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生活随笔 > 生活感悟>文章详细内容页

时光留影|徐恩芳:饼干

时间:2019-11-19 18:27:53字数:8130【  】来源:原创 作者:美文阅读 点击:0

  1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有一次,我姐夫到蚌埠市出差,带回一包饼干。他把饼干交给我妈妈。我妈妈正在做针线活,像宝贝一样放在针线簸箩里。

  姐夫叫妈妈尝尝,妈妈揭开包装纸尝了一片后,就把剩下的一摞饼干像骨牌一样又放在针线簸箩里了。留给我和妹妹放学回来吃。傍晚时,妈妈把针线簸箩放在堂屋的大桌上,就去收拾柴草,准备烧晚饭。

  妹妹早我放学,妈妈告诉她:“堂屋里的针线簸箩里有姐夫带回的饼干,你吃几块,留几块给你二姐吃。”

  我放学回来,妈妈告诉我:“大桌上簸箩里有饼干,你妹给你留的。”我不知道什么是饼干,就去簸箩里找,只找到一块黄色半透明的花纸。

  妈也来堂屋看看,只有一块包装饼干的纸了。“刚才看见还有,你妹妹跑进堂屋几趟。”就喊妹妹,问她咋没给你姐留两块。妹妹可能感到不好,就哭着说:“我忍不住,就吃完了。”多年后,妹妹说当时是小五姑等几位小童伴哄着她,叫她拿去尝尝,一会儿就尝完了,还让她跟大人说是自己吃完的。

  妈就对她说:“又没吵你,哭什么。”妈又对我说:“饼干是甜的,就跟我做的甜焦馍差不多,等收了麦,我做给你们吃。”

  甜焦馍。老家淮北大平原,是小麦产区,过年时才能吃几顿大米饭。断奶的幼儿没有米糊、米粥吃;就自做甜焦馍喂养。即用小麦面粉加浓糖水、鸡蛋,和成面团,擀成薄片,在锅里慢慢烙熟即可。喂幼儿时,由大人嚼成稀糊,用手指头摸在小儿嘴里;或口对口喂到小孩嘴里。小孩子也可喂得白白胖胖的。我就曾经这样帮助妈妈喂过我的弟弟。每当此时,妈妈总是交待:“嚼焦馍时,要关好后门哦。”有时嚼着嚼着后门就开了,忍不住就会咽下一点点的。

  该喂养方法,的确不符合营养卫生要求。现代年轻人不好理解、无法想象,不能接受。

  到了含饴弄孙、老伴带女儿的龙凤时,女儿交代:“爸爸你不要嚼东西喂他们哦。”老伴故意戏谑说:“你这样健康漂亮,就是我嚼着喂的结果。”其实我们的子女幼时喂养,已是依照《儿科学》书中要求办的。

  1963年,我到蚌埠读大学。去蚌埠食品厂参加义务劳动时,才知道,其实饼干是最普通的糕点。姐夫多年前带回家的那包饼干,叫“旅行饼干”。一包约有十来块,每块约二寸长、一寸多宽、2分厚。在六七十年代,买一包要付2两粮票、1角多钱;不是敞开供应。

  我大学3年级的时候,国家经济状况好转。大学生粮油供应标准都提高了一些。食油由每人每月3两增加到5两。那年的中秋节,晚餐增加了米饭和荤菜,都吃得很饱。因为平时总是吃不饱,那天吃得很饱,所以留下深刻记忆。

  当天晚饭后,各班的生活委员从食堂领回月饼和饼干。每人发一只月饼和一包旅行饼干。回到宿舍后,忍不住就尝一块饼干,又啃一口月饼。几个同学就这样不知不觉竟把月饼和饼干都吃完了。之后老感到口渴,于是就喝水。结果胃涨得难受,不能入睡。熄灯铃响后,几个同学轻轻起床,到操场上,憋住笑,暗暗地做广播体操以助消化,折腾到很晚,近半夜才睡觉。

