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人生哲理  > 人生感悟>文章详细内容页

我是你姐姐

时间:2015-08-25 20:44:48  】来源: 作者:盈儿 点击:0
  逝水流年的香香问我:姑奶奶你怎么天天吃撑呢?你怎么不少吃点呢?其实我想说的是,我没觉得自己吃了很多呀。其实我是个很没有安全感的孩子,我曾夸张地说我自己,缺爱缺钙缺心眼。虽然有些夸张,但我至少缺了两样,我不敢说我缺爱,我怕我奶奶那个老太太托梦骂我。
  我六个月的时候,我妈妈就怀上了我的弟弟,而我是个很挑剔的小孩,受不了奶粉的气味儿,尽管饿得哇哇直哭,还是不肯喝味道很重的牛、羊奶。我听堂婶儿说,我天天饿得哇哇叫,我妈妈由于孕期反应,没有力气抱我,我奶奶就天天抱着我在大街上转悠。小时候我脾气特别大,动不动就一声长嚎,嘴张得很大很大,大到能看见我的扁桃体。这声长嚎是真的很长,有上音儿,没下气儿,有时候甚至于卡在嗓子眼里哭不出来,憋得脸蛋发青。我奶奶就会吓坏,赶紧抱着我,帮我屡屡胸口的气儿,等我不哭了从贴身的兜兜里拿出糖果儿,放在嘴里咬一点点,喂给我吃。我如一个饿慌了的羔羊,迫不及待的用我的小嘴儿裹着糖果的碎粒儿。做吸允状,有时吸得津津有味儿,还发出声音来。
  慢慢的那些糖果儿,被替换成馍馍和甜面汤,尤其是哄我入睡的时候,给我掰一小块儿馍花儿,我就噙在嘴里,感觉像噙着妈妈的乳头一样,心里有了些许安全感,慢慢地我就能睡着了,这个习惯一直保持到我记事儿。我不知饥饱,小时候就经常吃撑,妈妈总觉得我断奶早,总觉得我很委屈,喂饭的时候总是一个劲儿的让我吃,我很挑食,但对爱吃的东西能吃到吐。只有我吐的时候,我妈妈和奶奶才发现我吃多了,又赶紧给我揉肚子,找村里的白奶奶扎针消食。村里的一些大娘们说我,能够活下来真不容易,能够长得这样精细伶俐更不容易。
  我渐渐长大了,四岁的时候,我们和奶奶分开过了,但我依然和奶奶住一块儿。我叔叔给我娶了个漂亮的花婶婶儿。我之所以喊她花婶婶儿,是因为第一次见她,她就穿着白底粉花儿的的确良上衣,头上还戴着一个粉色太阳帽子,太阳帽上有很多我喊不出名的花儿。婶婶的父母都是工人出身,婶婶也是文化人,身上有种气质,不同于一般女子。我特别喜欢婶婶,喜欢看婶婶的大眼睛,虽然婶婶脸上长满青春痘,可我觉得连青春痘都长得很好看。婶婶很贤惠,也不爱说话,因为她比我叔叔大了三岁,所以一直都让着我叔叔。婶婶的腰身也特别好看,细细的,不盈一握的样子,她穿什么衣服都好看,尤其是穿粉色的衣服,衬得她的脸蛋像桃花一样粉嫩,而她脸蛋上的青春痘像极了桃花的花骨朵儿。她微微挽起的袖子,露出一段藕白的胳膊,水葱似的手指头,细腻又洁白,我感觉婶婶走路都散发着香气儿,反正我好喜欢好喜欢她。
  我叔叔好像比我更喜欢我婶婶,别人夸他媳妇好看的时候,他一点都不脸红,总是咧着大嘴笑:嘿嘿嘿……嘎嘎嘎……哈哈哈,没有一点害羞的样子。我的那些堂婶、他的那些个堂嫂都说我叔叔是媳妇迷,我叔叔也从来不反驳,对所有的说辞供认不讳。我婶婶叫依萍,但我叔叔总是喊她萍萍、花媳妇儿,有时候我爷爷奶奶在眼跟前儿他也那样子,我爷爷和奶奶都别过脸去,我婶婶也会红着脸站起来,开始收拾锅台,给我的饭碗添满,再问问爷爷奶奶要不要添饭。爷爷会说:“不用不用,你不用管我们吧,我自己添满就好。”
