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人生哲理  > 人生感悟>文章详细内容页

孙淮景:父亲的“职业学生”经历

时间:2019-06-16 10:32:00字数:17332【  】来源:原创 作者:念1031 点击:0

  有一天,父亲在谈及往事时,很自豪地说他有过一段“职业学生”的经历。父亲这生经历不少事,土改、反右、文革审查和下放,这些我都知道,但他什么时候做过“职业学生”,这我不知道。

  我问,“职业学生”是否技术职业学校的学生?

  母亲一边笑一边摆手说:“不对,不对,告诉你,解放前上海的高校,有一批以读书为掩护,冒着掉头危险从事学生运动的人,他们大都是共产党,但假姓名、假住址、假职业,国民党称这些人为‘职业学生’。你父亲16岁到19岁,做过好几年这样的事情。”

  母亲的话我听明白了,“职业学生”是父亲在特定历史条件下的特殊“身份”,也是父亲16岁到19岁生活的见证和记录。

  16

  岁

  父亲16岁的时候清瘦高挑,喜欢踢足球,还喜欢看书。看书看到开心的地方就笑,看到不开心的地方就落泪。这些都是祖母从前说的。可是,一上高中人复杂了。

  起先,父亲在教会学校读高中,读了几天读不下去,教会学校英语授课,父亲初中是在无锡读的,英语基础不好,大伤脑筋,不读了。

  接着,父亲进上海法学院附中读高中。这所学校中文授课,可是学期刚结束学校贴出通告,六名学生包括父亲下学期不准来校上课。原因是在学校唱红歌,张贴反战标语,还上街游行。不久,父亲又去上海育英中学读书,很快又被除名,缘由差不多。父亲原来温和单纯,怎么突然激进冲动,卷入政治活动了?

  父亲说,在育英中学的时候,结识了一个年龄比他大姓李的同窗。李同窗歌唱得好,音质优美气势磅礴,两人很快成了好朋友。好朋友先是教父亲唱歌,唱《团结就是力量》,还有《五块钱》、《反对内战要和平》等。父亲不是唱歌的料,但这些歌一学就会。父亲说不是逆反,而是歌的内容震耳欲聋催人奋进,一唱就感情激荡,想上街游行。这些歌的歌词至今被记得很牢,父亲唱过一首曲名《五块钱》的歌给我们听,歌词是这样的。

  “这年头怎么了得,五块钱的钞票满地抛,街头茅房到处有,垃圾堆里也找得到。买东西没人要,商店的老板瞧也不瞧,挑担的小贩皱眉毛,鼻子一哼,嘴巴一翘,还要向你笑一笑。要饭花子看见了,眼一抖摆摆手,把那脑袋瓜子摇几摇,害的你啼笑皆非,糊里糊涂莫名其妙!为什么五块钱的钞票没人要,为什么五块钱的金元满地抛?只因为金元印得多,物价涨得高,钞票越印越多,越多越没人要,柴米油盐天天涨哦,涨得比天还要高。穷人吃不饱,富人哈哈哈哈笑,这样的日子怎么过啊,快把世界来改造。”

  现在父亲记性差多了,而这么长的歌词,仍然一气唱出,可想他当年的狂热和执着了。父亲的复杂是从唱这样的歌开始的。

  后来,李同窗又介绍诸如“新民主主义论”之类的书给父亲,“教”父亲办油印小报,布置父亲开展一些“活动”。这些事情父亲做得都挺好,但是引起了学校的注意,又被除名。父亲说,他这个同窗肯定是共产党,理由是父亲这边刚被除名,他那边居然介绍父亲去其他学校,以转学的理由继续上学。父亲不怕除名。

  那一年,父亲转来转去了不少学校,哪一所开除,哪一所除名,他自己都记不清。这些事,祖母起先不知道,最终还是知道了。

  高一大考前,在工厂做工的祖母突然收到学校寄来的一封信,称父亲经常缺课,取消大考资格。祖母气哭了,她把父亲找来,要父亲说清楚不上课做什么去了。父亲矢口否认,说自己天天在学校,不上课能干什么?至于那封信,肯定是搞错了。第二天父亲拿来了学校的准考通知。父亲已经很不简单,仅仅一天的工夫,考试资格恢复。祖母满腹狐疑,她吃不准究竟是学校错了,还是儿子撒谎。

