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人物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散文:《姐姐》(作者:周筱青)

时间:2020-01-13 18:28:56字数:13506【  】来源:原创 作者:佩佩 点击:0

  姐姐模糊的背影,多次出现在我的梦境里。是血缘关系,还是渐入老年,想去看看的念头越发浓烈,这次终于达成所愿。

  1

  我对姐姐的记忆,只停留在童年里。姐姐年长我13岁,在家排行老大,梳两根齐腰长辫,皮肤算不上白净,但绝非黝黑,个头略高于我,眼睛像妈,圆而不大,皆在大与小之间,性格温和,为人憨厚。姐姐出嫁时的样子,依稀记得。满满一房间人,贴有喜字稻箩里装满圆圆的欢团,炒米搓成的,因白色故涂抹了红色部分,以示喜气,寓意团团圆圆。村里的妇女会带小孩讨要,讨要一份吉利。妈妈专门请村上有福之人(长辈儿女双全之人),帮姐姐穿衣梳头,并说些吉利的话。姐姐着一身崭新衣服,带一份腼腆和羞答,着实好看,难怪都说新娘子好看呢。临走妈妈抱住姐姐,边哭边交代,说做女儿不同做媳妇,不能懒,要勤快,凡事多担待多包容等,妈妈也是这么交代我的。姐姐站在竹筛上(说是脚不沾娘家土),鞭炮想起,大哥背着姐姐离开了家。少不更事的我,有些想不通,结婚本是好事,干嘛要哭呢。直到自己出嫁,才知道妈妈和姐姐哭得如此伤心,各有不舍,不舍一手养大的女儿,不舍这个家,再回来就叫“回娘家”了。姐姐出嫁后,难得回来,一来交通不便,二来要挣工分,只有农闲(腊月和正月),才回家小聚几日。

  清楚记得,姐姐结婚第二年正月回门,带我去她家小住了几日。第一眼看到姐姐家,有些蒙,茅草屋,泥土墙,地面坑洼,和家里的老宅无法相比。村子里很多人家外墙贴有牛屎粑,臭烘烘,特恶心。听说他们雨天,出门更是艰难,泥水漫到鞋口呢。难怪妈妈当时死活不愿意姐姐嫁到那里,嫁那么穷酸人家,一个没有妈妈的姐夫;难怪妈妈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难怪姐姐出嫁,妈妈哭得如此伤心,心疼姐姐受苦呀!可妈妈无能为力,无法改变姐姐的命运。这一切源于爸爸头上那顶“帽子”,家境好的,谁愿意娶一个家庭出身不好的女人当老婆,那是个特别注重成分的年代。姐姐只好接受历史给予的厄运,嫁了,尽管心有不甘。

  圩里的年倒是比山里热闹些。我们除了舞龙灯和唱门歌,似乎无其他好玩的。一天晚上,姐姐领我去了一家人,大大的堂屋,坐满了人,大伙正安静听台上男人口若悬河讲梁山好汉的故事,还不时敲打架子上的鼓,姐姐说这是“甩鼓书”。我听得目瞪口呆,好是过瘾,每天说的都不一样,挺羡慕那人肚里故事多,了不起。每次姐姐喊我回家,我都一步三回头。还有就是赌钱,圩里人省吃省穿不省赌。一年忙到头,到了正月,村上好些人把挣到的辛苦钱,用来推牌九,三两下钱就没了,快得吓人。那是我平生第一次知道“赌博”一词,也是第一次认识牌九和麻将。难怪那时圩里人生活不及山里人生活的富足,生活的讲究。连几岁的孩子都喜欢玩赌博游戏,我就被那帮孩子坑过。砸铜钱,游戏规则,几个人就放几块铜钱在石头上,再通过剪刀石头布,定出先后顺序砸,瞄准下手。长大才知道输在哪里,我傻不拉几站在线外直挺挺投掷,而他们投掷时,整个上身向前倾,那可相差不少,玩成精了,我大概天生就笨。不懂世事的我,输了还向姐姐讨要,姐姐执拗不过我这个幺妹,结果可想而知。现在想想真后悔,太难为姐姐了。

  姐姐给我最后的念想,便是那件白底蓝花褂子。那是我十岁时,姐姐送我的生日礼物,要知道那个年代,不过年哪来新衣服穿哟,我高兴地手舞足蹈。姐姐还给二哥买了一双白色短袜,当时最流行的,姐姐知道二哥爱标。刚好我和二哥相差9岁,大生日在一年里。时光荏苒,岁月远去,那件白底蓝褂,早已不复存在,记忆却深深烙下。

