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节日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向死而生

时间:2018-04-15 18:51:02  】来源:原创 作者:美文摘抄 点击:0

  父母尚在,清明节不会显得那么悲切,只不过多了一个休息、陪伴家人的假期而已。但是,打开广播听到的、打看电视、微信朋友圈看到的,无处不在提醒我,这,不只是一个假期,它是生者以统一的仪式怀念死者的日子,像极了《寻梦环游记里》的情节。

  说出来也许会觉得残忍,其实,我想父母尚且健在的很多人应该和我一样,都会想象:如果父母真的不在了,今天,我们会以什么样的心情怀念他们?

  我们从小受到的影响,死亡,是一个特别需要避讳的话题,我们会用“去世”、“不在了”、“殁了”等比较温和的词语来表达,而亲人的死亡,尤其是尚健在的亲人的死亡,是我们很少主动谈及的,除了按农村的习俗提前准备棺木和寿衣时。可越是这样,越让我们少了一些面对死亡的准备,而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无法逃避面对亲人的死亡,除非我们先于他们死亡。

  那天我问女儿,你知道清明节是什么日子吗?女儿准确地回答:是纪念家里去世的亲人的日子,她顺便问了我一句,“那我们家有人去世吗?”我告诉她,“有,我的爷爷奶奶,也就是现在你的爷爷的爸爸妈妈,他们都已经去世了。”对话很平静,像在讲一个与感情无关的事情。我又补充了一句,每个人都会死的。这里,我没有用“去世”,我想要让孩子知道,死亡就是死亡,很客观,不管人们怎么委婉地表达,死亡总是冷冰冰的。

  父母今年明年相继70岁了,身体还算健康,值得我们庆幸的是,他们也很关注自己的健康,并且养成了适当锻炼、科学饮食、定期接受体检等良好的生活习惯。可尽管这样,我仍然时常想象,真到了那一天,我们兄弟三人将会如何面对父母的死亡,我甚至会想,他们二人,如果其中的一人走了,另一人又将如何面对,如何度过再也没人陪他说话、陪他散步、陪他去逛农批市场的日子,背痒了够不着时,谁帮他抓?跟儿孙生气时,向谁去说?

  虽然不会直接出来,可是父母有时也会旁敲侧击地提到和死亡相关的话题。比如,会说村里谁又准备好了棺木,是柏木的、几寸厚的;谁又准备好了寿衣,是在哪里买的,或者是自己亲手做的;甚至,在讨论家里将要拆了重盖的房子设计方案时,总是担心我们没有考虑到他们死了以后,灵柩摆放的位置。

  日子总要一天一天往前过,孩子在长大,父母在老去,连我们自己也一天天地临近老年,同学之间甚至都开始讨论如何抱团养老,所以,面对死亡的态度,其实决定了我们面对生活的态度。

  对父母,我们儿女能做的,就是关注他们的健康,关注他们的心愿,并及时帮他们实现。每天和父母生活在一起,再加上一年半载一次的体检,健康,基本上可以看得到;而心愿,却比较难琢磨,父母不想占用子女的时间,不想花费子女的钱财,也怕不被子女理解,很少会主动说出自己的心愿,帮他们实现就更无从说起了。这几年我一直在关注一位朋友的微信圈,很少看到她自己的生活状态,更多的,都是她父母的状态,二位老人状态很好,听说前几年每年会出远门旅游一次,连西藏都是自己去的。近几年,老人年纪大了,她自己差不多每年会带父母远途旅游一次,去的不一定是什么名山大川,吃的不一定是什么山珍海味,却看得出老人在镜头中笑得很满足。

  差不多在三四年前,我忽然想通了一个很简单的道理:想为父母做的事,马上动手做。也许,以后会更有钱,到时都不用考虑机票的折扣和住什么级别的酒店,也许现在陪父母所占用的时间会影响一项重要工作的进展,但我想,如果不及时做,或者,放一段时间,忘了这件事,或者一直放在心里没做,等哪天有钱了,有时间了,却发现父母再也去不了远方,再也品不了美食。于是,就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想到一件,就做一件。

  在每年为自己买保险的时候,我都会想,如果在孩子成年之前,我就死了,她会怎样长大,虽然妈妈也可以陪她,但她必定还会像天塌了半边一样难以接受。但是,这种可能性,不会因为买了保险,就永远不会发生,即使保险赔付额再高,也不能替代我的一切。既然无法避免,那我们只有过好当下的每一天,尽情享受我们父女一场的每一分钟。同时,为了减少我的离开给她带来的影响,我抓紧时间培养她乐观、积极的心态,培养她坚强、独立的人格,而我做的最少的,就是尽量为她留下足够多的财富,应该有很多父母这一点都做的比我好。从这个清明节开始,既然她已经接触到了生死的概念,那我就会有意识地告诉她:死亡,是每一个生命必达的终点,希望她以后能从容面对亲人的死亡。

  我们这一代人,努力读书,踩着各自不同的道路,从农村来到城市,看似完成了一代人出身的转变,从此,我们孩子的起点不必像我们当年一样辛苦。可是,我越来越多地感觉到,我们,更像是被撕裂的一代人。我们和父母的根,都还在遥远的农村,我们经常会说起村里的人和事。父母,因为有我们在,他们死去以后,必然可以安葬在村里的公墓,与祖辈的先人在那里会合。而我们的孩子,对我们所谓的家乡,除了好奇,没有任何感情,等我们死了以后,要想葬在村里的公墓,要想躺在父母的身边,恐怕都做不到了。于是,我们被火化,骨灰装在狭小的盒子里,安葬在某个城市指定的公墓,身边都是些不认识的人。接受了这个现实以后,我们的孩子,应该也不会有将来死了,让她的骨灰和我们的骨灰作伴的想法吧。

  想太远了,“未知生,焉知死”,还是活好当下吧。如果工作是我们谋生的工具,那就努力工作,让它为我们换取想要的生活;如果事业是我们一直追求的梦想,那就全身心投入,用自己的力量和智慧来证明梦想的绚烂。这就够了么?我们在明白了一切以后,为父母做了他们现在需要的,为子女做了他们将来需要的,我们为自己做了什么呢?

  以前,我们被灌输的思想是,忘记自己的需求,是伟大的表现。其实,我们自己,才是自己人生的主角!年少时,为了父母的期望,发奋读书;青年时,为了不让父母担心未来,我们努力工作;中年时,没人对我们提要求了,没人担心我们了,我们又开始向上担心父母,向下对孩子抱以各种期望。我们自己呢?老了以后,我们能回忆什么?如果只能回忆这些,那又何必来这一趟?于是,在辛苦的工作之余,在繁杂的家务间隙,我开始关注自己的需求,四十岁以后的生活,居然比前四十年都显得精彩:闲时写段文字,记录自己的想法,在朋友中获得共鸣;冲动时进棚录一首歌,存在手机中自恋;挑战自己的极限每年跑几个马拉松;四十一岁时,第一次坐过山车发现没那么可怕,学弹钢琴发现没那么难。虽然工作事业平平,自己也没有觉得失意。还好,我很健康,我很快乐。

  如果,我能想到的,我都做了,那么,在离开这个世界时,我一定会留下一个满足的微笑。

  (2018年清明节)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