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人物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春桃:名角黄新德

时间:2019-08-04 22:43:59字数:6825【  】来源:原创 作者:雨祺 点击:0

  第一次见到黄新德,是在去年春天一个媒体的访谈节目上。那天,他一袭黑衣,身材挺拔,如果不是自报年龄,我怎么也不敢相信他已是“古稀”之人。尤其让我吃惊的是他的一双眼睛,十分的清澈明亮,这样干净的眼神我只在孩子们的身上见过。他当了四届全国政协委员,出任安徽省剧协主席,是继严凤英、王少舫之后黄梅戏第二代的领军人物。在长达二十多年的时间里,他以精湛的演技和非凡的唱腔,同红极一时的马兰一道,创造出了“梅开二度”的辉煌历史。特别是在以女演员为主角的黄梅戏,因了他出色的陪演,曾使得马兰、韩再芬、吴亚玲、李文和王琴先后摘取了中国戏剧界最高奖——梅花奖,所以,得了个“老梅树桩”的美名。

  发源于湖北省黄梅县的采茶歌,直到发展成安徽省安庆地区的黄梅戏,也不过六十多年的历史,它在全国一百多个地方戏中可以说名不见经传。只是由于新中国成立初期在上海举办的那次华东地区的戏曲会演中,严凤英和王少舫演了一出《打猪草》,引起轰动,人们无不为这质朴真实的表演和优美动听的唱腔所征服;随后不久,上海电影制片厂又将严凤英和王少舫主演的《天仙配》搬上银幕,更使得黄梅戏名扬天下。被著名作曲家贺绿汀盛赞为“仿佛闻到农村中泥土的气味,闻到了山茶的芳香”的黄梅戏,便从此成为在中国最有影响力的五大剧种之一。

  当黄梅戏已风靡海内外时,黄新德刚小学毕业进入安徽省艺术学校。他开始黄梅戏学艺的生涯其实并非因为热爱黄梅戏,用他的话说这是“饥不择路”。当时家里太穷了,又赶在三年困难时期,听说进了艺校大米饭就可以敞开肚皮吃个饱,每年还发衣服和鞋子。他至今感谢领他入门的授业恩师明海亮,帮助他打下了扎实的基础。明海亮是“大武生”,与当时京剧名角盖叫天齐名,他只带了黄新德一个徒弟,对他的要求极严;一开始黄新德对明老师的苦心并不理解,甚至反感,但后来发现老师已是七十多岁的人了,上课却来得比自己还早,下课走得比自己更晚,无亲无眷孤身一人住在艺校,不厌其烦手把手地教他,每当自己完成一个高难度的动作,作为奖励就会带他上街吃一顿小笼包子,他被感动了。

  就在黄新德全身心扑在黄梅戏的学习上时,文革开始了,只有京剧革命样板戏一枝独秀,他也就被调进了省京剧院改行唱了京剧。记得去芜湖演出《红灯记》时,他全家像过节一样齐聚剧场,可惜他在剧中扮演的只是叛徒王连举,还在舞台上被磨刀师傅打得满地找牙。他母亲很伤心,伤心的不是戏好不好看,儿子演的是好人还是坏人,而是磨刀师傅那一板凳砸得是否太重、太疼;黄新德一再解释那是假打,板凳上是包着海绵的,母亲仍不放心,问儿子要不要请那人来家里吃顿饭,这样人家以后下手就会轻点。

  在全国地方戏剧团几乎全军覆没,许多演员的艺术才华被荒废之际,黄新德竟是“因祸得福”,在京剧这门国粹艺术中得到了熏陶、锤炼和提升。

  改革开放不久,安徽省黄梅戏剧团得以新生,可是,他“归队”后却又由于在京剧院演了十年样板戏,习惯了京剧表演的模式化、脸谱化,这与黄梅戏自然、生活化的表演格格不入,让他无所适从。如何才能把京剧中的表演模式与黄梅戏嫁接在一起?就是说,如何将京剧的咬字归韵、行腔运腔与黄梅戏的淳朴自然、泥土芳香的演唱有机结合?这让他很苦恼。有幸的是,他被分在了黄梅戏宗师王少舫的演出团里。王少舫8岁开始学京剧,39岁才转行演黄梅戏,他是如何成功地转型的呢?黄新德是个有心人,他认真观看王少舫的每场演出,用心琢磨他的一招一式;而王少舫也发现黄新德很有天资,又勤奋好学,对他更是悉心调教;就这样,黄新德跟着王少舫整整七年,王少舫一身的本事几乎尽数传承给了他。那时候,严凤英早已去世,一批当年的青年演员也步入中年,加上长期不练功不演戏,许多人的身材走了形,而正当风华正茂的黄新德,演的第一个剧目就是《春草闯堂》,他扮相风流倜傥,还有一副好嗓子,一上台又浑身是戏,许多观众一下子就迷上了他,此剧仅在合肥一地就上演了100多场。