  我永远忘不了那年九月,打黄豆的季节。傍晚家里突然来了好几个客人,都是流潭圩姐姐村上的。妈妈歇工后,着急忙慌做饭,晚饭后妈妈去厨房洗碗,来人跟爸爸哥哥们说,姐姐因洗被子用力过猛,连人带被落入池塘,不过没什么大问题......我听后飞奔告诉妈妈,妈妈慌忙丢下碗筷,三步并着两步跑到房间,边哭边说:“肯定出大事了,否则现在这么忙,不会来这么多人传话”......大哥连夜叫了村上拖拉机赶过去,大哥二哥随去。姐姐是个旱鸭子,姐夫又在七八里之外做活,加上年长点人的愚昧思想,说救了他人,日后会摊到自身。姐姐就这么走了,年仅24虚岁,丢下一个不会说话,不会走路的儿子。

  2

  姐姐走后,妈妈每日以泪洗面,每次出去干活回来,眼睛都是红红的;坐在灶膛生火,也是泪如雨下;当我活蹦乱跳放学回家,看到妈妈红肿的眼睛,立马像霜打的茄子,这样的境况持续了好几年。少年不懂痛滋味的我,满心疑惑。姐姐在世时,妈妈不是不喜欢吗?整天叨叨姐姐这也不是那也不是,什么毛巾没整干,水缸盖没盖好,地没扫干净等鸡毛蒜皮小事,为何姐姐走了,反而天天哭呢。直到自己当了妈妈,才知道世上没有哪个妈妈不爱自己的孩子,妈妈的严苛,如同今日家长们天天念叨孩子好好学习一样,希望他们变得更好,将来少遭罪,生活的幸福,这是每一位妈妈的夙愿。

  姐姐丢下苦命孩子,无时无刻不牵挂着妈妈。姐姐离开不到一年的时间,姐夫便续弦了,大有从“将军”到“奴隶”事态。姐姐可怜老好,被姐夫拿捏死死的,这回颠了个,娶了个狠角色,全村有名。可苦了我那可怜的孩子,都说晚了娘就晚了老子,更何况还是个泼辣不讲道理的晚娘。孩子所遭的罪,怕是方圆几里的人都知道。即使妈妈再多牵挂,再有不舍,也没有办法。妈妈说,不好将他接到家中抚养,一来他是外姓,又是男孩,责任重大,养的好便罢,养不好会遭来意想不到的罪过;二来家里哥哥们都尚未成家,父亲身体又不好,挣不了劳力公分,妈妈还要挣工分,实在无暇分身。放手,并不代表不爱,而是情非得已。

  姐夫婚后,先后有了三个孩子。可以想象我那苦命的孩子,何等境地,干活是老大,吃喝让弟妹。稍不如意,拳脚相加,严重时,还会饿着几天不给饭吃,隔壁邻居看不过,喊去家里吃,被她知道,跑去人家摔碗大骂,泼辣霸道之极,使得孩子落下胃病。我们也非只听孩子一面之词,我的两个嫂子娘家和他同村,孩子晚娘所为,绝非虚假。孩子小时,最喜欢的事就是来家里。每次来家,尤其冬天,那双不堪入目的手脚,实在令人心疼,结满厚厚的污垢,皮黑消瘦,一看就是营养不良。我实在无法理解,一个母性的慈悲去了哪里,即便不是亲身的,两种对待,都能理解;即便不是丈夫的孩子,一个路人,也不会如此狠毒吧。我既为孩子遭的罪痛心,更为她如此做人悲哀!

  我与姨侄相差9岁,他来家都是我帮他洗漱,装上一盆热水浸泡、搓洗,看到他喊疼,我的心也跟着抽搐,真是“没妈的孩子像根草”呀!谁会对自己的亲生孩子这般虐待?不知是血缘还是母性的使然,至今对他心疼有佳。那时我们家犹如他的天堂,能体会家的温暖,不用做任何事,与其他孩子一起无忧无虑玩耍,时常疯到吃饭时被喊回家,妈妈那亲切的呼喊声,宛如昨日,耳际响起:“向红...回家吃饭了......”他如小鸟般飞奔回来,有好吃的都紧着他,他的肤色一点点红润起来,我们的心也安然些许。

  那是一个夏夜,天已黑透,起码得八点多了吧,我们早已吃过晚饭,正在纳凉。门前忽有黑影闪过,“谁?”,他可怜歪歪,慢腾腾走进家门,一脸疲惫不堪,快要被风吹到似的,光着脚。妈妈一把将他揽入怀中,全家人围拢过来,问个究竟。原来跟晚娘闹别扭,具体什么事,记不清了。不敢想象他家到我家60多里地,中途还要倒车,他爬上毛桥到顺安的公交车,继而又爬上凤凰山的公交车,被售票员赶下车,因为他没有钱。他凭借记忆,沿着公路一路跑到我们家,可是三十多里,还光着一双脚!无法想象,一个十来岁的孩子该有怎样的不忍,怎样的毅力,驱使他如此这般。我们在责备他的胆大,家人担心,不安全之外,剩下的满是辛酸和泪水。如果姐姐在该多好啊,一定会当心肝宝贝一样疼爱,我苦命的孩子......

