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人生哲理  > 人生感悟>文章详细内容页

掌纹

散文
时间:2013-01-19 20:08:40  】来源:原创 作者:恋伊溱洧 点击:0

  猩红色的舌头从掌底探出,蓦然地出现,一如千百年来,带给人无限的惊诧与恐惧。自草丛、自地板、自隅落……自伊甸园逐出之后,它的魅影便散落人间。而今,它爬到我的手上,隐去了腰身,或许是藏匿于腕骨;我庆幸找不到它的两点牙印,收敛起的利刃也或扎向看不见的深处。我不知这舌头存在于掌间多久,时间是无可搅清的流沙河。这长长的一痕,似乎累聚了角角落落的细纹,沉重地、深深地嵌入皮肤,乃至渗透上汩汩的血流。舌尖仿佛长了眼睛,还是传说中的红外遥感?“嘶嘶”地试探,虎眈着我的生命、我的感情、我的理智,在改变了亚当的命途后,又开始涉足我的今生?

 

  我对着手掌上出现的印痕做不着边际的冥想。

 

  在早餐之后,我翻开手掌,忽然间看到一条红色的印痕从掌底斜向右上方延伸,触到掌心最上方的那条线后方才停止。这种皮肤上的印痕并没有多少可稀奇的,譬如夏天将额头枕在手臂上睡午觉,醒后在额头和手臂的皮肤便都爬上了深深浅浅的红色印痕;再如冬天因天冷而将双手压在大腿下坐着,时间一久,再拿出来一看,手心手背便都是如此。

 

  但我对手掌上的这红色印痕仍觉着不可思议,因为我一时间无法找出它出现的缘由和根据。它的出现裹挟着突如其来,令人失措。突然的出现,时常会引起人心理的一阵波动,更何况是陌生的。有人期待着诸般突然,突然的白马王子、突然的事业升迁、突然的好运连连,这些都是可喜,自然有期待的必要;然而又还有诸般的突然,是吹着噩运的号角来的。我不期待着突然,幸是如此,不幸的更是如此。我并不是在贪于一种安逸、无风无浪的“死水”般的生活,而是觉得,这种所谓的突然,只如同一颗石子掉入水面而激起浅浅的涟漪,似同镜花水月;人生的风浪应该是潜流涌动而起的,是深沉的,是豪迈的。因其深沉与豪迈,也就避让了肤浅的“突然”。

 

  我忽然想起前几天晚上的猫嚎。窗外的北风呼呼地吹着,带动了那些未凋的四季常绿的树,发出簌簌的声响。深夜寂寂,大都已人睡灯熄。忽然地,从楼下的院子里蹿出野猫的嚎叫,其声凄厉,如同弃婴哭嚎;寡妇哭丧;饿狼哀嚎,尖利的声音怕是把不少人从甜蜜的梦乡中拽出,我也如此。猫和狗虽同为人的家宠,但夜间的狗吠往往能带给人一些安稳与踏实感,不觉着挠心;而猫叫则带着无尽的鬼魅,似同魔鬼的使节,大概也就为此,中西方的恐怖片中常添加着夜猫的元素。总之,这加深了我对这些不得缘由的突然,所抱着的警惕和审慎的态度。

 

  我仔细地端详着这条印痕,尝试着多种角度来挤压推捏掌心的那点皮肉,似乎总不能完全契合那条印痕。我摊平了手掌,印痕便渐渐地淡去了,我细瞅着它的余迹,才发现上面有一些细细的不可消褪的掌纹,印痕便是恰巧把这些细纹前后联缀在一起,形成一线。

 

  我对此颇为好奇,想起了手相,掌中的纹线似乎和命运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这将掌纹连缀一气的印痕,竟让我冥冥中觉得有一种命运新造化的感觉。不管这是否是心里的神秘主义作祟,我确实是闻到命脉的气息。这股气息未必是造物主或是佛陀铺撒的,但必是内心对命运的原始冲动所燃的一段檀香。

 

