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人生哲理  > 人生感悟>文章详细内容页

我与亲人的幸福时光

时间:2016-03-12 18:39:36  】来源: 作者:文绮 点击:0

  一

  小时候最喜欢去的地方,是外婆家。

  记得那是1959年3月,母亲接上级通知,作为武汉市先进个人代表,到北京去参观学习一周。决定把我送到外婆家去,因为,家里还有大妹,父亲一个人照顾不来。

  临走的那天,母亲早早起床,把一家人都安顿好后,就为我梳妆打扮。母亲为我穿上一套新衣服,上身是一件淡绿色夹袄,下面穿的是酱红色灯芯绒背带裤;脚上穿的是母亲为我做的黑色灯芯绒布鞋,然后又为我梳好辫子,扎上蝴蝶结。最后,母亲还把胭脂涂在我的额头点上一点红,之后再左瞧右瞧。打扮满意了,就牵着我的手出门。

  我们家离外婆家大约7、8里地。就是我们常说的:我家在严西湖岸,外婆家在东湖岸,我们是两岸遥遥相望。

  沿途都是崎岖小路,母亲时而牵着我的手走一段,时而背着我走一段,看得出,母亲是心急火燎地赶路。可能是要随上级领导一起出发了。

  到外婆家差不多晌午了。我们一到外婆家,门口站着蛮多人,他们是大舅,大舅母,二舅,二姨,小姨,还有外婆家的一些人,我不蛮认识。从我记事起,就没见过外公。那天,可能是我要去,他们都在家等着我和母亲的。

  母亲牵着我的手,一一见过他们,母亲说一句外婆,我就叫一声外婆。母亲说一声大舅,我就叫一声大舅。其实平常我也去过,我知道外婆家的人都蛮心疼我们。不知这次母亲怎么格外重视,可能是怕她不在身边,我会受歧视,所以母亲不得不有礼在先。见过了后,母亲又反复嘱咐我:“一定要听外婆的话,不要好吃,不要跟别人惹祸,女孩要像女孩的样子,不要到处疯疯癫癫,不要任性。”然后,看着母亲跟外婆说话,一会,母亲就跟大舅一起匆匆地离开了我们,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我好想哭,但被二舅牵着,小姨哄着,就没哭出来。大舅当时是公社党委书记,可能是等着接母亲的。

  那天晚上,我跟小姨外婆睡在一起,不知怎么,我怎么也睡不着,老想着母亲,外婆看出我的心事,一直哄着我,说:“母亲要不几天就回来接你,放乖些,听话。白天小姨带你,不怕。”我听外婆的话,渐渐入睡。

  二、

  第二天清晨,外婆早早起来,做好一家人的饭,叫我们起来吃饭,外婆还要到生产队出工,照顾我的任务,全交给小姨了。

  小姨只大我7岁,那时,我已经5岁出头了。12的小姨那时已经小学毕业。没再继续读初中。据说是小姨考取了初中。家里没钱才没去读书的。小姨照顾我很周到,她也学着母亲那样打扮我,吃过早饭后,小姨就带我到太外婆家去玩。

  太外婆家离外婆家只隔一条田埂一条塘埂,很近。一会就到了太外婆家。

  太外婆家,是那个年代当地的书香门第。她家的房子是上下两重青砖黑瓦房,地处村子中央,坐北朝南,房内有天井,做工十分精美,雕花木门窗,大门前两个大睡狮。一进村子,就知道那是太外婆家。据说,太外祖父是当地开明人士,社会威信很高。但是,我从没见过太外祖父,说是早年因病去世。以前我随母亲去过,有母亲在,我肯定是懵懵懂懂,不去观察所有。这次去,我格外小心。

  那天我去的时候,太外婆坐在她家上客厅的靠椅上,一如深闺。看着老人是三寸金莲,身穿一身黑颜色的大襟旗袍,肩披披风,梳着整齐的发髻,一根拐杖靠在旁边。看上去,就是那种温文尔雅,端庄淳朴,恬静安然的风格。我和小姨来到她身边。小姨说:“叫太外婆。”,我连忙上前叫:“太外婆。”看着我们俩,太外婆笑容可掬地拉着我的手,用浑厚可亲的声音,慢条斯理地问我:“吃过早饭吗?衣服穿得冷不冷啊?”“不冷!”“吃过早饭了。”我怯怯懦懦地回答。太外婆看出我有些拘束,她接着说:“爱林,你是我的心肝宝贝,你大胆在这里玩,不要怕。谁欺负你,我就不客气。”太外婆还说:“当初,你出生,是我带信你母亲,一定要取个响亮的名字,不要重男轻女,这时代变了,男女平等了。”哦,原来是这样,怪不得母亲常说本来叫“爱铃”,如金陵,那晓得上户口时,户籍写了个双木林,后来想到同音,也就算了。

