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生活随笔 > 生活趣事>文章详细内容页

殷良华:野菜

时间:2019-06-11 18:18:21  】来源:原创 作者:念1031 点击:0

  1

  日本飞机丢下一串炸弹之后,江边码头上一片狼藉。几条运货的帆船被炸沉,几十个挑夫被炸死炸伤。汪根生伤势最重,他被一根倒塌的桅杆砸中,双腿骨折,身上多处受伤。当他被别的挑夫抬回家时,已经不省人事了。他媳妇野菜一见,顿时吓瘫,抱着年幼的儿子放声大哭。根生妈是个盲人,她哆哆嗦嗦心惊胆战地摸到儿子血淋淋的断腿后,当即吓得昏晕过去。

  野菜的哭声引来了附近水月庵的净慈长老和一帮街坊邻居。长老年过六旬,见多识广,她一见根生的情状,倒吸了一口凉气,急忙对野菜说:“你别哭了!哭有何用?赶紧送医院救人哪!”

  野菜抬起泪水涟涟的脸:“长老,这恐怕要不少钱吧?可我

  家······哪有钱啊?”

  根生妈此时醒了过来,她爬起身,抱住长老的腿哀求道:“长

  老,求你救救我们吧!根生爸死得早,根生是我们家的顶梁柱,

  他要是怎样······我一家老小都活不了啦!”

  长老赶紧找来布带棉花,给根生包扎止血,然后说:“我庵里也没钱。得赶紧想法子借钱。”她叫人找来了口水巷的张媒婆。

  张媒婆一见根生的惨状,顿时吓得直哆嗦:“哎哟我的妈呀!

  怎么弄成这样?”

  长老说:“是鬼子飞机炸的,若不赶紧送医院抢救,命就难保

  了。张妈妈,他家没钱,你能不能找放印子钱的借点钱给她们?”

  张媒婆望望汪家空空荡荡的三间草屋,说:“借,是能借到,可她们······拿什么还?没的还,谁肯借给她们?”

  长老说:“那······你法子多,帮她们想想办法吧!都是老街坊,不能见死不救呵!”

  “是啊!”邻居们都求她:“张妈,你天天在外头跑,路子广,帮

  帮她们吧!”

  张媒婆叹了一口气,看看野菜和她怀里的儿子,突然说:“哎,我想起来了,有一个法子能筹到钱,可不知野菜愿不愿意?”

  “愿意愿意!”野菜赶紧说:“张妈妈,只要能救我男人,叫我干

  什么都行!”

  张媒婆说:“那就难为你了——提署街开屠坊的鲍掌柜没儿子

  ,他一心想生个儿子,娶了几房姨太太,生了一窝丫头,嘿,怪了,一

  个儿子生不出来。他急了,没儿子,他这一脉就要断代了。前几个月,他托我帮他张罗,有生过儿子的女人,如果愿意出典,他准备

  花钱典一个。”

  一个嫂子问:“张妈,典是不是当?”

  张媒婆点头道:“典就是当。典是有期限的,至少典一年。如

  果野菜愿意,这一年,野菜就住在鲍家,生了儿子归鲍家。一年以后,野菜还回来,不用交赎金。”

  几个老街坊低声议论道:“这法子······好是好,只是······根生

  太难看了,老汪家太没面子了!”

  张媒婆一摆手:“嗐!都火烧眉毛了,命都难保了,哪还顾

  得上面子?我问你们:是面子要紧还是命要紧?”她对根生妈说:

  “汪嫂子,你拿主意!你要是同意,我立马去跟鲍掌柜通气,拿钱救人。

  不同意,那就······只有让根生等死了。”

  “不能不能!不能等死!”根生妈突然像疯了样抓住野菜的手,大

  声说:”野菜,没别的法子了,只有难为你了!”

