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人物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我的班主任们

时间:2019-01-29 23:23:14  】来源:原创 作者:史昭虎 点击:0

  总会想起戒烟时的那段痛苦的时光,那是诱惑与意志的激烈交锋。在诱惑占上风时,总是按捺不住地点燃一支烟,而刚燃起的烟,旋即又会被抢占了制高点的意志掐灭。

  常常会想起我的老师们。想起老师时,忍不住会产生写点什么的冲动。而理智又会像掐灭一支刚点燃的烟一样将冲动摁下去。原因很简单,上学时,我只是个颇多不良习性的学渣。写老师,免不了要将自己曾经的玩劣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然而,终究师恩难忘。回想起我的老师们尤其是班主任,他们在培养我时一定耗费了比别的学生更多的心血。于是,心中久存的对老师的感恩之心鼓励着我继续写下去。

  曾经的很长一段时间,我对班主任的理解,就是那个爱“管”我们的老师,而且还管得天经地义,管得理直气壮!无论多么不遵守纪律的学生,在班主任面前,都会毕恭毕敬。却从来没有发生过哪位家长因为自己的孩子在学校被“管”而去“校闹”。后来在读了韩愈的《师说》后,似乎明白了,班主任的“管”,其实是在向我们“传道”。或许正因为他们肩负着“传道”的神圣使命,才不得不在学生面前戴上一副较为严肃的面具吧。

  七、八十年代,老师向我们传授的“道”,除了课本上的董存瑞、刘胡兰等为了中华民族的解放舍生忘死的革命先烈,就是华罗庚、钱学森等为了祖国的建设事业不计个人荣辱得失的科学家,是“为了中华之崛起而读书”。在收音机都是个稀罕物件的年代,肚子尚填不饱的学生们也不会因受到不良信息的误导去“追星”追“娘炮”的。尽管我们读小学和初中时老师大多是民办的,但是不管老师的教学水平如何,老师对待学生却是认真负责的,补课是绝对不收费的。

  小学时的班主任是教我们算术的孙老师。三十来岁、身材颀长、白晳的皮肤,长得很美,说起话来柔声细语。但是,对学生尤其是我的要求却相当严格。如果上午或者是下午放学后有人被留下,那个人肯定是我。主要原因是我的算术成绩差得让她无法理解、无法忍受。例如,课本上要求把“一百零三”写成阿拉伯数字,我总是先写出“100”,再在后面加上个“3”。孙老师常把我留在办公室里,反反复复地给我讲解、纠正,直到把错误完全改过来。

  孙老师有个漂亮的女儿和我同班,天真活泼的。如果是上午放学后我被留下,她就会守在老师身边等着老师做饭。有时看到我被批时的囧态,常会在一偷偷地笑;如果是下午放学后我被留下了,她也会在一旁写作业,写好后,要是老师不在,她会跳舞给我看。小学四年级时,我的这个小同学随着孙老师的工作调动转学走了。工作后,虽多方打听,终未得其与老师的消息。

  初中时,学校是我的天堂。当然,我并不是我学习的天堂。我放学后无法获得的自由、快乐,都在校园之中方可得到。

  那时的座位是男女生分开的,前后排是按个头分的。不是按成绩,更不需要为坐前排而给班主任送礼。初中时,我的个头还不算高,只是由于我上课时很不安分,老师在分座位时,最后一排肯定给我留着。

  初中时的班主任有两任:初一、初二是程老师;初三、初四是贾庸中老师。

  四十多岁的程老师中等个头,胖胖的,一年四季的平头,鼻梁上架着副宽宽、镜片厚厚的近视眼镜。程老师很爱笑,见到我却总是板着脸、皱着眉,一副凶巴巴的样子。

  七十年代后期,饭虽吃不饱,烟却很便宜。“大丰收”,九分钱一包。经常趁父亲熟睡时,从他口袋内摸出3分2分的,和别的同学凑在一起买一包大丰收,每人分几根,在看露天电影时,或者在课间躲进操场边的树林内吞云吐雾。一天上午的课间,我摸进树林中刚点起一根烟抽了两口,不知怎么就被程老师逮个正着。他一把将我叼着的烟夺过扔在地上,我看见了他因过于气愤而颤抖的嘴唇和严厉的话语冲出口腔时带出的白沫。

