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人物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李卫强-父亲

时间:2018-09-20 18:08:45  】来源:原创 作者:美文摘抄 点击:0

  父亲走了!

  永远地离开了他热爱和热爱他的亲人!父亲一生命运多舛,为人忠厚老实,对工作认真负责。“清贫持家一生,教书育人半世。”这是学校领导在我父亲追悼会上,对父亲一生的评价,很中肯!

  “我的老父亲,我最疼爱的人,生活中的苦有三分,您却吃了十分……”每当听到刘和刚老师倾情演唱的《父亲》这首歌,我总会潸然泪下。追忆父亲生前的点点滴滴,一切仿佛就发生在昨天。虽然父亲没有给我们留下什么财富,但父亲却给我们留下非常丰厚的精神财富!让我们受用终身。现在教师节快到了,谨以此文,献给天堂的父亲,可叹情长纸短。

  父亲祖居山东,日寇侵略中华之时,随祖父逃难来到皖西北并生活下来。父亲本姓冉,为躲避国民党军队抓壮丁,父亲随了舅爷的李姓,但那是名誉上的,父亲依然随祖父生活。

  1952年父亲从阜阳初师毕业后留在阜阳教书。1958年和另一位同事,被阜阳地委行署抽调参加“四清审干”工作。在“四清审干”工作结束后,按领导的意见,父亲本来可以留在地委机关工作。但父亲听从祖父的意见,又回到学校当了一名小学校长。因为祖父认为不论哪朝哪代,都亏不了教书先生,生活应该是稳定的。而祖父的这一决定,也结底改变了父亲的一生。

  最初父亲工作的学校离家较远,吃住都在学校,只有在星期六才能回家过二天。当时因为我和哥哥都小,母亲不能参加生产队劳动。而不参加生产队劳动就挣不到工分。挣不到工分不但会少分口粮,而且还要打口粮钱。为此母亲和父亲商议,让父亲带我到学校去,而母亲则带我哥哥在家参加生产队劳动。

  那时由于家里穷,买不起自行车,父亲上班来回都是步行。现在父亲要带我去学校,一路上不是抱着就是背着我走,可想而知父亲该有多累!有时父亲走累了,也会放下我,让我自己走一段路。然而走路哪有趴在父亲背上舒服,走不几步路就喊着累,要父亲抱着我走。每次父亲总会鼓励我说:

  “卫强,你走到前面那棵树下我再抱你,好吗?”

  有时父亲可能是太累,或者是故意佯装看不见,独自往前走。但是当父亲用眼睛的余光偷偷地看我,发现我还站在原地不动时,没办法父亲只能选择向我妥协。默默地重新返回来抱着我走。而我则带着开心的笑,趴在父亲怀里或背上,有时走着走着,不知不觉我就睡着了。这样的情景不知道重演了多少次。现在回味起来,感觉心里还是暖暖的,也很留恋那段幸福的时光!脸上也总会流露出幸福的微笑。

  然而,因为父亲走到哪都带着我,为此还差点让父亲丟了“官。”记得有一次父亲带我到阜阳参加教育系统会议。开会前父亲把我安排在招待所二楼的房间里,对我说他到三楼开会,让我不要乱跑,等散会后带我去吃饭。我说:

  “好。”

  等父亲走后,我在房间里玩了一会,决定到三楼去找父亲,结果没找到。想回去时又找不到楼梯口,吓得哇哇大哭。听到哭声有人出来问:

  “这是谁家的孩子?你哭什么?”

  我说:“我找爸爸。”

  父亲听到我的哭声,慌忙从会议室出来。那人看到父亲后情绪很激动,非要当场撤了父亲校长的职务。说父亲开会都带个孩子来,平时又怎能安心干好工作。还好有其他领导替父亲说话,说他了解我父亲,为人老实正直,工作认真。今天带孩子来开会,可能有特殊的原因,建议给我父亲一个机会。结果父亲被降级为副校长主持工作,从此父亲再没带我去学校。

  母亲原先和父亲一起在学校教书。母亲长得瘦瘦的很秀气,有文化,有主见。当我拖着三年自然灾害的尾巴来到这个世界,父母很是为我担忧。(因为我二哥卫刚就因为营养跟不上而过早夭折了。)为了不影响父亲的工作,父母商量决定,让母亲带我和哥哥回老家和祖父一起生活。父亲虽然不常回家,但母亲却很会操持家,加上父亲每月有几十元的工资补贴家用,家里日子过的还算可以,父亲也能够安心地在学校工作。

  记得小时候每到父亲发工资时,总会给我们一元或者二元钱,让我们到食品站买些猪肉回来改善一下生活。然而这样的日子由于母亲生病,加上弟弟的相继出生而变得困难起来,母亲多么希望父亲能多回家几次,帮助自己操持这个家!