  转眼间到了七十年代,饼干仍是精贵食品。买饼干要钞票、粮票、供应票。我的一双儿女,每日去幼儿园时一人只带一块饼干。有一次,家里只剩一块饼干了,俩孩子不抢也不争,拿给我,叫我给他们掰两半,分着吃。我让他们自己掰开,一个人掰,另一个人先选。结果,俩人都不愿意掰。我就给他俩讲了“融四岁能让梨”的故事,“要得好,大让小”;未料该故事竟立竿见影。待我把饼干掰开后,他俩都去抢小一点的那半块。我立即拥抱亲吻了一下两个小东西。

  还有一次,儿子把一块饼干一点一点咬,咬成一个“7”字形,给我看:“妈妈,你看我有手枪了。”并捏着“手枪”,到处瞄准“啪!啪!啪!”、“打坏蛋!打地主!打虫子!”儿子为什么打虫子?因为前天他的新裤子搞烂一块,问他怎么搞的,他眼泪汪汪、愁眉苦脸地说:“是虫咬的。虫子太坏了!”其真实原因是我“图贱买老牛”,为节省布票、钞票,买的裤料是处理品布头。

  那时没有余钱给孩子买玩具。碰巧,先生被派带领学生去校办农场参加劳动。农场在凤阳蚂蚁山,距张八岭不远。那里有驻军,经常在夜间打靶。几位老师就相约在夜里去捡子弹壳,留给孩子当玩具。儿子见到一梭梭子弹壳,非常高兴。把子弹壳当宝贝一样。他爬在地板上,把弹壳一个个竖立,又在每个弹壳里放一根火柴,火柴头朝上,很像士兵,摆兵布阵,真像八卦阵。房间里摆得没有下脚空隙,还不准别人碰。弄得我们无处下脚,不经他同意不可随便收起。若不小心碰倒了,他会哭得很伤心。那可是他的宝贝!鲁迅曾写“玩具是儿童的天使。”

  当时大学毕业生拿了近十年的临时工资,每月42.5元。农村老家需要经济帮衬。几乎月月“青黄不接”。工资袋里总装有单位互助会的借条。每月底都向互助会借钱,刚扣完还清,老家又要接济了;寅吃卯粮经常发生。虽然日子没有过得鸡飞狗跳,但是一直是“罗锅上树——前(钱)紧。”

  后来,改革开放了,渐渐鸟枪换炮了。饼干再也不是什么精贵食品了。月饼也不算什么稀罕物了。孙辈们的玩具丰富多彩了。

  2

  我儿子三岁时,常扶着楼梯栏杆到一楼邻居家看小妹妹。小妹妹是一楼邻居才三月大的女儿。该邻居女主人是上海人,平时邻居们都不叫她的姓名,直呼“阿拉”。她亦爽快、自然的答应。自从她的女儿出生后,取名小燕;由于她自己叫燕。从此都喊她老燕子,叫她女儿小燕子。就这样叫了近五十年,至今仍未改口。

  那时,饼干是凭票供应的,孩子上幼儿园时才带一块。儿子每次去她家,她总是拿些零食给孩子吃。一个星期天早饭后,儿子在罩衫口袋里装块饼干,又下楼去了。

  一会儿,只听见老燕子,在一楼急促地大声喊叫我的名字,叫我赶快下去“看看你家儿子干什么!?”

  我急急忙忙跑她家一看,儿子一脸茫然,楞楞地看着。老燕子左手抱着小燕子,右手食指正在从小燕子嘴巴里往外掏碎饼干。未等待我问话,只听老燕子边掏边说:“你看你家小胖子干的好事,他进来趴在摇床边看妹妹,我就去厨房洗碗,回来一看,他正在往小燕嘴里喂饼干,还炫耀说喂完一块了。幸亏及时发现。太危险了。”

  有惊无险后,大人们气也不是,笑也不是。“小胖子,小妹妹太小,只能吃奶,不能吃饼干的,吃饼干会卡坏的,很危险的。”一个三岁小孩,喂一个三个月大的小孩,一个往嘴里塞,一个往嘴里喃(吮吸);越想越后怕。

  此后,儿子想看小妹妹就不像以前那么自由了。儿子向我提出想自己家有一个小妹妹的要求。我说如果我们家再添一个小妹妹,小妹妹要吃好多东西,你就没有饼干吃了。儿子说:“小妹妹不吃饼干的,小妹妹吃你的牛奶。”还用手指着我前胸。

  俱往矣!数食品丰富还看今朝!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