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节日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中秋节】又是一年中秋节

时间:2018-09-24 17:06:37  】来源:原创 作者:美文欣赏 点击:0

  又是一年中秋节,这是我人生的旅途中第43个中秋节。这段时间整日奔波在这片生我育我的黄土地上,昨夜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我对自己说,“放假了,好好息息吧,明天睡个自然醒!”或许是习惯吧,虽然没有闹钟的惊扰,但还是早早醒来,外面滴滴答的雨声似乎在叙述着什么。

  长在农村的我,儿时就盼望着过节,因为过节有好东西吃,即便没有肉吃,妈妈也要悄悄煮个鸡蛋塞在我的裤包里。我们那儿山多田少,包谷是主产,中秋的时候早就收割完备包谷,少有的稻谷收割起来并不费事,记得那时有一顿大米饭来吃对我们来说是绝不可能的。母亲总是把包谷磨成面或包谷米,只搀了少许的大米,还有就是饭下面吃不完的红苕。中秋这天,父亲总和母亲商量后,清点有多少钱,看看够不够去称点肉回来给大家打个牙祭。若钱不够,母亲就会向邻居的堂伯父借点,或者数数有好多个鸡蛋,把鸡蛋卖了凑点钱。

  中秋这天一般都有杀猪匠把猪杀了挑到公社去卖,看见肥嫩的猪嘎嘎,那个想吃法简直不得了。我们一群屁娃总围在杀猪匠的旁边羡慕看着他砍肉,杀猪匠很凶,总爱拿着白晃晃砍肉刀吼我们走开。若父亲凑不到钱,父亲会低声下气给杀猪匠说,能不能赊点,等包谷卖了再给你钱。遇到好心的杀猪匠,他会赊给父亲,不好心的就会不理甚至数落,父亲只好尴尬的离开。

  肉称回来,母亲总要把肉放在煤火上烧一下,用丝瓜瓤子来清洗干净,我围在母亲旁边守着,看着母亲把肉放在砂锅里炖起来。肉香飘出来的时候,我们就围着灶头流着清口水跳啊唱啊。有嘎嘎(肉)吃,那个高兴劲儿,是无法用语言来描述的。

  由于弟兄多,一碗肉端上来,几筷子下去,就见碗底,这个时候父亲总在旁边吧嗒吧嗒的抽着旱烟看着我们吃,母亲总会说,给你爸留点吧。在我记忆中母亲是不吃肉的,只吃点油,我也从来没看见过母亲吃肉。肉不够吃或许是母亲不吃肉的缘故吧,也养成母亲一辈子不吃肉的习惯。

  父亲抽完烟,端上一杯高度包谷白酒,动了动筷子,那时肉已没有。父亲一口一口啜着烈酒,一会红光满面。父亲一杯白酒下肚后又转身进入黄土地,对父亲来说是没有中秋节的。

  1997年我终于师范校毕业,当上光荣的人民教师,成了村里吃皇粮的少收几个人,终于可以开开心心吃肉了,然而操劳一生的父亲却在1999年中秋过后的初冬抱疾而终,那年的中秋我没有回家,回家时父亲已卧床不起。

  那年过后,中秋我都会回家,因为在父亲操劳修建的老屋还有我母亲。尽管有大哥在家照顾,但我还是要回家,有时很烦母亲的唠叨,对着她嚷嚷,母亲就讨好似的不说。母亲不吃肉,就只能给她带个椒盐的月饼,见到月饼母亲总是说问要多少钱,不要花钱,省点讨个媳妇类似的话。每次回去都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走时母亲总要给我带上她泡的豇豆或她做的豆食耙。

  2009年的元旦,母亲走了,走前一句话也没留给我。母亲走后,我似乎没有了中秋节,没有了惦念,只有那挥之不去的淡淡的思念。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美文欣赏 美文欣赏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美文欣赏 会员等级:文学秀才 用户积分:15759 投稿总数:3454 篇 本月投稿:115 篇 登录次数: 529 他的生日:05-27 注册时间: 2012-02-08 03:20:56 最后登录: 2018-12-10 18:10:29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