  野菜无可奈何地点点头。突然,她“哇”地一声大哭起来,泪

  水像断线的珠子簌簌地掉下来。她从心灵深处发出悲泣,哭自己命苦,哭自己多灾多难。

  野菜几岁时,父母遭遇病灾,双双罹难,她被人贩子卖到当涂

  乡下一户船家当童养媳。十七岁那年,她家小船在石臼湖上捕鱼,

  突遇一阵飓风,小船瞬间倾覆,家人沉尸湖底,她侥幸抱了个木盆

  死里逃生。后来,她逃荒到了城里,嫁给了挑夫汪根生。没想到,

  安生日子刚过两年,灾难又一次降临。她实在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

  么命苦,她心如刀绞,痛苦地嗫嚅道:“妈,我……我拿不定主意,你, 你……看着办吧,我听你的。”

  “好!野菜,为了救根生,只有委屈你了!”根生妈摸索着拉住张媒婆

  的手,说:“张妈,请你赶紧去跟鲍掌柜说,我愿意把野菜典给他,只是

  要他立马拿钱,我要救人!”

  “好!”张媒婆说:“我这就去!只是,野菜走了,你们老的老,小的小,怎么过活?”

  “只有讨饭了!”可怜的老人睁着一双无神的眼睛,向天伸出

  一双皱巴巴的手。

  就这么,十九岁的野菜被典到了鲍家。

  2

  鲍家屠坊在提署街与东大街交汇处,靠近口水巷,这儿市口很好,邻近有妓院、茶馆、澡堂子,街上人来客往挺热闹。鲍家屠坊除了卖生的猪羊牛肉,还卖熟食,卤牛肉、卤猪头肉、牛杂碎汤,卖得都挺好。尤其是卤猪头肉,味道特棒,吃的人很多,是当涂县一绝。做卤菜的师傅是鲍掌柜的表舅,姓方,六十来岁,矮矮瘦瘦的。此人是当涂厨界的一位高手。据说他曾拜清宫御厨为师,从厨四十年,练就了一手好厨艺,鲍家卤菜卖得好,全得益于他的技术。野菜到鲍家以后,鲍大奶奶将她领到厨房,交给了方师傅:“表舅,野菜交给你了,有什么活,叫她干。”

  老方在围裙上擦擦手,上下打量了野菜一眼,说:“好咧!”

  鲍大奶奶对野菜说:“我家掌柜的是看你男人可怜,快死了,才花钱典的你,是为了救你们!不是娶你!你要清楚!你在我家,没名没份,什么都不是,就是个下人!你可不要把自个当姨太太看!”

  “嗯!”野菜连连点头,说:“大奶奶,我就是来干活的,什么都不是!”

  “嗯,这就对了!”鲍大奶奶用手绢擦擦鼻子,走出厨房。

  老方朝蹲在地上干活的几个女佣一指,说:“你跟她们一起,把盆里的牛肠子洗洗,要洗干净,不能有臭味。”

  “哎哎!”野菜卷起袖子干起来。

  一个瘦削白净的姑娘拿着绣花绷子走进厨房,她问老方:“阿爸,表哥典的人呢?”

  老方正在灶上忙着,他朝旮旯里的野菜一挥手。姑娘透过氤氲

  的雾气,看到了蹲在地上的野菜,她走到野菜跟前。野菜连忙站起身,怯怯地朝她打招呼:“小姐!”

  姑娘看着野菜,问:“听说你男人被鬼子飞机炸了?”

  野菜点点头:“是!该死的日本人!”她瞧瞧姑娘手上的绣花绷子,问:“你在做嫁妆?”

  姑娘说:“是啊!你会绣吗?”

  野菜点点头。她瞧瞧姑娘绣的花,说:“你们城里姑娘喜欢绣牡丹?我们湖阳姑娘出嫁喜欢绣并蒂莲。”

  姑娘突然两眼放光,高兴地问:“你是湖阳的?我婆家也是湖阳的,湖阳开油坊的曹家。”

  “曹家油坊?”野菜面露微笑,甜甜地说:“小姐,你好福气!

  过门就当少奶奶!”

