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人物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焦焕章:我的父亲抬滑杆

时间:2019-05-05 17:31:57  】来源:原创 作者:念1031 点击:0

  父亲从30岁到45岁这段青壮年时期,多处于战乱年代。为了最大限度保证家人的存活度,他一年忙到头,饱尝艰辛。农忙时,在家做田,“挣死钱”;农闲时,到皖南山区抬滑杆,“挣活钱”;春节前后,就在家做欢团,增加点微薄收入。

  每年的“三秋”之后,父亲就背上一串草鞋,离开家,过长江,在徽州的崇山峻岭之中抬滑杆。黄山和九华山,是他奔波劳累最多的地方。

  抬滑杆时,父亲穿的是布草鞋,全是我奶奶一手编织的,用的是捶熟的糯稻草和裁缝丢弃的碎布条。“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这些鞋子,浸透了母爱,也寄托了很多生活的希望。

  人民公社成立后,农民被叫成“社员”,他们失去了自由种植的权力,每天都必须参加“一大二公”的集体劳动。抬滑杆、做欢团之类,均被视为在搞资本主义。如果继续做这种事,轻则会遭到批判,重则会被“捉去(抓走)”,送到地方上的臼山石子厂“劳改”。对此,父亲时常唏嘘不已,喟叹“有能没处用”、“有力无处使”。

  对于抬滑竿,我是后来才明白的。

  滑竿,是黄山特有的一种供人乘坐的交通工具。先选取两根长2—3米结实的竹竿,再在两端固定短竿用作抬肩,形状如担架。中间再架以竹片、藤条编成的躺椅或绳索结成的坐兜,前面垂一板或一棍,用来放脚。乘坐时,人坐在椅中或兜中,可坐可卧,再由两轿夫前后肩抬而行。滑竿在上坡时,人感觉最稳;下坡时,也不会因倾斜而产生恐惧;走平路时,因竹竿有弹性,会上下颤动,能给人以很好的享受,也能减轻乘者的疲劳。

  行进中,后面的人视线受阻,所以前面抬竿的人,要向后者传递信息,这叫“报点子”。为了取悦乘坐人或游客,同时也给自己鼓劲,抬竿人有时会讲一些俏皮的行话。比如,要上桥了,前呼“人从桥上过”,后应“水往东海流”。路上有鸟兽粪便等脏物,前喊“天上一枝花”,后答“地下屎粑粑”。总之,是见啥说啥,随机应变。话语力求生动有趣,这与船夫号子有异曲同工之妙。

  徽州山多路险,曲折难行。过去坐滑竿的人,也不单是上山的游客,一些小脚妇女、上了年纪的人或者其他行走困难的,也在其中。之所以称为滑竿,是因为它主要是光溜溜的竹竿制作的,也说是它轻便灵活。

  古徽州的滑竿,相传已有几千年的历史,它和黄山一样有名,是徽州文化一景。

  当地人说,抬滑杆是一种苦力活,不是常人能够经受的。父亲则只认为,它不过就是一种“出大力的力气活”。还说,做田人有的就是力气,做田人的本钱,就是力气,“力气是浮财,去了又回来”。抬滑杆,和种田一样,都是庄稼人的本份事。

  父亲抬滑杆,有一个搭档,此人读过几年私塾,作过樵夫,家住屯溪老街边的乡下。这位搭档,善走山路,上坡如履平地。他有一肚子的黄山故事,提起“梦笔生花”、“仙人指路”、“姊妹放羊”、“老和尚看海”、“猴子观太平”等等,他讲得头头是道,有声有色。对青阳县的九华山,徽州的许国石坊,黟县的西递村,歙县的棠樾牌坊,乃至泾县的“桃花潭”以及状元之乡休宁的“绣球楼”等风景、古物、趣事,他也都能娓娓道来,引人入胜。

  父亲抬滑杆,每年都是忙到大雪封山之前,“才收摊子回家过年”。返程时,他总要过婺源,去江西景德镇,买些上等日用瓷器;到时称“雨伞之乡”的太平县甘棠镇,买些名优布伞;还会到山旮旯里,找山民家买些香菇、木耳、黄山毛峰、涌溪火青等地道山货。用两个稻罗盛着,扁担、打杵在肩,长途跋涉回家,再转卖给本地街上的商家。他挑回的这些土特产,都是老家街面上不大容易见到的东西,是年关时节的紧俏物品,也是有钱人家的抢手货。

  父亲和村人闲聊时,也会讲起他抬滑杆时亲历的一些趣事。

  日本鬼子投降那一年,有从南洋回国观光的一对男女青年,来黄山游玩,父亲和另一副滑杆,分别同时抬送这两个洋学生模样的游客,上天都峰。女子在赏景时,问我父亲:“黄山一共有多少峰?”父亲便如实回答:“一共有72座峰,36大峰,36小峰。这72峰,峰峰有宝,只有两峰没宝,但是还有黄连和甘草。”父亲的这番话,引起了男子的浓厚兴趣。他当即要求父亲他们抬送他和新婚之妻,遍游黄山诸峰。担心我父亲他们一伙不愿意,便表示可以另加几倍工钱。见男客出手如此大方,我父亲遂诚实相告:“抬可以,不过得向先生说清楚,这72个山峰,有50多个是无路可通的,没法子送你们到山顶,只能在远处雾里观峰,或隔涧看山。如果你们觉得这样能行,我们就抬你们……”

  没等父亲说完,客人就急切地说:“行,没办法抬到,指给我们看看,也行!”

  父亲说,那一次,两个回国看黄山的青年,先是欣赏了滑竿可至的景点,随后又看了许多美景,特别是一些雾中山趣。一路上,这对青年男女如痴如醉。每到一处,都会情不自禁地说:“黄山美,黄山雾妙,黄山太神奇了!难怪有古人说,黄山归来不看岳!”

  有一年初冬,父亲抬游客下山,在一处景点遇到一个猎人,他肩上叉杠上悬着一头被猎获的獐子。游客便好奇看那猎物,说他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动物。猎人说獐子肉好吃,想让他买下。游客便问我父亲,这獐子肉到底好吃不好吃。父亲说,香獐子的肉是难得的山珍野味,是长麝香的贵重野物。它走路,是跳跃的,不大容易得手。獐子的肉,虽然粗一点,但味道鲜美,能壮阳,是男人上好的补品。不过,孕妇不宜吃,因为有可能造成流产。这个公子哥儿连声说:“没关系,我不是女人。这肉,在上海我还没吃过。”。这桩买卖,很快就做成了。

  我曾经想过,抬滑竿难道如父亲所言的那样,就是个力气活吗?显然不是。除了力气,应该还有一些技巧和相互配合,还要有巨大的勇气和坚韧的毅力等等。抬滑竿,是一种艰难的力气活,要用牛马之力,过去是很被人看不起的。对于水乡的一个庄稼汉来说,那实在是难为了我的父亲,也深深地苦了我的父亲。

TAG标签:

【审核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念1031 念1031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念1031 会员等级:站长 用户积分:10705 投稿总数:1210 篇 本月投稿:318 篇 登录次数: 149 他的生日:03-16 注册时间: 2010-09-22 11:44:12 最后登录: 2019-05-21 23:18:24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