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节日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散文天地|罗秋娟:杉树的冬天

时间:2019-11-26 22:42:50字数:8763【  】来源:原创 作者:美文欣赏 点击:0

  01

  与我暌违已久的两棵水杉,在初冬的一场大风中倒下了。

  我说的是办公室后面那十几棵水杉,倒下的是其中的两棵。这里从前环境典雅,一年四季都是绿荫匝地,鸟语花香。十一年前,我是因一个偶然的机会,来到这里工作的。从此,我与这里遍布的林荫结下了缘分——我喜欢这些古朴肃穆的植物,它们让路过的行人不觉间放轻脚步,端庄起来。这里有大大小小上百棵树木,院子前面大半是樟树、桐树、梅树、夹竹桃,办公楼最后面,是一排瘦直的水杉。常常,在这一棵连一棵的高大的乔木之间,小松鼠呼朋引伴,跳跃不止,引得路过的行人往往要驻足,抬头,讶异地观察一下头顶上颤动不已的那片枝叶,然后会心地一笑。渐渐的,人和松鼠彼此都司空见惯,却又彼此相亲,那树上树下各忙各的一幕,就此成为这个地方引人流连的一帧景致。

  我去之后不久,旧的办公楼搬迁,大半树形高大好看的树木都被搬走了。仿佛一夜之间,偌大的院落里,繁华热闹变作了冷清萧瑟。而就在不住的敲打和砍伐声中,后院十多棵高达十米的水杉,或许是因为藏在最里面——在那破旧的厕所拐角,也或许是因为年代久远、已近暮年,早已“不堪大用”,竟就这样被忙碌的人们遗忘了。再后来,院落不可避免被改造,前面盖起新的建筑,不少残砖剩瓦无处堆放,自然而然就堆在了后院那十几株杉木之间,仿佛给高大的杉树们围上了一圈又一圈沉重的“脚镣”。

  我曾每日对着窗外这些杉树叹息。诚然,树是没有脚的,这让“脚镣”的修辞变得滑稽。但树也是生命,树下那一簇簇羽状树叶的蕨类植物们,也是生命。它们有权利呼吸,有权利摇动它们的枝叶发出欢笑。它们不怕狂风暴雨,也从不拒绝凉夜里的露水。然后,当早晨龙眠河畔金色的阳光越过东边的矮墙斜射过来,树们草们就自上而下沐浴在清新的晨光里,树梢的每一簇叶片、树干的每一块皮肤都散发着彩虹一般的光晕。在这片狭小的不被外人所知的五彩光晕里,鸟雀们开始晨操,野草们随风舞蹈。

  可是,莫名的,它们被遗弃在这里,又被戴上了镣铐。如果树可以呐喊,我相信它们必定要对此大声疾呼:不!

  不知道残砖断瓦要堆砌到什么时候。因为这工程似乎也没个尽头。我每天经过这里都要叹一口气。

  02

  “幸忝君子顾,

  遂陪尘外踪。

  闲花满岩谷,

  瀑水映杉松。”

  由此处向北三公里,入龙眠山,千百年来,那里始终闲花满谷、瀑水飞渡。桐城派先贤姚鼐曾作《观披雪瀑记》,“瀑坠罂中,奋而再起,飞沫散雾,蛇折雷奔,”记录了那是个生机满满却又令人物我两忘的所在。

  而这里,只有我和我的杉树日日相对。谁在陪着谁呢?

  我的叹息终于停止了。又是一个偶然,我调离了这里,从此再也没有看过这排杉树。告别时,这些杉树的脚下,被压得透不过气的蕨类早已夭折,随风消逝得干干净净。它们高大挺直的躯干两米以下的部分,也因为长年累月与碎砖块摩擦,变得伤痕累累、枯黄发黑……

  但我很快忘记了它们。偶尔,我在公园漫步时,我欣赏着一批批刚移植到这里的各种林木,希冀从中辨认出自己熟悉的那些植物。有那么几回,我似乎能够确认它们了——它们那超群的遒劲的枝干、挺拔的身姿,特别是从幼时起就经过修剪打磨的造型,无不显示了它们与众不同的素质。但更多的植物们,都消失在时光里了。仿佛它们从未与我相识。想到那些失散的树们得不到彼此的呼应,以发黄的叶端表示自己的愤慨,我为它们担着心。它们或许在艰难的适应着,艰难的,从周围一草一木、一砖一瓦当中,开始重新体认自己。记得有同事在院子搬空以后,曾喃喃地自语道,那么大的树木,不容易移植成活呢!或许,人与物的变迁,暗含着各自的宿命。岁月的风尘中辗转漂移,人类与草芥,该是同样都很无奈吧?

