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生活随笔 > 美文摘抄>文章详细内容页

夜魇 1

时间:2012-11-02 22:06:00字数:13452【  】来源: 作者: 点击:0
  清晨,急促的警笛声与急救呼叫声同时在南暝镇鸣起。沉睡的古城终于苏醒了。
  
  “你那里情况怎么样?”
  
  “琳警官,我这儿的情况十分糟糕!被害人依然处于高度昏迷状态,现在正进行抢救呢!”
  
  “好了,你在哪所医院?我马上前去。”
  
  “南暝中心医院。”
  
  琳宜是南暝镇唯一的女警官,在琳宜年幼时,她的父亲因在一次禁毒行动中不幸殉职。也许是出自于女孩内心的愤恨,从那以后,琳宜就发誓将来一定要做一个像父亲一样优秀的警官。而今,她真的实现了自己曾经的愿望。
  
  琳宜坐在车中正因为这桩案子苦思冥想。忽然,她想到了案件线索的致命之处——死亡。想到这儿,琳宜全身不由得一颤。他迅速拿出来警灯顶在车上,伴随着警笛乌拉乌拉的叫声,警灯闪耀的灯光让人的眼睛发疼,这辆汽车在颠簸的山路间奔驰,它的目的地就是南暝中心医院。这所医院坐落在南暝镇的东北部,也正是本镇以及周边地区最完善、最正规的医院。
  
  大约五分钟之后,呈现在琳宜面前的是一栋高大的建筑物,在建筑物的中央部位几个深红的大字格外显眼——南暝中心医院。
  
  “喂,琳警官,你现在在哪里啊?我告诉你一个可观的消息,被害人已经脱离了危险期,可是仍然处于昏迷状态!”
  
  “哦,我在医院的大厅哩!你们在——”
  
  “噢,在——二院266号病床。”
  
  “好的,我随后就到。”
  
  琳宜挂断了通话,可是那部老款的粉红色SONY牌子的手机却紧紧地攥在手中,步伐而且又加快了许多。
  
  这所医院分为两院。一院主要是急诊、化验、手术、抢救等治疗机构,而二院则是长期住院或是持续性治疗的医务区。两院中间又是由一条小路连接而成,而每次夜幕之时,会有很少人造访这里,除非是一些夜诊患者办理临时的住院手续。否则,连医务人员恐怕都不愿意经过这里。或许原因也只有这么一点:据说有许多得了不治之症的患者都会选择在这里安息自己的魂灵,而且都说每当来这儿自杀的人便会遇到鬼打墙,怎么走都走不出去。久而久之,每当夜间,南暝中心医院的这条看似寻常而又不寻常的小路便成了必不可少的恐怖因素。
  
  琳宜的鼻腔中已经充满了消毒药水的气味,浓重的气味使她的声音略微哽咽,一时间没有适应这里的环境。
  
  “究竟是怎么回事?”琳宜说话的口气咄咄逼人。
  
  “我是在清晨6点钟接到报警电话的,报警的人使用的是公用电话,我们找到了来电的电话亭,但无从查证。”
  
  |“太奇怪了,经初步调查,被害人柳一园自杀的可能性极小,而这起案件若他人所为,现场却未发现一丁点蛛丝马迹。看来这个案子太蹊跷了。”琳宜说着,话音顿了片刻,用手捋了捋额角边的一绺长发,“嗯,他家里还有什么人吗?”
  
  “家里?没有,这些年来就他自己居住这里。哦,对了!在上海他还有一个女儿叫柳叶,她的情况我们不太清楚。因为她一年里才回家一次,也不过是在春节期间来到南暝这个贫穷的小镇住上半个月,便返回上海。”
  
  “哦,是这样的,嗯~这事儿先不必让他的女儿知道。否则,对破案会增添新麻烦的,更何况那个叫柳叶的还在上海呢!好了,你在这里看守着患者吧!我还得回去勘查一下现场。”
  
  “好的,琳警官。你放心,有我在这里!”
  
