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园文章 > 中学校园文章>文章详细内容页

断线的风筝

时间:2018-12-19 19:38:46字数:6092【  】来源:原创 作者:陈绘 点击:0

  走过黑色的七月,秋风吹走了琼青涩的恋情,东风也麻木了她。

  认识琼是85年三四月份,油菜花开的季节。初三预选结束,重组班级,我和她成了同班同学。那时,有同学告诉我,琼与臻君相处得很融洽。琼有一双天赐迷人的大眼睛,黑而明亮,只是皮肤黑了点。约一米六八的个子,亭亭玉立。在后来的两个多月的学习中,琼总是幸福地微笑着,衣着整齐而得体,步态轻盈如风。无论听课还是写作业,坐如钟,显得特别精神,浑身充满活力。每天中午放学,琼与瑧君都要在一起近距离轻轻低语一阵,交流学习中的一些疑难杂症。琼对我说,成绩优异的瑧君告诉她,学习要扎扎实实走好每一步,不能让一道错题过夜。那时,无论是在琼的眼里,还是她嘴角上扬的笑意里,我读到了最丰美的恋情。后来瑧君上了肥西一中,我与琼就读肥光中学。

  每当学校起床铃一响,琼就麻利地起床,第一个来到水龙头旁洗漱,然后一边快步向教室走去,一边与学校的大广播一起,欢快地哼唱着《童年的小摇车》。那健步如飞的步伐连同她的歌声,充满了阳光,充满了青春的气息。

  记得当时肥光中学教室旁边有个小树林。初春的早晨,勤奋好学的琼总喜欢穿一件黄色军装上衣,下身穿一条淡绿色条形小喇叭裤,显得十分苗条。每天清晨独自冒着冷,去薄霜铺地的林子里晨读。我那时可能是羡慕琼,也常闲步林中——我是装样拿本书,其实是为听鸟语,为盼朝阳,为寻泥土里渐次苏醒的花草,为体会最微细最神妙的春信……

  不知什么时候,在这瑰丽的春光里,琼的身边又多了一两个身影,其中清秀飘逸,面庞白皙的“俊”渐渐成了她身边的风景。不知为什么,琼有次告诉我,她把俊当弟弟,我自作聪明“哦”了一声。不久,隔壁班瑧君的姐姐,不知与瑧君说了什么,有一次中午放学,臻君气冲冲从一中跑来找琼理论。从此,琼周遭弥漫的青春靓丽,渐渐不见了。那样温存、可爱、快乐的精灵,成了霜打的茄子。每当起床铃声响起,她还缩在床上,蜷成一团,想那些剪不断,理还乱的心事。一时间恍恍惚惚的样子。

  一个周末的傍晚时分,当我们三三两两端着盆子,徒步至幸福坝汰衣服时,听到迎面传来消息:有人在幸福坝发现了琼的鞋子,她可能是投幸福坝了!我一怔,急匆匆赶到现场,挤进窃窃私语的人群中,亲眼目睹那双鞋,静静地躺在坝上,脑子里顿时“嗡嗡”地响,心一下凉了半截,咕咚咕咚跳得厉害,脱口而出:“琼什么时候跳下去的?怎么就没人展开营救呢?”看着那双鞋,我仿佛又看到琼带着一卷书,轻盈地漫步在清荫与美草中的情形……

  看着眼前的一切,心中一连串的问题在冒泡,我半天转不过神来,又着急又难过。“琼找到了!找到了……”突然,不知哪位女同学传来声音,我才长长嘘了一口气,哦!一场虚惊!原来琼在上演“放羊孩子”的把戏,明显是给臻君的姐姐暗示什么。琼真的是情到深处,看不清自己了。

  打那以后,琼的心再也不平静了。也不愿意再跟任何人解说什么,不光是我,连她的同桌芝也开始躲了。一段时间,全然为情而憔悴。

  毕业的第二年暑假,臻君和俊都考上了大学,琼依然如故。

  琼的家住在肥西红山脚下,是个山清水秀的地方。暑假的一个午后,我顶着烈日去看望她,给她带去用毛笔抄写的《春江花月夜》,步行一个多小时才找到她家。前面四间红墙瓦顶,中间一个小院,后面两间土墙瓦盖的小房子。我穿过前面的堂屋,叔叔和他的朋友仍在喝酒,阿姨正张罗去城里贩鸡蛋,姐姐在西屋做缝纫。

