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人物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李爱莲:在小岗我见到了他

时间:2020-07-03 23:47:23字数:15108【  】来源:手机原创 作者:徐洁 点击:0

  小岗村位于安徽省凤阳县,距离我所居住的城市驱车一个多小时的路程,至今却没来过这里,但是小岗村的故事从我小时候起就一直响彻耳边。当小岗村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时,我还是一位生活在淮河岸边的乡下妹子,那时候读初中。我清楚地记得土地分到户时,乡亲们欢欣鼓舞的样子,更记得,分田到户后,一下子家家户户就有了粮食吃,就没再出现青黄不接,吃了上顿没下顿到处借粮或外出讨饭的乡亲了。关于小岗村,近乎成了当时农村人的一个神秘所在,像一个头顶光环、传递光明的使者。后来随着改革开放步伐加大,从农业到工业,从乡村到城市,从沿海到内地,各地的发展变化五彩纷呈,好戏连台,目不暇接,小岗才慢慢淡出了人们的视线。近些年来关于小岗村的各种争议又开始纷纷扰扰,这令我又关注起小岗村来。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和妹妹到凤阳找一位乡村医生治疗风湿关节炎,“顺便”到小岗村一游,了却了我心中一个夙愿。

  一九七八年响彻在小岗村上空的一声惊雷,拉开了中国农村经济改革的序幕。在1978年的冬天,严金昌等十八位大包干带头人集体联名签字,立下了按着红手印的生死契约,将集体土地以家庭为单位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这在当时的政治体制下,是一个雷区,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体制、集体所有制经济体制岂容践踏,但穷及末路,也只能冒天下之大不韪了。后来这种土地经营方式取得了很大成效,得到了政府的肯定与积极支持,进而在全国推广。这项改革措施在当时的作用是很显著的,土地承包第二年,小岗生产队粮食总产量相当于1955年到1970年产量总和;人均收入是1978年的18倍。它提高了个人的劳动积极性,解放了生产力,增加了粮食产量,基本解决了农村人口的温饱问题。要说小岗精神,它就是敢于冲破一种体制的禁锢,舍得一身剐,敢闯、敢试、敢为天下先,它给中国经济体制改革掘开了一个破冰洞,找到了一块试金石,在传统的意识形态上撕破了一道口。

  大包干纪念馆

  时代总是向前发展的。小岗精神催生出中国经济体制的全面改革,让中国四十年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小岗村杀出的一条血路,让中国这条改革道路越走越宽,越走越远。可是,在中国经济全面改革,多种经济形式活跃在中国乡村和城市的各个行业的时候,小岗村一度却落伍了,掉队了,这也是不容置疑的事实。小岗人还继续沉浸在自己的改革光环之下,没能与时俱进,抬头看外面的世界。这即是千百年来农村小农经济思维使然,更多的是有政策因素,地理因素,人文因素等等长期形成的痼疾,但凡了解一些淮河文化的人都应会有一个清醒而客观的认识。但小岗村毕竟已经不再是过去的小岗村了,它已然成为了中国改革开放的一个特殊符号,一个历史里程碑式的标签。政府不能让小岗人“一步越过温饱线,二十年未进富裕门”这种现象再继续下去,因此2004年政府下派干部,派来了沈浩同志进驻凤阳县任职小溪河镇党委副书记,小岗村党支部第一书记,小岗村村委会主任。于是就有了沈浩的故事。沈浩何许人也,他就“两任村官沥血呕心带领一方求发展,六载离家鞠躬尽瘁引导万民奔小康”的那个沈浩,他就是披肝沥胆全不察,血洒小岗两昆仑的沈浩。

  沈浩事迹陈列馆

  走进沈浩事迹陈列馆,馆里详细地陈列着沈浩同志从2004年2月任村官,到2009年11月6日血洒小岗村那一桩桩一件件感人事迹,参观后令人唏嘘,令人感叹,令人感动,令人敬仰。那一组组数据,代表着沈浩同志在小岗村一步步带血的足迹,也看到了他带给小岗村点点滴滴的切实改变。沈浩他是一个公务员,在完成下派任务后原本可以回到省城自由自在地生活,孝敬老母,照顾妻女,可是村民两次集体联名申请,请求沈浩同志连任村支书,沈浩这位铮铮汉子,又怎能忍心丢下他为之付出心血,而尚有更多宏伟计划需要切实履行的小岗事业呢,他又怎能舍得丢下朝夕相处,日生情谊的村民呢。沈浩终因过度疲劳而导致心脏病突发逝世于小岗村临时租住的房子内。就这样,沈浩同志把自己最后一滴热血洒在了小岗这片土地上,真正做到了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沈浩同志当得起中华民族的脊梁!