  有次父亲从学校回来后,母亲对父亲说了自己的想法。父亲很为难地对母亲说:

  “我是一校之长,如果我带头这样,其他老师都向我学,那我的工作还怎么去做!”

  母亲一听伤心地哭着对父亲说:

  “我有病孩子又小,你又不在家吃水都难,你让我们娘几个怎么活?”

  说着说着就和父亲吵起来。这是父母第一次吵架,在我的印象中也是惟一一次吵架。但吵归吵母亲是明事理的人。她对父亲说:

  “你安心干你的工作吧!走之前把家里水缸挑满水就行,其它的我想办法。”

  从此,父亲每次到学校前,总是尽量把家里所有能剩水的东西都装满水。然而一缸水哪能够我们一家人用一星期的?犹其是夏天。为此母亲带我们兄弟去井里抬水吃。首先母亲教会我们怎样打水,然后我们兄弟抬着一桶水,随着母亲晃晃悠悠往家走,一路上连晃带撒,等到家一桶水也只剩下大半桶了。

  那时候父亲所在学校有食堂,但开伙不管饭,老师吃的都是从自家带的,到吃饭时间在用食堂的锅加热后吃。每到吃饭时,老师发现我父亲总会以各种借口不先吃饭,而是等老师都吃过饭后才去吃饭,老师感到很是奇怪!时间久了老师才渐渐发现父亲的秘密:原来我父亲吃的都是杂面。而父亲把国家供应给自己的细粮,都留给了我母亲和我们兄弟吃了。

  由于当时缺医少药,加上营养跟不上,母亲的病越来越严重了!当我平时给母亲擦洗身体的时候,发现母亲瘦的已皮包骨头。

  为了能让父亲多照顾一下母亲和家庭,组织上把我父亲从学校调到区教办室工作,这样父亲就能相应有多一点时间照顾家庭和母亲。

  1977年秋,眼看母亲的身体不行了,父亲一封电报让在部队的哥哥回来看望母亲。记得有天夜里,醒

  来后听到母亲在和父亲说话,长大后才明白,那是母亲在向父亲交待后事。

  “星爸,如果我死了,你带几个孩子可怎么过呀!”

  “不知道。”父亲小声回答到。

  沉默一会后,母亲对我父亲说:

  “星爸,看来我的病是治不好了!如果我死了,有合适的你再找一个吧?她能帮你照顾孩子,只要求她能对孩子好一点,别让孩子受气!”

  说完母亲低声哭起来。可能母亲觉得我们兄弟还小,害怕我们兄弟受气。

  父亲赶紧劝母亲别哭,并对母亲说:

  “不找了,我自己带着孩子过。”

  又是一阵沉默后,母亲对父亲说:

  “如果你不打算找了,一个男人带这么多孩子,太难了!等孩子大了,让他们互相帮助,卫星带老三,卫强带老四,老五你自己带,这样你的负担应该轻点,我死了也就放心了。”

  “好!就照你说的做。”父亲回答到。

  沉默……

  突然,母亲呼吸急促起来。父亲焦急地呼喊着母亲的名字,然而,母亲再也不能回答父亲的呼唤了。一辈子受苦受难的母亲,就这样带着对我们深深的挂念,永远地离开了我们。我当时不知道哭,只是感到浑身发冷,躲在被子里瑟瑟发抖。冥冥之中,似乎明白但又不完全明白,母亲的离去对我们意味着什么!

  在街坊邻居和亲友的帮助下,一堆黄土埋葬了母亲。望着家徒四壁的家和几个未成年的孩子,本来话就不多的父亲,话就更少了。母亲走后,父亲既当爹又当娘,还要做好本职工作,可以想象到该有多么艰难。但在苦在难父亲都默默忍着,尽自己最大的能力,维系着这个不完整的家,小心呵护着年幼的我们不要在受到伤害。

