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人生哲理  > 人生感悟>文章详细内容页

红尘殇【人生感悟】

散文
时间:2012-07-02 18:48:07字数:13355【  】来源:原创 作者:竹痕幽水 点击:0

  红尘殇,几多英雄沙场亡;红尘殇,几多红颜泪阑珊。红尘殇,几多悲欢古今常。红尘殇,几多离合相聚难。
  
  红尘,总是滚滚,总是滔滔。风云变幻,暗藏杀机,几多世事难了,几多纷扰难说。
  
  故事却一直在这红尘上演,未了,不过,诉不尽红尘殇。
  
  中原地带,强大的承国一直统治着这片土地。在承国西北方有一个强悍的小国,名曰西国。多年来,承国与西国硝烟不断,和平期也很长,却不能持久,而每当战争结束时,承国的人们发现,没有一个大将军能活着回来。
  
  承国边境,夕阳余晖斜照高墙,两个身影浮动,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今晚子时,决战。”
  
  “将军,你······”
  
  “该来的总会来,记得,你要活着回去,记得要逃。”
  
  “逃?这里?呵······”笑,惊飞了荒漠的雁。夜幕在无声息地降临,一切是那样的苍凉。
  
  第二日,承国,京城传来和平的喜讯。
  
  城外不远处有片树林,人们都喜欢叫为默林,在那里,多了两处衣冠冢。
  
  一年前,承国,京城外,将军府别庄——陆庄。
  
  小阁吹许东风面,庭燕去来花好颜。满映一池春水色,闲来舞望半云天。
  
  陆庄后院,空气中浮动着青草花香,亭中,坐着一位手持琵琶的少女,时而低头转轴拨弦,时而抬眼望着亭外空地上舞动的绿衣女子。
  
  清风起,青丝扬,眉月秀,眼潭幽,足尖点,纤指柔,袖挥缈,裙飞飘。绿衣女子轻灵的身姿如一只青蝶在院中飞舞。
  
  “嘣!”一道不和谐的声音传来,绿衣女子停下了舞步。
  
  “小姐,我·······”亭中少女手中的琵琶,断了一根弦。
  
  “小莲,将军府会是我的家吗?”绿衣女子说了不相干的话。
  
  “小姐,别多想,会的,一定会的。”
  
  “可是······”绿衣女子还未说完,管家走了进来。
  
  “小姐,老爷来了。”管家说完,退了出去。
  
  “小姐,没事的,会没事的。”少女安抚地说道。
  
  “但愿如此。”说完,绿衣女子走向了前院。
  
  绿衣女子走进大厅,看见了两位长者,一位立在一旁,眉头紧锁,还有一位立在中间,两人一身铠甲,散发的光亮却是灰色。从中间传来苍老的声音:“漪舞,记住,永远不要进将军府。”
  
  泪,悄无声息,湿了伊人花颜。
  
  京城将军府又有了新主人,是一位年轻的将军,严诺天。
  
  陆庄。
  
  “小姐,你又去练剑”一位少女急急喊住欲出门的绿衣女子。
  
  “小莲,不用跟来。”说完,绿衣女子已走出很远。
  
  “又去啊,可是,可是,诶,小姐,小姐······”绿衣女子已消失在少女的视线。
  
  将军府大门开了,一位年轻男子走了出来,身后跟着一位老者。
  
  “陈伯,今天我晚点回来。”年轻男子开口道。
  
  “将军,要是有什么事······”
  
  “不要打扰我。”年轻男子也就是严诺天打断了陈伯的话。
  
  “是。”
  
  马蹄声渐离将军府。
  
  听闻,将军府的年轻将军,最喜欢去的地方是默林,两处衣冠冢。
  
  三月,一舞青锋,林间青蝶,带着轻风未曾入谁的梦。
  
  三月,驰马东去,黑衣佩剑,却未曾与谁相约。
  
  空林谁探谁人问,寂寂孤语鸟啼声。却看枝微浮碎影,清风也觅几般人。
  
  默林。
  
  漪舞练完剑,立在一处衣冠冢前,背后似有人靠近,漪舞没有回头。
  
  “你又来练剑了。”背后响起年轻男子的声音。
  
  漪舞没有说话。
  
  “我说过很多次,剑,不适合你,舞,才适合。”
  
  “我们都很执着不是吗?”漪舞开口。
  
  “我与你不同。”
  
  “我只有你。”漪舞转身,从年轻男子身旁走过离开。
  
  “明天,我会命人去接你。”男子说道。
  
  漪舞停了下,又继续离去。
  
  伊人笑颜羞红了晚霞。
  
  陆府后院。
  
  残月如钩,小阁灯影,窗前立着一位绿衣女子。少女推开了门走进来。
  
  “小姐,你忘了老爷的话了吗?”
  
  “如果可以,一年前我应该很幸福了。”
  
  “小姐,老爷是为了保护你,活下来不是更幸福吗?”
  
  “是吗?那过去的日子,我幸福吗?”漪舞呆呆地望着将被云隐去的月。
  
  “小姐·······”少女叹了口气,退出去,在掩门前,少女发现,她见到了她家小姐从未有过的微笑。
  
  落花有意惹人眼,流水无情是缠绵。
  
  第二天,将军府住进了位小姐。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幽幽小院传来轻轻的吟诗声。
  
  “你喜欢这首诗?”男子的声音。
  
  “不喜欢。”女子答道。
  
  “走,我们种红豆去。”
  
  “为什么?”
  
  “其实,我们都懂得不是吗?”男子叹息。
  
  “嗯,好。”
  
  将军府多了一颗红豆树。
  
  传说,种下相思子,落尽,此生难相思······
  
  八月,烽烟又起,承朝大将军严诺天领命出征。
  
  将军府。
  
  “漪舞,你后不后悔?”
  
