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园文章 > 校园趣事>文章详细内容页

有这么一头猪

时间:2019-02-25 17:42:22  】来源:原创 作者:陈小勤 点击:0

  告诉你,“火箭”是头猪哩!

  是不是很诧异?这么霸气的名词怎么会和一只猪有联系?可是,真的就有那么一只猪,用它短暂而剽悍的一生闯出了这个名号,至今,我们老家村子里仍有它的传说!

  在我大约五六岁的时候,家里养了一只猪,这猪刚买回来的时候,应该也和普通猪没什么太大的区别,因为关于它还是小猪仔时没有留下什么让大家念叨的事,大约也就是外貌没有别的小猪圆润,可能还比较调皮,我还依稀记得它长大后的模样,它不像其他猪总是低头耷耳,当我趴在猪舍外围看它时,它会抬起头看着你,耳朵也竖起来,那张尖长的嘴巴对你上下摇一摇,发出嘟噜声。仿佛在说:喂!给点吃的吧!它身材瘦长,一看就非常灵活,一身纯黑色的毛,搁现在,它这样的货色,可得卖出高价钱!

  在我们老家乡下,那时候,村里几乎每家每户都养猪,那时候的家庭也不像现在的三口之家四口之家,农村人不富裕,没那么多房子,而村里的叔父辈们都是兄弟姐妹众多,所以,一大家人怎么也得利用平时吃剩的和洗碗的汤汤水水,加上忙里偷闲去野外挖野菜来养只猪过年,“火箭”就是这样带着为大家过年改善伙食的使命来到了我们这个大家庭。

  那时候农村人养猪,都没什么像样的猪舍,有的人家甚至就是直接散养,所以村里经常能看到闲逛的猪,部分人家为了方便喂猪,就是在自家房子旁边用大石块垒成半人高的墙,围个圈,只留个简易窗口或者木栅栏门,里面丢个请石匠挖的石槽方便喂食,然后在山上砍回小碗粗的树枝,四周相互搭在一起,夏天给猪圈挡太阳,冬天也可以防防风,这样的“屋顶”还有一个功能,在它四周地上围个简易栅栏便可种点南瓜丝瓜扁豆什么的,夏天,猪舍棚顶开满瓜花,挂满瓜豆,摘瓜的时候把镰刀绑到长竹竿上,伸上去割瓜蒂,常有失手的,但是瓜掉进猪圈里主人也毫不心疼,因为肥水也没流外人田,自家的猪正好加个餐而已!

  我家这只还没有名气的猪在我家的简易猪舍里慢慢的长大了,它越来越不安分,那半人高的石墙它竟有些不放在眼里了,它时不时想出来放放风,它会用它那尖长尖长的嘴试着将石块顶开,有一天,它终于一跃而出,然后毫无方向的狂奔,就像是个被关在家里久了的本性调皮的孩子,发现没人追来——的确不会立刻有人追来,那时候大人们都忙农活儿,谁有空专门注意一只猪呢?有了第一次的成功出逃,于是这只猪开始了它的成名之旅……

  不知道这只脱缰的猪第一站是飞驰到了哪里,只是不久,村里那个“母夜叉”般的堂婶子,便广播背书般的叉腰开骂了,正在田里除草的奶奶和母亲仔细听了听,忙丢下锄头跑回去看了下猪圈,才知道是我们家的猪闯祸了,原来这家伙出去后也不知怎么的就到了别人家正抽穗儿的稻田,吃得倒是不多,但是可能是太过兴奋的缘故,毕竟第一次出逃成功嘛,它欢快的就地打了好些个滚儿,把人家好好的稻子搞得东倒西歪,你说这倒霉猪,老实人你不惹,偏偏去招惹这个难缠的主,“母夜叉”骂了半饷终于累了,母亲和奶奶还没来得及上门道歉,她就旋风般上门拍桌子谈判了,这次的后果是:几个堂叔伯合力用木棒,石块,怒吼等方式将猪逼回了猪圈;父亲从县城赶回来为猪圈加固;糟蹋别人的粮食也赔谷子道歉让别人满意为止……这下村里人也都知道了:六哥家的猪真狠!能跳出猪圈子!(父亲在村里十几个堂弟兄中排第六,村里人都喊父亲六哥)

