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人物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奶奶轻抚我的梦

时间:2020-11-04 10:10:19字数:5948【  】来源:原创 作者:文甫 点击:0

  奶奶轻抚我的梦

  宋文甫

  昨夜,奶奶又蹒跚迈进我梦里。老人虽然早已离我而去,可梦中枯瘦的身影、慈祥的笑容和絮絮叮咛却分明是如此真切,真切得让我久久不愿醒来。多么希望还能搀扶着奶奶在尘世中再走一程、再续一段远未了了的祖孙情缘……。然而,在冰冷的现实里,梦中所有的美好最终都化为了刻骨铭心的痛楚,愈发悲伤着我心底的思念,每每令我怅然泪下。

  孩提时代是我和奶奶在一起最开心最惬意最幸福的时光。我是家中的长子、长孙,特殊的“两长”身份使我在整个大家庭中备受众宠,奶奶对我则更是偏爱有加。但凡有什么好吃的,奶奶给我的那一份总比留给弟弟妹妹的要明显多出不少;倘若遇有诸如看电影、走亲戚之类的“美差”,奶奶携同的人选也一定会是我,常常惹得弟弟妹妹既羡慕又嫉妒。在朦胧的记忆中,最难忘的还是奶奶温暖的怀抱,那里不仅是我童年七彩梦想的起源,甚至连长大以后的每次远行也都会魂牵于此。如今,年近不惑的我虽然已经行遍万水千山,但却从未走出奶奶喊我乳名的那一声呼唤。

  在故乡边远的小山村,奶奶是个颇有名气“文化人”。听爷爷讲,当年如果不是抗战爆发,奶奶本应在武汉一所有名的私塾上学。虽然被战争打破了求学的梦想,但奶奶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学习自觉,即便在那吃饱穿暖都成问题的年代,也总是惜书如“金”。家里时常会有一些揣着书信的邻居登门求解,尤其是农闲季节,总有一帮酷爱看书评书的乡亲在奶奶身边扎堆。大抵是受私塾中“吟诵”式阅读影响太深的缘故,奶奶看书总喜欢念出声来,那忽升忽降的声调和偶尔夹杂其中的错别字发音让人忍俊不禁,常常引得我们兄妹几个哄然而笑。

  除了经常书不离手之外,奶奶的剪纸技术在邻近几个村子里也非常享有盛名。一堆看似平常无奇的废纸,在奶奶手中的剪刀飞舞下,转瞬间就能变成栩栩如生的山水飞鸟、各式各样的花儿与汉字。周围乡邻遇有婚丧嫁娶之类的红白喜事,大多都会邀请奶奶前去帮忙剪字扎花,而奶奶也总是有求必应,从不推辞,直到后来年事已高、视力不济才彻底告别剪纸。

  奶奶是个戏迷,尤其对湖南花鼓戏近乎痴迷。在那个物质文化生活极度匮乏的年代,湖南花鼓戏几乎就成了奶奶这些农村老年人的主要精神食粮。每次只要附近村子有花鼓戏演出,哪怕家务再多、农活再忙,奶奶都会忙里偷闲,早早邀上几个戏友结伴前往,并且很多时候还会背上我这个“小拖斗”。在奶奶的戏瘾影响下,我从小就对《平贵回窑》、《包拯怒铡陈世美》等戏中角色略知一二,有时甚至还会模仿戏中人物哼上两句台词、比划几个动作,奶奶经常被我萌得捧腹不已,祖孙俩快乐无邪的笑声也给大家庭带来了许多欢愉。

  如果说顺境中奶奶乐观亲和的性格滋养了我童年,那么逆境中奶奶坚毅刚强的品质则影响着我的整个人生。上小学五年级那年,厄运突然从天而降,先是我母亲和爷爷相继意外离世,接着一场火灾又将原本十分拮据的家烧了个精光……。在这突如其来的家庭变故与灾害打击面前,自幼就饱经磨难且身材弱小奶奶却是全家的顶梁之柱,不仅一次次用柔弱的双肩扛起家庭生活重担,以年迈之躯为子孙撑开一片晴空,而且硬是凭着自己的“三寸”之足,带领全家一步一步成功走出这风雨飘摇。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奶奶的记忆与思维似乎就定格在这两次家庭变故上,经常一个人兀自念念叨叨,或是避着我们长时间发呆与流泪。平时酷爱看书的兴趣似乎也逐渐淡漠了,即便偶尔捧书在手,但再也不会象以往那样念出声来了。奶奶所有的心思全都拴在了儿孙身上,恨不得将每名家庭成员时时置于自己的眼皮底下,生怕再有任何闪失和意外,就连遇有子女孙儿出趟远门,也要拉着手反复叮咛大半天。

  抱着对军营的无限向往,高中没有毕业我就报名参军了。为了避免刺激奶奶,从体检、政审到离家前往部队,大家都小心翼翼地瞒着奶奶。可是在登车告别家乡小镇的那一刻,我却清楚地看见奶奶在熙熙攘攘的送行人群中,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向我挥手……。

  此后的日子里,我与奶奶便聚少离多了,有时甚至一两年也见不了一次面,更多的时候只能互通书信,抑或在电话那头听听奶奶亲切的声音。每次在信中和电话里,奶奶总是不厌其烦地叮嘱我在部队要安心工作、勤奋学习、力争上游。奶奶坚强乐观、吃苦上进的品质无时不影响和激励着我,使我在部队这所大学校里得以迅速成长。从战士到干部、从基层到机关、从县城到省城,我一步步坚实地向前迈进,各种奖励和立功证书也纷踏而至。然而,在常年“以队为家”的紧张生活中,我却忽略了经常回去看望奶奶的承诺,直到有一天家中来电话告知,奶奶由于产生了幻觉,出门找我时从高坎上摔了下来,我才第一次携妻儿专程从外地赶回去看望奶奶。令人痛惜的是待我们心急火燎地赶到家中时,奶奶却永远闭上了双眼。

  而今,奶奶的坟冢已经长满了野草。在我眼里,这些野草就是祖孙情缘的种子在尘世间的继续萌芽,将永远生生不息。

  此文于2017年3月24日发表在《四川日报》天府周末“原上草”版面

TAG标签: 奶奶  轻抚  我的梦  

【审核人:凌木千雪】

------分隔线----------------------------
文友推荐
 
打赏作者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文甫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文甫 会员等级:文学童生 用户积分:72 投稿总数:6 篇 本月投稿:1 篇 登录次数: 21 他的生日:10-01 注册时间: 2020-05-28 09:56:03 最后登录: 2020-11-20 12:17:56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点击图片赞助蜀韵文学网
百度推广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