  婶婶和叔叔住在东屋,我和爷爷奶奶住在堂屋,每天早上婶婶做好饭,再来堂屋给我起床。从上衣到方褂儿,从衬裤到袜子,婶婶都逐个帮我穿上。我则睡眼朦胧、打着呵欠,然后任由婶婶摆布着,时而伸伸胳膊,时而配合着伸伸腿。那时候我还没上学,起床后我就成了婶婶的小跟班儿。跟着她去赶集、还跟着她走娘家,婶婶问我:“盈盈,你给我妈妈喊什么的?”我思索一下说:“喊姥姥!”婶婶夸我聪明,脑袋瓜转得快。婶婶家的那个姥姥对我可亲了,我记得他们家在沙土窝,到处种着花生,我和婶婶回来的时候,姥姥给我们一大口袋落花生,还把我的衣兜都装满。婶婶用自行车带着,一路哼着歌儿就回家了。有时候村里放电影,我也会拉着婶婶的手去,婶婶一手牵着我,一只手提着小椅子,走到地儿,婶婶坐椅子,我坐婶婶腿上。
  渐渐地我发现,婶婶的腰身慢慢变硬了,走路也不灵活了,到春节的时候,婶婶的腹部开始隆起了。我就问奶奶,我婶婶肚子里是不是有个小娃娃?奶奶说我是小人精。我妈妈告诫我说,以后不让婶婶帮我穿衣服,让我自力更生。我记得大年初一,村里的鞭炮一响,我就睡不住了,我嚷着要起床,要挨家挨户给人拜年要核桃。我奶奶在我的脚头,使劲抓住我的脚丫儿,死活不让我起床,还说什么让我哥哥和弟弟起来,他们转一圈了才让我出门儿。我心里着急得很,手心都出汗了,脚丫也汗津津的,等我哥哥领着弟弟把衣兜装满核桃回家了,我奶奶才放我起床。
  我以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出了门才知道左右脚都穿反了,我给我几个奶奶拜年,她们乐呵呵的把我的衣兜装满核桃、糖果、皂角。我再去村里别的人家转转,但是由于我家族辈分高,大家看见我都赶紧给我核桃,恐怕我先磕头拜年,乱了辈分儿。等我回家的时候,婶婶还躺在床上,脸色蜡黄,头发凌乱,看见我来了,微笑着向我伸出手。妈妈也来吃团圆饭了,妈妈烧锅下饺子,煮熟了先敬祖宗、神仙,再给我爷爷奶奶端饭。然后她特意端着一碗酸汤饺子送到婶婶的房子里去,婶婶望着饺子,强打精神喝几口汤,然后还没等吃饺子就吐了个精光。妈妈就说这孩子真淘气,现在都不让他娘安生,婶婶继续躺在床上,对我妈妈抱歉地笑笑。
  春节过后,天气渐暖,婶婶精神好了很多,我也上了学前班,婶婶每天接送我上学、下学。我看着婶婶的肚子越来越大,我问婶婶我会不会有个小妹妹呢?婶婶说等生下来就知道了,如果是个和盈盈一样可爱的妹妹也好。到了四月的时候,天气还不太热,奶奶开始晒她春天就做好的棉垫儿,她告诉我说我快有小弟弟啦。到了五月初,我婶婶给我生了一个小妹妹,妹妹特别瘦,脸也皱巴巴的,我左看右看都觉得不像我。我妈妈说你小时候还没有妹妹好看呢,等过了满月你妹妹就好看啦。我婶婶目不转睛地望着小娃娃说:“嫂子,你有没有觉得她的嘴巴很像盈盈呢?”妈妈仔细看看看说:“仔细一看还真有点像,你等着吧,出了满月都有样儿了。”然后妈妈提醒我以后走路慢点,省得带风,让妹妹喝了凉气打嗝儿。
  过了满月之后,妹妹果然变得好看了,皮肤紧绷绷的、闪着光亮,眼睛也有了精气神儿,双下巴也出来了。她睡着的时候还偷偷地笑,我趴在她前面说:“你要乖乖的哦,我是你姐姐,听姐姐话了给你买糖吃!”