  沈浩同志油画

  说起小岗,很多信息涌入大脑,自然也避不开一些沉重的话题。但我想表达的却是个人的一些观点,关于网络上甚嚣尘上对小岗村的那些诟病。一是深挖那份联名签字的真实性。我个人认为,不管这份大包干签名是出于政治需要,还是出于什么原因,在这点上穷追不舍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大不了就是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抱有政治目的,去翻这些老账,达到否定小岗,否定推动这场改革的领头人,否定这些年来改革开放取得的成果。公而论之,小岗当初的改革意义,已经远远超过自身发展的意义。更不能拿目前小岗村与全国农村改革成功示范村来对比,如河南的南街村,江苏的华西村等。如果要对比,需要把可对比的所有前提条件拿出来进行科学评估。大家需要一个冷静的头脑,发展的思维,历史史观去看待小岗现象。小岗村农村联产承包责任制,就像当初中国上空的原子弹氢弹释放出来的那朵蘑菇云,其意义非凡。没有小岗村当初突破藩篱,敢于打破固有体制的那一番惊天壮举,就没有中国的改革开放,就没有四十年来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就没有当今新中国的崛起,就不可能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和百年梦想。仅此一点小岗人就应该受到世人的景仰。我们不能用发展过程中出现的问题一叶障目,从而否定小岗村改革的历史意义。

  二是对小岗村民的诟病。有人说小岗人自私懒惰,躺在历史的功劳簿上只会伸手向政府要救济金,不思进取,不图发展。这些说法我不能苟同。如果没有国家大的发展战略,仅凭自身努力,淮河流域想要实现经济跨越式发展是相当困难的。这有千百年来根深蒂固的历史原因,地理区位因素,人文因素,更有国家区位发展战略因素。个体的崛起,你可以跳出你的固有生态圈,去找到一个更适合你发展的平台。而地区的发展,因素就复杂得多。淮河流域自古以来就是南北对峙的分界限,是南北军事争夺的主战场。清末沿革地理学家顾祖禹在《读史方舆纪要》里记述了这样一段话“自古天下裂为南北,其得失皆在淮南。……南得淮则足以拒北,北得淮则南不可复保矣。”淮河在军事上的重要,不言而寓。南宋词人张孝祥在《六州歌头•建康留守席上作》词里写到:长淮望断,关塞莽然平。征尘暗,霜风劲,悄边声。黯销凝。追想当年事,殆天数,非人力;洙泗上,弦歌地,亦膻腥。隔水毡乡,落日牛羊下,区脱纵横。看名王宵猎,骑火一川明,笳鼓悲鸣,遣人惊……描写的就是宋金南北对峙隔淮相望,故国家园被金人占据的情景。长期战争的争夺,使得人才技术流失,水利失修,经济滞缓。另外淮河水患一直是两岸经济发展的一个桎梏,又加上历史上黄河几度改道,夺淮入海,让生活在淮河两岸的人民饱受大雨大灾,小雨小灾,无雨旱灾之苦。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就是凤阳人,而且一度将都城修建在凤阳,设计占地面积382公顷,比北京故宫大12万平方米。修了六年而罢修,看来朱元璋对家乡的感情还真不一般,可最后落的是家乡对他的骂名。当地流传的花鼓灯唱词“说凤阳,道凤阳,凤阳本是好地方,自从出了朱皇帝,十年倒有九年荒。”朱元璋把江南的富户大量迁移到凤阳,也想把江南的人才和技术引进到他的都城他的家乡来,结果都城弃建,劳民伤财,大量贫民流离失所,只好一路唱着凤阳花鼓乞讨,一路奚落着他们的老乡皇帝朱元璋的不是。笔者去过凤阳明中都皇城遗址考古现场,也参加过南大有关考古学术公开会议的旁听,其中就有安徽考古队关于“明中都皇城遗址考古发现”的学术报告,所以印象深刻。对朱元璋来说,他并没能保佑好他家乡的父老乡亲。作为一代皇帝,他也只能心有余而力不足。环境的恶劣,政权的不稳定使得淮河流域经济发展长期被边缘化。到目前为止,这种边缘化的处境依然存在。试想一下,小岗村的发展仅靠一个带头人,就能轻而易举改变的吗?一片贫瘠而缺乏资源的土地,仅靠那些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就能发展现代农业,招商引资,发展工业,可能吗?他们人老几代都没走出过那片土地,外面的世界日新月异都未尝知。所以,农村的发展问题,归根结底是政府的问题,是国家层面的战略发展规划问题,不解决大环境问题,就很难有突破性的作为。现在新中国已经建国半个多世纪,社会稳定,人心安定,淮河治理也已初见成效,国家理应把淮河流域的发展纳入战略层面积极抓紧实施,让饱经沧桑的淮河流域分享到国家发展的战略机遇,分享国家改革开放的红利,让古老的淮河焕发生机。值得欣喜的是2018年10月国务院关于淮河生态经济带发展规划的批复(国函〔2018〕126号赫然摆在了我们面前,近两年来我也在关注着淮河流域的点滴变化,同时相信淮河流域未来的发展前景广阔。三是要正确对待小岗的现在。要用包容的心态去包容这片土地上的人民,他们虽然被贴上了改革开放第一村的标签,但是,那只是一段历史。当今如何发展,方向在哪,需要更多的人积极关注,而不是用一种苛责的眼光去看,用苛责的心态去对待。

