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人物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朱文媛:老翟

时间:2019-11-29 22:20:49字数:7647【  】来源:原创 作者:美文欣赏 点击:0

  老翟不老,五十。按最新年龄划分标准,刚步入青年不久,离老年尚远。

  老翟的大女儿毕业工作于上海,二女儿就读一所重点大学。从这一点上说,五十的老翟是成功的,也是幸福的。毕竟“望子成龙,望女成凤”是父母最大的心愿。孩子的成才比自己的成功更让人倍感幸福与欣慰。

  四十六岁那年,市里招骨干教师,早就是高级教师的老翟像年轻人一样悄悄看书备考。本就是老本科安师大的高材生,功底扎实,加之智力超强。哦,忘了告诉你,其小女儿小学曾跳过级,实在是“有其父必有其女”,优秀得让人羡慕嫉妒恨。恨自己为什么没遗传如此强大的智力基因!不然何至于被学习如此虐待!

  意料之中,老翟过五关斩六将成为当年进城的骨干教师里年龄最长者,也是家庭负担最重者。

  老翟要走了的消息不胫而走。有的说:城里就好了?房子要自己买,水电要自己教(当时学校里水是地下水,电是教职工福利)。一开门就要钱。还有的说:年龄大了,又不是年轻小伙子折腾啥?孩子能带去,老婆呢?得留下吧!又成牛郎织女,两地分居了。图啥?

  这些老翟是听不到的,但聪明如他是能想到的。

  最终带着小女儿去了市里的一所重点高中,他工作,女儿读书。妻子经常往返市里和乡镇。日子虽忙碌但也算温馨。

  十一年的同事关系,缘尽于此。校园里少了一个戴啤酒瓶底厚眼镜的大高个,走路时,仰头,耸肩,抄手,跨着超大的步子往教室奔。脚上一双半旧老包头棉鞋,脸上挂着微笑,嘴角淡淡的八字须,腋下夹着课本,一张略显苍白的脸布满微笑。

  三年后,小女儿也考个不错的大学离开家。老翟恢复单身生活,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课上属于学生,课下属于自己。爱干嘛干嘛,无人管他,他亦无需管人。超过45岁无需打卡坐班,再也不用按部就班三点一线的活得像上了发条的时钟。半生奔波辛苦,终于迎来了人生的又一个春天。闲暇无事,看看书,上上网,钓钓鱼。老翟的幸福生活算是真正开始了。我这样认为,大家也这样认为。

  其实我们只看到他人生活美好的一面,或者说我们常常愿意把美好的一面示人,另一面有意无意地掩盖起来。又或许不屑像祥林嫂般喋喋不休地向人诉说,一切自己默默地扛在肩上,哪怕撑不下去也不喊停。成人的世界里有太多的无奈与悲伤,欢乐像一道雨后彩虹,转瞬即逝。可悲的是,偌大的世界,却找不到可以倾诉的人。难道真如一句歌词所说,越长大越孤单?

  城里幸福的老翟无疑是孤单的。年过不惑,半路闯入城里。半生积蓄付个首付,剩下月供,最终还是沦为房奴。原来在镇上还能住单位的福利房,到了城里一切自己解决。

  糟心的是,开发商又捐款跑了。他的房子就在那一片面目全非的半成品里,无人问津。

  老家早逝的弟弟撇下两个孩子,时不时地需要帮扶,七十多的老娘拱着豆芽般的腰逢集上街摆摊卖菜,古稀之年还被生活逼得无处遁行。

  拿死工资的老翟又不甘心不忍心不管不问。这些年来,为家里的琐事夫妻之间也没少拌嘴吵架,甚至打架也是有的。进城之后,老翟似乎看明白了,对爱人温和很多。好几次碰见他陪她逛超市卖菜。

  谁的生活不是一地鸡毛?即便是一地鸡毛,又怎样?不是还可以捡起来,做成毽子踢吗?

