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生活随笔 > 生活趣事>文章详细内容页

偷冬瓜

时间:2018-11-27 22:00:22  】来源:原创 作者:卢风虎 点击:0

  从乡下搬进县城,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任性的味蕾也日渐刁蛮,吃啥都觉得寡淡无味。记忆深处盐水煮冬瓜的清香,时不时浮上来,盖过了一切盛宴,让我忍不住回忆起,苦难深重的童年,我们饥饿难耐的三弟兄,半夜三更摸到生产队菜地,偷冬瓜的往事……

  那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天天玉米糁汤煮窝头,母亲腌的半坛子萝卜缨也被我们姊妹五个蚕食殆尽。一看到黄乎乎的糁汤,我就反胃,要是能吃上几口蔬菜,该多好啊!思来想去,我把眼光瞄向生产队的菜地。

  这想法居然和深谋远虑的大哥不谋而合。那天是星期天,我们装着去上河滩抓螃蟹,回来时,生产队菜地的情况已经摸的一清二楚。秘密会议是在一个僻静的厕所里召开,到会的是大哥、二哥和我。我们一个个小脸通红,把厕所的臭气忘得一干二净。大哥拿出烟盒纸和铅笔头,像一个高级指挥员,一本正经的在纸上画出了行动路线。计划很快就制订好了,时间是后半夜,目标是冬瓜。大哥和二哥负责偷冬瓜,我负责望风。对于望风的任务我坚决反对,那年代革命电影看得我热血沸腾,虽然只有八岁,却志存高远,恨不得立刻就去当黄继光、董存瑞。胆小的二哥满足了我冲在一线的愿望,他说他跑不快,适合望风。我问大哥:“要不要告诉大姐?”大哥不耐烦的把手向下一挥,果断地说:“女流之辈,婆婆妈妈的,这些事少让她们参合。”关于为啥是后半夜和冬瓜?大哥的解释是:后半夜不管是村里人还是看菜的,都在睡觉,比较安全。冬瓜个头大,地里多的数不过来,摘一两个回来,一个能吃好几天,丢了也不容易被发现。我惊奇的看了一眼大我四岁的大哥,佩服得五体投地。

  夜黑得像一大坨化不开的糖稀,浓烈粘稠。睡梦中大哥悄悄推醒了我和二哥,这很容易,我们三个同睡在一个铺着破席片的土炕上,盖着一床破棉被,风可以通过房檐下的缝隙,在房内随意穿梭,透过房顶大大小小的窟窿,可以看到一两颗不甚明亮的星星。寒冷的冬夜,我们时常会爆发被子争夺战,最后都被父亲一顿老拳化解。

  我一骨碌爬了起来,大哥小声说:“不要穿上衣,万一遇到看菜的追上来,光溜溜的脊背,让他们无从下手,我们可以趁机逃跑。”大哥悄没声息地开了门,我们三个光着脊背,站在秋风微凉的夜色里。一想到看菜那两个壮汉,“红脸铁疙瘩”和“挣死鬼”,我忍不住双腿发抖。大哥拍了一下我肩膀,小声说:“不要怕,现在是后半夜,看菜的在庵子里睡得像死猪。”接着又补充说:“万一被发现,向不同方向跑。如果真被抓住,打死也不能当叛徒。”我和二哥一边打颤一边使劲点头。大哥在前面带路,我和二哥紧紧跟在后面。天上只有几颗懒散的星星,冷漠地眨着睡意朦胧的眼睛,好像在说:“才懒得管呢,想偷就偷吧!”月亮躲在浓厚的云层里,给我们开了绿灯。我们摸索着,从场堰边雨水冲开的一个豁口溜了下去,弯着腰穿过一片芍药地,就到了生产队的菜地。

  菜地边上种的是豆角和黄瓜,叶曼早已干死,只剩下空荡荡的架子在夜色里晃悠。顺着逼仄的田埂,绕过看菜人的庵子,我和大哥悄悄溜进了冬瓜地,二哥蹲在不远处的一道堤堰下望风。满地大大小小的冬瓜,在星光下泛着幽幽的白光,煞是可爱。我使足了劲,对着一个硕大的冬瓜俯下身去,犹如蜻蜓撼石,只好忍疼割爱,摘了一个小点的抱在怀里,蹒跚着出了冬瓜地。月亮突然穿过云层,露出稀有的微笑,斑驳的清光撒满菜园。二哥在前,仔细观察周围的动静,时不时招一下手。大哥吃力地抱着一个大冬瓜,弯腰弓脊,犹如一只大白虾,白亮亮的月光在他的肩头跳跃。我跟在最后面,累的“吭哧吭哧”直喘气。我们的身影在月光下组成一组等差数列,有条不紊的穿过菜园。

