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园文章 > 大学文章>文章详细内容页

紫云英花开

时间:2019-11-22 16:32:36字数:3582【  】来源:[db:来源] 作者:作者: 若荷影子 点击:0
前几天读范小青老师的文章,文中提到了“红花草”,又名紫云英,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时候,江南地区农村用来当肥料的一种植物。这段文字把我带回了童年,回想起当年田野里大片大片的紫色小花,父母亲言语中提到的“花草”,至今我方才知晓那叫紫云英,没想到距今已隔了四十年。多么漫长,又多么短暂的四十年。

  记得小时候,一到春暖时,还没开始农耕,田野里长着大片紫云英,风一起,远远望去,便像一层又一层紫色的波浪,涌向村里那深灰色的瓦屋。当时,我和村里的几个小伙伴像一只只野兔,时常在紫色的“海洋”里狂奔、打滚。我们躺在花海里,望着碧蓝的天空,晴空万里无云,似一幅纯蓝的画。我经常摘一朵小花朵放在舌尖,轻轻舔一舔,哇,甜滋滋的。这应该是我这辈子尝过的最纯天然的蜜糖了。

  那时候,村里大多数人连蜜糖长什么样儿都不曾见过。每次父亲从镇上赶集回来,总要带四颗花生硬糖回来,我们姐妹两人各两颗。一分钱一颗,四颗四分钱,在当时的农村已经是“奢侈品”了。我那时太小太不懂事,一看见糖,只知道兴奋得张嘴,嘎吧嘎吧一口气,转眼两颗糖就全部被我“消灭”掉了。相比之下,姐姐就吃得很慢很慢,一颗糖先掰成一半,一半用糖纸原封包好,嘴里的半颗也要抿了又抿,抿到化成糖水,还用舌尖在嘴唇外舔了舔。姐姐总会把吃剩下的糖放在贴身衣袋,隔个三四天,再取出来尝尝味道,还是那样慢慢地抿。

  有一次,姐姐的这个“秘密”终于被我发现了,我死死地盯着姐姐看,嘴巴含着小指头,不时咽一口口水,可怜巴巴地望着姐姐,企求“施舍”。年长三岁的姐姐无动于衷:“谁叫你吃得这么快?就是不给!”我便开始哭闹,母亲看不下去了,从姐姐那硬是抢过来半颗糖塞进我的嘴里,嗔怪:“你不会慢点吃的呀!”我满足地吃着半颗从姐姐那“抢”过来的糖,开始学着姐姐的吃法,慢慢地抿,企图把甜味渗透到心底。谁料到,甜水混合着眼泪和鼻涕一股脑儿咽下去了……

  那些包糖的糖纸我没舍得扔掉,馋嘴的时候,把糖纸展开,闻闻上面那甜甜的香味,回味一番。后来,父亲买糖的次数越来越多,品种也越来越多,我收集的糖纸也越来越多,我就把它们制作成一枚枚小花朵,像一枚枚盛开的紫云英,悬在床头。每天清晨一睁开眼,就能看见那些“花儿”像一个个小精灵随风跳舞。推开窗,远远望去田野,那片紫色花海早已经销声匿迹了……

  如今,父母亲已在这片土地上长眠了,我带着父母亲的期许漂泊异乡,每每回想起当年夹杂着特别味道的半颗糖,就有些黯然神伤,泪水夺眶而出。老家已拆迁了,那片紫云英花海也永远不可能再次出现在家乡的田野上了。所幸,紫云英那一点点的甜还在我的舌尖不断回旋。

  每次出游,都会期待着邂逅像当年田野一样的紫色花海,我置身其中,似乎便往回穿越了四十年,在那里,时间如同停顿了。

  这一晚又梦了,梦见我在紫云英花海里奔跑。只听得母亲在呼唤我的乳名,声音荡去又荡回,而我小小的身形被紫云英花海一点一点地淹没了……

TAG标签:

【审核人:站长】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作者最新文章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