  两朵绯红的云霞飞上了姑娘的脸颊,她忸忸怩怩地说:“哎呀,嫂子,不要叫我小姐,我叫来福,你就喊我来福好了。”

  野菜点点头,又蹲下干活了。来福对爹爹说:“阿爸,野菜是来生小孩的,不是佣人,你不要让她干多少活。”

  老方说:“知道!你去吧。”

  来福出去了。老方用慈爱的眼神看着女儿的背影,对野菜说:“唉!我这个女儿,命苦!她一生下来,她妈就死了,她没喝过一口娘奶,身子特别弱,动不动就发晕。前几年,张媒婆把她说给曹家了,我同意了。这几年,曹家一直催着想让她过门。我瞧她身子太弱,怕她嫁到婆家受罪,一直拖着没让她走。今年她十八了,实在拖不下去了,我准备下月把她嫁过去。牛肠子洗好了吗?”

  “洗好了,你看行不?”

  “行,用碱粉抓抓,冲一遍就行了。”

  从此,野菜开始了在鲍家的典当生涯。白天,她跟着一帮女佣干杂活。晚上,陪鲍掌柜干传宗接代的活。

  3

  一眨眼,二十天过去了。来福出嫁的日子快到了。

  这些天,来福和野菜成了好朋友。来福经常拖野菜到她屋里

  帮她整理嫁妆。野菜抽空还帮她绣花,帮她修眉,来福跟表哥说,让野菜做她的“送嫁娘子”,送她到婆家,鲍掌柜同意了。

  出嫁这天,是农历六月二十,天特别热。从县城到湖阳有七十里路,曹家雇了一顶花轿和一班吹鼓手,众人抬着花轿,吹吹打打出了城。走了一半路程,快到薛津乡,野菜忽然看到远处有一支乱哄哄的队伍朝他们走来,她赶紧告诉了张媒婆。张媒婆怕当兵的拉轿夫的差,怕新娘子被抢,叫大伙儿赶紧到庄稼地里躲躲

  路边有一片一人多高的玉米地,大伙儿钻了进去。六月的野外,骄阳似火。众人赶了两个时辰的路,原本就热得够呛,再又钻进密不透风的玉米地里,顶着毒辣辣的太阳晒着,众人简直要热昏了。当兵的在几丈外的路上骂骂咧咧地走着,众人蹲在玉米棵丛里,一动不敢动。一个钟头以后,部队走完,大伙儿都热得不行了。轿夫赶紧把花轿抬到路上,野菜掀起轿帘一看,傻眼了——来福脸色煞白,两眼朝天——死了!

  “我的天爷!这是怎么说的?” 张媒婆大声哭嚎起来:“我做

  了二十年媒婆,今儿是头一回遇见——新娘子在花轿里热死了!

  怎么有这种事?我怎么向两家交代啊?我的天啊!我怎么这么倒

  霉啊!”

  众人也都觉得晦气。大伙儿垂头丧气地商量了一会儿,由男方出钱,到前边村子里买了口棺材,将尸体草草盛殓。正巧,村子外头有个土地庙,庙里有一个老和尚,众人跟老和尚商量,尸体在他庙里停一夜,明天抬走。老和尚起初不同意,张媒婆让人买了一大壶酒递到他手上,老和尚看到酒,同意了。

  晚上,天突然变了,电闪雷鸣,风雨交加。老和尚一人坐在庙里,伴着一盏忽闪忽闪的小油灯,嘴里轻声诵着《金刚经》。看着院里停的棺材,他觉得瘆得慌。他打开酒壶,喊来在庙外种菜的狗尾巴陪他喝酒。狗尾巴是个三十来岁的光棍汉,酒量挺大。两人喝着喝着,忽听棺材里传出哼哼叽叽的声音,两人吓了一跳,顿觉心惊胆战,毛骨悚然。不一会儿,棺材里突然坐起一个人,“诈尸了!”狗尾巴大叫一声。老和尚吓得一下瘫在地上,双手伏地,连声祷告道:“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菩萨保佑!女鬼息怒!”

  狗尾巴本想跑,但他胆儿挺大,借着昏暗的灯光仔细一看,发现棺材里坐起来的不是恶鬼,而是一个瘦巧巧的姑娘,他的脑袋发热了,举着根棍子,慢慢走到棺材边,大声喝问:“你到底是人是鬼?”

