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人物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挑水夫老刘

时间:2018-10-09 20:24:33  】来源:原创 作者:韩立宏 点击:0

  临淮镇,古代叫濠梁城。美丽的濠梁是生我养我的地方。古镇有水旱码头,商贾来自四面八方,它是淮河下游的一颗明珠。

  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这里被称作“小上海”。很荣幸,我家就住在这个古镇上,家的对面就是当年的国营“军属饭店”,饭店的前身是解放初期公私合营办起来的,它是小镇里最负名声的饭店,曾火红一时。

  饭店里有一男青年,他姓刘,1米78的个子,黑黑的皮肤,一双炯炯有神眼睛显得十分精悍。他一年四季都穿着那已褪色的军装,整个人看起来很干练。后来据饭店经理讲,他是一名抗美援朝志愿军人。朝鲜战事后,抱着满腔热情自告奋勇到祖国最需要、最艰苦的地方工作。组织上分配他到军属饭店。他一再表示,我是共产党员,没有文化又没有一技之长,一切只能听从组织安排,干点力气活,所以挑水就是他一生的职业。

  在那六七十年代,小镇上是没有自来水的,人畜的饮用水都取之于淮河。老刘就这样当上了“光荣”的挑水夫,他的劳动工具就是一根扁担两只木桶,他全面承包了这个饭店的生活用水。那一米多高的四个大水缸,三分之二埋在地下,就是他的蓄水池。他每天往返于两里外的淮河和饭店之间,两点一线往返几十趟,从未使水缸断过水。他每天把挑回来的水倒入大水缸内,然后加入少许明矾,再用竹竿子搅一搅,一会儿杂质沉淀水底,上面的水就清澈见底,就可以饮用了,那水也总是满满的。他定期把水缸清洗干净,总给人饮用放心的感觉。水缸周围始终都没有长过绿苔,人们享用着它的清澈和凉爽。

  刚开始大家对他不甚了解,看他孤独一人非常辛苦,他日复一日做着这枯燥单一的工作。就经常背着经理给他一些好的吃食,什么牛肉、鸡蛋、油条之类,可是都被他断然拒绝了,并且严厉批评给他东西的人,说这是多吃多占,拿公家的东西做人情。同情和赞许他的人时常在背后议论,好心人总想为他找个女人,可是他总是“以一人过好”给谢绝,就为这好多人为之不解。他很高调,他要等共产主义实现了再娶老婆。可见,共产主义的信仰在他心底里是多么根深蒂固枝繁叶茂。那些拿公家东西给他吃的所谓“好心”的同事被他弄得哑口无言,只得承认自己觉悟低想得不对。于是知趣的人都远远地离开他。从那以后,喜欢占小便宜的人表面上都夸刘师傅的思想觉悟高,背地里都说他是个“不知好歹”的东西,骂他“六叶子”(凤阳方言,意即“二百五”)。

  后来领导为了减轻他的劳力,给他改善了劳动工具,用一辆平板车,上面装上一个大铁桶,大铁桶上焊接着一个大漏斗用来加水,铁桶下面连接着皮水管可以直接放水,用大铁桶拉一趟水相当于他担水十二桶,这样给他减轻了一定的劳动量。他感激地说,谢谢领导的关怀,谢谢同志们的关心。他常说:做事首先要对得起共产党,对得起人民。人们都为他的觉悟而敬佩。他不仅工作敬业,生活也很简朴。在夏天他常穿的是草鞋,冬天穿的总是那双“解放”鞋。为了让大家能吃上干净的水,淮河水位涨落无常,岸边经常看不见码头,他常卷着裤角到河的深处去取水,即使寒冬腊月也尚如此,因为深水既卫生又清洁,他宁可下深水去挑也不在河边去舀。他不仅承担着饭店的挑水任务,而且还担负着饭店的保卫工作。他吃住在饭店,饭店就是他的家,是他的一切,一个大饭店交给他领导和职工都一百个放心。

  工作之余他喜欢蹲在饭店门口,悠闲地吸着他那命根最便宜的“大铁桥”(8分钱一包),年长日久他那夹烟的手指都被熏的黑黄。那一刻,他自在地看着南来北往的行人,犹如一尊看门的石狮子。夏天的傍晚,他到淮河里洗澡,落日的余晖带着金子般的光芒照映在他那木讷的脸上,恰似一头老牛汪在水中,张合的嘴仿佛在咀嚼着往事,咀嚼着寂寞与孤独。夜幕降临时,他蹲到淮河大堤上,似一头老牛被拴在淮河大坝边的树荫下,远远看去只是一团黑影,唯能看清的还是那点燃的“大铁桥”在闪着忽明忽暗的亮光,伴着河上的渔火和川流不息的船只。

