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生活随笔 > 生活趣事>文章详细内容页

丫档七万(外一篇)

时间:2018-10-06 21:02:55  】来源:原创 作者:美文摘抄 点击:0

  有一天,铸造车间张大同主任兴致来了,相约与本车间工人打麻将。四人坐定,大同主任表情认真。

  这一牌,大同主任停牌。家中八万、九万,不带配子,死停边三七,丫七万。

  此刻,对方开暗杠七万。大同主任见后,不慌不忙把牌推倒,“啧!”一声,努起嘴说:“我、我就、就胡了,帮我算、算帐!”大同主任牌打得少不会算帐。

  大家说,主任您胡哪张牌呀?

  “丫、丫档、档七万!”大同主任说得斩钉截铁,且颐指气使,洋洋得意。

  大家说,这七万开暗杠不带胡的。

  几番相辩后,大同主任急了:“不、不带胡,那我胡、胡个屁呀!”想了想又说:“七、七万,就四张,没、没有第五张、张呀!”

  大家又再次重申说,牌规就是这样定、定的,暗杠不、不带胡。大家也给带传染上了,居然也口吃起来。

  “就、就我就要胡、胡这张牌,呃……牌!”大同主任说着伸手去抢一张七万。

  大家都护着四张七万,不给。

  大同主任争抢得面红耳赤,发脾气了:“我、我老张讲、讲的,今天就要胡、胡这张丫、丫七万!试、试试瞧!”大家沉寂。接着大同主任两手一摊,话峰一转,十分委屈地说:“不然,这七万就没、没有呐……”

  僵持之下,大家面面相觑,似得要领,全国第一次破例,算他胡了。因为车间工人害怕日后,大同主任给他们小鞋穿,刁难他们。

  讲故事•听故事

  早年在工厂上班,一位姬姓的副厂长特别爱听故事,中午午餐后休息时间,他不午睡,喜欢新沏一壶茶,剔着牙,坐在自己办公桌对面的沙发里,听别人讲一段小故事。

  “姬厂长,故事都讲完了,还叫我讲什么呀!”既是下级,又是徒弟的副科长范义民怯怯地说。范义民生得矮矮小小,猴精猴精的。今天轮到他讲,别人也在旁边撺掇。

  “不行,必须讲一个!”姬副厂长下达命令了。

  姬副厂长他,属于脸皮薄,一不如意,脸就会红到耳朵根子那种嫉恶如仇的人。且心直口快,急性子,对人很热心,很真诚。

  “好吧,让我想一想。”范义民说。

  接着,范义民抓耳挠腮地略微想了想,便开讲了。

  “话说清末年间,阴南县民间有一位能人,专事逮鱼捕蛇掏黄鳝捉乌龟老鳖,当地人称他是鱼老鹰子、蛇叫花子、黄鳝笼子、乌龟吊子。这称呼不是耍弄他,是公认这位能人为乡间的顶尖捕捉高手。比如讲,到河池塘坝叉甲鱼……”

  “叉甲鱼?噢…… 对对对!叉老鳖、团鱼。”姬副厂长插话。

  “高手来到河塘,只要围着河堤塘埂转上那么几圈,对着白汪汪的水面,扯开嗓子,“哦!”“哦!”吼两声,拍几下巴掌,掌声有回音,旷空回荡。之后不久,甲鱼就会自动游将过来。高手看准目标,抡起手中的五股钢叉抛过去,‘唰!’必命中,人称飞叉夺鳖,百发百中。”

  “咦!那钢叉抛过去,不是捞不到了吗?人在塘埂河堤上,远远的。”姬副厂长又插话。

  “哪像你想的,人家钢叉把的尾子,绕系着绳索,抛出去,绳头在手上的,收放自如。”范义民略带藐视嘲笑口吻,瞥了姬副厂长一眼。

  “噢噢,你一讲我晓得了。”姬副厂长悟性不差。

  “你到底听不听,老插话,打岔!”范义民有意怪罪。

  “好好好,我不作声了,你往下讲吧。”姬副厂长呷了一口茶,扔掉手中牙签,正正身子。

  “再说这位高手到田野里捉乌龟吧,那更叫一个绝。据说,他一天里东捉一只,西捉一只,能捉四五十只。不料,这个绝技,一传十,十传百,传到了县官老爷那儿,县官老爷惊羡不已。惊羡之余,又有些狐疑,命衙役,你下去,叫这位高手,两天之内,捉100只乌龟给本官看看。逾期捉不到,严惩不贷,问责五十大板。”