  来福下午是热昏厥了,并不是真死。棺材在树荫下停了几个时辰,加上晚上雨水一淋,她又醒过来了。她抹了把脸上的雨水,轻声问:“我不是嫁给曹家了吗?这是在哪儿?”

  狗尾巴一阵狂喜,赶忙将她架出棺材,要带她走。老和尚这会儿不害怕了,连忙从地上爬起来,抱住他的腿说:“不行不行!你带她走,明儿她家人找我要人,我上哪弄人去?”

  狗尾巴浑身的血液被酒精和性欲激得汹涌澎湃,难以自持,他不说话,抡起棍子狠狠砸在老和尚头上,老僧一声不吭倒在地上。狗尾巴怕他不死,又在他脑袋上补了两棍子,殷红的鲜血流到了地上。狗尾巴将老和尚的尸体抱进棺材,钉上棺材盖,背上来福,走了。

  第二天上午,鲍掌柜、野菜带着几个伙计赶到土地庙。昨晚,老方听到来福猝死的噩耗,大叫一声昏倒在地——起不来了。这

  意外变故对老方打击太大,他无法承受,靠在床上,哭得死去活来,连水都喝不进一口。鲍掌柜没办法,今天只好替他来料理来

  福的后事。曹家也来人了,男人们聚在一起商量下葬的事。

  野菜盯着钉好的棺材盖,觉得挺蹊跷,心想:昨天下午我们走的时候,棺材盖没钉啊!是谁把棺材盖钉死的呢?是老和尚?他干嘛要钉?野菜在庙里转了转,没看到老和尚,倒是看见喝空了的酒壶和两只酒碗。突然,她看到地上有血迹,虽然被人用脚蹭过,但没蹭干净,血迹是朝棺材方向去的。就在众人准备抬棺材去埋的时候,野菜伸手拦住了:“慢!先打开棺材盖看看!”她讲了自己的发现和疑问。众人觉得有理,于是打开棺材盖,——棺材里躺着个死和尚!

  众人炸了。赶忙找来保长。保长看了酒壶酒碗,说:“肯定是

  狗尾巴干的!”他领着众人来到狗尾巴住的破草屋,屋内早已人

  去室空。保长告诉众人,狗尾巴是邻近的芜湖县人。众人于是立

  即赶回县城,到警察局报了案。

  警察局侦缉队长叫王金宝,是鲍掌柜的朋友。他听了报案,

  说:“这小子跑不了!”

  果然,半月后,他从邻县抓回了狗尾巴,解救了来福。来

  福被狗尾巴用铁链拴了十几天,折磨了十几天。半月未见,来福简

  直像变了一个人,脸上身上伤痕累累,形容枯槁,骨瘦如柴,神情

  恐惧,觳觫不止。老方一见,泪如雨下。野菜也心痛得抱着她痛

  哭起来。

  来福死里逃生,老方非常感激野菜。他对野菜说:“不是你

  细心,我女儿就没命了!她是我的命根子,她没了,我也活不了

  啦!你是我父女俩的救命恩人哪!我该怎么谢你呢?”

  野菜听他这么说,有点不好意思:“方师傅,你太客气了!

  来福能活着回来,是她命大!你不用谢我!我们都是穷人,穷人

  帮穷人,谢什么?”

  “好一个穷人帮穷人!”老方大拇指一竖:“说得好!你救了我,

  我也帮你!野菜,你男人废了,你想过没有:你们一家四口,日后

  指着什么生活?”

  野菜一下蔫了,轻声说:“唉!这些天,我日夜为这事发愁,我

  男人从医院回来,两条腿没了,成了废人,啥活不能干。我婆婆天

  天抱着我儿子在外头讨饭,听说水月庵的长老经常送些斋饭给他们糊口。可这······也不是办法呀!不能一辈子靠讨饭过活呀!”

  “是啊,你以后回家,打算怎么办?”