  “我已获得了我的幸福,无怨无悔。”漪舞坚决地说道。
  
  “我会回来的。”
  
  “我相信,你不同。”
  
  八月,桂无香,诉一段离肠,谁曾想结局怎样,马去人空,青阶遥望,满天星辰,黯淡无光……
  
  又是一年过去,战火弥漫的边境又是一片荒凉的景象,属于和平的日子或许又会来临。
  
  十月,承国,将军府。
  
  一薄青帘送入夜风,烛火摇曳,挑动思念,万家入梦,伊人独醒,钿头银篦,绣裳罗裙,轻挥衣袖,舞一段月光。
  
  丑时,风雨大作,夹杂电闪雷鸣,伊人惊醒,莲花移,兰花开,青丝织凡心,织烦心,知何心?旋转无意惹昙花······
  
  “舞,只为你,宁愿相思。”漪舞喃喃自语。
  
  十月边境,雁去留声,无奈凄凉,黄沙肆卷,沧桑容颜,浓浓黑雾,明目仍现,尘归土落,月洒清辉,为谁拭剑?
  
  荒漠中,承国军队驻营地。
  
  大将军坐在大帐内,底下几个将领等待着命令。
  
  “卯初,决战。”
  
  “将军,你······”将领中一位长者说话却被大将军打断。
  
  “我不同。”
  
  “你可知,逃不掉的。”
  
  “今天是最后一战,从此边境无战火。你们下去好好准备。”大将军黑眸深沉,却透露着坚定。
  
  “逃不掉的,逃不掉的······”将领依次退出大帐,那位长者叹音绕耳。
  
  “逃?我从来就没想过要逃,漪舞,我和你父亲一样,逃不掉,我亦如我父亲一样,躲不过。我不同,因为从我之后,不会有这样的人。在你心里,我回来了吧!”大帐内,严诺天苦笑着自语。
  
  将军府。
  
  风雨过后,天明,相思子落尽,漪舞立在红豆树下,身后跟着一位少女。
  
  “小莲,你走吧。”漪舞悠悠开口。
  
  “小姐······”
  
  “你懂我。”
  
  “小姐保重。”
  
  庭院里,只剩着一个绿衣女子,曾经种下的红豆树,竟是一句无声的谶言······
  
  漪舞回房,换了红妆。
  
  边境,马蹄声乱,冲破黑的宁静,一切,剑断,声远,都只为他人作嫁衣裳。
  
  严诺天始终记得,他看到了一位女子,红妆。
  
  一抔黄土又掩盖了英雄,荒凉的漠野没有一滴血的痕迹。
  
  承城,又有了和平的喜讯。经历多年,西国已无法和承国相抗,从此,承国边境一片安宁。
  
  将军府。
  
  “你就是陆漪舞?”主座,一个威严的声音响起。
  
  “正是。”漪舞丝毫没有被吓到,站在那人面前。
  
  “你可知你在一年前就该死?想不到陆将军还有一位女儿。”那人随意拿了桌上茶杯。
  
  “死有何惧。”
  
  “你可以逃的。”那人笑了。
  
  “逃?逃得过你,逃不过自己。”漪舞面无表情。
  
  “哦?”
  
  “这一刻,你应该倒在此地。”
  
  “应该?哼,我并没有喝杯中茶,就凭你袖中剑?”主座上那人气定神闲。
  
  “世上总是有很多事无法两全,对你,我敬重,但,我也恨你。”
  
  “你父亲又何尝不是如此?他保住了一条命,而我保住的是天下人的命。”
  
  “所以,我不会要你的命。”
  
  “能这样跟我对话的人你知道他们是怎样的下场吗?”那人佯怒。
  
  “这个红尘早已不属于我。”
  
  “你想死?”
  
  “死?那太容易了。”漪舞突然笑了,笑得很甜蜜。“我为什么要死?”
  
  “你已经知道,我会放过你?”
  
  “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不会放过自己。”漪舞望着主座那人,“对于王者来说,就是要无情吗?”
  
  “王者,恰恰是对天下人都有情。我没有你的快乐,我有我的无奈,但我亦有我的快乐!”主座那人就是承国的最高统治者。
  
  承国京城外百里,一座山,王赐名,静山,赐静如庵。
  
  静山极顶。
  
  “知道我为什么这样做吗?”
  
  “我能说,我与王是知己吗?”漪舞笑道。
  
  “我们都守着自己的快乐。”王说。
  
  “你,心在天下,舍小我,而成大我。”
  
  “你,心在人间,舍大我,而成自我。”王接道,“生难死易,你是位有勇气的女子。”
  
  “生命中我有过快乐,我不能像您那样成其伟大,至少我可以成全自我。”漪舞淡淡地看向天边的白云。
  
  “我们是知己。”王说。
  
  “但不要忘记,我恨你。”
  
  “我明白。”
  
  静如庵,曲径通幽处,拈花一笑,伊人本如花。
  
  百年后,中原已没有承国这样的国家,而人们也不知道承国,西北也没有西国。只是在中原的土地上流传这样的故事。承国与西国战争不断,停战时,承国从没有过一位凯旋的将军,还有个更令人发指的事,据说,那些将军在决战胜利后,都被国君赐死在漠野,那些将军家人全部被秘杀。一切,只因王权的至高无上。
  
  在中原一个地方,却始终有座云雾缭绕的高山,人们无法攀登,据老者说:登不上,一切只因红尘心太重。
  
  


【责任编辑:兰亭书香】  

TAG标签:

【审核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