  回头看,黄新德中途虽离开了黄梅戏,看似一度“误入歧途”,其实是在“误入‘奇途’”;重新回到黄梅戏剧团时有人曾戏称他是“黄京演员”,可他将京剧艺术的精华创造性地嫁接到了黄梅戏上,如今成了真正的“黄金演员”。他说,他演了一辈子的戏,对自己塑造的角色最满意的,就是《红楼梦》中的蒋玉菡。蒋玉菡的戏份其实很少,刚拿到剧本时也只有几句台词,没有一句唱,从上场到下场全部的时间不超过3分钟。只是导演大概意识到蒋玉菡对贾宝玉的影响,甚至导致了宝玉最终削发为僧,就希望黄新德临时增加点什么,且要他自己设计动作,自己编曲,最后的戏才达到8分钟。就是这8分钟,又是一个极不起眼的小角色,居然被黄新德演活了,一招一式使出了当年在京剧院练就的硬功夫,把一代名优身怀绝技、举止洒脱又不附权贵的男儿本色表演得栩栩如生,一举拿到了“白玉兰配角奖”,这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

  这以后,黄新德与马兰搭档,相互切磋,互相砥砺,正是这种文化层面上的长年磨合与配合,互补并进,相得益彰,二人携手托起了黄梅戏艺术上的一个高峰时期。他们不仅演出了传统剧目《天仙配》《女驸马》《罗帕记》,现代剧《柯老二入党》《风尘女画家》《知心村官》《遥指杏花村》,还将莎士比亚的同名话剧《无事生非》改编成黄梅戏,受到一致好评,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为此还专门致谢中国政府。此外他还和剧团其他的演员们一道,将黄梅戏带到了香港、台湾,演到了法国、德国、比利时、意大利和澳大利亚许多国家,作为文化使者,饮誉海内外。

  现在,退休后的这棵“老梅树桩”,好像比在职时还要忙。他依然登台演出,除兼任五个兄弟剧团的艺术总监,并带了5个徒弟,忙里偷闲还要去大学、图书馆讲课,做着黄梅戏艺术的传播、传递与传承的工作。这次我约他见面,他就是从安庆一个剧团赶回来的。

  在安徽文艺界,黄新德的“敢说话”也是出了名的,经常会发表些不同意见,观点刁钻,言词激烈,很容易让人产生不快;但他说,他从不敢忘记国家、政府对自己的栽培,看到黄梅戏现在的不景气,他不能不说话。“台上演戏,台下就别装了,”这成了他的口头禅。

  在纪念严凤英诞生80周年之际,他曾说过一番掷地有声的话。他说,缅怀大师是为了继承,纪念大师是为了奋进,如果把这种缅怀和纪念仅仅当成是怀旧,或是只看作是一道程序,一个祭日,将会毫无意义。他坦率直言,站在大师的面前,我们今天的回答是缺少底气的。尽管大家一直都在努力,也演过不少优秀作品,可至今尚无一部可与当年的《天仙配》《女驸马》相提并论的。现在的这些剧目充满共性,缺少个性,热闹有余,深刻不足;虽新招频出,却绝招难寻。我们今天拥有了很多当年大师没有的东西,如现代化设施,学历、职称以及各种各样的头衔,可大师们当年拥有的精神我们今天恰恰缺失,如大师们的真诚、朴实、专注、勤奋、敬业和自律。特别是,我们的动机是不是还是那么“纯”?我们的心境是不是还那么“静”?

  想到当今黄梅戏剧界人才的匮乏,他的心情就有说不出来的沉重。当年红极一时的“五朵金花”,吴琼去了北京,进入中央广播乐团;马兰去了上海,成了余秋雨的夫人;杨俊被挖到湖北,出任湖北黄梅戏剧团团长;而曾与他在香港同台演出过《天仙配》的陈小芳,也远嫁美国。如今一边是大量的戏剧演员在流失,而新鲜血液又补充不进来,当然,这个问题不仅是黄梅戏独有,整个中国戏剧界都普遍存在,据说最近上海戏剧学院一个学生没有招到,安徽的招生工作同样很难。

  说起黄梅戏面临的诸多困境,他脸上满是忧虑。他说,黄梅戏之所以能从丑小鸭变成白天鹅,就是有着求变求新的好传统。没有上世纪五十年代对黄梅戏的改革,就没有后来的黄梅戏。现在非但“角儿”奇缺,更没有能叫得响的好剧本,基本上还是在吃老本。甚至不求老百姓的认可,只看领导的喜好;演出有时只是为了拿奖,拿到奖便马放南山刀枪入库。更可怕的是,浮躁虚华之风已经漫延到了整个戏剧界,“认认真真说假话,轰轰烈烈走过场”已成为一种时尚。

  不过,最后他还是心存期待,因为今天已经把文化看作是一个国家和一个民族的灵魂,将文化提高到了一个空前的高度来认识,来扶持,并加以弘扬,他相信这将会给危机四伏的戏剧界带来新的生机与希望。

TAG标签:

【审核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雨祺 雨祺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雨祺 会员等级:站长 用户积分:2822 投稿总数:121 篇 本月投稿:16 篇 登录次数: 1066 他的生日:05-12 注册时间: 2011-05-02 22:36:41 最后登录: 2019-08-16 08:31:59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