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园文章 > 校园趣事>文章详细内容页

路中大:我的读书趣事

时间:2019-12-11 20:32:00字数:13829【  】来源:原创 作者:美文阅读 点击:0

  如今手机越来越名副其实了,已经粘在许多人的手上,连走路都横拿着。看着人人都成了”低头族”,手机彻底打败了书籍,不由想起在那个还没有手机的年代里,我读书的趣事来。

  我从小就是个书迷,但我要声明的是,因为我读书不求甚解,至今毫无建树,只是个装书的空袋子而已。

  小时候听母亲说,周岁时过生日,家里摆了好多东西让我抓周,我径直爬过去,把书紧紧抓在手里笑。母亲说我一看就是个小书呆子,长大肯定是个握笔杆子的!

  可是,谁能料到,我祖上历来以耕读传家,爷爷曾经是个私塾先生,父亲写得一笔好字,文章也写得好,就因为出身问题,我这个黑五类,读完中学就辍学了,却过早地握上了锄头把。直到后来当上教师握上笔杆子,已经是二十多年后的事了。母亲的后半句预言虽说迟到,总算实现了,不过她的前半句话没错,我打从小起就是个书呆子。

  记得很小很小的时候,看着大人摆地摊卖货,我就模仿着也摆起摊儿。我的记忆深处,还留存着这样的画面:大人们围着我指指点点,我低着头,坐在我“卖”的“貨物”前——都是小盒子、小瓶子之类,但更多的是小人书、小画册。可以想象得出,大人们是在夸我,我一定还有点洋洋自得呢。

  虽说摆书摊纯属年幼无知时的瞎胡闹,可是后来上小学时,我在班里办起了“小小图书室”,那时我已经积累了好多的书,我把图书带到班级,无偿地让同学们阅读,这些记忆却是深刻的。记得每本书上都盖有”小小图书室”的图章,这五个字,是我用砖头(或者胡萝卜)刻的,书籍都是编号造册的,还有借阅制度。我从小就是个愿意和大家分享快乐的人,看着同学们都爱读书,我打心眼里高兴。在我的带动下,我们的班级还掀起了读书的热潮,受到老师的表扬,这使我在学校里就有了小小的知名度,想来,那时我肯定高兴坏了。

  上小学时,我就有了爱读爱写的习惯,这习惯緣于作文。爱看书的学生不会有“作文作文,难死小人”的焦虑,而是老盼着上作文课。当耳边响着老师的表扬或者念我作文时的好听的声音,当眼睛看着老师在我的作文本上涂满了鲜红的圈圈和点点,或者在批语中毫不吝啬地写的那些美好的词语,我心里可美啦!很快就形成了“读写结合”的良性循环。我拼命地往本本上抄那些优美词语和句子,目的很单纯,就是想换来老师更多的圈圈和点点,换来老师更多的表扬。记得我还模仿着少儿报,办起手抄报纸来,有自己编的,有书上抄的,还有自己画的画儿,拼凑一起,图文并茂(报头是什么名字已经忘了)。因为害羞,办成了地下刊物,偷着写的,当然也是偷着看的,算内部发行。可惜只办了两期,就被人偷走了一期,只好停刊算了。不办报这倒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我辛辛苦苦“编”的“书”(收集的成语、谚语、名言和优美句子),集成厚厚的一本,还装订成册,画有花花绿绿的封面,也被不知名的小文贼偷走了,这可让我沮丧了好长时间。

  记得在四年级时,我第一次看了一本大部头小说叫《吕梁英雄传》,是竖着印的,足有砖头厚。是马烽和西戎合著的章回体小说,写的是吕梁山下的民兵抗击日本侵略者的故事,一下子被迷住了,从此一发而不可收。而看四大名著则是从《水浒传》开始的,那是因为教语文的雷老师,用两节课讲了“鲁智深大闹野猪林”和“林冲雪夜上梁山”的故事,同学们都被那精彩的情节迷住了,中间上厕所都是一路小跑前进的。从那个时候起,我才成了真正的书虫子。

  因为看《吕梁英雄传》入了迷,就迷上了作家马烽。上中学时,才知道他是“山药蛋派”的代表作家之一,于是我又偏爱起他们群体的作品。马烽的小说,不管是长篇的短篇的,我几乎全看完了,连他写的电影我也爱看。爱屋及乌,对于另一个代表人物赵树理的作品我尤其喜欢,什么《三里湾》、《李有财板话》、《小二黑结婚》我都看过,那本《小二黑结婚》,也不知看过多少遍了,看一遍陶醉一次。再后来,浩然的《艳阳天》、柳青的《创业史》,就成了我爱不释手常读常新的案头书。