  父亲刚读高中,结识了一位共产党地下组织的同窗,思想启蒙稚气消散,开始做一些和正常读书不一致的事,生活走向发生变化。

  17

  岁

  父亲17岁的时候长高长宽不少,也更有力气。他自己说整天就想做些什么,劲使不完,而思维却更加条理和革命化。

  那位李同窗介绍父亲去浙江路上的储能中学读高二。储能中学是一个红色堡垒,左派在那里公开活动。很快,父亲整个人都派上了用场,秘密加入共产党,成了上海学联联络部的一名联络员。

  上海学联由上海地下党直接领导,联络部就是学生运动的工作部,父亲负责对闸北地区五所学校地下组织的工作联络。这是危险的秘密工作,人员严格挑选,不仅可靠还须身手敏捷,据说乔石、钱其琛都曾经在这里做过这样的工作。

  父亲一去就改换姓名。一位负责人告诉他,对任何人,包括父母不允许暴露真实身份;执行任务时不允许说出学校、家庭住址;联络员之间不允许发生联系;在遭遇险情时必须销毁随身所带的一切文件或资料。以前,父亲只与李同窗关系密切,这个人是父亲记住真实姓名的为数不多的地下党战友之一。到联络部后,结识的人很多,但在一起是同志,一分开谁都不知道谁。这是地下党的工作原则:假姓名、假住址、假职业。在一起认识,一分开,犹如去了天涯海角,对不上号找不到北。

  父亲说,他配备了一辆自行车和一块怀表。自行车是交通工具,怀表是用来保证联络时间准确无误。他常常骑自行车穿街过巷,有时传递一张小纸条,但上面却是游行队伍的行进路线、时间和口号;有时是字如芝麻密如蚂蚁的指示与文件,并且随时可以一口吞进肚子;有时是一摞传单和刊物。而他走街穿巷时,喜欢顺手将标语或者传单,贴到墙上和电线杆上,甚至在一个警察所的大门上也贴过。但是父亲最得意的是他曾经在上海国际饭店的顶层往南京路上撒传单。

  那是1947年的冬天,联络部交给父亲一项特别任务,把揭露国民党发动内战的传单,从国际饭店撒出去。父亲单人行动,他穿了一套考究的衣服,从从容容走进国际饭店,坐电梯到顶层,竟没有受到阻拦。然后从皮包里拿出一个有背带装有一摞传单的布袋,挂在一扇窗户的搭扣上,拿出一小瓶消镪水,往背带上滴,滴透后不慌不忙地返身坐电梯下楼。当他站在南京路眺望这座上海最高建筑物的时候,硝镪水熔断了那根背带,布袋在空中翻了几个跟头,传单从中散出,雪花般漫天飞舞。父亲混在抢传单的人群中,他听到有人说,连国际饭店都出了共产党,国民党是快要完了。

  我曾经在《战上海》这部电影中,看到旧上海南京路上许多革命传单从天而降,没想到这样漂亮的事情父亲居然做过。父亲说,他在国际饭店上撒传单就这么一次,在其他楼顶上撒过好几次,当时他什么也不怕,也不晓得怕。

  18

  岁

  上海解放前一年父亲18岁,他意志顽强,经验丰富,胆略更大。当时国民党的“飞行堡垒”(警车)呼啸马路,便衣密探遍布弄堂巷口,表现了一个行将崩溃政权风烛残年的最后一幕。地下工作更为凶险,王孝和就是一例。父亲说,联络部为此破例召开一次全体联络员会议,专门通报王孝和惨遭杀害的事情。但地下工作危险不可避免,也无法预测,在很多情况下,只能凭机智消除危险。父亲说,只有机智才有安全。

  父亲运气不错,危险多次擦肩而过,有惊无险。

  1948年春天,一位同学失踪,想了很多办法摸不清下落,父亲去他家打探。他家是一座洋房,父亲骑着自行车房转了两趟,没看出异常,在上前敲门之前,他习惯性地最后回顾,突然发现两个穿长衫的人朝他奔来。他蹬车就跑,拐进了一条“通弄堂”。上海人称相通的弄堂叫“通弄堂”,父亲从这头进去,从另一头跑掉了,他对这一带地形很熟。父亲自嘲说逃之夭夭,地下组织配给的自行车帮了大忙,那时有自行车就像现在有汽车,关键时候作用可大了。但是这个同学肯定出事了,父亲说,这个同学不是共产党,只是经常在课堂上发表言论。

