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园文章 > 中学校园文章>文章详细内容页

受贿

时间:2018-09-29 17:55:33  】来源:原创 作者:念1031 点击:0

  按学校规定中考前三天凡放假,今天是最后一节语文课了。吴老师对着镜子把两腮的胡须仔细刮了一遍,梳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头发,再换上那件新买的蓝白横纹相间真丝T恤和那条不知道什么质地然而穿起来特别有型、感觉特别凉快舒爽的白色裤子,把自己打扮得利利索索、清清爽爽才出门。老师这个职业就是一个辞旧迎新的过程,周而复始,直至退休。每次带毕业班,吴老师都试图把最后一节课上得活泼欢快一些,努力把自己最美好、最阳光的的一面留给学生。他做过多次努力,结局总是与自己最初的设想背道而驰,哀婉、惆怅、忧伤的情绪不仅充满了自己整个的胸膛,也笼罩了学生那一张张真诚淳朴的脸庞。

  六月的太阳不再像春天那般温情,早晨刚刚跃出地面便红彤彤的,照在人的身上火烧火燎一样。吴老师避开阳光直射,在行道树浓密的树荫里大踏步赶往学校。他尽量设想一些开心的事情:明天就要放假了,先前的正常上班不说,什么早晚自习啦,没完没了的节假日补课啦,至少在接任新班之前告一段落了。他可以利用这一个暑假好好调养一下疲惫不堪的身体,让紧张忙碌的心情也彻底放松下来。更重要的是他还要利用这个暑假弥补自己对家人的亏欠,比如说带着自己的宝贝女儿去逛逛公园,玩蹦蹦床,坐碰碰车、旋转木马,还有海盗船、过山车……他记不清自己对女儿有多少次承诺都是因为工作太忙而落空了,这个暑假一定要一一兑现,他要带着自己的宝贝女去公园玩个痛快——想玩什么就玩什么,只要她开心。他还要利用这个暑假带着妻子女儿出去旅游一次,武当山、张家界、九寨沟、神农架,只要她们高兴,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吴老师一路走一路想,心里快活,脚下轻松,不知不觉就走到校门口了,在他抬脚迈进校门那一刻忍不住又想起这最后一课来:考试内容该讲的都讲过了,该重点复习的内容也引导学生复习过几个轮回了,今天这一节课就让学生自主复习吧,老师的任务就是随时回答个别学生的提问。想到学生,吴老师心里不由得又升起另外一种情绪——依依不舍。那些考试成绩好又乖巧讨人喜欢的学生,他当然舍不得;那些考试成绩不好可是乖巧讨人喜欢的学生,他也舍不得;就是那些考试成绩不好,上课调皮捣蛋得让老师头大的学生,他同样舍不得——这些学生只要不上课,只要不谈学习,在其他集体活动中比如说运动会、春游、秋游,他们都表现得特别好,积极乐观,幽默风趣,团结友爱,乐于助人,如果换种尺度评价,他们绝对都是好孩子。

  “嗯,该上课了,”吴老师命令自己,“别再胡思乱想了,赶紧进入上课状态。”

  走进教室里,同学们先是楞了一下,接着响起了热烈的掌声。“老师好”三个字像炸雷一样震得耳朵嗡嗡嗡地响。

  今天吴老师一没带教案,二没带课本,三没拿电脑,两手空空站在讲台上。他笑眯眯地逐排逐个把同学们扫视了一遍,说:“我把你们最美丽、最灿烂、最纯真的笑容都扫描了一遍储存在心灵深处了,剩下的时间全部留给你们。有问题的个别辅导,没问题的自主复习。”

  教室里静悄悄的,没人看书,也没人提问,都呆坐在那里看着吴老师。连平日里调皮得让老师们头疼的罗飞同学也端端正正地坐在角落里,不笑不闹,瞪大着两眼看着吴老师,从来没有过的庄重严肃。

  “干嘛这样看着我?”吴老师故作轻松地笑了一下问道,“都复习好了?”没有人回答,吴老师便转换了一个话题,“好吧,今天我给你们一个机会。初中三年,在管教你们的过程中或许过于严厉苛刻、或许疏忽大意冤枉了好人、或许处理同学之间的纠纷有失公允伤害了某个同学,下面有冤的申冤,有仇的报仇,只要你们说得有道理,我愿意在此为你们平反昭雪,给你们鞠躬道歉。我只有一个小小的要求,从今往后,忘掉所有的不快,放下包袱,轻装上阵,力争考入自己理想的学校。”

  有人低下头去,有人趴在桌子上,有人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呆呆地看着吴老师,有人成串的泪珠顺着脸颊往下滚落,谁也不肯说话。吴老师心里一动,可还是带着几分诙谐风趣地说:“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待会儿铃声一响,我可要走人了啊。”