  1978年,随着土地承包到户,吃饭的问题彻底解决了,父亲心里头一块石头也落了地。因为一家六口人全靠父亲每月几十元的工资生活,生活有多艰难可想而知。犹其在开春青黄不接的时候,有时吃饭没有菜,就在碗里放一点猪油和盐用馍蘸着吃。记得那年小麦刚刚打下来,父亲望着打麦场成堆的小麦显得特别的兴奋,脸上露出久违的笑容。这是自母亲去世后,我第一次看到父亲脸上露出这么开心的笑容。因为父亲从没见到自己有过这么多的粮食,从此再也不用为一家人吃饭犯愁了。

  晚上做饭时,父亲还特意告诉我,要用新打的小麦面粉蒸一锅白面馍。那是全家人第一次尽性,甚至有点贪婪地吃了一顿白面馍。饭后父亲意犹未尽地说了句:真香!现在每每想起父亲这句话,我的心里总是酸酸的,止不住潸然泪下。

  1981年我初中毕业参加中专考试,结果以三十多分名落孙山后决定去参军,我想等退伍后国家给安排工作,也好挣钱帮助父亲操持这个家,减轻父亲的负担。谁知当我把想参军的想法告诉父亲时,没想到却遭到父亲的坚决反对。为此我们父子俩发生了惟一一次争吵。父亲的理由是:我不需要你帮我,在大的困难我想办法解决,你只要好好上学读书就行。要我再复习一年。而我的理由是:当兵几年回来可以分配工作,(当时按照国家政策,已恢复我和哥哥的商品粮户口)能拿工资帮助父亲照顾家庭。考上中专回来虽然有工作,但万一我复习一年没考上呢?到最后我已哭的一塌糊涂。父亲看我态度很坚决,最后向我妥协了。但父亲说:

  “去当兵可以,但你长大后,不要怪我不让你上学!”

  我哭着对父亲说:

  “我不怪您。”

  在我退伍回家等待分配工作的日子里,我发现父亲似乎有什么心事瞒着我。一问才得知,原来我家住的几间小草房,由于年久失修,父亲把它推倒后重建了几间砖瓦房。由于家里的钱不够,又从信用社贷些款,现在贷款已到期,连本带息有500元钱。父亲为此心里犯愁,想不出有什么办法能还上贷款。我一听忙对父亲说:

  “爸!您别急,等我上班后,单位会补发给我一年的工资,到时我把补发的工资都给您,贷款不就还上了吗?”

  父亲一听,高兴的就象孩子似的笑了。因为,压在父亲心里那块沉重的“石头”终于可以放下了。其时,我比父亲更高兴,心里也有一点自毫,终于可以为父亲分担一点负担了!

  父亲一辈子从事教育工作,心里自然想自己的孩子都能学有所成,无奈我天生愚笨,让父亲很失望。但我哥哥和弟弟却学习很好,没让父亲失望,分别考上大学,毕业后都子承父业当了教师。这事让父亲感到很自毫!也很高兴!但随着弟弟相继考入大学,父亲的经济压力变大了。为了减少父亲的压为,我尽我所能帮助弟弟完成学业。都说没娘的孩子没人疼,我要让弟弟感受到,有爸爸、哥哥在,一样会有人疼他们。

  随着我们相继长大并参加工作,父亲却慢慢变得有些苍老,原本硬朗的身体变的也不那么挺拨了。退休后的父亲,虽不用再为我们的一日三餐费神发愁,但儿孙的身体和学习,却是父亲经常念叨的话题。虽然我们生活的并不富裕,但我们有我们的活法,也很知足。

  2012年春节刚过去不久,因下岗在温州谋生的我,突然接到三弟打来的电话,三弟声音哽咽,我的心突然颤抖起来,意识到可能是父亲出事了。果然,三弟说父亲因内出血,被送到蚌埠市医学院附属医院

  重症监护室,情况危急。我忙安慰三弟别慌,我现在就回去。虽然父亲没有我想象的严重结果,但也应该不轻。因为,我五弟媳就在县中医院工作,近几年父亲一直住在五弟家,平时父亲有个小病的,根本不用我们操心,五弟他们就解决问题了,所以我在外面谋生也很安心。

  来到医院,父亲的病情比我想象的要严重的多。虽然医生用尽了手头能用的止血药,但父亲依然口吐鲜血不止。医院多次向我们下达了病危通知书,让我们心理有个准备。我们来到医办室找到主任医师许主任,把家中情况和她一说,求她无论想什么办法,一定要救活我们的父亲,不要考虑钱的问题。许主任说:“你们放心,我们会尽力救治老爷子的。明天通过介入治疗,看看能不能把出血点找到。但你们也应该心理有所准备,毕竟是七八十岁的老人了。”

  重症监护室是不允许病人家属随便进出的。透过门上的小窗户,看到躺在床上,浑身插着各种管子的父亲,做儿子的却只能在门外束手无策,心里特别的难受。我们整天坐在监护室外面的走廊上,守护着父亲,唯恐有什么把我们的父亲夺走。我们互相加油鼓劲安慰,祈求上天能护祐父亲早日康复!