  琳宜告别了她的助手,再一次如无其事地漫步在那条不寻常的小路。而且她再一次陷入沉思之中,她已经很久没有像现在焦虑不安了,受害人柳一园明明有数处为钝器袭击过,也就是说遭过他人的搏击。可是,奇怪的是在案发现场竟未发现一丝作案动机的线索。
  
  渐渐地,琳宜的身影消失在了这条小路一旁的小树林之中。此刻,小树林忽地闪着绿幽幽的光,在微风中绿叶轻轻的沙沙作响。
  
  
  太阳慢慢地透过云霞,露出了早已涨得通红的脸庞,像一个害羞的小姑娘正望着这所上海S大学的校舍。
  
  今天早晨,大概整个学院的起床时间都推迟了一个小时,因为不忘了休息日是不需去上早课的。
  
  田甜睁开了眼睛,意外地发现雷巧儿不在下铺,而而且被子也被迭得整整齐齐的。再向旁边望去,同寝的周舟和奚小涵睡的正香。
  
  “巧儿!”田甜不禁失声叫了出来。被吵醒的室友又是一阵抱怨:“一个晚上不让睡觉,一个大清早儿又不消停。啊~烦死了~”
  
  见她们俩生气了,田甜顾不得什么,急促地穿了一件单衣便冲出了301寝室,谁让雷巧儿是她最要好的朋友哩!
  
  清晨时的微风吹拂着田甜单薄的衬衣,远处几个男生不约而同地投来了异样的目光。田甜这才意识到自己的确穿得太单薄了,颤抖的身子不由得缩作一团,她便急促地向女生寝室的方向小跑而去。
  
  “巧儿不见了!”田甜回到寝室的时候,奚小涵和周舟早已经起床了,而此时寝室也只有周舟坐在床前正聚精会神地看着一部小说,那是一部恐怖悬疑小说,蔡骏的作品《天机》,是几天前奚小涵买的,她可是一个十足的“蔡迷”。
  
  “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天还没亮,巧儿就背着背包悄悄地离开了,那会儿,我刚从洗手间回来,在走廊,我还被她吓了一跳呢!她说她想父亲了,要回去看看他。”周舟‘啪’的一声将书扔在了写字桌上,“我也要出去了,不要担心她了,她这个人你又不知道,没事的。Bye!田甜,我要去吃早饭了,要一同去吗?”
  
  “哦,不了。Bye-Bye!”田甜不情愿地挤出了两句话,心里随之又觉得疑惑:真是的,临走也不打个招呼,还说自己是她最好的朋友呢?
  
  虽然,田甜只是在女寝附近寻找了一番,但是也累得手脚发软,不由得全身一放手,轻轻地躺在了巧儿的床上,闭上了眼睛,深呼出了一口气。猝然,她又迅速地睁大了眼睛,瞳孔中闪烁着诧异的光芒——奚小涵又去哪里了?今天早晨每个人怎么都很反常,还是自己大惊小怪,犯神经啊?
  
  候车室前排座位上的一个40多岁的中年人望着远处的清晨的第一班车,迫不及待地起身站了起来。这个中年人是一位上海石器博物馆馆长,因此,作为博物馆馆长的尚翌在上海市小有名气。尚翌在今天清晨接到了在大学的女儿的电话,说是要坐早班车来这里,在电话里哭哭啼啼的,很是让人怜悯,但这让尚翌已经不足为奇了。几年来,准确地说自从他收养了这个可怜的孩子后,他经常都会看到孩子偷偷地哭鼻子。作为孩子的干爸与女儿相处时间久了,也会读懂女儿的心,其实他对女儿再了解不过了。由于知道女儿又这样伤心,于是在接完电话后便早早来到了车站的候车室。
  
  此时,他所等的人终于下车了,远远望去,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有一个孤独的身影,虽然瘦削,但她的一席白色长裙却在人群中显得格外醒目,而时不时地有几位男士回首一望。她走近了,细碎的长发遮住了半张面孔,看不清晰脸上的表情,肥大的亚麻色毛衫将她的削肩细腰紧绷绷地裹住,她的双肩正环抱着身躯,似乎在瑟瑟发抖。当她更近些时,尚翌方认出这便是自己的女儿——雷巧儿。
  
  雷巧儿浓密的睫毛低垂着,楚楚动人,眼角流露出抑制不住的哀伤,她的面孔仿佛因受尽泪水的终日洗礼而变得苍白,就像蒲松龄的《聊斋志异》中不食烟火的笔下人物——聂小倩。她张开小而干涩的唇片,无力地从喉咙里挤出了一声“爸”!随之瞳孔中又涌出了汩汩的泪珠。
  
  “巧儿,不哭,不哭,这儿天儿凉,我们回家。”尚翌抚摸着女儿的头发,又用手指拭去女儿脸庞的泪水。
  
  “我——想妈——妈,想你!但我——我恨——我恨他!”
  
  “孩子,不想那伤心的往事了。你现在至少还有一个爱你的爸爸,你就是爸爸生命中的安琪儿。爸爸可不忍心看到自己的天使伤心成这个样子啊!”
  