  我穿过庭院,走进后面的小房子,一下子呆了:琼穿着棉绸睡裙躺在水泥地的凉席上,见到我,本能地爬起来坐在席子上,头发凌乱,脸肿邦邦的,没有一点血色,目光呆滞,再也见不到她眼睛里曾经拥有的溶溶之光了。身体虚胖了许多,似浮肿一样,不知道是否吃了什么药。出于尊重个人隐私,我没好问她。她就那样瘫软的堆在那儿,像一只熊那么难看。

  我想:可爱的琼,你究竟得罪了谁,上帝非要这般折磨你?你这副模样,臻君怎能不逃避你呢?这种状态,时间一长,父母说不定也会烦的。我想起了琼曾经对我说,只要她学习好,要什么她老爸都会满足她!只要能让她当村长的爸爸在群众面前有面子,酒桌上有牛吹就行。

  交流中,琼告诉我,姐姐就要待嫁了,弟弟可能去当兵,她想去上海一家玩具厂做工,希望我能同她一起去。我赞同她的想法,但我对她说,至于我能不能去,得回家跟爸爸商量商量。我告诉她瑧君的姑父是我学校的同事,臻君一大家子人都不同意他俩继续交往的事情。琼一句话也不说,只是把脸微微偏向一边,一脸的悲伤。她无助的目光,仿佛定格在墙角里,久久地不肯看我,也不说话。

  我终于打破了沉寂,对她说:“琼,如果有一天那个回不来的人真的离开了你,没关系,时间会把最正确的人带到你身边。当然,在此之前,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完美自己。”听了这番话,琼把脸转向我,无奈地说:“明知没有结局,还想继续前行,只因为心里装着的全是他,没办法。”

  “琼,我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真正可以对你的伤痛感同身受,此时此刻,你痛不欲生,也仅仅是你一个人的事,别人只能同情,嗟叹,但永远不会清楚你伤口究竟溃烂到何种境地。”听完我的话,琼流泪了……

  好一阵沉默后,我对琼表明态度:换作是我,面对这样的小悲剧将不会缴付眼泪,而表示敬意!卸下回忆,和往昔告别,因为失去恋情,还有青春,还有梦想。凭着梦想夸父在追逐西下的太阳,人生也遂以绚烂。

  “我恨自己!恨自己固执!”琼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揪着乱蓬蓬的头发,泪流满面地发泄着。

  “臻君对你已经不再温情,你还如此深情地眷恋他,是对自己大不敬!我不同情你这样毫不经心地将青春耗费。傻瓜,为苦闷的心开辟一个窗子吧!”

  琼被我劈头盖脸数落一了顿,“去了上海,工作之余,攻读夜大《汉语言文学》,以你的功底,不要两年,定能拿到大学专科学历,再升造本科。学习有了经验,还可以带一帮比自己小的年轻人,传授学习经验,教学相长,岂不美哉?当然,工作之余也可以阅读名家名作,学习写作,丰盈内心。那样的大都市比臻君优秀,器宇非凡的人多了去了,只要你自强不息,足够优秀、完美,能hold得住,还担心没有才子相拥?”琼,看着我,听着我为她设计的人生,情绪慢慢缓和了许多。

  “假使你成了小有名气的辅导老师或作家,拥有上海新娘的身份,可别忘了我哦!另外,回娘家来,一定带上金龟婿,气死某人!期待吃你的喜糖!”

  琼的未来被我理想化镶了一道金边,她有些苦涩地勉强朝我抿嘴一笑,说: “唉,谈何容易! 假如不能取得收获呢?”

  “虔诚于宗教的人在临死的瞬间望见了天堂,他的喜悦不亚于科学家发现物质,所不同的只是留在世上的足迹而已。谁又能说这不是收获呢?”

  临别时,琼爬起来梳洗一番,换了身亮色的夏装,眼睛亮许多。她送我一段路程,分手时,我活泼地对她说:“一边逐梦,一边握色新对象,待到出嫁时,将此生的智慧作为嫁妆。”说完,我们紧紧拥抱,接着我递给她一张纸条:

  话别——

  树叶飘零,那是因为风

  随风而舞,那是你最后的体面

  眼前所困,只是一时

  困顿、失意都会过去

  过自己,不被任何人打扰

  向往明天,眺望目标

  再整行囊,重登远方

  头也不回,脚步不停

  活出自我,过得潇洒

  一切记忆定格在那儿,从此,琼,只在我的梦里水乡。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