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人生哲理  > 人生感悟>文章详细内容页

葡萄熟了

时间:2015-11-11 17:04:46  】来源: 作者:红尘有爱 点击:0
  春寒料峭。
  一场雪,漫天飞舞地下。一夜之间,白了天,白了地,白了寂静的葡萄园。
  葡萄藤静静地沉睡在地窖里,白雪,又给它盖上一床厚厚的被子。寒冷席卷大地,葡萄在地下做着温暖的梦。
  春风吹了,嫩嫩的小草从土里偷偷探出头,东张张西望望,金灿灿的阳光洒在地面上,贴心的暖。
  草儿笑了,一招手,眨眼间,田埂上,沟渠边,铺上了绿地毯。
  葡萄藤从睡梦中醒来,想伸伸懒腰,透透气,却发现四周还是一片漆黑。
  亲爱的主人啊,快点,放我出去!
  昨夜,桂嫂睡得极不踏实。终于忙完了春种,天天顶着干燥的春风在地上干活,用厚厚的头巾包裹住头脸,依然无法阻挡阳光风尘的侵袭,黝黑的面颊上,已看不出年轻的痕迹。
  一双儿女相继考上大学,每月生活费就得两千多,男人在市里的工程队干活,累死累活挣三四千,还不能按月发到手里,家里的经济总是捉襟见肘。
  她呢,独自守着一个孤零零的院子,种着十几亩薄地,面朝黄土背朝天,在土里刨食。
  原来只种几亩麦子、玉米,忙碌一年,收入七八千块钱,和男人一起供两个孩子上学,日子总不见宽裕。
  村里好多人家都在城里买上楼房了,每次听到邻居们眉飞色舞地谈论这样的好消息,她都低着头不搭话,悄悄地走开。
  嫁的男人没本事,她不怨谁。好在两个孩子都争气,考上了大学,她把希望都寄托到孩子们身上。
  前几年乡政府号召村民们搞订单农业,让他们几个村子里都种葡萄,说规模化的种植效益好,农产品下来不愁销路,是农民致富的好途径。
  宣传员、技术员天天在村里现身说法,平日里沉寂的村子喧嚣了。一亩地成千上万元的收入,被宣传员挂在嘴边,也让淳朴厚道的庄稼人惊喜不已。于是,村干部开过几次宣传动员会议之后,集体决定,在他们村子里推广葡萄种植,带领乡亲们致富。同时还有周边的好多村子,也都积极响应。农民们的思维就是这样简单,有好政策,有好事,就下决心干吧。
  桂嫂家里缺人手,两个孩子都在外地上学,男人成年在外打工,就她一个人侍弄十几亩地,种庄稼都忙得够呛,再种葡萄园,有些力不从心。
  孩子们心疼妈妈,电话里一再叮嘱,让妈妈不要去种葡萄。女儿说她周末去校外兼职,尽量节省开支,不让妈妈去受那份苦。男人抽半天闷烟,瓮声瓮气地说:“算了吧,你还是安分种庄稼,我工程上活紧,也不能三天两头请假。你一个人,也忙不过来。”
  可桂嫂就是不甘心,看别人家都风风火火行动起来,终于也按捺不住,狠狠心贷了几万块钱的无息贷款,种了一亩多地的葡萄园。
  几年过去,经她没白天没黑夜地干,葡萄园葱葱茏茏,终于开始挂果了。桂嫂黝黑的脸上,时时都泛着红光。
  昨天已经看到有人开始放苗了,今天,自己也该动手了。
  天刚亮,她麻利地起床收拾屋子,喂鸡喂羊,打两个荷包蛋,泡几块馍,匆匆扒拉下肚,扛上一张铁锹,上地去。
  庄稼地里没懒汉,她走到自家的葡萄园,看到一些比她起得更早的人,已经在佝偻着背忙碌。
  把埋葡萄的土垅一锹一锹挖开,小心翼翼地放出葡萄藤。那乌黑的长藤上,梢头上已经有了小小的芽苞,一两片指甲盖大的嫩黄的小叶,露出惹眼的笑。