  更为痛心的是他每次临走时的场面,抱着妈妈腿不撒手,哭得惨烈,边哭边说:“我不回去,我不能回去,她会打死我的......”妈妈更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不舍。可再怎么心疼,也不能耽误他的学业,妈妈答应他寒暑假来家住。这样,一年就能在家待上四分之一时间,走时带上学费和学习用品,身上的衣物更不必说。妈妈心里总有亏欠,觉得姐姐一天好日子没过,无法补偿姐姐的爱,加倍偿还在孩子身上,尤其家境好转后。今天,当有的孩子抱怨生活不易,抱怨父母对他的谩骂和苛刻,你知道世上比你悲凉的人,大有人在吗?

  3

  好在孩子并没有因为家庭的压制、殴打,走上歧途,反而逆境中茁壮,如山野里的竹子,不论怎样的环境,即使石缝间,也能挺拔而起。孩子就这么跌跌撞撞长大了,初中毕业后,外出打工,凭借对人的真诚,做事的踏实认真,赢得厂里一位姑娘芳心,并有了好归属。我也自姐离开后,时隔二十多年,第一次踏上那个村庄。尽管两层楼房,六个房间,只有新房粉刷了墙面,也好过当年姐姐的茅草屋。真替姐高兴,孩子终于长大,终于苦尽甘来当家作主,过自己想过的生活。先后养了一双儿女,大的已上大学,小的快小学毕业。两个孩子,负担不清,仅靠农产品收成养家,有些困难。夫妻两合计,一个留守,一个出去挣钱。年轻夫妻为了孩子生活的富足,长期分居,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这又岂是他们夫妻一隅。因小男孩顽皮,侄媳管不住,只能侄儿留守家中,既当爹又当娘,还要农作,实属不易。侄儿肯吃苦,庄稼的好把式,他种的甘蔗、西瓜比别家甜,销路自然也好,有人专门打听去他家买呢。每年的主要经济来源西瓜、甘蔗、荸荠、生姜等,套着种植。今年光一季甘蔗下来,收入达两万多,只是挣得比较辛苦,开着三轮车,走街串巷,风里来雨里去,一双手满是老茧,就跟树皮厚实。现在我们家这辈里,就属他最辛苦,怎不心疼?他却很乐观,说哪个钱都不好挣,人虽辛苦,心里乐呵着;说劳动锻炼两不误,不像城里人,专门为了锻炼而锻炼。想想也是,他是一家之主,就得承担起家的责任,现在不辛苦,更待何时?我为他拥有良好的生活态度,并口口相传,感到欣慰!

  虽说孩子从小没有得到多少家庭温暖,好的教育。但还是有些受我们家族影响,心地善良,为人厚道,懂得感恩。那日去他家,刚好村上有家人干鱼塘,不打算卖,留着送人,后又悄悄告知他,可以匀一条。从他们简短的对话中,可以看出孩子口碑很好,得人喜欢。村上人来家买甘蔗,也是买中有赠。试想一个行事不怕吃亏的人,人缘怎会不好。自成家后,逢年过节都买礼物孝敬长辈,送自家养的鸡和鸡蛋。我偶尔得空,会去他那儿“打劫”一番。这不,我和他姨父开车拉走了鸡蛋和老母鸡,还有田间种的素菜、荸荠和甘蔗等。很庆幸两个小孩读书挺争气,并能分担家务,挺懂事的。他说他吃的苦,绝不在孩子身上重演。现在虽说日子辛苦点,可生活有奔头,家庭很温暖,真的替他们高兴。也感谢姐姐留了后,来延续她的生命,和我们的爱。

  4

  姐姐:请原谅小妹的姗姗来迟。四十多年了,第一次来你坟头祭奠,个中滋味,难以言表。我一一摆上供品祭拜,极力寻找姐姐的影子,模糊的,想当年我也只不过是个十来岁的孩子,能有多少记忆。所以你的孩子多次寻问我你长得啥样,我只能凭借模糊的记忆描述。你唯一的一张照片,却被姐夫销毁(他为求安宁),抹杀了孩子对你容颜的记忆。这件事让我对姐夫不可原谅,可以把照片给我们保存,留一份念想啊!姐,记忆尽管模糊,思念却不曾远离......

  看着荒芜的草丛,无从下脚,侄儿不停的解释,说之前才砍的。我知道,我知道“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而人的生命却只有一世,只能安然凝望这一岁一枯荣......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佩佩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佩佩 会员等级:文学翰林 用户积分:1584 投稿总数:186 篇 本月投稿:0 篇 登录次数: 47 他的生日:03-13 注册时间: 2010-09-17 17:57:13 最后登录: 2020-07-05 10:24:12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