  在中学读书时,上副课偷看小说是常有的事。有次我把头埋在书箱里正看得入迷,猛不防半空中伸下一只手把书抓走了,同样下场的还有另一位女生。记得我看的书好像是周立波的《暴风骤雨》;令人大跌眼镜的是,那位女生被老师抓走的书,全班同学肯定至今仍然记得,那是一本图文并茂的科普小册子,叫《性的知识》。

  告别了中学时代,我成了一个小农民,许许多多跟我命运相同的人,渐渐地都把所学的知识还给了老师,没还完的,在日后繁重的体力劳动中,大部分都渗进土坷垃里了。但我这个奇葩,却变本加厉,更爱看书了。白天农活忙,我就晚上读,没有电灯,就在煤油灯下读,读一会儿书,”烟熏火燎”,鼻孔都成了烟囱,是黑的。一打盹,火苗燎了头发也是常有的事。

  那时农村天天喊战天斗地,常常搞大兵团作战,别看我年龄小,却南征北战,特别有战斗力,哪里有大会战,队长必派我参战,队长指哪我打哪。那年夏天县关山林场平田整地大会战上有我的身影,战斗一天,晚间睡在野地里,第二天被子都是湿淋淋的,但我照样带着书。那年冬天过元旦时,县煤矿修公路,各县都组团参战,当然我也是其中一员。白天,炮声隆隆,“弹”片横飞,那是在战胜严寒,炸开冻土,正在施工。晚上畅口的破窑洞外燃起一堆火驱寒,我们就睡在洞里的茅草铺上,但我照样用书做枕头。

  那年,泾河上要修一座拦河坝,要靠人工一直挖到岩石上才能筑坝,那可是项大工程,各村参战时都是民兵建制,带队的自然是民兵连长,我们是普通一兵。每天上工时,肩扛工具,头戴一色的由我们出钱统一购买的遮阳帽,还像个兵,晚上归来时,个个高腰雨鞋里积满了水,走起路来叽里呱啦的,精疲力尽,倒像打了败仗的日本兵。劳累可想而知。但整个民兵营里半数人都知道,有个呆子一休息下来就看书,那个呆子当然就是我。晚上摸黑睡在麦草铺里无法看书,战友们便要我讲故事,我也乐此不疲。有次,民兵营里放了假,有个故事迷硬缠着我讲故事,我也乐意。就这样,偌大的麦草铺里就剩下我们俩,我讲得唾沫横飞,他听得津津有味。想想年轻时有多傻?

  那时生产队有片果园,果子熟了就得派社员用人力车拉去百里以外的城里卖。这可是苦差事,两个人拉一人力车果子汗流浃背地要走一整天,中途要住店,往返得三天。可我却乐此不疲,因为卖果子每天能补助一元五角钱,别人拿这钱下馆子,进商店,我一头钻进书店里,钱都买了书。卖果子还有一个好处,就是有时间看书啊!晚上可在旅店明亮的电灯下看书。记得第一次住在旅店里,顶棚上糊的报纸上的一篇文章吸引了我,我在床上面又搭个小凳子,站在凳子上面硬是从头到尾看完了。想想我那时像个呆头鹅伸长脖子看报纸的傻样,一定滑稽可笑极了,要是现在多好,对准文章“咔嚓”一按手机,不就ok了?在旅店可以连看两个晚上的书,而在返回途中,两人轮换着坐车拉车,别人坐车只是睡觉,可对我来说,正是看书的绝好时间。有次该我坐车了,我看了会书,中途要小便,喊同伴停下车子,小便后上车时,完全被书迷住了,还想着书上的情节,把人力车当成床,以为是上床,把鞋脱在公路上,整整齐齐摆在一起,爬上车又一头钻进书里,拉车的同伴也没发现,拉起车子就走。就这样,车朝前走,路朝后移,直到该我拉车时,才发现光着脚丫子,没鞋了!这事一时被传为笑谈。

