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园文章 > 中学校园文章>文章详细内容页

刘咏梅:左手时光右手梦

时间:2019-09-25 22:27:51字数:13234【  】来源:原创 作者:美文摘抄 点击:0

  一步很短 一生很长

  校园里,两棵银杏,一树碧绿,一树金黄。

  每年,看着他们吐绿,葱茏,然后,在一个有风的夜晚,树叶翩然落下,蝴蝶般飞舞。这一对年轻的情侣,一直只能遥遥相望,却在陨落的一刻,终于相遇,相拥,水乳交融,活成岁月静好的模样。

  生命像流水。

  记不清,我在这里,看过多少日出日落,冬去春来。

  这里是我出生的地方。

  很多年前,一个小女孩在这儿跨出人生第一步,她和她的父母都没有想到,她会和这里,结下一辈子的,不解之缘。

  校园其实很小。没有后来的圈地,扩张。只能算是弹丸之地。但在当时的我看来,却和科大,工大硕大的校园并无二致。两三岁的时候,我就爱穿着背心拖鞋,啪嗒啪嗒,在校园的各个角落溜达。

  校园里很多树。一进门,宽阔的水泥道路两边,是两排笔直高大的梧桐树,枝叶繁茂,搭成绿色长廊,可以遮阴避雨。前院的那棵百年银杏,四五个娃才能合抱住。根茎虬劲有力,凸起,又深深扎进地底,我喜欢把所有的秘密托付给树洞,以我小小的见识,银杏分明是个睿智的老者,沉默不言,一切又了然于胸。后操场的围墙上,爬满紫藤萝花,远远看去深深浅浅,洋洋洒洒,很是壮观。忽隐忽现的芬芳引来众多蜂围蝶舞,也引来大院里拖着鼻涕的娃娃们。他们熟练地捡起地上飘落的花瓣,抽出身形细长的花蕊,贪婪地吸上一口,蜜样香甜。

  作者父亲青年时期

  阳光毒辣的正午,我坐在沙池里垒城堡,晒到细胳膊油黑发亮。凉风习习的傍晚,我在双杠单杠,还有各种运动器材上腾挪翻飞,如履平地。靠墙竖蜻蜓,是我的绝活,一排小朋友齐齐倒立,永远是我撑到最后,面不改色心不跳。周日,打败所有对手后,我挥舞单薄简陋的球拍,仰面朝天,躺在水泥砌成的乒乓球台上,放声高唱。

  那时候,我最喜欢的项目,是在学生们上课的时候,踮着脚站在窗外听课。不挑老师,不分科目,似懂非懂,照单全收。后来能在小伙伴们面前口若悬河,在上学后门门优秀,从不挂科,估计跟幼年时的博采众长大有关系。我在窗外偷看我爸上课的样子,神采飞扬,像个指挥天下的将军,和在家里低眉弯腰,捅蜂窝煤操心柴米油盐的时候,简直判若两人。讲台上的他,帅气,又霸气。偶尔,我也能捞着机会,趁放学没有人的时候,溜到某间教室,指手画脚,绘声绘色表演一番过过瘾。只是没想到,那些居高临下指点江山的画面,竟然会定格了一辈子……

  作者当年的班级毕业照

  这里是我的母校。

  我在这里上学的时候,这是合肥市最好的中学,没有之一。学校的中考升学率,永远第一。这里等同于省委省政府子弟学校,我们班里,几乎都是皇亲国戚。进我们学校,名正言顺的考试,凭真材实料选拔进入。现在提倡的是就近入学,考试倒成了违规。这世界变化快,真需要与时俱进。

  我在同学眼中,是另外一种类型的皇亲国戚。说起来其实很冤,作为教师子女,我没有享受过特殊待遇,倒成为众矢之的。那些从前面目可亲的叔叔阿姨,突然变身不苟言笑的师长,别人考完试还有回家喘息的时间,我的试卷永远第一时间被拎出来严格审批,不在最好的分数行列,就要忍受耳提面训。三年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初中生活,逼迫我离自律优秀越来越近,我的成绩基本上名列前茅,各方面表现也可圈可点,总之一句话,作为教师子女,我算没给我爸丢脸。

