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节日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徐有三:想起阿莲

时间:2020-04-30 19:12:57字数:7715【  】来源:手机原创 作者:念1031 点击:0

  阿莲是我儿时闺蜜。她比我大一岁,而我却高她一个辈分,故而她一直喊我姑。

  一九八零年秋,我们同时上了村小一年级,那一年,我九岁,她十岁。

  我们都被耽搁了上学年龄,但我和阿莲的具体情况又不一样。我家养了两头母猪,母猪食量大,母亲需要一个人手帮家里挖猪菜,那时两个姐姐都在读书。阿莲有个小她五岁的妹妹,妹妹不幸先天弱智,忙碌的父母交代她时时看着妹妹,直到上了两年学的姐姐歇书接替了她。她还有个哥哥,家里唯一的男孩,理所当然可以多读书。

  因为做了同窗,我和阿莲校内形影不离;下午放学后,挖猪菜、打柴、放牛,我们相伴相随。

  什么野菜猪能吃,什么野菜味道好,什么野菜营养价值高,我最初认识的野菜品类都是阿莲传授的。我佩服她懂得多,她得意了,“呵呵,那当然,我走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多。”那笃定的神情让我信了。她眼神特别好使,她站在田埂这头能够看得到百米之外田埂那头一棵肥肥的蓬蓬菜或者蒲公英;她动作尤其快,每每天色还没暗下来,她的篮子就满上了,然后她便开始帮我填才装了一半的篮子。有时运气不好,我们的篮子都浅浅的,无法回家交差,于是趁着夜色钻进陌生人家的菜园子,那里总有一些主人没来得及摘走的菜叶边角。我总是紧张的不敢迈步,她说:“没事,不伤菜根就行。”阿莲三下五除二揪出一大捧,乱七八糟的,枯菜叶、黄叶茎、半青半黄菜帮子。那个年代,猪也像穷人家的娃一样,懂事,不挑食,吃这些没有汁液的东西总比饿肚子强。

  春天油菜地里的黄花菜荠菜马齿苋,夏天水田里的莲王头水葫芦,秋天河边的哈其草水茶鞭,冬天草丛里的青蒿麦地里的糯米须,这都是猪喜欢的口味,阿莲领着我,从没有打空炮的时候。

  哪片山适合放牛还能同时捡一篓子柴火,哪条河里赶鸭子还能顺便捉几条鱼,阿莲似乎很有研究。“跟着阿莲,万事不难。”满载而归的时候,她总不忘炫一下。

  跟着阿莲干活,不觉得累。她会编顺口溜,把苦涩的生活渲染的精彩纷呈。

  还记得家里鸡苗出窝的时候,我们一起去花草地找小鸡草。“小鸡草,长的小,小鸡唧唧,一口一口,长大了。”听着她顿挫有致的腔调,拔小鸡草这样单调的活也变得有趣了。

  下雨的日子,田沟里的水涨起来了。等雨一停,成群的鲫鱼泥鳅逆水而上。我跟着阿莲挑最好的位置下水了。“河水涨,鲫鱼欢,哗啦哗啦上水啦。鲫鱼鲫鱼你莫跑,跑进沟沟我来找。浑水摸一摸,一条又一条。”阿莲边捉边唱。机灵的鱼碰到伶俐的阿莲也插翅难逃,我当然只有羡慕的份。说来难堪,我一碰到滑溜的东西就本能地缩手。“胆小鬼,关门打狗都不会,到嘴的肥肉,不能让它飞……”她的顺口溜来了,我的胆量却没能来。

  山里娃过早地体验到生活的不易,性子野,吵架是常有的事,你家牛吃了我家麦子,我劈下的一根木柴被你顺走,都可能是导火索。总有几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煽风点火,两个人的嘴仗最后都演变成两群人的嘴仗,好不热闹,于是拉帮结派的风气便有了。因为阿莲能说会辩,就有大人当面喊她八张嘴、巧舌莺,打嘴仗没几个人是她的对手,“对面骂人的是傻瓜,不如回家找他妈,养儿不教害人家……”她张嘴就来,所以对立的两派都想拉拢她。阿莲无论加入哪一方,都要拉上笨嘴笨舌的我。