  讲到此,范义民看了看姬副厂长。这次,姬副厂长没有再插话,窝在沙发里。

  范义民接着往下讲:“这位捉龟高手不敢怠慢,可心中无底,毛毛的有点不踏实,两天之内100只乌龟,哪里弄去?到了第三天早上,要交验了,高手数了数,99只,还缺1只,怎么办?”

  “怎么办?”姬副厂长忍不住,嘴巴一动,情不自禁地又插话了。

  “有办法,高手在家中随便一找,找出了一只乌龟壳来。高手想,就算是滥竽充数,那县官老爷还能察觉?”

  “也倒是。”姬副厂长这次插话简而极快,他已然入迷了。

  “第三天,老爷上班升堂前,衙役早早来过高手家,催其赴命。高手背着装乌龟那沉甸甸的鱼篓子,跟着衙役,来到大堂之下。他性急直率,二话不说,当堂“哗啦啦”倾倒出100只乌龟,乌龟们立即满地爬动。县官老爷一手按着茶壶,就像你手上的茶壶。”

  范义民看了一眼姬副厂长的茶壶,姬副厂长下意识地瞄了一下自己手中的茶壶,没有作声。

  范义民接着说:“县官老爷一手按着茶壶,一手拿起惊堂木,探着头伸长颈脖子,威严得咄咄逼人地命高手,你你你给我一个一个数,是不是100只?”

  “1只、2只、5只、8只、10只、20只,50、80、81……高手蹲在大堂下数着,众乌龟全都缓缓爬动。”

  “看!不多不少,正好100只。回禀老爷,都是活蹦蹦的,爬得到、到处都是呢!高手说。”

  范义民讲到此处,停了下来,看了看既是上司又是师傅的姬副厂长。姬副厂长他完全入迷了,歪在沙发里一动不动。

  范义民赶紧又往下讲:“哪知道,这县官老爷眼尖,看到那只充数的乌龟壳半天不动,一拍惊堂木,那一只为何不动弹?”

  “高手一惊一愣!忙急中生智答道,回禀老爷,那、那一只正在听(数数)呢,入了迷,忘了动了。”范义民偷眼望了望姬副厂长,欲接着往下讲,却停了下来。

  此时,一阵寂静。姬副厂长觉得好像哪儿有点不对劲,回了一下神,突然从沙发上“咚!”一下子跳起来,怒目圆睁,脸皮立刻红到了耳朵根子,指着范义民大骂:“好你个狗日的!你戏弄我,竟敢耍我,是说我(乌龟壳)正在听、听入迷了不动弹……”

  范义民知道大事不好,一边跑一边连珠炮般辨解:“这这这!讲的是乡间高手急中生智,只好说那只充数的乌龟壳正在听数数,1只、2只、3只,忘了动了,是骗县官老爷的,不然要挨五十大板。”

  范义民躲在别人后面,别人嘻嘻哈哈,笑得前仰后合。

  范义民又围着沙发敏捷地来回躲闪:“啧啧啧!姬厂长,姬厂长,就是讲那乌龟正在听,听入了迷不动弹,也是讲那县官老爷的,怎么可能是讲你。你非要多心,叫我有什么办法。你叫他们旁人评评,哈哈哈!哈哈哈!”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美文摘抄 美文摘抄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美文摘抄 会员等级:文学秀才 用户积分:1460 投稿总数:927 篇 本月投稿:106 篇 登录次数: 177 他的生日:05-26 注册时间: 2012-01-15 13:56:58 最后登录: 2018-12-14 18:13:07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