  这里,是我工作的地方。

  长大后,我是完全没想过当老师的,因为亲眼目睹了我爸的辛苦和清贫。小学时,我就参加了少年宫的小记者培训班,从小到大,我的作文都是被当作范文朗读的,初中起开始在报纸发表文章。我爸把我的文章剪贴出厚厚的一摞,貌似不显山不显水,却在某个不经意的时候,拿出来给客人们炫耀。我们全家都以为我以后一定是个记者,以笔为剑,仗义走天涯。再不然就是个大作家,有生之年,拿个诺贝尔文学奖啥的,走到哪里都风风光光受人膜拜。我甚至在工作前的那个暑假,已经在某个报社实习了两个多月,得到上上下下领导的一致好评,眼瞅着就要实现理想体现价值的时候,我爸突然反水。原因在今天看来愚不可及,因为报社实行全员聘用制,而老师是不折不扣的铁饭碗!我爸在深思熟虑了几天几夜后,断然决定了我的未来。然后,我在软硬兼施威逼利诱下,成为他的衣钵传人。

  作者父亲退休后与他的学生们相聚

  N年过去。前几天,被朋友拉去参加一群陌生人聚会的饭局。席间,一个中年油腻大叔摸着肚皮愤世嫉俗,对学校教育现状各种吐槽不满,觉得他儿子没能北大清华,全是老师不教之过。从来散淡佛系的我,居然拿出舌战群儒的勇气,据理力争,把他驳得哑口无言。那一刻,我醍醐灌顶。几十年了,就像清水渗入泥土,我早已慢慢爱上我的学校,我的职业。就像我爱我的国家,也许她并不十全十美,但也不该由外人来诋毁破坏。

  暑假,去上海看望爸妈。老爷子又开始搬出他的一辈子革命史教育我。以前我都是认真聆听,附带着说两句崇敬赞美之辞,让他发挥到极致。这一次,我严肃的挥手,打住,以后别在我面前再说什么一辈子之类的话了!你的一辈子也叫一辈子吗?你女儿我,在最后的墓志铭上,会刻上这样一句话,她,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把她的一生,完完整整,奉献给这个学校。不离不弃,荣辱与共!

  我爸瞪大眼睛看我,竟然无言以对。

  我很骄傲,在对这儿的忠诚度上,我完胜了我不可一世的老爸。

  俺们学校的牛娃们

  觉醒的教皇

  “李晓菲,78;吴怡然,64;邓子豪,75;丁一,……”带着厚厚镜片的戴老师停了一会,费力地把眼镜拿下,又戴上,凑着有点惨淡的白炽灯,皱着眉头,然后,断断续续,咬牙切齿地再次叫出刚才那个简简单单的名字:“丁一,99。”

  此刻的丁一,已经昏昏然快要进入梦游的状态,在周围同学欧欧的喝彩声中,上去拿回自己试卷,打开同桌恶作剧抓上来的手,迅速趴到桌上,换上一幅恹恹欲睡的嘴脸。

  戴老师牢牢盯住丁一,欲言又止。他无奈地摇头,继续念一串串冗长的名单。

  戴老师准备了很久的控诉,痛心疾首又推心置腹,能把最坚强的学生说的泪如雨下。只是在丁一面前,统统失效。或者说,在每一次鲜亮亮的分数前,没有了力量。

  丁一外号教皇。错了,不是教皇,是觉皇。上课的时候,他经常不是在天昏地暗的百年昏睡中,就是在被大声呵斥惊醒后的茫然无措中,半边脸被手臂枕出红红的印子,眼镜滑稽地搭在鼻梁上。

  戴老师是个老教师,阅人无数。带过的学生形形色色,像这样肆无忌惮地漠视他的数学课堂,却又能次次考出逼人眼球的分数,让他气急败坏只能忍气吞声的学生,貌似还不多。这也算是老革命遇到了新问题。

  有一次,那个戴老师天天开小灶,废寝忘食辅导他学习的胖墩葛大虾,又考了全年级倒数第一,拖了全班平均分好几分,戴老师忍不住恨铁不成钢地数落,大虾啊大虾,你不蒸馒头就不能争口气吗?你看看,丁一天天睡着都比你瞪着眼睛考的多得多。说完了,听到全班哄堂大笑,又觉得不妥,狠狠揪着正在梦乡中的丁一耳朵,让他起来回答问题。丁一捂着耳朵,一脸无辜地报出正确答案。

  戴老师歪了歪嘴巴,牙疼的样子,示意丁一坐下。下课铃响,戴老师拎着大虾到办公室准备继续开小灶,他微微弓着的背影看上去疲惫不堪。丁一突然跟过去,戴老师,我来跟大虾讲这道题吧。丁一突然的良心发现让戴老师大吃一惊,戴老师半信半疑半推半就地点点头,大虾乖乖跟着丁一走了。

  大虾跟着觉皇一段时间,成绩居然真的有了进步。

  那天,戴老师批卷子很晚,下楼梯的时候,一脚踏空,左脚骨折。

  第二天一早,戴老师和往常一样,分秒不差地站在教室门口。左腿打了厚厚的石膏。他把拐杖扔在门口,跳进教室,一头大汗开始上课。这一次,觉皇没有睡觉,他和大虾都听的很认真。下课了,他们俩一边一个,扶着戴老师走到办公室。

  戴老师很欣慰,他想,难不成,他那些苦口婆心的话,终于感化了觉皇?