  在这个世界上,或许现在也只有尚翌能把女儿哄得开心一些。这不,巧儿低下了头,嘴角边挤出来一丝生硬的微笑。
  
  尚翌望着女儿,女儿愈发地可爱,红润的脸蛋嵌着美丽的笑容。此刻,巧儿更加楚楚动人,她的眼睛犹如月光辉映下的大海,美丽幽深包容一切,使人陶醉于美妙之中,尚翌也因拥有一个这样漂亮的女儿而感到自豪。他心里一丝甜意,不由得笑了,“好吃啊!那就常回家,爸爸每次都会陪你逛街,同你来吃咱上海特色小吃!”
  
  “嗯,我也吃完了,我们回家吧!”雷巧儿将纸巾扔向了桌下的垃圾桶,首先站了起来,揉了揉肚子。“咯,吃饱了。”
  
  “好,我们走吧!”话正说着,尚翌将准备好的早餐费用递向了餐桌旁的服务生。
  
  “巧儿,告诉你一件事。现在上海的旧居民区正是开发商拆迁的高峰,我们过去居住的房子也免不了幸存。于是,我便借住在了汶水路旁的一幢无人的公寓中,我不是经常回去,也不过是偶尔回去几趟。平常我就住在博物馆里,你就先住在那吧!”说着,尚翌递给了女儿一枚锁孔钥匙,“哝,给你一把钥匙。假日的时候要经常回去,我会在家的。再说了,那幢公寓离你们学院比较近一些,总比你大清早赶着坐第一辆早班车来到上海市区找我强吧!”
  
  “那好吧!”雷巧儿很不情愿,却也将钥匙收了起来。
  
  “巧儿,要不我同你一起去关顾那幢公寓?”尚翌话音未落,忽然他那件黑色风衣的衣袋中的手机悦耳般的响起,他将手机拿了出来,看了一下来电显示,熟悉的号码——石器博物馆值班室的座机号码。尚翌接通了电话;“喂?什么事儿?”
  
  从对方传来了机械般的声音;“馆长,有人找您……”随后的声音变得极小,站在尚翌旁边的雷巧儿只是望着父亲,企图听到些什么,但什么都听不到。
  
  几十秒后,通话结束了。“巧儿,对不起,爸爸有点急事要办,晚上我才能回去,你自己在市区里溜达溜达吧!记得晚上回公寓住,只要不乱动那里的物品,会很安全的,不过要记住傍晚之前要提前乘巴士到那里,爸爸晚间会回去陪你的。”
  
  “噢~”雷巧儿的嘴唇一撅,“我知道喽。”
  
  “乖,我的安琪儿。”尚翌向女儿摆了摆手便叫住了一辆出租车,车子向远方驶去,直到消失在了巧儿的视野里。
  
  雷巧儿仍然依依不舍地望向远方,而也就在这一刻。她忽然觉察到有一种目光正凝视着自己,这是一种特异的目光,比如电子眼、摄像机、DV。果然,在她侧面的不远处正有一个郑重其事地拿着摄像机面对着自己的陌生男人。女人的第六感果真灵敏啊!
  
  首先主动搭话的是那个男人,他深感歉意地对雷巧儿说;“很抱歉,我在为你摄影。嗯,我是一名摄影爱好者,又是一名网络记者。这是我的名信片,很高兴认识你!”
  
  雷巧儿有点儿纳闷,和面前的男人萍水相逢,又为自己拍照。因为自己的美丽?不,她很快就抵消了这种想法。虽然,雷巧儿的美貌的确秋水伊人,但是她从未拿自己的这种生理优势来炫耀上帝对自己的厚爱。她不由得质疑;“为我?”
  
  “Yes,你很漂亮。嗯~有一种出水芙蓉的气质!”
  
  “谢谢。”雷巧儿的声音很平和。
  
  “很高兴认识你,感谢你对我冒昧为你摄影的支持!”
  
  而此时的雷巧儿全然没在意这件事,心灵那份狭小而神秘的空间不知在想些什么。“我也是,嗯~还有事吗?我要离开了。”
  
  “我可以送一送你吗?”
  
  “谢谢,不必了,我们认识吗?”雷巧儿的生音愈加地平淡而又冷漠,“再见,我真的要走了!”
  
  “再见,有事只管联系我。”男人的话音迎来了晌午的第一缕阳光。他也转过了身与雷巧儿远去的方向恰好相反的方向而行,两个逐渐反向而去的身影距离愈来愈远……

TAG标签:

【审核人:站长】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