  在以后的岁月里,那句你要乖哦,我是你姐姐,成了我的口头语。
  妹妹慢慢地会下地迈步了,她眼特别尖,大老远就能看见我,看见我就咯咯地笑。她慢慢学会了走路,也慢慢变得不乖了。记得有一次,我妈妈给我买了一个粉红色的蝴蝶结,才一岁多的她看见了,手舞足蹈地。我摘掉戴在她黄黄短短的头发上,她就再也不愿意还给我了,她妈妈给她拿下来,她就哇哇直哭。妈妈对我说:“盈盈把蝴蝶结送给妹妹吧,一会我再给你买个新的。”我看着她的小脸蛋说:“给你吧,我是你姐姐哦,以后要乖乖的。”
  接下来的日子,不管我有什么东西,她都会喜欢,我的发卡,我的书包;我的毽子、沙包;她甚至连我爱吃的玉米锅巴,也爱吃。
  我奶奶用大铁锅熬得玉米糁,又稠又黏,掀开锅盖,锅的一圈粘满黄灿灿的锅巴。我奶奶用炝锅铲给我铲到碗里,再放一点盐、香油,我能吃一大碗。自从妹妹学会吃饭,也喜欢吃玉米锅巴,还喜欢和我抢着吃。
  她还不是一般的能吃,头扎进碗里。一会能喝大半碗,喝完之后俩大眼开始往我的碗里望。
  这时候我都赶紧把我的锅巴碗,往我自个的怀里拢:“你、快去吃你的妈妈奶,你不是有妈妈奶喝嘛! ”
  原来一岁半的妹妹像我一样没了奶吃 ,我婶婶的肚子里已经有了另外一个小宝贝儿。婶婶的妊娠反应特别厉害,她总是脸色蜡黄,死去活来,这时候我奶奶身体已经大不如从前了,于是我的妹妹就跟着我妈妈睡觉觉了。妹妹特别乖,晚上不哭也不闹,胃口也好,和我一样最爱吃玉米糊锅巴。我妈妈也学着奶奶的样子,放点盐和香油,妹妹能吃上半碗。可是妹妹毕竟是个小娃娃,离开母乳就容易上火,馍馍和饭菜让妹妹鼻孔都蹿着热气儿,两个月不到,妹妹的鼻子就红红的,有时候嘴巴里边还有泡泡。我的妈妈怕婶婶担心,和爸爸带着妹妹去看医生,妈妈还给妹妹买了个奶瓶,我爸爸说他俩对我和我弟弟都没这样下过功夫。
  我的妈妈是个性格温顺的女子,眼底眉梢都带着微笑,温润白皙的脸上写满了温柔。妈妈喜欢穿淡蓝色带着肥皂味儿的斜纹棉布衬衣,乌黑的头发用同色的棉丝巾束着,偶尔会有一缕乌黑的碎发垂在额头。妈妈每天都没有一刻悠闲:洗衣、拖地、带孩子、做衣服、晒被子。我和妹妹每天晚上闻着有太阳味道的被子,听着妈妈的催眠曲儿甜甜入梦:我的小宝宝,快点睡觉觉;风儿不吹了,云儿不飘了;星星闭上眼,四周静悄悄……
  但是我从来没有觉得爸爸妈妈偏心,平时我是个意见很多的小孩儿:哥哥的苹果比我大了,我提意见说爸爸妈妈偏心;弟弟的书包比我新了,我提意见说爸爸妈妈重男轻女;弟弟和哥哥有红缨枪玩儿,我也提意见说爸爸妈妈心里只有儿子。爸爸说盈盈是个小意见篓,但是我从来没提过妹妹的意见 ,妹妹吃的比我好,穿得比我好,我都觉得理所当然,因为我总也不能忘记我做婶婶小尾巴的岁月。
  妹妹在我家长到四岁,读学前班了才和她妈妈一块儿过日子。但是妹妹对我和我父母的感情,比她的弟弟妹妹要深很多很多。在我的词典里,对于妹妹我只有两个字儿:让着。 在十几年的岁月里妹妹一直都是我的小尾巴,寒假里、暑假中,甩都甩不开。
  我经常逛一条街,一条很有特色的仿古街,里边有很多老物件儿,老手工作坊 ,我在里边淘了不少独一无二的宝贝。这条街很有特色,比如老手工作坊里边的衣服,每款几乎不会超过三件,走在街上很难撞衫。我认识一位来自上海的老裁缝,她手艺是出了名的好,我经常在她的店里做衣服。她说我的身材比例特别好,气质亦古亦今,是个衣服架子,她的手工特别细密、精致,就连她做的扣子都采用了江南刺绣和云秀的结合手法。

TAG标签:

【审核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