  冬天的一个早晨,很冷。我夹着几本书(没有书包),缩着身子正准备往教室里钻,身后程老师一声厉喝:“史昭虎,把鞋拔上!”我正不知所措然间,他似乎已从我那遮不住腿胫的裤脚下看见了我那早已关不住脚后跟的鞋子,一脸的严厉顷刻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并和声说道:“快进教室吧。”在他转过身去的瞬间,我仿佛从他的背影里看到了他的善良。

  初三时,我的班主任换成了贾庸中老师,一个被曾被打成右派后又被平反的人。我们习惯于亲切地称呼他“老贾”。

  “老贾”五十多岁,瘦高却精神矍烁,清癯的脸上满是慈祥,无论和谁说话,都是笑呵呵的。老贾教我们语文。

  老贾是班主任,我仍坐在最后排。老贾上课时,课堂上基本上听不见同学们说话,我对老贾上的古文课特别是古诗词很感兴趣。

  一天上午的英语课,我又因捉弄同学被老师“请”出了教室。我如释重负般地来到操场边,和一放牛的汉子下起了“皮条”(这种游戏虽很简单,但在七十年代的乡村、小镇,其普及程度绝对不亚于象棋。应当申请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否则我们这代人后,不一定还有人会这种游戏)。我正得意于我的“来回拽”把对方杀得手足无措之时,老贾来了,铁青着脸把我叫走了……。

  其实,老贾跟我讲的道理很多我是懂的,无奈我的玩心太重。

  我本善良且胆小怕事,上学时从来没有先动手打过任何一个同学。记得初三的春学期,一天下午放学后,轮到我们小组打扫教室的卫生。这时,一个同学却跑了。我便喊他回来:“凭啥我们都在干偏偏你要跑”?这个同学不高兴了,我俩争执了起来,不料他仗着比我高大,拿起一把椅子猛地朝我头上砸了下来,我用胳膊挡了一下,椅子散了。我没有忍住,一脚踹在他的上腹部,他立即捂着肚子蹲了下去,接着哇哇大哭起来。

  老贾来了。问明打架的经过后,很不严厉地批评了我,随后把那个同学带走了。第二天早读时,老贾郑重宣布,任命我为我们小组的组长。那可是我上学时的唯一一次“晋升”。

  初中也就这么混毕业了,中考的结果不用我说大家都能猜到。整个暑假全部消耗在了家中的那台席机上。本以为我的未来会被那一根纤细的席草拴得死死的,不料,我的当老师的大哥却让我的命运出现了转机。

  秋学期开学的时间又到了,学生们又背着书包上学了。而坐在草席机旁的我感到非常的困惑、非常的无助。一天,忽听大哥跟父亲说:“昭虎怎么办,是不是让他打一辈子的席子了?”那时,卖草席可是我们家庭收入的重要来源。见父亲没有作声,大哥接着说道:“要是让他读书,就不能再让他再打席子了。”在征得父亲的同意之后,大哥带着我到学校报了名,我又上了初四,老贾依然是我的班主任。

  为了不辜负大哥对我的殷切期望,我将一句名人名言写在课本上时刻勉励自己:“我有了耐心,于是我暗暗高兴——我有了收获!”于是,我能够老老实实地坐在教室里听课了,老师们对我的态度有了很大的转变。初四的上学期,我在学校的作文与数学竞赛中都取得了很好的名次。老贾表扬我的次数多了,并说我字写的好,常让我去为他刻钢板,印刷辅导材料。并为我入团的事,一向与人为善的他竟然还和校长拍了桌子。经过一年的努力,我顺利考上了高中。

  上了高中后,每当想念老贾时,我就会给他写信。每次老贾都会认真地给我回信。我也常会在放假去看望老贾。见到我,老贾总是非常高兴,和我说很多的话。如今,尽管老贾离开我们已经很久了,可是每次思绪在不经意间触碰到他那慈祥的微笑,定会在我的心中掀起情感的波澜。

