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人物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黄复彩:笔墨苍生何惧老

时间:2019-12-01 19:18:58字数:6987【  】来源:原创 作者:美文欣赏 点击:0

  认识张兆玉先生,是从他的字开始。

  几年前,在九华山一座大殿里看到两幅刻在红木上的匾额,一幅“千佛含笑”,为我所熟悉的圣辉法师所写,其朴质本真,文而不野的书法风格,自是体现了一个出尘大德的内在修养。一幅“衣钵真传”,系原省书协副主席,著名书法家张兆玉先生所书。其厚重稳健,如一个双脚扎根在凛冽大地上的北方汉子,胸部挺阔,腰眼板直,体现出中国书法的端庄大气和阳刚之美。

  当时我站在这两幅风格迥异的匾额前久久端详,甚是喜爱。

  缘分所至,不久即在友人陈三久的“无相别院”见到张兆玉先生,其率性的谈吐,加上他浑厚的淮北乡音,在一群人中,自有一股强大的气场。想到先前见到他的字,始知真正是字如其人了。

  当时我有一书即将付梓,便请他为此书题签,他当即挥毫,横的、竖的,各一幅,其刚劲朴质,其方正大雅,正合我意。只是后来出版社更改了书名,我不得不向张先生表示歉意,没想到他呵呵一笑,说:“没事,以后你需要,只管开口。”我所知道的是,在当下的书画市场,兆玉先生的碑、颜合璧的字十分适合碑刻和牌匾,因此在书画市场有一字难求之说。但他自有原则,给寺庙写字不收费,给学校写字不收费,给养老院写字不收费,给朋友写字不收费。张兆玉为人旷达,性格豪爽,可见一斑。我们就这样认识了。

  已亥年立冬时节,久旱无雨,阳光泼辣,我应邀去他位于九华山茶溪小镇的颐心山房做客。仿古的门楼,门额上刻在一块百年老木上的“颐心山房”四字苍劲霹雳,联曰:“清晨鸟啼颐心,夜霭玉眠山房”;正门的牌匾“翰墨堂”则为他的恩师刘子善先生的墨迹。果然是书法家的住宅,其浓浓的墨香之气让这座古雅的庭院成为九华山下茶溪小镇独特的风雅。进门处,宽阔的走廊两旁悬挂着几十幅张先生在各个历史时期的书法作品,就像一个汉子甩着臂膀从远处一路走来,其风姿,其步态,便也一目了然了。中国书法艺术既讲究“笔墨气韵”,又主张“物象之美”,兆玉先生的笔墨气韵便也体现在这颐心山房的每一块匾额,每一幅书法,乃至每一棵树木盆景,每一座山石亭阁上了。

  这是上午九时许,张兆玉刚做完早课,宽敞的客厅地板上铺满了写在橘黄色毛边纸上的颜体大揩,每个字都有32开书本大小。兆玉夫人说,每天清晨,他家的鸡刚叫头遍,先生便起床了,梳洗完毕,便开始了雷打不动的早课。或者《颜真卿大唐中兴颂》,或者《泰山金刚经》,或者《爨龙颜碑》,最近,他又迷上了《汝南王碑》。在这座颐心山房里,除了读书和会见朋友,张兆玉一天中大部分时间都用来写字,而临帖又成了他这一天中最重要的功课。我有感于这样成熟的书法家依然执着而不懈地临帖。他说,临帖,是一个书法家毕生功课。正所谓一月不临同行知,一年不临读者知。他认为,那些从不临帖,信手就写,却又在经济大潮中锱铢必较的书家是对神圣的中国书法艺术的野蛮亵渎。

  唐代书家孙过庭在其《书谱》中说,中国书法具有物象之美,其奇妙无穷,如“悬针垂露,奔霄坠石”,又如鸿、如蛇、如云、如月,美如世间万事万物,而在技法上既有蝉翼之轻淡,又有山岳之雄浑,是需要书家耗费其毕生的精力而去努力的。

  兆玉先生向我伸出他的右手,他的几近变形的食指与中指上一层厚厚的老茧。这是一个老书法家的手,粗砥厚实,墨香沉沉,这是长年累月的笔下功夫留下的印记,是一部艺术家六十余年的完整编年史。

  张兆玉出身在淮北一个普通的农家,早年的家庭变故,给幼年张兆玉留下沉痛的心理创伤。有一天,他在自家的一间老屋大门上看到几个经风沥雨后残存的毛笔字,那是曾做过乡间私塾先生的祖父留下的墨迹。血脉的遗传,像一道电光石火照亮了一个少年幽暗的心灵空间。从此以后,他迷上了书法。那一年夏夜,在五河的一个大杂院里,几个年轻人围在一盏大灯泡下兴奋地甩着扑克,而在另一旁,一个少年却借着这难得的灯光在一笔一划地临写着《九宫格字帖》,不顾蚊虫的虰咬,不顾同伴们的讥笑,少年张兆玉就是这样独处在自己的心灵世界,旁若无人地用墨和笔与古人对话。直到夜深了,一个过路人摸着少年的头说,好孩子,你将来一定能成为一个伟大的书法家。他不知道书法家是为何物,但他却知道,书法是迷人的,古人留下的那一块块如山泉奔涌,如大河壮阔的碑帖是迷人的。就是这样,少年张兆玉沉浸在书法艺术中,忘却了饥饿,忘却了屈辱的童年生活,他的字也一天天变得耐看了。

  1978年,张兆玉考取了安徽省轻工业学校工艺美术专业。三年的艺校生活,书法成了他最迷恋的功课。他拜在著名书法家刘子善门下,开始系统地学习自汉代留传下来的各种碑刻。刘子善说,大象无形,心外无物,中国的书法艺术是心与物的产物,心是第一的。古人之“诗赋小道,壮夫不为”并非否定书法艺术的作为,而是强调字外功夫,强调如何做人,做一个顶天立地的人。在中国的汉字中,“人”字的笔画一撇一捺,看似简单,但若欲写出一个最美的“人”字,则需耗费一个人毕生的功夫。

  现在回忆起来,当初张兆玉在恩师刘子善门下学到最重要的东西不是“砚墨如病夫,下笔如壮士”的独家技法,不是笔与宣纸相互摩擦所产生的心灵感应,而是实实在在的做人道理。在几十年的磕磕碰碰中,在无数次的心灵垂炼中,张兆玉在心与物之间摸索到一条适合自己的“道”与“法”,我以为,这才是书家张兆玉得之先贤刘子善真传的秘籍所在。

  兆玉先生的颐心山房还在打造中。他说,他要把颐心山房打造成一处书法艺术的长廊,一处中国传统文化的博物馆。他指着他的颐心山房说,他要把自己的书法刻成碑,镶满整个围墙,布满整个庭院。生命是有限的,艺术却能无限,若干年后,他要让他的得益于中国传统文化滋养的书法艺术还归这片广袤的大地,还归于他不老的笔墨苍生。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美文欣赏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美文欣赏 会员等级:文学秀才 用户积分:20253 投稿总数:4365 篇 本月投稿:278 篇 登录次数: 753 他的生日:05-27 注册时间: 2012-02-08 03:20:56 最后登录: 2019-12-04 22:32:09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