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人物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姚瑞林:皖北男人

时间:2019-03-11 17:28:43  】来源:原创 作者:美文欣赏 点击:0

  当我写下“皖北男人”这四个字的时候,我知道,作为皖北男人之一的我,这是不自量力,自讨苦吃。

  这是一个硕大无朋的命题,简简单单的三言两语,无异于隔靴搔痒,抓不到点子上。

  即便是浓墨重彩,也只是九牛一毛,绝然勾勒不出皖北男人这个群体的特征性标签来。

  仰天大笑出门去,江湖载酒踏歌行。

  皖北男人不管天涯海角相遇,类似的口音,大致一样的习性,譬如,喜欢背着手走路、上厕所叫“解手”、双脚的小趾甲有两瓣、口头禅“我的乖乖”以及“你这幌子”、喝白开水叫“喝茶”,等等等等,都具有心理学上的投射性,三言两语,三杯两盏,所有的话题,就会集中、上溯、攀附到一个共同的祖先——山西洪洞县大槐树上来——口口相传也罢,史料记载也罢,几乎皖北的所有的祖辈,都是以这棵大槐树为出发点一代又一代的散枝发叶——然后连说“幸会幸会”,然后继续推杯换盏,直至意兴阑珊。

  安徽的地域很有意思,朝东有江苏和浙江,朝北有山东跟半个河南,朝南有江西跟半个湖北,朝西有半个湖北跟半个河南,我的总结是:“江苏一条线,安徽一大片。”

  所以,皖北的人往往听不懂皖南人的方言,皖西跟皖东的人搭起话茬来又如鸡同鸭讲,但这并不影响:“哦,你原来也是安徽的!老乡!老乡!”然后再一次地刨根问底,追根溯源,最后再三慨叹:“世界那么大,世界那么小。”

  皖北就更有意思了。

  山东、河南、江苏形成犄角之势,严严实实地把皖北笼在一隅,而皖北,则如同箭矢一般,试图努力地冲破三省的包围圈。

  比如我的老家,皖北的一个小村庄——小姚庄,就在四省五县的箭矢之上。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那一片土地,“三里不同俗,十里改规矩”,就像各地迁延已久约定俗成的民风民俗不同一样,各地的口音也还是有些差异的。

  皖北的人,一开腔一张嘴说话,外人往往分不清是山东的、河南的,还是江苏的。

  因为皖北的人,既有着本地土著的语言特点,又有着千百年来跟外省相互交融、兼收并蓄的共性,若不注意鉴别,基本上区别不出来皖北人到底来自哪里。

  很多的时候,别人根据我的口音,大多数都推测我是河南人,而我则可以说我是江苏人,因为我的奶奶,就是江苏徐州的。

  比如一个“好”字,河南人说“中”,江苏人说“行”,安徽人就说“可以”,而且,“可以”里的“可”字,是第一声。

  口音上如此,性格上也是如此,这得益于三省多年以来贸易、婚姻等等的盘根错节,“姑舅老表三代亲,打断骨头连着筋”呢。

  所以,皖北的男人,既有着山东大汉的粗犷直率、热情豪爽,也有着河南人的吃苦耐劳、踏实能干,更有着江苏人的开通精明、机灵聪慧。

  当然,人无完人,皖北男人,有时勇敢类似于鲁莽、激情类似于冲动、忠厚类似于木讷、机警类似于市侩,等等等等,不一而足。

  除此以外,皖北男人这个群体,我认为他们有一些共同的特性,那就是:勤劳、奋斗。

  好多年前的皖北很贫瘠,贫瘠的超乎想象。

  比如我小时候,身上爬过虱子,手指缝里长过疥疮;冬天就没有穿过袜子和秋裤;睡觉的时候,胳膊就是自己的枕头;生瘟死去的鸡子猪子,竟然也可以被拿来大朵快颐。

  农村几乎每个家庭的院子里,都有两口大缸,一口用来腌黄豆,一口用来腌萝卜,那是餐桌上必不可少的两个主菜。

  我们住的房子,叫做“茅屋”,也叫“茅草庵子”。那个茅屋,对,就是杜甫笔下的被大风所破的“茅屋”。

  弹指一挥间,三十多年过去,当年一排排破烂不堪的茅屋,早已经被一栋栋宽敞明亮的小洋楼取而代之;当年的人拉肩扛、牛车驴车,早已经被各式各样的汽车货车替代;当年的刀耕火种,也被现代化的器械湮埋;当年窘迫困厄的生活,早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这种巨变,得益于皖北的人,尤其是一代又一代皖北男人的勤劳与奋斗。

  当然,更高的层面,是得益于共产党的英明领导、国家持久的改革开放、社会一直的长治久安、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为了活出个样子,皖北男人,也像当年的祖辈从山西大槐树底下四散开来一样,奔赴全国各地。

  他们可以到新疆摘棉花,他们可以去上海抹泥灰,他们可以去温州做皮鞋,他们可以去海南收破烂,他们可以去北京干建筑,他们可以去宁夏晒枸杞……

  他们不听天由命,他们也不左右张望;他们不心急火燎,他们也不眼高手低。

  他们相信自己的双手,用尽力气,就可以推开世界的大门。

  他们没有后台,勤劳,就是他们的后台。

  他们没有背景,奋斗,就是他们的背景。

  他们把自己的汗水挥洒在全国各地,他们把自己的足迹踏遍大江南北,他们把自己劳动成果,像燕衔泥一样,带回皖北大地,把那片土地装点的花团锦簇、五彩斑斓。

  这些,都是皖北男人,在最美的年华,抛妻别子、远离故土、披星戴月、埋头苦干,一丝一毫打拼、半丝半缕积累出来的。

  “莫笑穷人穿破衣,十年河东转河西。”他们有脑筋的开动脑筋,有力气的下大力气。“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他们牺牲了与家人的卿卿我我、与爱人的花前月下、与父母的天伦之乐,他们信奉奋斗与拼搏,他们用青春年华,换来了皖北大地的千里沃野、万顷河田。

  近年来,随着国家乡村振兴的战略实施推进,我们皖北大地,家家比学赶帮,人人干劲十足,曾经苦难的黄土地,如今开出来的鲜艳的花朵,如同给大地披上了永未央的锦绣。

  幸福,再也不是拉磨的驴前挂着的那把永远碰触不到的青草:只要努力,只要勤劳,只要奋斗,只要不懈怠,一切说不上唾手可得,但也绝不再是遥不可及。

  皖北男人相信,勤劳是手段,奋斗是途径,幸福才是终极目的。

  皖北男人,跟我泱泱华夏五十六个民族所有的中国人一样,以安宁祥和的大地为依托,在滚滚的时代洪流里,劈波斩浪,为着新时代的梦想,而再次踏上新的伟大的航程。

  虽然我什么都不是,但我也是皖北男人里普普通通的一个;虽然我早已经远离皖北,但我不管在任何地方,梦里从来都知身是客,因为我永远都是皖北的男人,我永远怀念皖北、记录皖北,描摹皖北,歌颂皖北。

  我也始终相信,皖北大地,和天下所有的皖北男人,彼此都永远不会辜负。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美文欣赏 美文欣赏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美文欣赏 会员等级:文学秀才 用户积分:18131 投稿总数:3939 篇 本月投稿:5 篇 登录次数: 676 他的生日:05-27 注册时间: 2012-02-08 03:20:56 最后登录: 2019-05-05 16:54:40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