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生活随笔 > 生活趣事>文章详细内容页

奇葩“的士”

时间:2018-10-08 19:46:11  】来源:原创 作者:美文摘抄 点击:0

  所谓奇葩“的士”, 就是由戏称而发展成通称的“木的”“铁的”“驴的”等。这些“的士”是我曾搭乘过和目睹过的交通工具。

  从“的士”小史来说,我的老家用上全世界通用的“Taxi”(的士),大概较国外晚近百年;就省城合肥市,较香港、澳门,亦晚行约七、八十年。

  据记载,“Taxi”(计程车)的应市,有一个有趣的故事:美国一富家子弟亚伦,在与女友一道乘马车时,挨宰并挨揍以后,他决意利用汽车来挤跨马车。亚伦为报复常趁机敲竹杠、漫天要价、宰客的马车夫而想方设法:缩小客车体积、安装计程付费仪表、标示显眼的出租标志和名称。终于,亚伦“创新”设计的客运小汽车——“Taxi”(的士),在1907年10月1日,首次出现在纽约街头。并很快便风靡世界,会行景从。后来,马车终于被挤垮了。

  如今,“的士”已成为国人现代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需要。尤其在大中城市,“滴滴”“优步”“易到”等,一个预约电话,你所选择的“的士”,就会按照商定的时间、地点,周到地出现在你的面前。

  这是时代的变迁,社会的进步。 可是,在上世纪90年代初,“的士”,还没有“变迁、进步”到我的老家—-国家级贫困县—-管仲故里---皖北颍上县。那时,在老家县境,还没有一辆本土“的士”运营;只有一种被当地人称做“木的”的人力脚踏三轮车,在县城做起红红火火的客运生意。当时,我观察了“木的”的结构,细看之下,原来是模仿人力脚踏三轮车“创新”改造而成。就是把自行车的前轮改装成一个两边安有胶轮的木头矮座椅。木座椅有扶手,只能容纳一人就坐。椅座比一般家里的木椅子要低矮得多,这样才不会影响车夫的视线。座椅两边是两只如同26型自行车大小的充气胶轮,后面有一只同样的轮子。“司机”在座椅的后边“开车”:俩手扶着座椅靠背上的横梁把握方向,如蹬自行车一样。乘客坐在椅座上,脚踏板离地面仅半尺高,给人一种非常踏实、接地气的安全感觉。被当地人称之为“木的”,大概是“木头的士”之意吧。当时县城里没有公交车,因此“木的”的生意很兴隆。那年代,我每次从省城回老家,所搭乘的长途汽车到颍上汽车站刚停稳,“木的”车夫们一拥而上,并高喊着“打‘木的’!打‘木的’!”“便宜!”“安全!”“稳当!”,乘客瞬间便被众多的车夫“哄抢”一空。

  有了这“木的”,旅客就方便多了。“木的”小巧,大路小路均可行走。三五里路,只收三、五角钱,不仅便宜,坐着也舒适。而且“司机”会同你慢慢地拉家常。如果是外地的客人,还会为你介绍颍上的风土人情,如管仲墓、管鲍祠、甘罗故里等等古迹故事,还有三山夹一井、刘海戏金蟾......诸多当地的历史遗迹;走一路,聊一路,不知不觉就到了目的地。从未听说有过讨价还价、抬价宰客的事情。在付费时,有的车夫甚至还客气推让一番。“拿钱了,薄气啦!”。

  “铁的”,是在“木的”的启发下,频临倒闭县农机厂生产出一种比“木的”大两倍的“铁的”,能坐俩、三人,价格也稍贵一点,三五里要收1元左右。大概为掩盖冷冰冰的味道,簸箕形的铁皮椅座漆成黄色的。比“木的”座位高、宽得多。而优于“木的”的是“铁的”在脚踏板上还可放下行李箱包,不像坐“木的”时行李箱包只能抱在怀里。坐在“铁的”上边有种高高在上的感觉。招摇过市,心满意足,同时体味到舒适惬意。及经历着小城市交通工具的变化。常听到“俺们颍上‘铁的’比以前大上海的黄包车好,不光速度快,还卫生,那黄包车拉车人在前面,万一放个屁,保不准熏着客人。”这似笑话的自夸,虽不雅,确也是大实话。

  “驴的”,是我见到的最奇葩的“的士”。约1986年,我应邀去阜阳,给财税部门举办的培训班授课。在街上,忽然听到“‘驴的’来了!”“看‘驴的’!”我回头一看,那被称作“驴的”的原来是胶轮平板车改造而成的一辆“校车”。车上装有花布荷叶边顶棚,粉色布围,布围上开有窗口,还印有“银行幼儿园”几个醒目大字。由一头白肚皮的灰色毛驴拉着,从布围窗口看见里面坐满小孩儿。赶车人坐在板车右侧前的车把上,神气活现地、手持着长鞭,鞭梢上装有彩缨。鞭子上花花绿绿的穗子在晴空繁花的映衬下显得独特而重要,似乎非此别物不能替代。头上扎着白毛巾的赶车人,显得很有优越感;口中哼着小曲,洋洋得意,招摇过市。车里孩童们叽叽喳喳,引起行人顿足观看。单就“银行幼儿园”几个醒目大字也吸引着路人羡慕的目光。人赶驴拉,一车装十多个小孩子。大街的路不是很平坦,“驴的”颠颠簸簸,摇摇晃晃,似有不安全感。止步的我在观新奇的同时也替孩子们捏一把汗。

  斗转星移,进入新世纪,老家的县城、集镇渐有了名副其实的“的士”,还有中巴、大巴公交车等,出行乘车,可避淋雨、遮烈日、防寒风。而且招手就来,招呼就停,十分便捷。价钱也不贵,人也乐意。

  特别是“村村通”后,水泥路几乎修到家门口。村村几乎都有了摩的、拖的、电的,比比皆是。出门就有交通工具热情争相“招呼”。也可足不出户,打个电话,你想要的交通工具,呼之即来,上门服务,绝对热情周到。

  如今,我的家乡,颍上县境内外,公路四通八达,有了高速公路;还通了铁路。到上海、去深圳、上北京等外地,可以任意选择自己喜欢的交通具。方便快捷还不贵。

  另外,目前家家电器齐全。村村有宽带,户户有空调,人人有手机。就连六七十岁的老人也学会了(花一百元学费,有人上门包教会)用微信。随时可以与在外地打工的亲人面对面讲话。真正实现了“楼上楼下,电灯电话,玻璃窗户玻璃门……”“点灯不用油,耕地不用牛。”村民的小孩上了幼儿园,且都有免费专车上门接送。近年还有了暑假专线车,即把留守儿童以“无人陪伴”方式送到上海、深圳等地,与打工的父母亲团聚;开学时再接回来。

  一个国家级贫困小县城的交通、通讯及其它等诸多方面翻天覆地的变化,令我的一位近百岁的堂叔无不感慨地说:“做梦也没想到现在这样好!”。

  而现今“木的”“铁的”“驴的”,都只残存在于少数人的记忆中了。

  回想在“木的”出现之前,我每次回故乡,下了长途汽车后,全靠两条腿步行数十里,时戏称乘“11号10轮大卡”。抚今思昔,时代的飞速发展,令人了然感慨。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