  拉出来的葡萄藤,一根根捋顺,放在松软的泥土上。
  一天的时间,小芽苞绽开了,小叶片发红变绿了。有阳光,真好。
  桂嫂在晚霞中用头巾擦着脸上的汗珠,望着一地弯弯曲曲的葡萄藤,捶捶酸疼的背,舒心地笑。落日的余晖,把她疲惫的身影拉得很长,弯弯曲曲,也像地上的葡萄藤。
  三月份,葡萄开始上架。
  一条条葡萄沟里,都立着两米高的水泥柱,上面绑着一道道粗铁丝。把一根根葡萄藤拉起来,固定在铁丝架上,葡萄藤就舒展开筋骨,肆意地疯长。不几日,葡萄园里,形成一道道绿色的墙。
  四月份,施肥,浇水。在葡萄根下挖个小坑,把腐熟好的羊粪埋进去,葡萄沟里灌满水,葡萄根张大嘴巴,咕咕地喝着,叶子绿得逼眼。
  五月,修剪葡萄,打梢,掐须,喷洒农药。
  没有种过葡萄的人,不会想到那水灵灵甜滋滋的葡萄结出来,要付出多少辛苦。
  葡萄藤长得飞快,枝节乱冒,如果任其长下去,会浪费养分,影响坐果率。每天,得拿一把特制的带弯钩的大剪子,把那些新长出的枝条噼噼啪啪绞下去。落满沟坡的嫩枝,就成了牛羊的美餐。葡萄弯弯的卷须也要掐掉,口渴了,塞一根卷须在嘴里慢慢嚼,酸酸涩涩的味道,像极了未成熟的青葡萄。
  五月中下旬,葡萄开花了。很少有人见过葡萄花吧。我们眼里的花,红的白的黄的紫的,色彩缤纷,芬芳美丽,葡萄的花却小得让人不屑一顾。那一簇簇淡黄微绿的小花藏在葡萄架下,一副羞于见人的娇俏模样。仅仅几天,花落了,结出米粒般的葡萄粒,一天天长大,坚硬的,碧绿的,闪着青幽幽的光。
  六月,七月,葡萄园浇水,修剪,掐须的工作一直持续着,从不敢有丝毫的疏忽。
  终于到了八月,一串串硕大莹润的葡萄开始转颜色了,从绿泛白,从白泛红,充足的光照,适宜的天气,让今年的葡萄长得格外诱人。
  桂嫂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灿烂了,看着那满架水灵灵的葡萄,仿佛看到那厚厚一摞摞的钞票。辛辛苦苦一年,终于到了收获的时候了。
  葡萄园去年就已经挂果,只是第一年产量低,签合同的外地公司也按时来收购,虽然收入的钱不多,但心里踏实了。
  今年,可是个丰收年啊!再过两天,就能下葡萄了。快给男人打电话,让他请假,回来收葡萄呀!
  村子里的气氛异常活跃,人人脸上都挂着笑,一睁眼就往葡萄园里跑,目光落在满架亮晶晶的葡萄上,心里跟灌了蜜一样甜。小心地摘一粒葡萄,轻轻咬开,甜滋滋的味儿溢满了唇齿。品尝亲手种出的劳动果实,那滋味,才叫真正的甜哪!
  两天过去了,没见收葡萄的货车开进村来。
  有人沉不住气了,一趟一趟往村长家里跑。村长也急得一根一根抽烟。他为了带头,给村民们做榜样,种了三亩地的葡萄,这会心里也急得猫抓呢。
  “得,我去乡里问一趟吧,电话打了十几个,乡政府的人吱吱唔唔的,也没给个准信呀!”村长把一寸长的烟屁股扔地上,一脚踩灭,骑上摩托车一溜烟上乡政府了。
  不多久,一个爆炸性的新闻从村里传扬开来,把沉浸在喜悦中的人们一下子炸晕了。
  那个签约的合作公司毁约,今年不来收购葡萄了。
  从懵懂中醒过来的人们,纷纷涌向村长的家。村长一脸铁青,面对大家的询问质疑,无奈地叹着气。撂下几句话:“没办法,乡上的人说半月前就在联系收购事宜了,那边公司的电话一直打不通,估计没戏了,大家还是赶紧摘葡萄自己去批发市场卖吧!”
