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人物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三不死的连长”父亲

时间:2018-10-06 20:58:20  】来源:原创 作者:美文欣赏 点击:0

  我的父亲叫兰正业,小名:兰财,是农民。读过私塾,曾当过“抗日自卫军”,享年八十六岁。父亲,您是我心中伟大的父亲,您的经历是中国近代苦难生活的缩影,更带有传奇色彩,您的多半生是在贫困中挣扎生存,在狼烟烽火中漂泊羁旅,曾有多少次逃过倭寇死神的利爪,最终赢得胜利,但愿时光能逆转数年;但愿你能感知我甜柔深谧的怀念,虽然相隔九重天但我对您的恩情永不忘,虽然我望不见您那慈祥的笑脸,虽然岁月黯淡了华岁的梦幻,但您种在我心中的爱却如日月永恒辉映在沧海桑田……哀哉我父,恩深承岳载!

  ——题记

  我的父亲是位农民,他的大半生是在兵荒马乱中度过。他虽然离开我们三十多年了,但他的音容笑貌常常在我脑海中浮现。他那做人的原则和做事的风格对我影响很深,这就是我父亲留给我们唯一最宝贵的财产,这也是我们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精神食粮。

  在我的记忆里父亲很严慈,瘦瘦的身材高高的个儿,瓜子脸小眼睛,他有空时总爱戴上银框水晶石眼镜读《论语》,他常对我们说:“半部论语治天下”,我们似懂非懂。父亲颇有一副旧学儒的风范。父亲是我们村里唯一的一位知识分子,村里人也总爱和父亲聊一些稀奇古怪的话题:今年下不下雨?该种什么?收成怎么样?今年大年初一喜神在哪个方位……?虽然父亲也懂点《易经》,但只有一知半解,但他的大胆预测乡亲们也许是默认的。听父亲说他有两本《推背图》借给人但始终未去要书,那借书的读者始终未还书。

  有时在夜深人静时,我们经常被父亲那抑扬顿挫,起伏跌宕的背书声惊醒,“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已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志士仁人,无求生以害仁有杀生以成仁。”“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也。”我们很好奇,一边揉眼睛一边想原来读书的语调像唱歌一样美妙,我们心领神会。

  父亲平时生活很俭朴,衣服补丁叠补丁,一件银鼠缎面小皮袄陪他度过了后半生,每年三十晚上穿一下到初一就脱下收藏了,明年过大年再穿以此周而复始。看着我和哥哥一天一天长大,父亲给我们用破木料做了个小坑桌,又用省吃俭用的钱给我们买了文房四宝,毛笔、砚、墨、麻纸,他亲手写了一个方印(是一段古训)让我们来写毛笔字。说起写毛笔字很难,难就难在用力不均匀,不知那一划该用力,哪一划该省力。这时父亲把方印铺在小桌面上,再放上一块同样大小的麻纸再用一个小铁环压在麻纸上,这时麻纸上就清楚地能看见方印上的毛笔字,这时你就可以照着方印写了,与其说是写不如说是描更确切。父亲在教我写毛笔字时,先是让我研墨,他说你要耐心研,这不是人研墨,而是墨研人,要把墨研到一定的浓度才能写出好看的字,颜色不到位,那是对文字的不尊重。你写字时一定要身正,因为身正才能字正,良好的习惯会成功一半。其次是你要惜墨如金,把写过的仿纸不能随意丢弃或踏在脚下,这是有辱斯文,因为字字通神明。你把它保存起来,到你老了再回过头来看看这些仿纸,你就能看出你成长的足迹。父亲教我们捉笔姿势,并且手把手教我们写,后来干脆就让我们自己来写,他给判,写得好的字得到的是红圈,写得不规范的就划一竖扛,叫“棒”。我们也很热爱写毛笔字,时间长了,我和哥哥的毛笔字也有了长进,但这都是父亲的功劳。

  在我的记忆里,每年腊月都是父亲最忙的时候,每天清早就有村民来请父亲去写春联,搓麻花,而且一忙就是一天,整个腊月父亲很少在家干活,都是为村民们忙乎。每天给乡亲们搓麻花炸麻花干锅油烟呛得他只咳嗽,饭也吃不好休息也不好,我们心里很难受,但是看到父亲乐此不疲,我们也就默许了。

  父亲很勤劳,在生产队的劳动,他总是任劳任怨,从不挑三拣四,并且干什么农活都精益求精。上午耕地中午还要浇自己的小菜园,把菜随时让我们送给村里的孤寡老人送去,下午他还要给耕牛拔一大背青草,足有二百斤重,从四五里的庄稼地背回,晚上让牛吃好准备第二天更好的耕地,别人耕地五犁一步,父亲耕的地是七犁一步,生产队里虽然是按亩记工分,但父亲还是把质量放在第一,生产队长去地里检查耕地的质量问题,父亲受到表扬并奖励工分,别的人有时受罚,他告诉我们做任何事情都不能偷懒。都是给自己做不是给别人做,父亲常说:“老实依然在,投机二头空”,“吃亏是福”这是父亲一生恪守的处世之道。我们深信不已。这些都是解放后的事。

