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人物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章大开:父亲

时间:2019-08-06 17:48:15字数:4950【  】来源:原创 作者:念1031 点击:0

  父亲是位目不识丁、老实巴交却头脑清醒的地道农民,他没有给子女们创下万贯家财,也没有给子女们开发出丰富的人际资源,但父亲为人正直、勤勉多劳、聪明自立的人格为子女们铸就了终身受用的生存品格。父亲虽一字不识,也没拜过师,但他却做得一手不错的瓦工活,远近人家大凡做房子砌锅灶什么的,都请他。三年自然灾害,夺去了我母亲的生命,我们姐弟仨还有一祖母能得以全部保全性命,就是幸亏有了父亲这一双能干的手。但父亲却终身受缠于一种病魔:血丝虫病。由于从旧社会一路辛劳过来,加之那时的医疗条件差和家庭经济困难等诸多原因,父亲的病未能得以及时治疗,落下一双沉重的橡皮腿。可这只是外在的,更让人揪心的是,每当父亲劳累过度,这血丝虫病就复发,其症状是双腿疼痛难忍高烧不止处于半昏厥状态。每次犯病,父亲就大声呻吟,那近乎嚎哭的呻吟让我一阵阵撕心裂肺,使我茶饭无思。我守在父亲身边,等他稍一清醒点就问他喝不喝水,他只要说喝,我就立即把早已烧好的开水倒一碗端着一勺一勺吹凉点喂他喝,只有在这时,我的心里才因能给父亲尽点力让父亲减轻点痛苦而稍稍好过些。因为这,父亲曾不只一次地在人前说:“我家这小的心水好,能疼人。”其实姐姐和哥哥并非不为父亲犯病而难过、操心,只是他们年龄稍大,经常在外干活而不在家。我小,不在外干活,在家的时候多。

  父亲也一直相对喜欢我些,也放心让我做些他认为重要的事,三年自然灾害时期,我才五、六岁,父亲经常让我给住在隔壁叔叔家的祖母送一碗稀饭。殊不知,在那青草树根都被吃尽的极困时期,端着白汪汪的一碗稀饭走在路上,多么地想喝一口啊,但我从来没有偷喝过,哪怕是半口。

  但父亲毕竟是父亲,他一门心思地管理着家庭的生计大事,他要长年累月没日没夜地为全家生活奔忙,至于子女的生日之类的事,他也着实给忘了。所以终因母亲去世早的缘故,我的出生月日就一直无人知道了。

  父亲勤苦一生悲苦一生,为了他的三个儿女,很少为自己着想,家里在那极为困难的年代里,绝大多数人家常常是缺粮少柴的,而父亲总能维持着家里一年一年的虽勉强但却能接济得上。他凭着自己自学的一门手艺,基本保证了家里的维持生存的最低日用。稍有空闲,就带着我到野外去砍柴,以补充因做集体分得的少得可怜根本不够烧的家用燃料。有一次,我跟着父亲来到五里开外的一处田野,发现那里的田埂上长满长长的茅草,父亲很少舒展的面部绽放出喜不自胜的笑意。我们砍啊砍啊,砍下捆上,整整一担挑,足足有一百多斤吧,带着满足的收获,父亲正准备挑起柴担踏上回家的路时,一个声音大喊着:“把柴放下!”我们一时惊住了。这是一个长得高大魁伟的男人,他边喊边走近我们说:“这茅草是我们家养着的,你们怎么能把它砍掉了呢,而且还想挑走?”父亲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哪有茅草还是人家养的呢,分明是在耍诈,可人过驼腰树不得不弯腰,从来不求人的父亲眼看着自己这能解决近一个月的烧柴问题的半天的劳动成果即将被人掳去,他的脸转向我,突然向那人跪下了,求他说:“求你就看在我这瘦小的孩子的份上,饶我们一次吧,下次不敢了。”看着父亲这样,我伤心地哭了。农民,毕竟有着他那善良宽厚的一面,看着比他年龄大一截的另一个农民向着自己跪下了,那人不忍心地挥挥手,一句话也没说,转身走了。

  父亲虽不识一字,也无社会地位,但他内心是孤傲的,他嫉恶如仇,对社会上的不正之风,经常恨恨地咒骂,自己从来不会去同流合污。尽管如此,但他为儿女,为儿女不至于被冻死饿死,这一次他不得不低下了自己自尊的头。

  让他感到万分欣慰的是,晚年,他的儿女们都端上了安稳的饭碗,他格外的满足。知足之足,常足,所以父亲的晚年生活,精神上十分富足。直到九十岁,父亲还能在冰天雪地里拄着把铁锹上厕所,他每走一步就用铁锹笔直地往地上铎一道印以防滑,邻居都赞他老人家既健康又不糊涂。可是,阎王爷终究不肯放过任何一个世人的。二零零二年底,有一天,哥哥早晨起来,突然发现父亲盖的棉絮掉在床边的地上,人也不在床上,哥哥奇怪了,连喊带找,发现他瑟缩在掉在地上的棉絮里。哥哥叫醒他后,他糊里糊涂地不知说了些什么,据哥哥后来回忆说,好像是说一些哥哥小时候的事情,哥哥也听不懂。一天以后,父亲的神志虽然清楚了,但他就此衰弱多了,也不大愿动弹了,睡得多起得少,食量也渐渐减少。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哥哥打来电话,正式告诉我说父亲可能不行了,我无声的泪水不知怎么就下来了。我和妻子去看他,到了后发现正在打吊针,神志还很清楚的,但哥哥告诉我们说父亲已经有近一星期没进食了。第二天,我打电话让在南京读研的儿子回来,一行三人又来到了哥哥处。父亲住农村平房住惯了,只要在我那小楼房子里住不到十天,他就觉得很憋闷,所以常年大多时间住在哥哥这。谁知,父亲竟然已经不能说话了,但他见到他的小孙子,脸上自然地露出了很少显露的满足的笑意,他拉了拉孙子的手,然后又轻轻地拉上了我的手,我看他精神还好,估计三五天内没什么大碍,就对他说:“你孙子正在读研究生,天把又要考试,明天先回去,过几天再回来看你。”听到这,他突然抓紧了我的手,嘴动了动但没发出声音。我也一时没搞清他什么意思。过了一会儿,我们就动身走了,刚走不到一里路,侄子打电话过来急促地说:“叔叔,爷爷不行了!”我们不可思议地急忙掉头回身。等再次赶到父亲身边时,他已经气息微微了,我哭着惊呼了一声:“阿爷,你怎么了?!”听到我的叫声,他的喉结动了一下,紧接着呼出一口轻微的气,同时,一滴浑浊的泪水从他的左眼角流下,然后就没有气息了。我失声痛哭,姐姐,嫂子,我的儿子也都齐声哭起来——九十一岁的父亲到底还是离开了我们。这一天,正是我们这首届高中毕业生在母校聚会,我只好向我那主持聚会的同学请了个假,并嘱咐学校总务处好好地协助他们做好后勤服务工作。第三天,我们一家不肖子孙把父亲的遗体送到了殡仪馆,下午,一辈子含辛茹苦为子女耗尽心力的老父亲安息于祖坟抔土。

  如今,不知我的父亲在九泉之下遇见了我那早逝的母亲否!

TAG标签:

【审核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念1031 念1031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念1031 会员等级:站长 用户积分:775 投稿总数:2061 篇 本月投稿:250 篇 登录次数: 226 他的生日:03-16 注册时间: 2010-09-22 11:44:12 最后登录: 2019-08-19 02:56:43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