  “我······”野菜嗫嚅着:“我,我也没什么本事,以前卖过油条,只能卖油条了。”

  “卖油条能养活四口人?”

  野菜摇摇头:“那哪行?”

  “就是!那不是办法!”方师傅说:“我指给你一条路!”

  野菜闻言大喜:“方师傅,你指给我什么路?”

  “卖大肉面!”老方说:“你家靠近姑溪河码头,天天上船下船的、卖菜的、烧香拜佛的,不晓得有多少人从你家门口过。有些人走累了,就想吃碗热汤面。如果你在家里支口大锅,卖大肉面,生意肯

  定不错!养活几口人绝对没问题!”

  野菜说:“可是······我不会做大肉面。”

  “我教你!”老方说:“大肉面,面条好擀,你男人腿没了,手是

  好的,擀面条不成问题。关键是大肉,味道烧得要醇。”

  野菜问:“怎么烧······才醇呢?”

  老方说:“一是火候,二是用料,关键是用料!要下十几味调料。”

  野菜十分惊讶:“啊?要下这么多调料?”她望着老方,轻声问:“方师傅,下哪些调料,你能告诉我吗?”

  老方没说话。他走到香案前,点上三柱香,面朝神龛,双手合一,轻声祷告:“师父,你老人家的话我记了大半辈子,你传给我的秘方,我从没传给别人!今天,有人要饿肚子了,我要救她一家老小的性命,不得不把你的方子外传了。师父,请你老人家在天之灵千万不要怪罪!”说罢,他面朝北方,深深三鞠躬。然后将香插进香炉,回过身,对野菜说:“我这方子是祖传秘方,是我师父传给我的。当年,我师父是清宫御厨。清朝灭了以后,他流落到了民间。在北平,我跟他学了十几年手艺,服侍他十几年,他老人家直到临死才把方子传给我。现在,我把方子传给你,你要发誓:千万不能把方子传给

  别人!不然咱们的生意就不好做了。”

  野菜连忙举起右手,郑重地说:“方师傅,我发誓:我若把你的方子传给别人,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

  老方说:“好好!这我就放心了!”

  野菜赶忙沏了一杯热茶递到他手上:“师傅,请喝茶!”

  “好!好!”老方接过茶杯,浅浅地呷了一口。说:“野菜,从今

  儿起,我收你为徒。大肉要用五花肉,先煮三成熟,下酱油缸泡一个时辰,入底味,然后下油锅炸,最后才卤。绝招就在这:卤锅里要放嘉善

  酱油、绍兴花雕、生姜、八角、花椒、草果、肉蔻、丁香、白芷、山奈、肉桂、香叶、砂仁、小茴香、洋糖。”

  野菜听呆了:“我的妈!这么多,我哪记得住?”

  老方说:“不忙,往后我卤菜的时候,你在边上看。日后你回自己家,我再上你家教你。”

  野菜咕咚一声跪在地上,咚咚咚,连磕三个响头:“师傅,你是我一家老小的救命恩人!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你的恩情!”

  老方连忙将她扶起:“不谢不谢!都是穷帮穷!”

  没过多少日子,野菜怀孕了,肚子渐渐大了。每天,她挺着大肚子,跟在方师傅身后学技术,什么活都干。鲍掌柜怕她伤了胎气,让她多休息,可野菜不肯歇息,抓紧一切机会学手艺。

  十个月后,野菜生了个儿子。

  一年期满,野菜回到自己家。方师傅借给她两块大洋,野菜就用这钱买锅碗瓢勺,买肉买面,做起了大肉面生意,养活一家老小。

  一个弱女子支撑起了一个行将破碎的家,人们都说这女人能吃苦,不容易。来福用红布做了一面幌子送给野菜,上面绣了五个黄字:“当涂大肉面”。

TAG标签:

【审核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念1031 念1031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念1031 会员等级:站长 用户积分:11920 投稿总数:1451 篇 本月投稿:299 篇 登录次数: 163 他的生日:03-16 注册时间: 2010-09-22 11:44:12 最后登录: 2019-06-13 00:20:18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