  我的出生,是太外婆的四代长重外孙女,是外婆的长外孙女。但不知道为什么,太外婆,外婆一家不重男轻女,对我们十分呵护亲近。可能是母亲娘家人的原因。呆会,太外婆说话了:“你五岁多了吧?该读书了,在这里住几天,我教你读三字经。”一会看着太外婆起身,在房间拿本书出来,手里还拿着几块饼干,她递给小姨几块,给我几块,叫我们两个都坐下来,学学《三字经》、《弟子规》,太外婆读三字经时,发出的声音就是那旧时代私塾先生的教法,一种深情的唱读,而且头随着节奏略有摆动。她也要求我那样,好像对小姨不那么严格,对我要求严格。

  太外婆教一句“人之初,性本善。”我就学一句“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我也跟着念。那一上午,在太外婆的教导下,不知不觉地过去了。

  三、

  中午,回到外婆家吃过中饭后,那晓得村里来了几个小伙伴,他们都是男孩,名字叫得巧:箢箕、粪扒,苕货,提货。几个男孩跟我上下般年龄,差不多大。听外婆说,她上午在队里砍包菜,一棵棵都运走后,田里还有蛮多老包菜叶子,如果捡回可以做腌菜吃,嫩的做新鲜菜吃。听着这话,小姨随即拿起竹蓝,带着我和他们几个小伙伴一起,直奔田间,风也似的,跑进包菜地里捡叶子,我专门捡嫩的,小姨捡老的,几个伙伴也帮着捡,几个男孩格外迅速,又会捡,又有力气,一会就装满竹蓝。大家抬着搬着回来,看得出,那几个男孩很愿意跟我玩,又有小姨的呵护,在一起,我们都不亦乐乎地疯呀跑的。这时全把母亲、太外婆的话丢到九霄云外去了,更记不得三字经了。外婆忙里忙外,没顾得上那些,任我们去玩耍,只要不扯皮闹事,就相安无事了。

  第二上午,几个伙伴又来了,说是约我去玩,到哪里去玩,我不知道。小姨看着有人和我玩,她就去做她的事去了。我就跟随在几个男孩的后面一起跑。那晓得,一会来到村头那片开满桃花园里,一走近,哇,好美呀,一下站在那里,惊艳四溢啊!情不自禁地发着感叹。记忆中,外婆村头是有一大片桃园,那时正是桃花盛开的时候,也是桃花盛开的地方。去了就不顾一切地在桃林里跟着几个伙伴们疯跑乱串。枝桠上如火如荼地开着花朵,还有那些花骨朵跃跃欲试,含苞待放,花瓣在微风中漂浮着,有的轻轻落到我们的脸上肩上地上。整个桃园,红艳艳,花枝俏丽,花瓣淳厚,朵朵稠密,在春天阳光照射下,桃林下斑驳的光影,照在我们脸上,格外鲜活漂亮,加上又是几个幼童,心随花一起绽放,激情与春光交融,跑得汗流浃背,那晓得累哟。我们无忧无虑地在花海里徜徉,在春光里痴迷,眸子里都是你我,没有猜忌,纯真自由地尽情玩耍。几个男孩像耍猴把戏似的,一会爬到树上,摘下花枝,你一根,他一根,全都给我拿着,其实就是给我的,不大一会,我就捧着一大束了。

  几个男孩当中,数提货最调皮,他的鬼点子多,大伙都听他的。不知为什么,他处处护着我,花抱多了,怕我拿不完,他帮我拿。大家跑快了,他就喊着慢点跑,他总跟在我的后面,有意无意地保护着我。抱着一大束桃花的我们,一起来到太外婆家,想必太外婆要赞扬我们几句。哪晓得太外婆见了,一脸的不高兴,她说道:“说好今天继续读三字经,怎么一上午不见人影,原来搞这事去了。”几个伙伴看着太外婆脸色不对,偷偷的溜了,留下我挨批评。