  父亲常和我们说起解放前民国十七、八年的事情,在兵荒马乱的年代,收成不好再加上抓壮丁和土匪的抢劫,真是家破人亡,背井离乡,哀鸿遍野,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有许多人为了逃避抓壮丁,把自己的右手手指切掉,手指残疾就不能使枪,就象杜甫写的《石壕吏》。因为被抓走当兵十有九会死在战场上,所以当时抓壮丁是一件很恐怖的事。当时我们家也生活很窘迫,爷爷看着一家人无米下锅了,独自一人骑了个毛驴就沿着大青山的路线去和林格尔亲戚家去借粮。当时父亲不放心要跟随爷爷南下,可爷爷坚持不让跟,父亲也只好作罢。爷爷也是旧知识分子,曾任过地方长官。到了该回来的天数,可还不见爷爷回来,又等了几天还是没回来,父亲只好打点行装出发去和林老家兰家房找爷爷,当时那年代通讯不发达,唯一的方法就是写信,但周期太长,一封信最快也得一个月才能收到,二个月才能返回。父亲沿着山路边走边打听,没有丝毫收获。当时没有硬化的公路都是难走的盘山土路,去了和林老家亲戚家一问,说爷爷驮上粮回了后山了,这时父亲就有点慌了,预感到事情的严重性,所以立刻从老家起身往回返。他这回是带着忧伤的心情在沿路仔细打问行人,放羊的,同时对公路边的深崖地段仔细勘察,希望有新的发现。他饿了吃野菜,渴了喝几口山泉水,黑了就找个蔽风的地方睡觉,由于他又困又累,也就来不及考虑自身安全了,把生命就交给老天爷了。大概找了半个月,父亲实在是精疲力尽了,但父亲并没有放弃寻找爷爷信念。一天夜里他在路边睡觉,爷爷给父亲托了一梦,说不让父亲找他了,说你再找也找不到了,他是被一群土匪抢劫了粮后推下崖头,尸体被大水冲走了,你回家吧。父亲醒来沉思很久,哭了一场,便决定不找了,过了几天便回家了。回到家后没几天,由于爷爷的不幸父亲一病不起,请郎中看说是得了噎食,就是吃不下饭,吃进去马上就吐出来,水也是同样,瘦的皮包骨头。这种病按现代的医学理论就是“食道癌”,父亲也心知肚明好的希望很渺茫。过了几个月母亲也去世了(父亲的前妻)丢下二个姐姐,大姐十四五,二姐还吃奶嗷嗷待哺,父亲看着女儿皮包骨头只好忍痛割爱,把刚满月的二姐让三叔背上送养了别人。父亲一边吃偏方,一边看着这个家庭的状况,他最后坚定了战胜疾病的信心,他想这个家不能没有他。过了几个月他的病居然奇迹般的好了,这也不知是父亲的孝心感动了上苍还是什么原因,父亲自己也感到不可思议的喜出望外。等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他决定参军,当时的部队据父亲说叫“抗日自卫队”。父亲当的是骑兵,由于父亲胸怀杀敌的仇恨,又英勇善战,从士兵不久就当上了连长。他经常教育士兵不要欺压老百姓,不要拿群众的东西,所以他的士兵纪律很严明,受到老百姓的拥护。

  据父亲说他在当兵期间部队是没有固定的营房的,每天和日本人打游击战,有时一天吃不上饭,睡不上觉,当时叫“转山头队伍”,就是走到哪就住在哪,有时太晚了就在村口露宿,不好意思打扰群众。有一次他住在一个村里,侦察兵告诉父亲说在前面一个村里也住下部队不知是哪部分的,村里有个中年人被部队的人打得死去活来,并扬言他要交不出马来就勒死他。