  时至今日,我读书仍是囫囵吞枣,没有多大长进,但我从小就养成的读书习惯,却改变了我一生的命运,直到青年时,我终于当上了教师。母亲当年的预言终于全部实现了。

  就因为多读了点书,当最初有人推荐我当民请教师时,我妻子的哥哥是大队支部书记,按理,近水楼台先得月,应该不是问题。但他却大义灭亲,以我的出身不好为由不同意。其实,他这是瓜田李下,他恋着的是那顶还没有入流的乌纱帽,还想多戴几年。不久社会上公开招聘教师时,我本来灰心丧气,是四弟硬替我报上了名,报名时人家连名单都送报县局了。在考试前两天的复习时间里,我没有管语文,因为肚子里多少有点存货,只是抱着数学恶补。那次考试,社会青年是和民请教师、公办教师一堂考的,不料我的成绩还排在前面。我至今仍没忘生产队长通知我去学校时,那惋惜的语气和奇怪的眼神。从此以后生产队就少了一个好劳力,而教师队伍里也就添了一个小兵。当时不了解情况的人还说我粘了亲戚的光,我真比窦娥还冤枉。

  就是因为多读了点书,在以后民请教师考试时,我本来是被太子拉去陪读的,结果太子落选了,我却榜上有名,成为最早一批凭自己的能力转正的公办教师。之前,我连进大队小学教书都没资格,只能教村学。就是因为多读了点书,多写了点稿子,转正后,墙里开花墙外红,我被王村镇中心小学招了去带毕业班语文。到我接管学校全面工作为止的这11年里,我的统考成绩一直排名全学区第一。

  如今,国家对语文教学已做了重大改革,语文教学要从扎扎实实培养学生的读写能力着手,不再是考试时容易得分的加分科目,今年高考就是一例。细想来,我所以能做出一点成绩,也正是多读了点书,才深有体会,才能从培养学生读书和作文的兴趣入手,在努力打好基础知识上下了点功夫,从没搞过猜题押宝那一套。所以每次统考,如果试题简单点,我所带的语文成绩和大家差别不大,如果试题稍难,就拉开了档次。我取得了一点成绩微不足道,却得到了荣誉,受到家长的好评,还获得了地区教学能手的称号。

  当教师时,因为读书发生了一件危险事,现在倒成了趣事,也顺便啰嗦啰嗦。记得教师节那天,开罢庆祝会,学校放了半天假,我便骑了辆除铃不响其他都响的自行车,兴冲冲地去县城书店买书,想把教师节过成有意义的读书节。我终于买到了自己喜欢的书,返回途中就停住车子先睹为快。后来因为赶路要紧,恋恋不舍地合上书又上路了,脑子里还回味着书上的内容,没想到危险就紧跟在我的后面,和死神擦肩而过。

  当时,有一辆载满石子的大卡车开来了,我前面路上有个积水坑,本来车子沿着水坑边上骑,汽车开过去绰绰有余,但我满脑子想的都是书,竟下意识地把车子拐到路的另一边去。只听得我身后一阵“轰隆隆”巨响,那卡车在我后面颠簸跳跃,扭起秧歌来,那司机猛刹住车时,车头都改变了方向。他一边朝我扔石头,一边暴跳如雷地追来,我一看大事不好,刚刚捡了一条命,要是被他追上来,非打我个半死不可,看来,这半条命也得保!于是,我骑着车子就向田野的便道上飞奔。头上的石子仍满天飞,咒骂声仍不绝于耳,好像非要把撒落在路上的石子扔完不可。事后越想越怕,我真得感激那位可能是年轻司机的救命之恩,要不是他眼明手快,我这小命就报销了,明年的教师节对我可就有了双重意义。

  都说退休后的日子难打发,但我一点都没有感觉到。因为有了充足的时间,我年轻时候养成的阅读习惯正好派上了用场,我静下心来读书,还坚持写稿,我写的文章最近四年来连续获得了《速读》杂志社、《故事会》杂志社的“散文奖”、“故事奖”等奖项。少年时那读写结合的“良性循环”似乎又找回来了。

  如今社会上人人都以玩手机为乐趣,读书看报的人越来越少了,看着纸媒日益没落,我深为惋惜。我平时也玩玩手机,但主要还是以看书籍为主。同样是一本书,我总觉得看纸质书和在网上看,感觉就是不一样,因为我已经习惯那书本上的墨香味儿了。

  前些日子,家门上要换副横批,我选的是“耕读传家”。我想让我家的上空永远飘荡着书香味儿,让几代人读书的传统沿续下去。当然更渴望着社会上越来越多的人崇尚书香,读书还能成为一种风气。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