

  母亲一早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打开鸡笼、鸭笼。鸡在场地上起舞,打鸣;鸭子蹒跚踱步,“嘎——嘎”地唱歌,新屋在鸡鸭和鸣声中有了生气。

  父亲一闲下来,就背着手,绕着新屋转悠。路过的人都说父亲老年丧子,疯了,父亲不去辩解,仍自个的转悠。转悠,转悠,屋后山上的树砍了,种上了竹子;北面的山嘴挖平了,栽上了果木:桃、枣、柿……

  一晃,新屋变成了老屋,父亲母亲走进了古稀。

  2000年12月25日凌晨,母亲握着小哥的手,目光拂过四周的墙壁,流下了最后一滴泪……

  小哥明白母亲的心思,搬进了老屋。

  近年,兴起美丽乡村建设。政府补贴村民,拆土墙小瓦的房子,到指定的地点盖楼房。这一政策意味着竹林深处的老屋就要没了。

  小哥坐不住了,像当年的父亲天天围着老屋转,转不出主意,便转到政府。转了几十趟,文化局的人来了,围着老屋拍照,还给94岁的老父亲拍了照……

  老屋,留下来了。父亲却走了。

  村里人都说小哥傻,放着补贴款不拿,放着楼房不住,偏守着淘汰的土房子,小哥不语,只是有事无事就在老屋周围捯饬。南边沿小路两边栽上了映山红,山樱桃……北边山坡栽满了玉竹、香椿……屋檐下砌上了花坛,栽上了花:月季、虞美人、菊……沿场地东边植上四季青、紫藤、桂花、……屋内天井的四周摆上盆景,以兰花居多,辅以其它。

  老屋,一年四季生机盎然。

  春天,花开枝头,蜂围蝶阵,茶园的茶嫩头攒动,春意融融。

  夏天,绿色葱茏,枝头青涩的果子与园里碧绿的蔬菜交相辉映;绿竹从天井投下倩影,在走廊上写着诗,光阴将诗分行,长短错落,留给老屋品味。

  秋天,宝石似的枣,灯笼般的柿压弯树枝,鸟儿落满树,啄着果实,欢喜得唱个不停。

  冬天,繁华落尽,下雪了,老屋静卧在雪中,水墨画一般;屋后的竹子驮着厚厚的雪,匍匐在屋脊上。雪使老屋生出一份静谧、一份春意。因泥土房子保暖,天井通风好,湿气大,盆里的兰草出落得格外靓丽,绿叶中有肉红的剑冒出,叫人窥到了春的娇羞……

  老屋,成了仙境。

  仙境般的老屋迎来了四方观光的游客,他们来此休憩、拍照……为了方便游客,小哥小嫂便开起了农家乐。小嫂烧菜好,卤菜更好,方圆十几里的乡邻都喜欢吃她的卤菜。游客为了品尝多种美食,常常拼餐,八九人、两三家一桌。

  春天,品尝香椿炒蛋,烟熏猪头肉,新韭炒香菜,外加蒿子粑粑……口福大饱。

  夏天,现卤的猪舌、猪耳、猪肚,青椒炒河鱼,再从菜园里采回时令蔬菜,凉拌,爆炒,一桌菜活色生香。

  冬天,游客赏雪归来,拍拍身上的雪,围桌而坐,桌子下燃烧的木炭便送上热烘烘的温情。游客一边喝着主人新沏的茶,一边欣赏着手机里的美景,一任温馨把冬天撵得老远,老远……

  一炷香的功夫,菜上桌了,四五个热锅子,十来个盘子,把桌面摆得严严实实。老鸡汤的鲜、红烧牛肉的辣、干菜烧土猪肉的香醉了游客,醉了冬。

  游客高兴,小哥更高兴。每次送走客人,他都站在场地上,双手拢在胸前,看着老屋,看着老屋前后的竹树花草,一种满足感顺着皱纹爬上脸颊,爬上眼角……

  每每这时,嫂子都要埋怨小哥:别人开农家乐,数钱开心,你没赚到钱,赚一忙开什么心!

  也许,我懂小哥,他的满足源于母亲临走前的一滴泪,源自父亲一生的付出与守候,源自……

  竹海深处——父亲的老屋,我的根。

  魂牵梦萦……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美文欣赏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美文欣赏 会员等级:文学秀才 用户积分:20253 投稿总数:4365 篇 本月投稿:278 篇 登录次数: 754 他的生日:05-27 注册时间: 2012-02-08 03:20:56 最后登录: 2019-12-05 15:26:03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