  作者(左)与严金昌老人交谈

  这次到小岗,我专门去拜访了当初大包干带头人之一的严金昌老人。金昌老人今年已经七十六岁了(2018年)。开了家餐馆,名字叫“金昌食府” ,他也是当今小岗村受益最大的人之一。走进金昌食府,见到一位小二,后来才知道是严老的女婿,问严老在不在家,回答在后院一块自留地里干活。走进后院,见到了老人家,他可能对我这样突兀的陌生人来访已经见怪不怪,热情地打了招呼,就自然地攀谈起来。老人面色红润,身体健朗,很健谈。见到他时,说是刚从北京参加了一个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农村发展新闻发布会,参加会议的有四十个城市的专家及代表,严老当然是作为农村改革开放的小岗典型代表出席会议。这次的会议是为2018年12月18日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做准备的。正是2018年12月18日这次会议上,党中央、国务院授予了农村改革的先行者,小岗村“大包干”带头人18位同志改革先锋称号,颁授了改革先锋奖章。 我问了老人小岗村的过去,现在以及对未来的打算,老人侃侃而谈。老人曾经作为沈浩先进事迹报告团成员到全国巡讲,长期接待,锻炼,老人练就了敏锐的头脑,清晰的表达能力。老人有七个子女,目前都没有离开小岗村。有的子女开饭店,有的开超市,开旅馆,开洗浴中心。就像大多数中国农民小富即安,他们没有太大的野心,眼前有饭吃,有钱赚就很满足。随遇而安也是根植于中国人内心深处的那点文化基因吧。问及小岗的将来,他向我表述了中国梦中的那个”小岗梦”。老人上身穿的白体恤背面,赫然印有“小岗梦”三个大字,这三个字,不仅穿在老人的身上,也装进了老人的心里,成为了小岗人精神世界的一部分。

  “小岗梦”目前有清晰的蓝图。八项计划,六十九项具体措施及实施方案。这些方案及措施据老人说在村委会里可以看到。目前村支部书记是一个凤阳财政口派来的年轻干部,老人说起他,赞赏有加。如今村里有了新的带头人,相信小岗村的未来会越来越美好。我们一起聊了小岗村的土地流转情况。目前是每亩地800元流转给需要的企业,总共流转出去了1800亩土地。农业种植结构得到了很大的改善,由原来单纯的农作物向种植经济作物转型,工业基础正在慢慢起步。这片热土吸引了一些知名的农产品配套加工企业,使得农产品形成一个完整的产业链。乡村旅游产业蓬勃发展,正在推动第三产业的新兴发展。老人言谈之中无比自豪,但忧心仍在。能够感觉出来,这片土地已经不再宁静,有过多的人关注,就产生更多的困扰,特别是来自外界相反的声音,对他们的内心也造成了一定的困惑和压力。严老言下之意,是让我们多传播小岗村的正能量。是啊,小岗人已经做出了自己应有的努力,小岗更需要社会正面的关注,更需要各方面有力的支持。但当今想改变一个区域的社会经济可能并不比朱元璋开创大明基业更容易,不是靠英雄气概就能完成的。所以,小岗的未来命运,还需要小岗人自己去把握。不完成由“输血”向“造血”功能的转变,小岗人就无法走得更远。这一点小岗人已经意识到,并正走在产业健康发展的道路上,相信也祝福未来的小岗人民生活更加美好。只有这样才是对沈浩同志的英灵最好的慰藉。

  作者瞻仰沈浩雕像

  再一次回到沈浩同志事迹陈列馆,高大的展览大厅正面,竖立着沈浩同志顶天立地的白色雕像,挺拔伟岸,目光坚定。沈浩的献身精神,沈浩的敬业精神,沈浩的民族责任意识,舍小家顾大家为民请命的大局担当意识,永垂不朽!正如雕塑旁隽刻着的一首赞歌,是对沈浩同志最好且最深情的结语:

  你是一粒种子,

  深深地埋进这片多情的土地!

  你是一面旗帜,

  高高地飘扬在这片希望的田野!

  你把人民捧在心里,

  人民就把你举过头顶!

  站起来你是一尊雕像,

  倒下去你是一座丰碑!

  沈浩同志!你的精神长存!

  (原文写于2018年6月7日,略作修改)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徐洁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徐洁 会员等级:文学翰林 用户积分:1200 投稿总数:131 篇 本月投稿:39 篇 登录次数: 21 他的生日:02-08 注册时间: 2019-06-08 13:43:25 最后登录: 2020-08-02 00:29:33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