  丰艳举手,这是意料中的事。丰艳这孩子聪明活泼,思维敏捷,经常提些稀奇古怪的问题,爱使小性子,和同学闹矛盾轻易不肯退让。为了她这样那样的错误,吴老师训斥她,罚她站,罚她抄写课文,有几次气急眼了,还打过她的手心,可以这样说,丰艳是女生里面挨批评和处罚最多的了。此时此刻,她要找老师伸冤报仇合情合理。吴老师笑着点点头示意她起来说话。

  丰艳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精致的方形铁盒子走到讲台上来,恭恭敬敬双手递给吴老师,说:“一盒铁观音,是我的心意,也是我爸爸妈妈的心意,老师一定要收下。”

  众目睽睽啊,该不该接受?接受,违反学校的有关规定;不接受,当面伤害了孩子的一片真心。看着这一张白里透红,纯真无邪的脸,看着这一双清澈透明热烈真诚的眼,吴老师犹豫了一下又坦然接了过来:“谢谢!”

  丰艳下去后,王馨又举手要求发言。王馨成熟比较早,刚进校门那会儿就比一般女生高出半个头,三年下来又往上蹿了一截儿,不胖不瘦,不白也不黑,亭亭玉立,五官清秀标致得就像一件玉雕工艺品,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一个标准的美人胚子。王馨平时不太爱说话,见了老师就发笑。上课容易走神,不过作业很认真,每次都能按时完成。偶尔与同桌发点小脾气,过两天又好了,从不记仇。难得她今天主动要求发言,吴老师以目示意:“王馨有什么话大胆说吧,我听着。”

  王馨站起来往左右看了看,又对后边的同学招了招手,教室里又站起来三个同学:郝馨月媛,舒雅男,余雪卿。王馨从抽屉里拿出几块叠得整整齐齐的布状物,然后一一展开:“这是我们四个人用手工给您缝制的,黑底白格,没有鲜艳夺目的花鸟图案,不太好看,做工也很粗糙,您千万不要把它们当抹布啊,它们是手绢,可以用来擦汗,您要天天把它们带在身上,时时刻刻想着我们!”王馨说到这里,眼圈一红,扑通一声坐下去,趴在桌子上,整个身子一耸一耸的抽噎。吴老师眼眶一热,可是他努力地忍住不让眼泪滚出来。吴老师快步走到王馨跟前,一手拿起四块手绢,一手轻轻拍打着王鑫的后颈:“谢谢你们,将来有空了一定要常常回母校来看看啊,我会时时刻刻想起你们的!”吴老师用眼睛看看另外三个同学示意他们:“请坐。”

  回到讲台上,吴老师背对着学生深吸了几口气稳定了自己的情绪,然后转过身来说:“再过三天就要中考了,明天开始放假,学习上还有什么问题赶紧提问,时间不多了。”

  刘恭铭举手。吴老师笑着点点头,示意他站起来发言。刘恭铭国字脸,高鼻梁,浓眉大眼,嘴巴棱角分明,笑起来唇红齿白,两个酒窝特别讨人喜爱,一米八二的身材在同龄人里面显得特别魁梧高大,在很多女生眼里他都是一位男神级的帅哥。可惜的是这小子不爱学习,在老师的高压之下,每门功课顶多维持在及格分以上。而且遇事易冲动,仗着自己人高马大,膂力过人,几句话不合就想武力解决问题。有一次吴老师刚进教室门,看见他和同学打架,吴老师大吼一声:“住手!”这小子不仅不听,还拿起身边的凳子要往同学头上砸。吴老师一个箭步冲上去,左手抓住凳子,右手叼住刘恭铭的手腕用力一拧反剪到背后,让他动弹不得,才避免了一场不敢设想的后果。事后经过批评教育,刘恭铭承认了自己的错误,也做了深刻的检讨。可是,他私下里又跟吴老师说:“老师,我就是想找人打一架,我总觉得全身的力气没地方使。”吴老师说:“打人肯定不可以,你有力气没地方使是吧,我给你安排一件出力的事情,每天下课了到我们办公室看看,没水了就去给我们搬水,一只手一桶,从一楼搬到四楼,中途不许休息。如果还有力气使不完,那好,你可以把我们办公室的墙壁当作靶子拳打脚踢,直到精疲力尽为止。你表演我当观众,墙打坏了我出钱修理,怎么样?”刘恭铭听了嘿嘿直笑。

  “这小子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啊,”吴老师心里说,“好吧,我看你今天能玩出一个什么新花样儿来。”

  刘恭铭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长方形盒子,快步跑到讲台上来双手递给吴老师:“这是我们几个男生凑份子买的紫砂杯,送给您泡茶喝,希望老师收下!”

  前面的礼物都收下了,现在还怎么拒绝?吴老师一手接过杯子,一手拍拍他的头:“谢谢!”然后看着全班同学说,“同学们的心意我都领了,谢谢你们!大家抓紧时间复习好不好?”