  但愿我们都有这样的勇气与豁达。可以把一地鸡毛做成的毽子踢好,同时还达到健身的目的,岂不是两全其美。用一点理性的阿Q 精神玩转生活的鸡毛蒜皮,鸡飞狗跳,鸡肠狗肚,苦中取乐,梦中寻梦。

  老翟其实是知道自己身体出了毛病的。不知为何不去看医生,也不吃药治疗。自己的零件哪里不好使,多少是有点感觉的。何况是高血压这样的常见病。高很了,人像踩在棉花里,脚下虚空,头脑发晕,天地都是旋转的。

  血脂稠体检也是早检出来的。他还是不改钟爱的五花肉配上滋溜一口老白干,唱上两句四郎探母。

  一次放假回老家,赶上妹妹家装修。老翟帮忙搬瓷砖,一块砖搬上来,人就倒了。赶紧喊救护车,拉到县医院,诊断为:脑溢血。昏迷多日后,人还是走了,彻底的一走了之,没留下只言片语,只留下白发苍苍的老娘,悲痛欲绝的发妻,懂事贴心的女儿,惊愕不已的同事。

  三年后,看到学妹祝荣的《戏说老翟》一文,尘封的记忆被打开,真快呀!不知不觉老翟已走了三年。心里始终相信:我不去见他,他就不算真正地离开。写下这点文字时,眼睛还是不由地湿润了。

  老翟何许人也,吾政治老师也。

  平头,阔耳,大嘴。讲话时,时而抑扬顿挫,时而阴阳怪气,时而慢条斯理。夏季上身着洗得发白的蓝白条纹套头衫,下身着卡其色大裤头,手端白色搪瓷茶杯,无名指上戴个亮闪闪的银戒指(估计是婚戒)。

  有次他穿着两只袜子颜色不一样的袜子来上课。眼尖的同学早就看到了,掩嘴偷笑,小声议论。老翟小眼眯成一条缝,拉长声音说:“谢——谢同学们的关——注。俺很荣幸。谁说袜子就得颜色一样。下次你们试试,这叫fashion 。”果然,现在有颜色不一样的鞋子,里外不一样的被罩,美其名曰AB 版。老翟几十年前就玩过了。

  老翟说:“如果一开始给人命名为狗,给狗命名为人。那现在人即是狗,狗就是人。”

  老翟还说:“诗人说露水不是露水,是我昨夜的一滴泪!”拿着腔,捏着调,逗得全班哈哈大笑,自己却茫然地问大家笑什么。

  老翟慢条斯理地说:“上——节——课,俺们学习了矛盾是普遍存在的;这——节——课,俺们将要了解事物的矛盾具有各自的特点。”接着打开水杯瓶盖,呷了一口茶,然后再往台下一看,同学们早就笑作了一团。老翟摸摸自己的八字胡,敲了敲桌子,把声音提高了八度:“孩子们,静一静,请听俺慢慢来讲……”

  老翟讲厚黑学,政治课本没有,又跑题了。他清清嗓子道:“厚黑的施用,定要糊一层仁义道德,不能把它赤裸裸的表现出来。人的心,生来是黑的,遇着讲因果的人,讲理学的人,拿些道德仁义蒙在上面,才不会黑。假如把它洗去了,黑的本体自然出现。要不怎么说,人性本来是自私的呢!”……

  我那时觉得老翟在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不信人性的险恶,社会的复杂。始终幼稚地认为世上美好大于丑恶。

  老翟,感谢您用幽默风趣的语言引领学生在贫穷的岁月里坚守,感谢你独特的教法把学生领进哲学的大门,感谢你知世故而不世故的善良与淳朴。

  这篇浅薄的文字不足以表达内心十分之一的感激,这份迟到的谢意,望另一个世界的您能感应到!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美文欣赏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美文欣赏 会员等级:文学秀才 用户积分:20253 投稿总数:4365 篇 本月投稿:278 篇 登录次数: 754 他的生日:05-27 注册时间: 2012-02-08 03:20:56 最后登录: 2019-12-05 15:26:03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