  “你为什么带她?她只会凑热闹。”

  “她是我姑,就这么简单。”

  尽管遭到伙伴们嫌弃,但有阿莲在,任何场合我不至于落单。

  也许是营养不良的缘故,我小时候上课常常犯困,听着听着就睡着了。“瞌睡虫,赶你走,一脚踢到大门口,还要刮刮你的小耳朵……”做我同桌的阿莲一边说一边扯我的耳朵,老师走过来:“你俩课堂打架?站起来!”吓得我乖乖站起来,睡意全无,阿莲也只好陪着我站着。

  离四年级还差一个月就要结束的一天,阿莲把没有用完的两本田字格作业本送给我,说:“父亲生病了,前一天夜里吐了好多血,妈妈说我和哥哥都要停书。”那时阿莲哥哥正初三。后来,她和家人一起用板车把父亲拉到县医院,晴天霹雳,胃癌!等到家里积蓄两百元用完了,父亲坚决要回家,阿莲和家人又用板车把父亲拉回来了。那年的冬天还没有过完,父亲就走了。父亲临终的时候,把阿莲兄妹仨喊到床前,交代后事:照顾好妹妹。

  我比阿莲幸运,没有过早地品尝人世的艰辛,不是上苍的厚待,而是有亲人帮我负重前行。两位姐姐只读到小学三年级就回家帮衬父母。

  后来一连几个春天,阿莲都不在家,她和村里几个姑娘结伴去江南采茶。那时采茶一天三块钱,除去来回路费,一个季度,至少能赚二百左右,这是纯粹在泥土里讨生活的农人想象不到的。暑假里,我去看阿莲,她白净的皮肤晒得黑黝黝的;那双手,茶汁淹没了皮肤本来的颜色。我心疼也羡慕,爱漂亮的阿莲用赚到的工钱为自己买了一顶遮阳帽,帽子很时尚,至今我还记得尼龙丝编织的帽冠镶着粉红色荷叶边,她还大方地借我戴了几天。

  渐渐的,我发现我们之间的关系有了微妙的变化,之前我们无话不谈,自从你有了几次下江南采茶经历后,你沉默了许多,我拘谨了许多。你说你很想回到学校读书,说着说着眼圈就红了。

  现在想来,我那时读书之所以非常用功,恐怕与你谈到读书时流露出的忧伤神情有关。

  再后来,我只有春节期间才能见到你。你去镇上学了一门手艺,裁缝,之后便出远门打工。你先后到过广州、上海、北京。有一次,你跟我说:“还是读书好,我在工厂里每天做工十二个小时以上,累的要死,有时禁不住打瞌睡,被抓到就惨了,不但挨批评还要扣工钱。”有时我也觉得读书苦,但相比你的苦,那真的不算什么。

  在我上高中的时候,你恋爱了,男人是打工时认识的,同一车间的工友,隔壁县的。个头有点矮,年龄比你小,我很不看好。我悄悄地问:“为什么选他?”你说:“婚后我可以带着妹妹过去,他答应的。”

  妹妹没有劳动能力生活也不能自理,母亲身体不好照顾不了,哥哥的几次相亲都因此告吹。为了这个家,阿莲想到的唯一办法就是带走妹妹成全哥哥。

  你出嫁那一天,婆家开来了一辆三轮车,你眼泪汪汪地抱着一床大红花纹的棉被上了车。当时懵懂的妹妹见周围人都哭,她也哭。那一天很冷,寒假还没过完,我远远地看着三轮车扬起一路的灰尘,消失在山冲马路尽头,心里无比难受,我知道那个喊我姑的人再也不是我的庇护了。

  再一次听到你的消息是你把弱智妹妹真的带到了婆家,可是婆婆很不情愿,常常找你吵架。

  一晃没有你的消息已经二十多年了,我不知道你现在过得怎样,但我心里依然住着那个手巧心灵爱编顺口溜的女孩,她叫阿莲。

TAG标签:

【审核人:站长】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念1031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念1031 会员等级:站内管理 用户积分:11916 投稿总数:9289 篇 本月投稿:0 篇 登录次数: 470 他的生日:03-16 注册时间: 2010-09-22 11:44:12 最后登录: 2020-05-19 01:16:53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