  班长举起手不等老师批准就抢着说:“老师,我们还有点事情。”

  “什么事情,你说吧。”

  “我们手工给您制作了一张奖状,还给您买了一件粉红色的T恤衫、一辆玩具坦克。”班长一边说话一边从抽屉里拿出那几样东西。

  他先把T恤衫展开给大家看了一遍,说:“对不起,老师,衣服不能穿,上面写满了名字。”接着拿出坦克说,“坦克是给您家小孩玩的。”最后班长把自制的奖状展示给大家,奖状卷子大小,正面用彩笔描绘成通常奖状的模样,背后是形态各异的签名。展示完毕,班长大喊一声:“全体起立,背诵颁奖词。”

  “三年时光不算长,三年师恩比海深。千言万语难表达,特颁奖状寄深情。”

  吴老师凝望着这一张张天真纯朴、热情诚挚的脸,眼泪终于忍不住夺眶而出。他接过班长递上来的奖状和奖品,给全班同学鞠了一躬:“谢谢各位同学!请坐!”

  吴老师被他的学生深深地打动了,他呆呆地站在讲台上面,止不住眼泪刷刷地往下流淌。他拿起同学们送给自己的手绢不停地擦拭,又激动又高兴,哽咽着断断续续地说:“同学们——你们——长大了,我高兴!能做你们的老师——是我的福气。吃再多的苦,受再多的委屈,我——无怨无悔,我乐意……”

  说到这了,教室里一片抽泣之声。吴老师努力地控制自己的情绪,想找几句妥帖的话劝同学们尽快冷静下来,把精力转移到学习方面去,利用剩下的时间尽可能多地回答他们一些有关学习的问题。

  还没等吴老师说话,跑上来两个女生:小兰和沈诚。这两个小美女不仅是班上的文艺大姐大,在我们这所两千多人的学校里面也是小有名气的。小兰在初一的时候二胡就考过了八级,每年学校的元旦联欢晚会都少不了她的二胡独奏表演。去年元旦联欢会上一曲《二泉映月》更是艺惊四座,赢得了满堂掌声和一片欢呼声。时至今日,吴老师还能时常从同学们的作文里看到她当时优美的身影:火红的连衣裙,修长的身姿,随着悦耳动听的旋律在舞台上闪烁摇荡,就算仙女下凡,其美也不过如此吧。沈诚的特长是拉丁舞,她在省里比赛是拿过冠军了的。沈诚的作文也写得好,初三上学期,她参加某市晚报中学生作文竞赛荣获二等奖。吴老师和这两名小美女的关系比较复杂,一方面他是两位小美女的语文老师,另一方面两位小美女又是他的小偶像。两位小美女每次上台表演,吴老师不仅是台下看得最专注、鼓掌最热烈的忠实观众,而且只要有机会,吴老师便不吝辞色地夸奖、赞美她们,吴老师是她们的超级大粉丝。这两个小美女不征求吴老师的意见就擅自跑到讲台上来是要为大家联袂表演什么节目么?

  两个小美女在吴老师左右两边站定,附在他耳边哽咽着说:“老师,我们要亲亲你!”

  吴老师脑子里忽然一片空白,傻傻地站着,一动不动,几十双眼睛齐刷刷的看着他们,教室里安静得能听进两个小美女的呼吸声。吴老师知道她们在等自己表态应允,那不干的眼泪又哗啦啦地流淌下来,他闭上两眼,微微点点头,两个小美女迅速地在吴老师脸颊上轻吻了一下便飘然而去。

  教室里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吴老师感觉自己快要晕过去了,双手扶住讲台一动不动。被爱的的激动、快乐与幸福在周身的血管里奔流,离别的哀婉、忧伤与惆怅同时在心里升腾、弥漫。各种情绪交织撞击,让他一时之间失去了自控力,只能任凭热泪长流,哽咽失声。直到下课铃声响起,他给同学们又深深地鞠了一躬,才挥泪而别。

  学校规定:老师不得接受学生和家长任何的礼金和礼品。今天当众“受贿”,吴老师知道自己违规了,联想到近些年网络上恶意流传的有关老师的一些低俗段子,吴老师苦笑了几声,心地坦然地把同学们送给自己的礼物堂堂正正地摆在办公桌上,不等别人到校长或者更上一级领导那里去举报,他便主动把自己受贿的经过详细写出来发在微博上向公众自首,不请求原谅,不请求宽恕,他拿定主意了:校长知道了想怎么处罚,请便。有愤愤不平者想要怎么指责甚至辱骂,请便。

  吴老师心里说:“老师当到这份上,我知足了!”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念1031 念1031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念1031 会员等级:文学秀才 用户积分:948 投稿总数:428 篇 本月投稿:30 篇 登录次数: 56 他的生日: 注册时间: 2010-09-22 11:44:12 最后登录: 2018-10-13 22:30:20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