  我在网上搜查了一些关于掌纹的资料。原来严格说来,掌上的纹线是需要区分的,纹和线并不是一路的。“掌线”是先天形成的,每个人在布局上大同小异,倘若出现大的不同,那必是内部器官有大的异变;至于“掌纹”则是后天形成的,掌纹是可变的,且有着变化周期,它的变化也与体内器官的健康与否有关。看到这里的时候,回想起刚生病住院的那阵子,我曾留意到手掌上确实多了些以前未有纹路。其实,手掌的表现与身体器官的健康存在关系,我是早已知道的,只是未作深入的了解和对照。以前在书城就看到廊柱上挂着一幅手掌与器官病变的对应图,那会儿看完标题后我就没继续细看,更没把自己的手掌拿去对照。现在想来,自己确实是有逃避主义的因子在身上的。

 

  我现在重新看这方面的资料时,倒是坦然的。反正病都已经确诊了,也就实在无所谓掌纹的表现,更何况观察掌纹推测病情是细致且专业的活儿,我初步涉猎的,便将掌纹那一部分基本跳过,把精力留在了掌线上。

 

  我对照着资料,找到了自己的生命力线、感情线、智慧线,这三条线在每个人的手掌上也都是最明显的,找来并无难度。根据自己这三条掌线的脉络和网上提供的资料,我给自己得出了这样的结论:“生命力一般,儿童时期体弱多病(应该过去了),适合从事脑力劳动;对爱人比较热情,感情细腻,肉体与精神上取中庸之道;注意力集中,足够聪明(也就是正常水平),内向,心思缜密,考虑周详。”这个结论未必准确,人的观察水平毕竟是有差别的,何况有些标准的划分本身也就是模糊的。除了以上三条掌线以外,还有婚姻线、事业线、名望线、创作纹等等,遗憾的是,剩下的这些纹线我一个都没有找到。或许它们是需要手相先生的慧眼来识别的,我这等凡夫俗子自然看不清。

 

  至于我对这些掌纹的态度,也就是有些信,有些不信。直接地说,上面所得的结论与现实对照并没有多少出入;并且人的病理反映于皮肤、经脉也属事实,要不然中国的针灸、点穴岂不都成了无稽之谈,和巫术归为一类了?关于那些不信的,就是涉及到婚姻、事业、名望等等,这些的后天随机性实在太大,不觉得会是一种可预言的“先天”。

 

  人们对于“命运”一说,无论是平民百姓还是专家学者,在其影响因素上往往会总括性地给出两个词,即“先天”和“后天”。一个人刚出生,他的先天素质便已经定型。如果资质良好,再加之后天引导,也就能成大用,反之则伤仲永;如果资质不好,后天多加关注和引导,兴许也有勤能补拙的效果。因此,也就有了与此相关的一些名言,如“天才是百分之一的灵感加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知识改变命运”。

 

  这种先天与后天的共同决定论从科学上分析是很正确的,其先后天的划分上也是非常分明,毫无含糊。但是倘若用它来驳斥“先天命运”,自以为可以将其驳得体无完肤的,那可就真是大错特错。首先“先天的命运”中的“先天”与科学意义上的“先天”是不对等的,前者是要贯穿生命始末的,换句话说,不存在“后天命运”的说法;而后者是截止于出生的那一刻的,“物理上的一切”便已经决定。“先天命运”一开始便涵盖了科学上的“先天”与“后天”。它是一个非常广阔的概念,大象无形,蕴含着无尽的变化机理,人无法去否定这样的“命运”。因为人只能否定既定的概念,而无法否定无定的变数。也正如此,这个“先天”是不可捉摸、不可言的,也就更谈不上人来总结归纳出“先天命运”来。如《道德经》第一章所言:“道,可道,非常道。”如果把“道”说出来,那么它就已经不是“常道”,不是永恒的道了。我们处在这样的命运之中,无法肯定先天,也无法否定先天。贝多芬要“扼住命运的咽喉”,然而那只扼住命运咽喉的手何尝不是在被另一只命运的手所把持着呢?

 

  我看得清掌纹,但我看不清命运。它本身就是混沌一片,处在无极之中,含着无尽变数。我将薄弱的生命藏身其中,分不清是谁的有为,又是谁的无为。只是在此生命的间隙,摊开双手,合上掌间的纹线,得一弯浅笑,也就欣然了。


【责任编辑:叼烟的风景】

编后语:一缕忧伤的思绪在字间溢出,动态的命运,有时也不好把握,尽心,放心就好。问好朋友,祝愉快!

TAG标签:

【审核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