  黑白二胖

  班里两个胖子,为了区分,大家就喊黑胖,白胖。

  黑胖,胖得心安理得,白胖,胖得羞涩不安。

  黑胖家里开饭店的,厨师长就是他老爸,估计考厨师证时没少拿他练手。据他说,他从小就是个人见人爱的小胖子,脸都被大人捏熟了,连跟他差不多大的小丫头片子,都敢毫不犹豫伸手就捏,把他的胖脸捏到奇形怪状都不撒手。

  黑胖是个不折不扣的吃货,除了一日三餐,还有课间奶下午茶,不然总感觉饥肠辘辘。他是以尝遍天下美味为人生终极目标的。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黑胖的心胸和他的身体一样宽广,所有好吃好喝好用的,都爱拿出来众人分享,人缘好到赛过了班长。

  黑胖成绩不好,但整天乐乐呵呵,课前擦黑板,课后端水杯,刚才见面,转个身,他还能鞠上三个躬,问无数声好。礼多人不怪,老师们都挺喜欢他。

  游学时,他哼哧哼哧,拖了个箱子,背了一个大包,里面全是各种各样吃的。到了宾馆,一个房间一个房间,挨个送温暖,尽量做到雨露均沾,绝不专宠一人。

  假期,他过生日,请了全班几乎半壁江山去家里做客,但是没有选择他爸开的饭店,而是亲自主厨,让他妈打个下手,居然整出一桌好菜,热热闹闹过了个自给自足的生日,临了,还没忘记,第二天,细心带了蛋糕,巧克力,分给每个没去的老师同学。

  黑胖的理想和他爸一样,也是做个厉害的厨子。不过,他是要把饭店开出亚洲,走向世界的。

  白胖是个文艺男。

  他不太喜欢被别人称为胖子。尤其是从女生口里喊出。他觉得,这样喊下去,他此生就和男神无缘了。可是,他的爸爸妈妈都是人高马大的体型,遗传基因强大到无力抗拒。

  他尝试过用节食的方法减肥,在虎背熊腰的胖妈严密监管下,以失败告终。健身锻炼这些吧,没有时间也没有毅力。最后只能暂时屈服于现实。不过,他相信,每一个胖子都是潜力股,他会成为男神的,假以时日,天地可鉴。

  白胖和黑胖成绩其实相差无几。但是,白胖不愿意和黑胖同流合污。他觉得自己不能算差生,因为他写的一手好字,画画也一流。白胖文科不错,败在了不忍直视的理科上。

  白胖一个人包揽了每一期的黑板报。老班给他配了两三个副手,但他基本用不上。他潇洒漂亮的字体,跟其他人的字形很难融合在一起,不如一揽子工程,行云流水。

  白胖在黑板报上画图,从来不用粉笔,都是用水粉,颜色艳丽,图案鲜明,和他好看的粉板字简直珠联璧合。每一期学校黑板报比赛,他们班都是稳夺桂冠。班会上,他只管安安静静坐在位上,接受老班的夸奖和同学的掌声。

  白胖喜欢篆刻。他给很多仰慕者刻过名章。不过一块简简单单的橡皮,信手拈来,切切画画,即可变成一枚精巧的印章。老班每次在优秀作业本上盖的名章,就是白胖的呕心沥血之作:除了老班的名字,还有一朵清雅脱俗的梅花,暗合她的姓名,独一无二,甚得老班欢喜。

  很难说,以后白胖不会成为一个真正的艺术家。到那时,这些普普通通的印章就会身价百倍,所以,大家都决定好好收藏,不能掉以轻心。

  白胖下课,总爱看着天上的云发呆,很有一种文艺男的神韵。

  他想,如果人的一生,都能像自由自在的云一样,只做自己喜欢的事情,那该有多好。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美文摘抄 美文摘抄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美文摘抄 会员等级:文学秀才 用户积分:3802 投稿总数:1394 篇 本月投稿:35 篇 登录次数: 291 他的生日:09-27 注册时间: 2012-01-15 13:56:58 最后登录: 2019-09-28 00:13:52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