  上了高中,我由学渣变成为学弱。我的班主任也接连换了好几任,但给我印象最深刻的,当数高二时教我们地理课的佩老师。

  初中时的地理课我从来没有认真听过5分钟。要么看小说,要么直接开溜。然而,自从上了佩老师的第一节地理课后,我对这一学科的学习态度就被彻底颠覆了。

  站在讲台上的佩老师,举起粉笔写字,是超不过黑板的中线的。你可千万别以为佩老师是女的,纯爷们!宽阔的额霸气地展示着渊博的学识,小巧的鼻梁上的一副精致的近视眼镜后,时而透出的是狡黠,时而是阴鸷般的让人胆颤的寒光。而用这种目光往下一扫,嘈杂的教室里顿时会鸦雀无声。佩老师上地理课,口若悬河,枯燥的地理知识一经他那薄得几乎看不见的嘴唇吐出,竟全是连珠妙语,以致于我、我们的思想根本开不了小差,他那绘声绘色、形象生动的讲授牢牢掌控了我们的注意力。如果说佩老师是上地理课,不如说他是个高明的音乐指挥,他把学生们的思想完完全全地统一到了他的教鞭上,随着教鞭的指点,高山、丘陵、平原在脑海中起伏不停。有时,听得正入迷,不料,他却突然喊一声“下课”,这时,下课的铃声随即响起。同学们仍恋恋不舍地看着他走出教室。

  我至今引以为傲的是我们班当时的地理考试成绩:闭卷考试、百分试卷全班的成绩没有低于九十分的,连我这个课堂外从不看地理书的人,每次的考试成绩都是如此。我对佩老师的敬佩,真可谓五体投地!

  然而,佩老师如果发现了哪个学生的行为可能违反了学校纪律,处理起来也象他喊“下课”那样的干脆,让你从无辩解的余地,哪怕是你在课堂一不小心放了个响屁。他处理“违纪”学生的方式也很独特,一律都是:写检查,并当着全班同学大声地读。很不幸,我又开了个不好的头。而原因,仅仅是晚自习时我穿着拖鞋进了教室,尽管我当时向他说明了原委且认错的态度非常之诚恳。我本以为我的自尊心会因此受到沉重地打击,不料,班里的男、女同学接二连三地步了我的后尘。

  八十年代初,寿县一中的学生宿舍条件还十分艰苦,我们班全体男生住在教室改成的宿舍里,床挨着床。我的床在最里边,是上铺,睡在我下铺的兄弟,已多年没有了他的消息。十一假期过后,到校没有几天,一天夜里,我睡得正香,忽然听见一声大叫“有小偷”!我被惊醒后,一跃下床、迅速地冲到门前用身体把门挡住,过了片刻灯才被拉亮。听同学说小偷跑了,我才慌忙回到自己的床前掀开枕头,见到刚买的饭菜票安安稳稳地睡在那里,才把心放进了肚子里。但是,有几个同学说,他们饭菜票被偷走了,加在一起好几十块钱呢。

  两天后的一天下午,体育课。上课前,班主任和体育老师告诫所有的男生上课期间不得回寝室,同学们都在操场上自由活动。这时,我看见我们的班长急匆匆地跑到佩老师的跟前说:“寝室里所有人的床铺、箱子都搜了,没有找到被偷的饭菜票。”很巧当时我就在班主任身边。我听了“搜”字后,火腾得窜了上来,说道:“你们还有没搜到的地方。”班长和班主任忙问是哪里?我说:“我的裤裆!”我微笑着看着他俩……

  后来,听说这次的“大搜查”是班长出的主意。听班长的同乡说,班长出生时胖乎乎的很可爱,他的姑姑见状,十分欢喜,不知从哪找来一杆盘枰,把班长放进了枰盘中,在拎起枰时,不料班长从枰盘中掉了下来,听说是头先着的地。

  此事让我深刻地感悟到:擅于授业解惑者,未必亦擅于传道。教学能力强,不一定能胜任“班主任”这一特殊的岗位。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美文欣赏 美文欣赏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美文欣赏 会员等级:文学秀才 用户积分:18105 投稿总数:3935 篇 本月投稿:100 篇 登录次数: 675 他的生日:05-27 注册时间: 2012-02-08 03:20:56 最后登录: 2019-04-07 18:12:14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