  父亲被送进介入科手术室后,等侍的那段时间,对我们简直就是一种煎熬,气氛压抑似乎令人窒息,我感到自己快要崩溃了。心中默默祈福父亲能挺过难关。

  手术室的门推开了,从医生的脸上我读到一丝不安。果然,医生向我们介绍情况时说:

  一、介入手术在老爷子的肺部,只找到一个出血点,现在已堵住。

  二、由于老爷子年龄大,加上紧张,出血量大,我们决定终止探查,至于有没有其它出血点,现在不好说,待观察。我们只能无奈地接受这个现实,千谢万谢后,又把父亲送进了重症监护室,希望能够出现奇迹。

  晚上,医生让我们轮流进去,帮父亲清理吐出的血迹,并注意出血量的变化。到下半夜,我突然发现父亲虽然还在咳血,但出血量越来越少了,特别是吐出的鲜血不多,而且还有白痰。我心里一阵窃喜,父亲挺过来了!当我把情况告诉医生时,医生都说是个奇迹!

  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父亲终于康复出院了,按医院王教授的说法:

  “这老爷子是糊里糊涂进来,糊里糊涂治疗,糊里糊涂好了。”

  当我到医办室向医生道谢时,医生说:

  “别谢我们,是你们兄弟的孝心,感动了上天!”

  在我们坐车回家的路上,父亲感慨道:

  “我会得什么病,我都想过,就是没想过会得这种病。”

  我说:“爸!你这不是好了吗?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还说,都怪你。”

  父亲责怪道。

  “爸!怎么怪我呢?”我不解地问道。

  “怎么不怪你,谁让你要给我庆八十大寿了。”

  “爸!我不是才提提吗?也没有真过吗?”

  “最好提也不要提,不好。”

  “行,不提就不提,听您的!”

  哪知道我往后,连提的机会也没有了。

  2O15年7月8日晨5时许,我被手机铃声吵醒,一看是大哥的电话,我心里咯噔一下,预感到不妙。在这个时间段打电话,一定有什么要紧的事发生。果然,电话那头大哥告诉我,父亲因跌倒已于早晨去世时,我瞬间泪崩,连忙喊儿子开车往家赶。

  也许是老天悲悯,我们刚走的时候还是晴天,没走多远,天突然阴沉下来,继而大雨如注。为了不影响儿子开车,我强忍着悲痛,不敢哭出声来。当到家看到父亲的遗像和躺在棺材里的父亲时,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悲痛,我跪在父亲的遗像前,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声,从我的胸腔发出:“爸!孩儿回来了。”然而父亲再也听不到我的呼喊了。

  也许父亲只是太辛苦,太累了,躺在哪里睡着了。不哭,不能惊扰了父亲。父亲一辈子受苦受难,辛苦操劳,为了工作,父亲放下体弱多病,需要照顾的母亲和年幼的孩子,吃住在学校。为了照顾其他的老师,父亲多次礼让理应自己享受的教师职称。尽管我们家比他们更困难,父亲更有资格,父亲也成了全县唯一没有教师职称的小学校长。为了这个家,父亲默默地付出,处处想着家人,就是走了也不愿拖累儿孙。选择在学校放假之后不久的一个早晨,静静地走了。爸!您为什么走的那么急?为什么不能象上次生病一样,让我们和衣而卧,躺在您的脚头,尽我们做儿子的一片孝心?爸!儿知道您太累了,好好睡吧!

  后记:父亲去世后,我几次梦到父亲。第一次梦见父亲,父亲表情凝重,和小姑和姑叔相对而行。小姑哭着喊父亲,父亲似乎听不到,独自前行。第二次梦到父亲,父亲穿着干净的蓝色中山装,笑的很灿烂,我想可能是父亲见到了久别母亲的原故吧!爸!如果真有来生,我还愿做您的儿子!求您还做我的父亲!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美文摘抄 美文摘抄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美文摘抄 会员等级:文学秀才 用户积分:1365 投稿总数:908 篇 本月投稿:105 篇 登录次数: 172 他的生日:05-26 注册时间: 2012-01-15 13:56:58 最后登录: 2018-12-10 18:18:35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