  父亲听说后,马上让警卫备好马,带了二把手枪,带了二个警卫兵就向那个村跑去,去了以后通过长时间的交涉,就像杨子荣进了“威虎山”父亲义正严词的告诉那个长官你要不放了人咱俩就鱼死网破,差点和那个打人的长官擦枪走火。最后长官把这个人放了,父亲和那个被打得人没有会面,那个人也不知是谁救了他,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解放后,大后山遭旱灾,人和牲畜都面临严重的食物短缺,生产队决定配二个人赶上集体的马群转场,地点选在土默特旗(不知是土左旗还是土右旗)。队里在群众大会上决定配有外交经验丰富,口才好和有亲和力的杨海生领我哥哥负责转场事。就这样杨海生和哥哥赶着集体的马群就通过大青山向土默特旗进发了,经过数天终于到达了土旗。到了土旗第一个村子叫马圈儿,老杨找到村长一谈转场之事被当地王队长拒绝了,拒绝的原因很简单,就是他们也正为这事发愁,虽然灾情没有后山严重可也是日子不好过,再说转场的马群从后山来的多,我们村草场不多,为了慎重起见人家就拒绝。后来老杨不死心,如果找不到转场的地方这群集体的马就会饿死,于是他使尽全身解数和王队长沟通。按现在来说也叫外交或公关,难办的系数很高,老杨用好话苦口婆心地和人家套近乎。后来王队长忽然问老杨:“我听人说你们后山白灵地有个兰连长你认识不认识?”这一问杨海生意识到问题有缓和,但他也不知道对方葫芦里装得什么药,也不敢轻易正面回答。前面提到队里决定配杨海生出场是有原因的不能光会放马就可以了还得有解决问题的能力。于是老杨感到王队长的问话很跷蹊,很难回答他机智地反问到:“王队长您是怎么认识这位兰连长的?”这时王队长就把他被父亲救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又说:“兰连长是我救命恩人,他要再晚去一会我就被人家勒死了,听说兰连长在你们后山,但后山地方大我不知去哪个村找。”杨海生一听是兰连长救了他一命,原来是找救命恩人的命题,他才松了口气,便暗自庆幸,便胸有成竹地说:“王队长,你今天可算找对人啦,不瞒你说你眼前跟我放马的这个后生就是你要找得兰连长的大儿子。”此时,王队长抱住我哥哥就放声痛哭,并边哭边说:“我终于找到我的救命恩人了”,久违的思念倾刻化为决堤泪水一泻千里,泣不成声。从此这转场之事便化干戈为玉帛,不但收下马群而且对人畜都照顾备至。这事过去了多少年了我们仍感到不可思议。第二年春天,王队长亲自徒步从五百里之外的士默来后山来看望他的救命恩人——我的父亲。他来到我们村子打听到我们家,两人虽然互不相识,但都相狠见晚,他给父亲跪下就磕头,父亲激动地把王队长扶起,我们好酒好饭的招待这位远方的感恩人。这件事是我们亲眼目睹的,虽说是件小事,但对我们全家人都触动很大,认为这世间还有真情在。特别是父亲对老王说:“这还算什么大事,只不过是我举手之劳,我能办到的事我尽力去办,过去几十年了你还记得,你真是一个有心人,以后咱们常来常往。”王队长说:“我也不知道是你救了我,咱俩面也没见,是我的家人打听到的村里的人都说是你费了很大劲冒了很大的风险,当场差点和那长官开枪,如果你和那个部队里长官擦枪走火,问题就严重了,不是鱼死就是网破,如果那伙部队认为你和我有牵连的话,你们谁也不让谁那问题可就麻烦大了。”父亲说:“在那种救人当紧的情况下,谁也一样顾不上考虑自身的安危了。”王队长在我家住了四五天才依依不舍地离去,并吩咐我父亲有空一定去土旗来串门。父亲常对我们说:“人再做,天再看,好人有好报。”我们深信不已。从我记事起父亲就睡觉不愿铺毡子和褥子之类的东西,一铺上就翻来履去睡不着,就光土坑或最多铺一块苇席来睡,这一习惯可能是他部队生活的常态,我们始终不愿接受这个现实。由于他常年累月不铺任何东西的睡觉,他的髋骨突出部位长了厚厚的茧,又红又肿,大有出血之势,我们也无力给父亲找个两全其美的睡觉办法。

  长大后我常听三叔谈论起过去的事,在父亲参军期间,土匪还经常进村抢东西,我们家也经常土匪光顾,后来父亲得知后,父亲在部队离家不远时候,回去探一趟家,当时家里只有三叔和大姐(十五、六),父亲只好舍小家顾大家,把军大衣脱下挂在屋里最显眼的地方,以镇土匪,以后虽有几次土匪光顾我家,但都是有惊无险,土匪进家看见墙上挂的有军衔的大衣,像兔子似的拔腿就跑,父亲的这一招真还顶了大事。