  人群愤怒了,开始怨声载道,一通口水仗之后,也都无奈地垂下头去。这小老百姓,哪里懂得经营策略、合同法规啊,回家处理熟透的葡萄要紧啊!
  桂嫂也慌忙给男人打了电话,回来后两个人就扑进葡萄园,把一串串沉甸甸的葡萄剪下来,装了满满一三轮车,希望能抢个好价钱。
  第二天一早,装满葡萄的电动三轮车汇集在批发市场,声势浩大,交易异常热闹。
  仅仅两天,葡萄滞销的消息传遍全城,葡萄价格一跌再跌,批发价跌破一元钱,还在呈下降趋势。
  葡萄是水货,不耐贮存,若天气不好连降几天秋雨,葡萄就会爆裂在枝藤上。低靡的价格膨胀的货源,让原本为丰收而喜悦的农民们满怀惆怅。
  连卖了几天,批发市场的价格已经跌成了六七毛,那些二道贩子们还挑挑拣拣,仿佛这水灵灵的葡萄,成了不值钱的山药蛋子,着实让果农们伤心。
  大半葡萄已经处理了,满满一车葡萄,才卖几百块钱,别说挣钱了,连投进去的本都换不回来,更不要说这一年受的累了。
  男人开始唠叨了,再加上工地上催,也没耐心陪桂嫂再卖葡萄去了,让她把剩下的葡萄处理给来村里收购的商贩,自己回城打工去了。
  都说信息时代,消息灵通,他们方圆几个村子葡萄滞销的事,早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一些善于捕捉商机的商贩岂肯错过这个发财的机会,纷纷开着车来地头上收购,虽然方便了,可那价格,也压得实在让人寒心。四毛钱一斤收购,可若是和拉去城里批发比,也差不了多少,虽然心疼得在抽搐,也不得不卖啊。总不能眼看着辛辛苦苦种出来的葡萄,都烂在架上吧。
  村里有人手的人家,索性把葡萄拉到市场上去零售,听说能卖到一块五,虽然多受点累,比起批发要好多了。
  桂嫂是个要强的人,也不甘心一年的收成就这样打水漂,不说自己付出的辛苦,还有那几万块的贷款得还呐。男人已经在埋怨她当初种葡萄的冲动了,孩子们知道了,不也得担心郁闷吗?干脆,自己也拉去城里卖吧,能多卖几百是几百,把损失降低到最低,也是乡政府的号召。不过这会想起乡政府那些决策人,谁的心里也不是滋味了。
  桂嫂生平第一次到市场来做生意,还特意买了一个电子秤,虽然价格也不低,但葡萄园既然种上了,以后免不了还能派上用场,也就不心疼钱了。
  他们的村子离城市也不是很远,十几公里路,天麻麻亮就出发,跟着几个村里的精明人一起去赶集。据说早市上摊位很紧张,去的晚了没地方摆,大街上卖又怕城管会撵。
  他们到了一个露天的街边市场,找好个有利的位置占下来。这是城里最大的一个自由菜市场,通常只让卖半天,到了中午就得收摊,所以买卖竞争也很激烈。
  在市场上亲身体验一下才知道,今年他们的葡萄真的成了烫手的山芋,不过小贩们喊得最响的,买卖最红火的,也就数他们的葡萄了。
  刚开市,那些小贩们都吆喝一斤一块五,桂嫂他们听着小喇叭里一遍遍的叫卖声,把自己的葡萄也按一块五来卖。早市上人很多,熙熙攘攘,衣着光鲜的城里人边走边看,挑剔的目光掠过一个个摊点,手里的袋子慢慢沉重起来。
  桂嫂的葡萄新鲜,串串红润,粒粒饱满,颇吸引顾客的眼眸,几个小时过去,已卖掉一大半。她虽然忙得口干舌燥,毕竟多卖了很多钱,心里倒也快活起来。
  临近中午的时候,早市也到了败头,商贩们开始吆喝着降价处理,价格从一块五降到一块,甚至有人吆喝三斤两元,桂嫂他们的心里也着急起来,他们若不降价,今天恐怕卖不完了,再拉回去也不好处理,再说,架上还有那么多葡萄得急着下呢。

TAG标签:

【审核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