  还有一场危险竟然像影子一样充满悬念并且历时二十年。1948年夏天,父亲和一个姓张的联络员约定在外滩公园接头,父亲到了张同志没到,父亲掏出怀表一看,时间已过立即转身走开。地下工作规定,接头时间超过对方没到立即撤出。后来父亲一直很纳闷,张同志为什么没来呢?很可能出事了,但出到什么程度不好说,因为他认识父亲,就是说他可以指认父亲,他还认识其他的许多同志。而父亲平安无事,也就是说父亲没有被指认。

  联络部的负责人严厉批评父亲,说立刻停止这条线,有关人迅速离开,改用其他办法联络。两个月后,父亲身份暴露,他准备撤离上海,但心里牵挂着这个姓张的联络员。地下斗争就是这样,一个人的安危关联更多人的安危,稍稍疏忽很可能导致惨重的损失,所以不得不精心应对哪怕是很细微的变化。

  悬念二十年后才解开。1968年,父亲在新马桥“五七”干校接受审查。有一天,干校通知父亲去谈话,上海两个外调人员了解情况。

  他们问父亲,1948年夏天,是否和地下组织一个姓张的在上海外滩公园接头。

  父亲记起来了,说有这回事,但没接上,张同志没按时来,我就走了,以后也没有见过这个人。

  两个外调人员对视了一会,提出了一个尖锐的问题:“张被捕了,并且自首变节,这与你有没有关系,是不是你出卖的?”

  父亲懵了,“出卖”这个词足以置他于死地,一年来的审查,他看到的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事情实在太多。他据理力争地说:“张同志有没有自首变节,我不知道,但我在上海从事地下工作的时候没有被捕过,没有被捕怎么可能出卖别人?”

  谈话就此了结,连干校陪谈的一位同志也感到“出卖”不合逻辑。

  几年后,张同志竟然从上海找来,要求父亲为他证明这段历史。这时,父亲终于搞清了二十多年前的事情。张同志当年没来接头,是被捕了,但是在审讯中,他感到身份尚未暴露,便任凭严刑拷打,一口咬死仅仅是脑筋“有点赤化”,与共产党无关,并写了一份“保证书”。后经线上的同志竭力搭救,加上张同志家境富足,花金条赎出了人。但是他写的那份“保证书”,却成了他“变节自首”的证据,使他长期带着这顶让人欲哭无泪的帽子。

  父亲如实出具了一份历史的证明。到上世纪九十年代,父亲对这件事仍然愤愤不平。父亲说:“他被捕了,但肯定没说什么,他要是说了,会牵连许多人,首先我当时走不出外滩公园。”

  19

  岁

  1948年,19岁的父亲到上海中华工商工商管理系读书。学校在法租界司南路,附近有一座普希金的铜像,著名的民主人士黄炎培任校长,父亲听过黄先生讲授的伦理课。

  父亲的心思已经完全不在读书上,他整天忙于组织上街游行,筹集活动资金。此时国民党在军事上节节败退,但上海还在它的手里,校园里两种势力的斗争白热化,父亲说,一句话甚至一个眼神,就可以断定这个人是共产党还是三青团。

  父亲暴露了。有一天,联络部负责人对父亲说,你的名字已经上了上海警察局的“特刑庭”,不能露面,不能回家,先躲躲。从这天起,父亲没回家,要是回家就糟了,“包打听”(国民党暗探)已经在家门口坐等父亲,并且威逼祖母说出父亲在哪里。父亲说,是学校三青团告的密,但他们只是怀疑而已。

  其实最早怀疑父亲的,并不是学校的三青团,是五舅公。五舅公是父亲的小舅,也是上海丝织业有名的老板,他喜欢父亲,父亲读书全由五舅公资助,他对父亲怀疑的缘由起自这种资助。