  冬天拉完水,他便买二两山芋干酿的散酒在口中品着二两老“白干”(8分钱一两),手里捏着几粒花生米,一来祛风散寒,二来在回忆着一天的劳作。白天干完活后,他就裹着厚厚的褪了色的军大衣,在饭店对面角落边,沐浴着阳光的温暖,伴随着偶尔的干咳,眼睛时而微闭,时而睁开,仍旧吸着8分钱一包的香烟,不时看看饭店,又看看街上的行人,好像永远也看不够。

  河上面蒙上一层淡淡的雾气。来往的船只穿梭在白雾中,老刘拉水的脚步声和着船上的马达声好像在诉说着这里曾发生的一切……

  七十年代末,全国各地“斗私批修”运动轰轰烈烈展开。各系统分期分批开办学习班,每个人先自我检讨,检查自身是否有过侵占国家物资的行为,如果自己认识不到错误就相互揭发,那后果就严重了。当时有少部分同事或多或少有过一些多吃多占的行为。比如某人,自己承认有时多吃饭店两根油条,那一个月多吃多少,一年、几十年累计起来数字就惊人了,那个年代很多问题都容易被上纲上线,态度较好的警告处分,严重的降一级工资。大家都为他感到骄傲,他在这方面最清廉。单位职工逐渐开始理解他了,不得不佩服他的人品,信服他坚持原则。尽管他是共产党员、先进个人,但却没有女孩子愿意嫁给这个正直的有些迂腐的人,所以他始终孤单一人。

  淮河水日夜流淌,静静地诉说……不知疲倦的淮河水在日夜奔流。“军属饭店”的拉水工老刘,也许是长年累月劳累和风吹日晒没有得到保养,也许是长年的嗜好烟酒的缘故,没有到六十的他,却浑身上下都写着“残年”的样子。他孤身一人,随着年龄越来越大,他的身体越来越差。除了当年的领导和职工,现在没有其他亲人关爱他。他没有家庭、没有爱情、没有……他只有一身风吹欲倒的骨架和一头被岁月染就的秋霜;也许有战场的经历看见过太多的悲惨场面,也许对人生看得太透,他无比珍惜过去和当今的岁月。

  他虽然在一天天变老,却依旧一个人在承担着饭店的用水和夜晚值班两份工作。尽管工作非常辛苦可他始终任劳任怨、积极乐观,而且一年四季从来不知道请假,任何假期他都义无反顾地坚守岗位。领导多次劝他休息都被拒绝,他的生活里自己给自己规定就没有假期,这早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他只知奉献不求回报,他心甘情愿从来没有任何怨言,就这样,一干就是几十年。由于他常年劳累得不到很好的疗养,他没有到花甲之年就离开人世,那时文革才刚刚结束不久,国家结构正在恢复阶段,他没有等到改革开放,也没有看到国营军属饭店的解体,离开这个不属于他的世界。至于他是哪里人,有无至亲,好像知晓人无几,谁也没有过问过它的来历……在我看来,他就是为“军属饭店”而生,就是那个年代的产物。他孤苦伶仃悄无声息地走完了他的一生,他的一生没有鲜花、没有掌声、没有欢呼和跳跃,只有孤独和寂寞。他像一束篷生而起又自生自灭的野草,枯荣由天,在生命狭窄到无可退却。他的逝去便是一种超越。

  今天,是一个清冷的夜晚,一个寂寞的夜晚。我独自留住这段令人窒息的光阴,磨砚一方叫回忆的墨水,然后握着时光这支淡定的笔,在岁月的表面悄然勾勒出一些早已散落天涯的年华……

  我倚窗而立,抬眼望去,窗外的夜色渐远渐浓,渐浓渐黑。黑夜,将一切风景阻隔,将尘世的喧嚣融化。慢慢地,我开始安静下来,然而,安静似一把刀,轻轻地把思想的缰绳割断,思绪便如脱缰的野马,踏着无尽的夜色,穿梭在记忆的胡泊,不断的激起层层涟漪。寂寞、思念、无奈、不舍……更是升华成滔天大浪,而我,就像风浪中露在水面的岩石,任凭淹没,任凭拍打……

  我不忍心回忆过去,因为生怕痛了自己,痛了心,也痛了那早已离去的灵魂。午夜的钟声打破今天与明天的界限,我还是一如既往地,偷偷地,藏在时光的罅隙里。因为这时,记忆会像决了堤一样,势不可挡地向我袭来。记忆回放了挑水夫老刘,回放了曾有过的一切。而我,唯有躲在被窝里,将眼泪一滴又一滴的擦拭,将记忆一遍又一遍的抹除,然后等泪干了,睡着了,才敢将甜蜜的笑脸裸露在明月的清辉下。而这一切,谁也不知道,唯有那个湿凉的枕头。

  随着岁月的流逝,他的离去已逐渐被人们淡忘,可是他的身影却一直镌刻在我的记忆深处……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美文摘抄 美文摘抄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美文摘抄 会员等级:文学秀才 用户积分:1460 投稿总数:927 篇 本月投稿:111 篇 登录次数: 177 他的生日:05-26 注册时间: 2012-01-15 13:56:58 最后登录: 2018-12-14 18:13:07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