  但是太外婆还是蛮心疼,她拿来一个大瓷器瓶子,装上水,把花枝插上,随即帮我拍打身上飞落的花粉,洗脸洗手。帮我擦干汗,拿几块饼干给我,说:“跑一上午,也饿了,吃几块,吃完了,把昨天学的背给我听听,”说也巧,吃完了,我结结巴巴地把头天学的全都背下来了。太外婆一听,高兴极了,说:“孩子还聪明呢。”又嘱咐几句:“今后再不要在外面瞎疯,姑娘家,要像姑娘的样子,坐有坐像,站有站姿,走路迎风摆柳那样轻盈,型块(就是形象)要端庄。女孩子不要养成野性。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嘛。”那时我哪懂呢?只听着太外婆唠叨着。如果那时听懂的话,对后来的成长,当然是受益匪浅的。

  四、

  记得外婆家门口有一棵高高大大的槐树,并且有一枝桠横着老远。那天晚上,在公社上班的大舅下班回来了,小姨把我白天玩的情况全报告给大舅了。大舅二话没说,一会不知在那找来一根粗粗的大麻绳,上面系在树枝上,中间绑一块木板,给我做了个秋千。这下好了,大舅牵着我的手说:“以后就不到处跑了啊,没事就荡秋千玩。”年轻的大舅好俊朗:宽额头,浓眉大眼,皮肤白净,说话嗓音洪亮,中气浑厚,仪表如谦谦君子,斯斯文文。他边说,边抱我坐上去说:“你两手把绳子抓紧,我摇。”大舅真的轻轻地摇着秋千。此时,荡秋千的我,如春燕飞舞在大舅的掌心,一上一下,一前一后,荡漾着内心的幸福。一会小姨也来了,我和小姨换着坐,大舅继续摇着我们。此时的舅舅、小姨是那么可亲可敬,至真至纯,她那时也是个孩子呀。

  在外婆家住了几天,在舅舅、姨、外婆的宠爱下,忘乎所以了,任性也来了。

  一天。我看着外婆家有一个装京果的盒子蛮精美漂亮,就去拿着玩,小姨看见了说:“别动,那是外婆还要装东西的。”当时,我非要拿,小姨不让,我们互相争扯着,被外婆看见了,顿时喝斥小姨不该跟我抢的,小姨受委屈哭起来了。看着小姨哭,我连忙丢下手中的盒子,去哄小姨:“小姨不哭。”是啊,小姨只大我7岁,她也是孩子啊,她也应该受宠爱啊。我们虽说是长晚辈的关系,可我们的感情,是亦姊亦妹呀!也是一脉相承啊!后来,每当我们回忆起那事,都有一种说不完的感慨。我们也是血浓于水啊!

  在以后的几天里,我真的不再与那几个男孩子到处跑了,处处跟着小姨,到太外婆家继续温习《三字经》,歇会就玩玩秋千。

  五、

  外婆家的房子是坐西朝东,大门一开,就可以看到东方欲晓。春天的阳光是那样的迷人,对面那片高坡上,就是桃园,微风吹拂,阵阵清香扑面而来。

  一天外婆照顾我们吃过早饭,就赶往生产队的田间去了。小姨把家里收拾好后,带我去一个地方。那地方我始终记得在外婆房子不远处的右前方。平常没去过,只看到外面全是桂竹篱笆,葱茏滴翠。

  那天,小姨锁好门,牵着我径直朝那片林园走去。林园有道竹子编织的门,小姨轻轻推开,我随小姨进去。一下映入眼帘的是那高高大大地开着粉红花瓣的树,小姨说:“那是杏树。”小姨还指着那开满稠密晶莹白花的树,“那是李子树。”那花枝格外俏丽,耀眼夺目。整个园中,杏红李白竹绿,另有桃花纷扰,它们尽情地渲染着满园的春色。哇,又是一个绝美的境地:“好个绿杨烟外晓寒轻,红杏枝头春意闹。”它完全让我痴迷,让我目不暇接,它让我又一次惊艳陶醉。原来那是太外婆家的林园,面积大约一亩地,里面还有几棵杏子树,李子树,棕榈。小姨对我说:“那是扇子树、桃树、枣树、松树、桂花树、栀子花树。”想必当年太外公为建造这座林园而呕心沥血所付出的艰辛,却又早早离开人世,将这处杰作留给我们后人赏析。尊敬的太外公:叩拜您了!当时,林园地面大部分长着野草,可能是大人还没来得及去整理,整个外围都是种植的桂竹,不经意间,好像就是一片竹林。

  

TAG标签:

【审核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