  树怕剥皮,人怕伤心。只要不破坏主要的根茎和树皮,它们应该是可以成活的吧?我只好这样安慰树们,好似在安慰我自己。

  我见到的、念叨的这些,都被岁月的风吹散,渐渐成为往事。我和所有人——所有曾来过这里、所有曾见证它们离散的亲历者一样,都遗忘了这些可爱可亲的杉树们。在遗忘了树们的时光里,人类社会生活的齿轮从未停止向前。如同树木无法把握自己的命运,人类也时常言不由衷、颠三倒四。一阵风,就会改变气候,影响一批幼苗成长。“大风中的你我,命如飘蓬。”辗转、凋零,抑或是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在无暇顾及杉树们安否的时光里,我亦曾辗转沉沦,甚至失去了挣扎的勇气。只是未曾料到,今天,我又回到北窗前,与它们重逢了。

  03

  我没有想过,竟会与劫后余生的杉树们重逢。

  我更未曾料到,在这里,我又亲眼目睹了残砖断瓦的撤退。

  又一次的,如此的荒谬费解——仿佛一瞬间,这后院搬空了,一块砖石也没有留下。曾经葳蕤婆娑的小灌木丛早已夷为平地。杉树们垂着头,羽状叶片蜷缩枯黄,它们的“镣铐”不见了,四周一片空白,仿佛置身一片荒凉的沙漠。我望着被干旱炙烤已久的它们,有一点儿百感交集。

  在这围墙之外,久旱未雨,燥热的季风吹着,日复一日,所有的河流早已枯竭,所有的树木、野草、庄稼,如今都奄奄一息。……水!难得的甘露呀!曾几何时,人们漠视它的存在,肆意泼洒倾倒,洗车养花、清洗路面……,只有在旱情紧急之下,政府才会连连发布抗旱公告,提醒市民要节约用水。

  “解放”了的杉树苦苦煎熬着,已近苟延残喘。仅仅是因为我和它们有种特别的缘分,我希望它们长久的顽强的活下去。但我知道,不仅仅是这些年来它们所遭遇的镣铐折磨,这连续三个多月的干旱,必然加快了它们的衰老。

  立冬很快到了,依然是晴朗的一天。

  眼见小雪将至,这天夜里,没有一丝征兆的,忽然刮起了大风。接着,下雨了。

  这如丝如缕的、等待三个月之久的雨啊!初冬的细雨,很快在朋友圈刷屏了。有人在龙眠河边遇见了雨,有人在自驾车的引擎盖上拍下了雨的印痕,有人在窗前半喜半嗔:“再下大一点吧!”

  细雨,不急不缓,踏着自己的节奏来了。仿佛他不知道大地上的人们和植物们,都早已焦虑万端、迫不及待。

  雨只下了薄薄的一层,第二天,雨过天更清。又仿佛没有下过雨。

  第三天夜里,狂风裹挟着又一轮降雨蜂拥而至。江淮大地上一片欢腾。

  就在这天夜里,在办公室后面,那排坚持了很久很久的杉树中间,有两棵杉树倒下了。早已落光叶子的憔悴的树干,歪倒在我的办公室外墙上,与地面和墙壁构成了两个三角形。

  04

  古老的杉树,历经亿万年时光的淘洗,依旧不改挺直的身姿。它们的足迹从一开始遍布全球,到后来安心隅居在某个角落,从阅尽繁华到无人问津。它们始终静静的,不动声色的,迎接潮起潮落、日出月升。它们不动声色地活着,不动声色地接受了命运所有的馈赠,最后不动声色地倒下去。

  有一瞬,我会怀疑它们是不是水杉。我仅有的植物学知识,让我开始动摇:如此庞大家族显赫身世的水杉,竟也就这样不堪一击吗?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作为植物学上的古老的贵族,水杉曾经给了我们很好的启示。

  我无须再次辨认它们。倒下的,还有剩下的那些依然活着的杉树,我们都彼此熟悉。鲁迅先生的院子里有三棵枣树,这里可不止三棵。我想,我是不是还来得及,在剩下的杉树丛中,重新辨认自己。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美文欣赏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美文欣赏 会员等级:文学秀才 用户积分:20253 投稿总数:4365 篇 本月投稿:278 篇 登录次数: 754 他的生日:05-27 注册时间: 2012-02-08 03:20:56 最后登录: 2019-12-05 15:26:03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