  父亲上高中时,班上有许多家境贫困学习刻苦的同学。有一次他同五舅公随便说起,想不到五舅公马上说他可以资助。五舅公起自下层,他知道贫困学子的艰辛,当时父亲已经是地下党了。父亲列出一份名单,一批地下党员与进步学生获得资助,但人头之多开销之大使五舅公疑窦丛生。没多久,王孝和牺牲的事情发生了,父亲出于义愤,说又有些同学困难了,又找五舅公要了一笔钱,捐给了王孝和的亲属。五舅公慷慨解囊,也没说什么,但心中却想搞清缘由了。

  几天后,他把父亲找来,说想找几本“那边”的书看看。那时说“那边”是心照不宣的说法,指解放区的书刊,这是试探。父亲装糊涂,陪着大街小巷乱兜,最终一无所获,表示没有那回事。五舅公一下明白了,假如外甥不是共产党,他一定能弄到这些书,因为这并不难;假如是,书是绝对不好拿出来的。从此五舅公心事凝重,做共产党是要杀头的,外甥独苗单传,万一出事,天就塌了。但他始终没说,更没有对祖母说,只是或明或暗的提醒父亲当心。后来父亲不辞而别逃出上海,他心上一块石头落了地,这时他对祖母说:“逃掉好,逃掉就能回来。”

  父亲东躲西藏,没多久,上海地下党决定将已暴露的人员撤至苏北解放区。父亲被安排和一个女学生装扮成裁缝小夫妻回苏北探亲。临行前一天,几个同学聚会,那位女学生突然发现父亲穿的毛衣有许多花纹,根本不像裁缝,父亲不知如何是好,到是那位女学生有主意,她找来几位女同学拆掉重织,三天之后织出了一件毛衣。

  第三天晚上,父亲穿着新织的毛衣,和那位女学生一道,由地下交通帮助,从上海北站乘夜车抵镇江,轮渡到扬州,又经地方游击队护送,一个月后到达苏北解放区。这就是解放前夕上海地下党1700多名暴露的共产党员和积极分子悄然撤离上海的行动,全都零星和分散地进行,绝大部分都安全抵达了苏北。由于是从白区撤向解放区,父亲和他当年的一些战友,称此为“迎着曙光”。父亲至今都记得他进入苏北解放区的日期:1948年11月5日早晨,他们在一个不知名称的村庄和一支解放军小部队遭遇。

  到苏北后,那位女同学去了另外的单位,从此和父亲再无联络,虽然是一个多月的“夫妻”,但父亲不知道她的真实姓名。父亲说,她肯定是上海高校的学生,至于是同济或复旦,还是圣约翰,没问过,也不能问,这是规定。她有名字,但肯定是假的,假的就无法寻找。假姓名、假住址、假职业,这是地下斗争的需要。即使进入了苏北解放区仍然如此,因为当时上海还没解放,你的亲属还在上海。

  父亲和一批上海地下党集中盐城,淮海战役结束,组成江淮工作团南下,接管津浦线要冲蚌埠,全团150人。1998年,我在蚌埠的一本党史资料书上,找到了这150人的踪迹,上面甚至记载了父亲当时的情况:华中党校上海第15队,曾用名“和林”,工作去向,华大分校,时间1949年2月。就是说,1949年春天,随着国民党军事上的溃败,父亲“职业学生”的经历结束,开始投入为建设新政权而奋斗的工作。有一张当时的照片,父亲说是参加江淮工作团后拍的,照片上的父亲已经是一个英俊,依然清瘦,但眉宇之间透出坚强和喜悦豪气的青年。

  父亲的16岁到19岁,中国的历史发生重大转折,旧制度正在崩溃新制度即将诞生。就在这历史转折的瞬间,父亲由一个蒙昧无知的青少年,走到了共产党的第二条战线,从国统区向国民党政权挑战的道路上,接着就开始了他们那代人曾经拥有的激情燃烧的岁月。

TAG标签:

【审核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念1031 念1031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念1031 会员等级:站长 用户积分:2630 投稿总数:2436 篇 本月投稿:183 篇 登录次数: 330 他的生日:03-16 注册时间: 2010-09-22 11:44:12 最后登录: 2019-10-22 22:28:11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