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园文章 > 大学生活文章>文章详细内容页

马秀莲:我祈祷

时间:2020-02-11 18:07:05字数:9743【  】来源:手机原创 作者:念1031 点击:0

  四年前,大学刚毕业,我在成都二环高架东门西西弗斯书店,读到白俄罗斯作家.阿列克谢耶维奇描写的1986年“切尔诺贝利事件”代表作:《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关于死亡,还是爱情》和《切尔诺贝利的悲悯》,两书中至今都还有一些情节和故事久久的盘旋在我的脑海里,融入到我的脑髓中,至今都让我记忆犹新,挥之不去。

  比如:“一位少女刚出嫁,不久后初为人母,可是生下来的孩子却没有了尿道、肛门,还少了一个肾。这时候,孩子会问她:“为什么我和其他的小朋友不一样?”。孩子四岁了,几乎一直在医院长大。如果她们回家住一两个月,孩子又会问她:“我们什么时候回医院?”似乎在孩子的认知里,医院才是她的“家”。

  又比如:“年轻的妻子说,我和他才刚结婚,连到楼下去商店买东西都要手牵着手,走在路上,他还会带着我转两个圈,我好爱他!后来核反应爆炸了,她的消防员丈夫去了一线现场灭完火回来后,全身就变成了一个小火炉。躺在病床上,稍一动,身上的皮肤就会有被剥落的危险;一咳嗽,肺叶的细屑就会和着血一起给大口的吐出来。她说:“我真的好爱他”,于是怀着六个月的身孕,去照顾所有人都避之不及的丈夫,后来丈夫死了,不久,她生下的孩子,也只是一个死胎。

  再比如:“他们都自称是“切尔诺贝利人”,别人也都这么叫他们,那时,在白俄罗斯,当周围身边出现一个切尔诺贝利人时,人们都会对他感到很好奇,会问他:“可不可怕?核电厂到底是怎么燃烧的?你看到了什么?你可以生小孩吗?你的妻子最后有没有离开你?”。

  当年,“切尔诺贝利”这个名字,就像一个闻之色变的暗号,让听到的人都转头盯着他们看很久,心想:他们是从那里来的,从那里来的,他们是怪人”。

  还记得,那时的我怀着无比的心痛,压抑和难受的情绪看完阿列克谢耶维奇的采访文字时,便立即双手合十地在心头默默地向上苍祈祷。我祈祷在我们这个人世间,在我们生存的这片土地上,再也不要有,再也不要有核辐射,地震、沙尘暴、海啸、禽流感和战争了,我祈祷!我向着神明,无比虔诚地深深地祈祷!

  然而,事事无常,谁也不曾预料到,在我阅完阿列克谢耶维奇著作的四年后,就在今天,就在2020的庚子年,新型冠状病毒会恶袭我们的祖国大武汉,从而导致全国戒备,武汉封城、航班隔离、客车停运。全国所有的庙会取消,贺岁电影全部下架、街上各行各业都关门上锁。国家延长休假、学校延期开学、大中小企业延期开工。军医出征,老院士钟南山奔赴疫区,无数的医生、护士、警察、雷神山和火神山的建设者、以及各级基层人员百日昼夜地坚守一线。无数的武汉人,湖北人,乃至全国人都要响应疫情防控政策,被自我隔离在家,我们很想出去,可是我们出不去,我们没有酒精,没有消毒水,没有口罩,我们买不到。

  鄂州封城的前一天,一位在上海刚踏入工作岗位的女儿,前脚刚回到鄂州老家,后脚她的父母就给她安排好了车子,让她连夜返回到上海。她的父母说:“上海安全,你在家害怕你会被感染”。可是,让她的父母万万没想到的是,她的女儿刚返回出租屋,房东就勒令她立即搬走,否则就报警。无奈她去住酒店,可酒店方因为她是湖北籍而拒绝入住;她去投靠亲戚表姐,表姐一听她是从鄂州返回时,也立马闻之婉拒。最后,她的女儿在凌冽的寒风中,拖着行李箱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一个人抱头痛哭地过完一个新年。

  武汉封城的第二天,一位临产的准妈妈在博客上这样写到:“丈夫远在边疆守国,暂时回不来,孩子的预产期还有两天就到了,却一直联系不上医院,滴滴停业叫不到车,之前看好的附近医院,现在全都接诊了发热的新型冠状病毒人,我真的不能,也不敢想象,我的孩子到时候要出生的时候,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武汉封城的第十五天,连续在高速公路一线连轴转的交警,妻子心疼他,打电话让他回家吃一口热和的饭菜,他拒绝,他说他接触的人员太多了,由于该病毒有潜伏期,他不清楚,也无法判断自己是否被感染上。可是他的妻子还是很心疼他,把饭菜做好,在楼道上搭好桌子,让他回来吃。但是当他刚回到楼道上,妻子一开门,女儿就飞奔似地往他身上扑,他却直直地往后退,差点摔倒,他说,他也很想抱抱他的女儿啊!但他害怕,他会传染上她,他的女儿还很小,他说她才看过一年的世界。