  冬瓜上看似细密的绒毛,却异常尖利,扎得我肚皮一阵刺痛,我已顾不得这些,心扑通扑通乱跳,只盼着能早点安全到家。蟋蟀的鸣叫在幽静的午夜听起来特别刺耳。我的眼前突然浮现出一副这样的场景,看菜的“红脸铁疙瘩”犹如天神下凡,突然从天而降,威风凛凛大喊一声:“站住。”唬的我魂飞天外。幸运的是这一幕没有上演,我们悄悄绕开看菜人的庵子,顺着原路,很快安全到家。把冬瓜藏在后院没人去的旮旯里,大哥又抱来一抱谷草,盖的严严实实。

  天还没亮,母亲起来做饭。我光着身子出去撒尿时,悄悄告诉了母亲。母亲用吃惊的眼神看着我,低声说:“出去可不敢说。”母亲抱来一个东瓜,用破不留丢的菜刀将冬瓜剖开,掏出子瓤,削去清幽幽的皮,将白生生的冬瓜切成整齐的方块,冬瓜皮收进煤灰堆里盖严。家里好久没买油了,我帮着母亲剥了几颗蓖麻籽,放进已经烧热的铁锅里,母亲用锅铲使劲一按,冒出一缕青烟,蓖麻子化开了,一点可怜的油星滑向锅底,苦涩的香味在锅屋里弥漫开来。母亲把切好的冬瓜块放进锅里,加进水和盐,就这样煮了一锅。

  吃早饭的时候,为人正直的父亲,背着手,走进四下跑风的锅屋,好像闻到啥新鲜的味道,使劲嗅着鼻子,突然一把揭开锅盖,看到了锅里白花花的冬瓜菜。父亲威严的问:“这哪来的?”大哥和二哥迅速别过脸去,我狡黠地对着父亲眨了一下眼睛。父亲怒气冲冲的说:“闻着一股贼腥气,谁敢再去,我打断他的腿。”好在父亲没有深究。我食欲大增,狼吞虎咽了一大碗,又意犹未尽地对着菜锅看了几眼,拍着圆滚滚的肚皮,满足地上学去了。当时父亲没有吃,后来听母亲说,我们上学之后,父亲也吃了一大碗,还连声说“真香。”这让我们兄弟,不约而同露出蒙娜丽莎般的微笑。就在那次,冬瓜原生态的清香,刺穿我的颅骨,进入大脑深层,深深留在我童年的记忆里。

  偷窃是一件极不光彩的事,然“仓廪实而知礼节”。我的童年就是一部同饥饿血拼的小说,在那个物质极为匮乏的年代,我们兄妹五个,能够活下来就是一个奇迹。

  和妻子说起那段往事,妻二话不说,开车就去了菜市场,回来的时候,带回一只巨无霸冬瓜。我不敢说厨艺精湛,好歹也在饭店里淬了十几年。带着对冬瓜深深的敬意和虔诚,我使出浑身解数,用花椒,茴香,八角,紫苏...煎炸蒸煮,一连三天,在家里开起了冬瓜宴。儿子终于发飙了,哭丧着脸说:“爸,我再也不吃冬瓜啦,同桌说我满身都是冬瓜味。”妻子弯着腰“哧哧”笑了大半天,用暧昧的眼神看着我说:“要不咱再试试盐水煮冬瓜?”我垂头丧气地摆摆手说:“清水煮出来的,估计猪都不吃。”

  我绝望地发现,那个味再也找不回了,它只鲜活在那段揪心的岁月里,历久弥新,让人感叹。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美文欣赏 美文欣赏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美文欣赏 会员等级:文学秀才 用户积分:18131 投稿总数:3939 篇 本月投稿:0 篇 登录次数: 676 他的生日:05-27 注册时间: 2012-02-08 03:20:56 最后登录: 2019-05-05 16:54:40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