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园文章 > 大学文章>文章详细内容页

壁垒如殇

时间:2019-11-21 00:15:32字数:3824【  】来源:[db:来源] 作者:作者: etarthur 点击:0
这辈子,活了不老小了,已然二十好几,欲将而立,但是时间似乎并没有向我昭示坚强的意愿。以至于一个几分钟的电话,就足够粉碎自己苦心建筑起的堡垒。
  说句实话,如果当初我知道发生什么事情的话,我真的宁愿没有接过那个电话。 
  曾几何时,人说是他抢走了我的母亲,让我常年独来独往,抑郁寡欢。
  曾几何时,在我生不得志的时候,那个如水般的声音唤醒了我的意志。
  又是曾几何时,终于,我还是没有见上他的最后一面。  
  那是个性情如水一般的男人。从第一眼见到他起,我就知道,能感觉得到,那矛盾的存在,明明是那样如若烟云一般淡泊的存在,却偏占据了视线的每个角落。 
  早先,我的母亲最先接手我的抚养权。我和母亲两个人蜗居在一个20平米不到的狭小空间里,而我清楚的记得,那时的母亲似乎很是忙碌,经常夜了才回来。可说句实话,那时我真的并未觉得如何失落。人还小,哪里懂得什么叫做孤单? 
  那一夜,爷爷奶奶牵着我的手送我去到我与母亲二人合住的地方,然,黯淡的月光和紧闭的门窗如狞恶的嘲笑。也自那一夜始,历经辗转,最终我与我的爷爷奶奶生活在了一起。如今能记得的,大概只有面色倦怠,挂满晶莹为我收拾包裹的母亲。 
  当第一次被告知是那个男人夺走了我的母亲的时候,我的心里有一种愤怒仿似在灼烧自己的灵魂。那么想见一眼,那个能够拥有拆散一个家庭的力量的恶魔。
  然,当见到时,只觉一道清流缠绕于足间。我知道。我暴怒的一步根本没有机会越出。更似乎了然于母亲的选择。那时,第一次由衷地觉得,只要母亲真的幸福,就好。 
  他待我平心而论很是不错的,为我的生活和学业搭建了一个比较稳固的平台。而我,曾决定不心疼花去从他手中得到的一切。因为我不可忘却过去,便建筑起了一道坚实的围墙,防着他。而今想想又忍不住自嘲——何曾不是防自己。
  十余年若白驹过隙,那年尚且年轻的母亲,如今也是添了银丝。那银色是那么纯净、透彻。是一种繁华的落尽的见证,抑或是对人世苍白的感慨,我,不得而知。
  一通从老家亲戚打来的电话,打破了我本如止水的宁静。而正是这份让我终是忍不住掉下泪来的力量,粉碎了我的壁垒,嘲笑着我的自欺欺人和狂傲自大。那个如水般的男人用生命的最后一刻教给了我什么是“笃绊”。 
  我终究是没能见上他最后一面……
  那个陪伴我母亲走过了十几个年头的男人,一如涌上海滩的浪花,不经意而又那样淡泊地消散。 
  什么是物是人非早已不想再谈,有些害怕,若然执着这些便会迷惘于未来。最终,太多的事情便如此这般,淡然而潇洒地落幕……而,不论那些应该原谅与否的事情,至如今,都再不重要。 
  “过去”带走了绝大部分的力气。然生活仍需继续。或,时间将熨慰旧日的创口,抑或不妨期待日后,在一次又一次微小的幸福和感动中让其结痂,愈合。
  终于懂得,有些事,如若自己不去珍惜,一堵壁垒实拯救不了任何东西,它唯一的作用无非是放纵你继续着自我的沉沦,看不清真实的模样。也终于明白,于事,若已然发生,泰然处之或许才不会错过转瞬即逝的光彩。毕竟,不论是幸福的、痛的,在这并不长久的一生之中,终究是一片泼墨而非撕心裂肺的留白。

TAG标签:   

【审核人:站长】

------分隔线----------------------------
文友推荐
 
打赏作者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点击图片赞助蜀韵文学网
百度推广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