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人生哲理  > 人生感悟>文章详细内容页

欧阳华诚:烟花三月大旱池

时间:2019-05-16 18:42:10字数:6256【  】来源:原创 作者:念1031 点击:0

  大旱池与么姑山并列在太平山山腰,么姑山在太平山西边山腰,大旱池在东边。中间隔个难爬沟。

  在合作社前,大旱池原是我家老业。合作化后,我家入社了,大旱池也随之入社,属瓦屋场生产队的土。它是沙坡土,坡度比么姑山沙坡大得多,大多地方在70度左右。这里做工很轻松,不需要勾腰弯背,但土质不及么姑山肥沃。在当时刀砍火种、广种薄收年代,三两年垦种一次。

  垦种的时候,先是“砍火焰”——用镰刀把荒土里的杂草、杂刺、杂树片块片块的统统砍倒,让它晒干,然后放火烧。人们称这活路为“烧火焰”,那场景十分壮观。一般从上往下烧,称点“坐火”,点火后,火越燃越旺,越燃越宽,直至“星火燎原”。火起风至,风助火势,火助风威,火焰越冲越高,烟雾直冲云霄!大火照得周围山山岭岭红光一片,大有三国里面的“火烧连营七百里”之势,雄伟壮观,惹得青年们都争做这活。如果点火前没把周围火路断好,一旦引发山火,还会把周围邻山烧个几天几夜,常把山里野鸡、鹿子烧死在里面,老鼠就更不用说了。火焰烧好后,接着就是挖土种苞谷。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刀砍火种”。大旱池虽是我家老业,但那里山高路远坡陡,我又年幼,印象中从没去过,但大旱池的名字却早存我心中。

  我第一次见识大旱池,是1970年春天,正是烟花三月。那年,我们生产队正垦种那块地。

  1970年春上,全区教师在当年的宣二中集中办学习班,搞清理阶级队伍,还派了一批贫宣队参加领导会议。会上,人们检举揭发教师队伍中那些出身不好的老师的问题,重点检举揭发教师队伍在文化大革命中所谓“跳得高”的青年教师的问题,捕风捉影,无限上纲,只要想把你赶出教师队伍,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闹腾了二十来天后,最后由大会领导与贫宣队一起讨论决定:哪些人留在教师队伍里继续任教,哪些人赶出教师队伍,回原籍农村劳动改造,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原来学校的校长主任一概免职,由大会重新任命校长主任。我属文化大革命中跳得高的青年教师,不言而喻,被清洗出教师队伍,回原籍黄家河大队瓦屋场生产队劳动改造。凡是被清洗出教师队伍回农村劳动改造的人,在人们心目中都是坏人,在当时阶级斗争天天讲的岁月里,公社大队小队大小会上,总是被牵枝带叶地批判一番,目的是要把这些人搞臭。这期间,即使是亲人相遇,也避而远之,这叫与坏人划清界线。

  不用说,回家以后,我思想苦闷到极点,深感前途渺茫……想到自己自参加工作以来,满腔热忱的投身教育工作,想有所建树,结果落得报国无门;文化大革命爆发,又积极响应伟大号召:“你们要关心国家大事,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积极投入到“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伟大运动中,唯恐落人后,结果反倒成了“跳得高”的坏人。我到底做错了什么?真是百思不得其解!几次想用钢刀结束自己年轻的性命,但又想到眼前这不是科学的正常的社会,将来应该有个雨过天青的时候……

  初回家那段日子,天天闷在家里,看书看不进,睡觉睡不着,听收音机又尽是不愉快的新闻,真是无所适从。好在生产队里的老队长,不像其他生产队队长那样抓阶级斗争认真,只是马马虎虎的应付形势,既不讲我好,也不说我坏,也不喊我出工,他可能理解我当时的痛苦心情。这样在家呆了个把月。这时又想到,自己既然没教书了,迟早要回农村生产,天天闷在家里也不是事,就扛起锄头跟随队里社员上坡挖土,第一天挖的正是大旱池苞谷土。

  这一天,天气阴睛阴睛的。挖土的男女社员都要从我家门前经过,我鼓起勇气,加入他们的队伍。

  从我家门前进大沟,上三叶洞,沿三叶洞半山横路过沟,再左转上大旱池。大旱池坡脚又有一条横路,横路上方不远处,有一棵野樱桃树,我们这里的人们都称恩桃树,树干有二号鼎罐大小,树壮枝繁,一树恩桃花开得正旺,如雪如云,美艳极了,少许花瓣稀疏洒落在横路上。社员们过路,根本不顾及踩不踩踏美艳的花瓣,可我不同,觉得这美艳的东西不应该践踏,照着没有花瓣的空隙走,十分怜惜落在路上的花瓣,想到自己现在也正遭受践踏,觉得自己更不应该去践踏落花。

  拢地歇了一阵后,队长一声呼唤,大家陆续开挖……

  中午歇气的时候,我也跟随社员在土旁树林子里砍了一相生柴,然后把它送到回家的路口。

  下午放工时,各自扛自己的一捆柴回家。这时,横路上白色的花瓣铺了厚厚一层,整个恩桃树下洁白一片。路上洁白的花瓣被前面的人踩成花泥,我跟在后面,怨怪前面的人不怜惜落花。其实,我也知道我的怨怪是错误的,满地都是落花,他们不踏花而过就无法过去。只是可怜了这些落花!第二天,我恰恰收到好友来信,问我现在在干什么,我怎么给他回信呢?千言万语,无从下笔,斟酌一番后,我提笔给他写了八句话:

  其一

  阳春三月回到家,

  日随社员把土挖。

  歇气林中砍捆柴,

  归来路上踏落花。

  其二

  晚饭吃罢天尽黑,

  浴后移椅阶前歇。

  小院独坐谁为伴?

  笑指蓝天星和月。

  若干年过去了,大旱池早已成了人迹罕至的无路之地,然而,大旱池当年那满树樱花,以及“归来路上踏落花”的句子,始终忘却不了……

TAG标签:

【审核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念1031 念1031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念1031 会员等级:站长 用户积分:1570 投稿总数:2224 篇 本月投稿:181 篇 登录次数: 271 他的生日:03-16 注册时间: 2010-09-22 11:44:12 最后登录: 2019-09-16 17:30:51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