  自这次之后,虽然猪圈被父亲用更大的石块加固过几次,但是这只体型也越来越大的猪,似乎从来也没把这石墙放在眼里过,仿佛它天生就喜欢挑战,它只要高兴想出来搞搞事,不过是纵身一跃的事儿,出来后就是它的天下,它会去别人家的菜园逛逛顺嘴就吃几棵,也会去拱人家地里的花生尝尝鲜,甚至还会去邻居家里“串门儿”,打翻过人家的水桶,偷吃过人家放在箩筐里的麦麸,当然自己的主人家它也没放过,该糟蹋的东西绝不嘴下留情,有时候白天一天不见猪影,急得家里人到处找也找不到,但是到了天黑,它又会没事儿一般晃悠着回来,真是让人很恼火,那段时间赔东西道歉是常事,我们小孩也被指派了任务,随时去视察猪圈,发现猪不在就及时向大人汇报,……村里人一提起六哥家的猪都摇头,尽管家里人都加强了对这只猪的监视和戒备,也动了杀心,但是终归是普通人家,我奶奶想着,孩子们有在外地读书和工作的,都指望它再长大些,过年大小十几口人热热闹闹的宰年猪,所以年中还是舍不得杀的,于是大家都小心翼翼的留着这条猪命!

  某一日,忽然听见隔壁的四婶子大呼小叫,接着就看见我家的猪顶着她家的桌子冲出来,桌子上还有一簸箕米面,四婶子在后面拿着木棍大骂着追出来,但棍子根本打不到猪身上,它速度奇快,桌子上的米粉随着猪的左滕右跳狂撒出一条弯曲的白路,簸箕很快被甩到一边,但是偏偏那只桌子就卡在猪身上,半天掉不下来,这一幕真是滑稽,但是又气人……后来这四婶子在给别人描述这一幕时是这么说的:那畜生不晓得什么时候摸到我家里来,被我望见了,我抄起棍子赶它,它冲进我家的桌子底像个火箭一个样地往外冲……听了的人无不哈哈大笑,好长一段时间里这简直成了大家茶余饭后的笑谈,四婶是个非常健谈的人,田边地头和人说一遍,趁大姑娘小媳妇都在河里洗衣服时又说一遍,以至于村里人都记住了她那个生动的形容词:火箭!大家都说以那个猪的速度,真像!自此“火箭”的名号就此传开,人们又是头疼又津津乐道,村里人时刻提防着这只“名猪”的忽然造访!

  时间一日一日接近年关,猪终归有猪的宿命。有一天早晨,我看见奶奶在屋檐下烧了一小摞黄纸,还小声念叨什么“下辈子不要投猪胎啊”……我问妈妈这是干什么?妈妈说这是烧给“火箭”的,说就要过年了,今天“福”猪呢!我们老家乡下过年杀猪不叫杀猪叫福猪,大概是因为年底那几天有一天祭祖就叫做“还福”。想着有肉吃了,我虽然有点难过,但也没什么很大的舍不得。

  当太阳从村子对面的山峰间射过来的时候,我看见邻村的那个满头泛着油光的秃了头的屠夫搓着双手呵着热气的来我家了,吃过早饭,父亲叫来了好几个堂叔伯帮忙,他们费了好大的劲才把狂躁的“火箭”绑上,按在那条杀猪用的长凳上,奶奶在村里那口专门用来杀猪土灶上烧了一大锅开水,我不敢看,跑出老远,捂着耳朵的我还是听见了“火箭”的惨叫声……

  几十年过去了,我也长大远嫁成了母亲,村里的堂叔伯和婶子们也一个接一个苍老和远行,我的母亲也逐渐弯腰驼背步履迟缓,但家里依旧每年都养猪,猪舍也慢慢先进起来,甚至村里的厕所和猪圈都由政府补贴做了可利用的沼气池,平时烧饭做菜环保省钱,这几十年,再也没有出过像“火箭”那么调皮的猪,母亲们再也不必辛苦地去田野挖野菜给猪吃,都直接买饲料和着自家吃不了的粮食喂猪,家家户户的猪们都老老实实呆在现代化的猪舍,两耳不闻窗外事只管埋头苦吃,一个个长得混圆,黑毛猪比较少见了,猪肉也没有小时候那么金贵好吃……

  每次过年回娘家,偶尔还会听到乡亲们回忆起我家的“火箭”,提起这些趣事一个个哈哈大笑,仿佛这只猪永远都活在见证过它的时代的人心里。我常会带儿子去看外婆养的猪,也会不自觉的顺口便给这个在城里从没看过猪的孩子讲“火箭”的故事。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美文欣赏 美文欣赏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美文欣赏 会员等级:文学秀才 用户积分:17655 投稿总数:3840 篇 本月投稿:138 篇 登录次数: 655 他的生日:05-27 注册时间: 2012-02-08 03:20:56 最后登录: 2019-03-19 20:18:55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