  父亲还经常对我们讲起他在当兵时最惊险的一次战斗,真可谓是他与死神擦肩而过,他讲得声情并茂,我们听得津津有味。不过事情的结局还是很合理,但很带有传奇色彩。事情还得从解放前和日本人的一次激烈的决战说起,由于部队寡不敌众,被日本骑兵包围了,父亲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他把生的希望留给部队弟兄,他一人骑马双手开枪冲出日本人的包围圈,父亲的这一举动是为保全部队,他把敌人的注意力引到他这边来,于是敌人穷追不舍,大批日本兵朝他追赶过来,眼看敌人快追上了,祸不单行父亲的战马又受伤了,不能跑了,父亲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心里暗想这回自己必死无疑了,他也顾不上考虑更多的后事,慌忙地在一块刚割完莜麦地里下了马,把马的僵绳盘起拍着马脖子含着泪对战马说:“好兄弟要不是你我早被日本人杀了,现在我自身难保更无力保护你了,你赶快跑吧。”战马好象听懂父亲的话,点点头依依不舍地朝别的方向跑了,跑出去不远还停下来张望父亲,父亲看到此情此景眼泪都流下来了,但他也顾不上这些。整块地有七、八笼莜麦笼,父亲毫无选择的钻进一个莜麦笼,他自己清楚等待自己的只有是死路一条了,他把二把手枪都上了顶门(我们也不知什么叫顶门)藏在莜麦笼里等待时机,一但成熟他就和他们同归于尽。在他刚刚藏稳身子敌人就像洪水一样朝他追来,进了莜麦地下马搜查每个莜麦笼,六、七笼莜麦笼被四五百日本骑兵刺的体无完肤,一个日本兵从父亲这笼莜麦笼走来,父亲眼前不到二尺远就是日本兵,日本兵穿得什么鞋父亲都看清清楚楚,他的心更紧张了,但他想此时我要冲动不冷静将会引来杀身之祸。这时这个日本兵并没有掀翻莜麦笼,而是用刺刀乱刺,一刀从父亲的脸前刺进来,又一刀从父亲的背后刺进来,每一刀都只要靠前靠后几厘米,对父亲都是致命的,这两刀过后父亲早已做好同归于尽的准备,他说人到这个时候已顾不上怕了。正在这时天降冰雹,打得日本兵叽哩哇啦乱叫,后来他们气极败坏地骑上马朝别的方向去追了,父亲躲过了一劫,雨停了父亲从莜麦笼出来给老天爷爷深深地磕了二头并说:“苍天再上,我给您磕头了,是您救了我一命,我终身不忘。”

  父亲还和我谈过一件也是生死攸关的遭遇,在日伪时期有一天早上来了2个伪军要捉父亲家的羊去孝敬皇军,父亲堵住羊圈门死活不让伪军捉羊,在争吵中父亲徒手打死一个伪军,羊也没被捉走,等过几天,伪军带了一个中队进村报复父亲,准备置父亲于死地。日伪军进村打死两个站岗的村民,这时狗叫成一团,人们把这个坏消息告诉了父亲,父亲意识到情况不妙,寡不敌众,把大姐藏在山药窖里,就带着警卫骑上马去寻找自己的部队,在黄昏时分,父亲的部队把这个中队包围住,全部歼灭,立了战功。

  以后,每当父亲回忆此事都情不自禁地说:“上次得病不死是老天爷看到我孝敬你爷爷的份上给了我一命,那次和日本人那二仗没有死是我没有做亏心事,没有欺压老百姓,得到了上帝的眷顾,要不我早已不在人世间了,我是三不死的“何文秀”。同时他还说:“ 无论到什么时候,做什么事都是人在做天在看,恶有恶报,善有善报,不是不报,时候不到。”父亲还有很多轶事我们一时记不起来。但我们通过父亲的言传身教,深深地懂得了任何时候都要守住道德底线,价值底线,人格底线。这三条底线和《论语》一书就是父亲留给我们的宝贵遗产。您种在我们心灵里的是仁德的种子,收获得是我美好的未来。

  今天是清明节,我写此文是为了寄托我的哀思,同时祝愿父亲在天堂永远幸福,再没有烦恼,您永远活在我们儿女的心中,你留给我们的祖训:“勤俭、笃学、向善”我们一定传承下去。哀哀父母,生我劬劳“父之美德,儿之遗产”异乡西望路漫漫,双袖龙钟泪不干。父亲,您的一生,虽命运多舛,但在生命的旅程中您正直善良,坦荡磊落,诚朴敦厚,见义勇为,在那一个又一个生死关头您用博大的胸怀,智慧和机智化险为夷,您用坚韧的毅力,勤劳的双手,深明大义,豁达仁慈撑起这个家,将我们培养成人,我们为有您这样的父亲而骄傲自豪!我知道您的仙逝是自然规律,可是却不能面对您的生死离别,您的离去,让我觉得人生是多么短暂,让我更加懂得了要好好珍惜现在拥有的一切,珍惜美好时光!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美文欣赏 美文欣赏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美文欣赏 会员等级:文学秀才 用户积分:15859 投稿总数:3474 篇 本月投稿:121 篇 登录次数: 533 他的生日:05-27 注册时间: 2012-02-08 03:20:56 最后登录: 2018-12-14 18:07:47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