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生活随笔 > 生活趣事>文章详细内容页

割草

散文
时间:2019-06-02 10:28:40  】来源:手机原创 作者:李建志 点击:0

  闲着没事干,常常跟在老大一群飞扬跳脱背篼帮后面,去石灰桥那方几个生产队割牛草。五厘一斤卖生药厂养牛车间。

  老大一行割草循涂守辙很有讲究。每天吃罢午饭各自分头去到原子核围墙外面集结。凑齐人数后一行站一团商议当日、未来一天的行程。集思广益举手表决。或先到石灰桥闸门野泳至夕阳西下,尔后再去河对岸就近的生产队突击;或反其道行之;或摸黑去哪里背上一背别人“丢”地里,爱要不要的红苕藤、莲花白、白菜、萝卜苗。时间足够充裕甚至跑去十公里以外高店子“欠红薯”。欠红薯按理是别人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他们背回家的怎么会和家里地里的没甚区别?而且恍惚听到过诸如屁滚尿流九死一生之类的字眼。

  随他们割草,记忆最深的事件共有两次,其中一次便是在原子核围墙脚下“打平伙”。

  按约法三章一行清空各自荷包内镍币、纸币、粮票,老大迟疑许久,从裤袋内摸索出一个长方形报纸折成的大钱包。一层又一层翻开从某处夹缝中掏出来一张闻所未闻的五毛大钞。上街头买烟、打酱油人民币我没少见,但从来不知竟然还有如此一张五毛。巴掌大小、花花绿绿,明显看得出年头久远的褶皱痕迹。八分之一牙桃酥进口后,我确信那并非起初一直以为,夏咪咪画虎类犬鱼目混珠的拙作。莫非母亲背地里厚此薄彼?

  另一次,一天临近天黑时分,一阵急促的狗吠过后,屋外传来一通喧闹,隐约听见谁把谁砍了一刀……

  “徐孃!徐孃!”两位抬上门板,一行随在左右站屋外红薯地里大喊大叫。

  随母亲急赶出门才闹明白,老大把一起割草李老六砍了一刀,刀尚插在后背。一行正是到家里找母亲讨说公道,要汤药费的李家人!

  人随母亲去了医院,再没有了下文。

  割草,怎么也会突兀割出血雨腥风?尽管听起来荒诞不经,确确实实别人抬着人来的家,背上也千真万确尚插着他的镰刀,老大本人也并未矢口否认。即使到今天不止我,连母亲也说不出子丑寅卯。这个老大还真是让人不省心。

  其实仔仔细细回想起来,看似荒谬绝伦,实则也合乎情理。只是怎么也不应该是他把镰刀插别人后背,而是他被别人敲碎脑袋更合乎逻辑。

  他们那些暗昧之事尽管从不当父母面提起,我当然心知肚明。所谓“全心全意帮家里割草”,只不过是自欺欺人冠冕堂皇的安民告示。

  石灰桥河道摸虾捉鱼、四处秧田掏泥鳅抠黄鳝、闸门野泳、扎进河底摸放鸭人鸭蛋、偷水果、蔬菜……凡此种种不胜枚举!既然一片丹心,兜里又怎么会钻出难免不让人神经过敏的五毛大钞?

  如果说五毛大钞尚属“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筒筒饭可是我亲眼所见。

  明天你怎么怎么,他怎么怎么,我怎么怎么……还好,没刀架脖子上让兄弟连夜去杀猪房怎么怎么。

  和着家里偷出的柴米油盐、腊肉香肠,就着岸上偷进的萝卜白菜、葱葱蒜苗,砍上谁家房前屋后竹子,石灰桥岸边一次又一次食指大动胡吃海喝食,我可是目之所见一清二楚。

  爱偷、爱砍、爱烹、爱请不请兄弟白吃请便,居然拉扯上蓬心蒿目的兄弟,当几十米菜地主人面“像砍自家萝卜、白菜似的”看上哪颗砍哪颗。

  “没事,百分百没得人干涉。”

  是吗?

  一群人提上扁担、锄头和兄弟天涯海角鹿死谁手的时候,你一窝蜂四蹄生风鱼溃鸟散都去了哪里?不要告诉我是稀奇哪里蚂蚁踩死了大象,而且偏偏是八九个地界上的大象同时罹难。那不可真不像你几位嘴里轻描淡写虚张声势做做过场,个个横眉怒目穷追不舍的样子。

  在别人的地界,舀别人缸里的水,使别人家后墙的竹,坎别人家地里的菜,还眦别人眼色!呵呵,兄弟我真是侧目尔等随遇而安,从不拿自己当外人的斗量!

  真被捉了鳖,不管是死是活,人保组最后一口气一准供出不仁不义尔等!

  自从院子核围墙外打平伙,见过老大裤兜掏出的五毛大钞便留下了心病。不是口口声声给兄弟讲,每次割草卖的钱如数都上交政府了吗?

  打平伙姑且就信了一点点积攒起来的过年钱,裤兜大把大把掏出来“打窝儿”的镍币该作何解释?

  周扒皮还没把鸡弄醒的时辰,兄弟可没少帮你拉上架架车上血精厂赶早市。看人脸色不提,把兄弟支到装有鹅卵石背篼边身子倚背篼一侧,脚踩别人秤盘如果那尚且都不算作当枪使算几个意思?真被人看出端倪丢人保组吃二二三的可是梦里梦冲的兄弟。悟出生财之道居然守口如瓶,兄弟我不同样可以边为公家边为自家。

  陪他等割草,有时候真把人搞得草木皆兵,一忽儿跳进果园做出拨草寻蛇的举动,被人追着从东飙到西;一忽儿一个趔趄栽进菜地,被人追着从东飙到西;一忽儿什么也没看见,还是亦步亦趋随人从东飙到西。魂耗魄丧筋疲力竭有人手舞足蹈告诉你--那是演习。到底是在备战马拉松还是上山打游击?下次,别说八分之一个桃酥,就八斤兄弟也不打算再去。除非,呵呵,兜里那点儿镍币分一半给兄弟。

  唉,说你,你!哪家的兄弟?果子没见上一颗怎么又蹿进了果地。还让人不让人喘一口气?

  20190601于成都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李建志 李建志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李建志 会员等级:文学秀才 用户积分:185 投稿总数:35 篇 本月投稿:28 篇 登录次数: 2 他的生日:04-15 注册时间: 2019-05-12 22:18:15 最后登录: 2019-05-12 22:18:47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