  平日里,我在网上还看到过很多很多关于疫情的难过瞬间,比如钟南山在接受采访时,含着泪哽咽地向武汉加油打气到:“武汉,是一座英雄的城市,武汉一定会迈过这个坎”。还有协和医院的医务人员发声:“我们不敢换防护服,为此中午到晚上九点都不敢吃东西,也不敢喝水”。还有军医大年三十瞒着丈夫,偷偷请战奔赴一线,与疫情奋战;还有医生与护士夫妻在走廊里相遇,靠声音和眼神辨认出彼此,却不敢互相拥抱。还有无数的一线医生们,护士们他们的脸上,鼻梁上,被口罩勒成一道道的红杠,还有……

  太多太多的还有了……

  太多太多的难过了……

  太多太多的心碎了……

  三十四年前的昨天,人们只要一听到“切尔诺贝利人”,就避之不及;而三十四年后的今天,人们只要一听到“武汉人”,就闻风丧胆。

  各国,各企业,各单位,各小区,都在一一排查从一月八日后,是否有密切接触过湖北人或武汉人,是否有无力,发热,咳嗽现象,如有,会立马将你拉去医院进行隔离。

  今年过年回老家,我父亲在火塘前,对着我和母亲感叹到,他说:“我活了70年,大半辈子,经历过打仗,闹饥荒、文化大革命、非典、汶川大地震,却从来没有见过如这样的新灾难,一个看不见又摸不着的疫情,就能严重到让偌大的武汉给封城,让全国老百姓都闭门不出……”。

  这段时间,我每天都守着人民日报,半月谈,微博,微信,看着哪里的疫情又新增了,又确诊了,又死亡了。一天天看着飙升的数字,心也跟着一天天的难过和颤抖。

  我恨自己,当年为什么不听父母言,选择去学医。如果现在的我是一名医生,或者护士,那么我会带着我的专业,我的智慧,我的责任,我的善良,我的爱心,义无反顾地请战,前往一线灾区,用我力所能及的力量,去救更多更多的人。

  我想让老院士钟南山歇一歇,让奋战在所有一线的医生和护士歇一歇,让坚守在一线的各基层人员都歇一歇,他们真的都太累了,他们也是人,他们也都需要睡眠和休息。

  然而,学了通信技术的我,现在只有好好的呆在家里,守护好自己,保护好家人。我想,在这个当口,在这个非常时期,不给国家,不给社会添乱,也算是尽了一点微不足道的责任和善良了吧。

  但是,尽管我围困在家,尽管我上不了前线,也救不了人,可是我的心是沸腾地,我的血是炙热地,我还是会如四年前一样,在内心深处,深深地,虔诚地再一次向上帝祈祷,向天空祈祷,向大地祈祷,向神明祈祷!

  我祈祷:

  新型冠状病毒,麻烦请快点,快点,快点给我离开!

  确诊的病人,麻烦请快点,快点,快点给我好起来!

  武汉的春天,麻烦请快点,快点,快点给我到来啊!

  同时,我也无比希望这次疫情过后:

  愿这世间再也没有核辐射,非典、地震、沙尘暴、海啸、禽流感、病毒和战争了。

  愿我们的国与国,人与人、人与自然、人与动物、人与己之间都能和平,和谐地去相处。

  愿这世界上每一位孩子都能在爸爸妈妈的关爱呵护下长大,远离童工、童养媳、家庭暴力、战争和病毒。

  愿这人世间的每一对恋人每一天都能过着有你有我的生活,不用去饱尝失去后的折磨和痛苦。

  愿在世的每一位老人都能得到他们孩子的孝敬和赡养,愿他们的晚年都能老有所依,都能快乐,幸福,身体健康。

  愿经历过非典、地震和此次新型冠状病毒的人们,能快速走出心里创伤,每晚都能睡上一个好觉。

  愿我们所有的武汉人,愿我们所有的中国人,愿世界上的每一位同胞,愿每一株盛开的花草,每一个奔跑的动物,都能好好的活着。让我们一起享受大自然的风雷和霹雳,雾霭和虹霓,阳光和雨露。

  我再一次,再一次,向着神明,深深地许愿,深深地祈祷,我的愿望一定要,一定要实现!

TAG标签:

【审核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念1031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念1031 会员等级:站长 用户积分:5453 投稿总数:6094 篇 本月投稿:349 篇 登录次数: 406 他的生日:03-16 注册时间: 2010-09-22 11:44:12 最后登录: 2020-02-21 20:11:42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