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生活随笔 > 生活感悟>文章详细内容页

晴耕雨读:非常收获

时间:2019-07-09 22:01:20  】来源:原创 作者:念1031 点击:0

  古 耕 园

  城里,清早,闷热。几位师友相约去庐江的两座山之间,访我们儿时熟悉的古耕田园:头戴斗笠的老者,挽着裤脚,踩着泥水,左手拽牛绳,右手执草鞭,老黄牛拖着犁,缓慢又从容地在泥浆里画起圈圈,一块田就如绽放的花朵,放眼望去,如夕阳般美丽。

  地主爷丁友人作向导,大家甚欢喜,不断在脑海里加强上述图画的印记:那曾是口粮的保障,更是农村人赖以生存的基石。

  行程中,一部车里,五人年龄相差不大,谈资就不会少,何况,还是男女搭配,东扯葫芦西扯瓢,自然乐事。

  出高速不久,天然气息渐浓,两排的竹林弯着腰,嫩绿的枝蔓抛洒着热情,我们从有限的车窗,一顾三回头的向目的地驶去。

  导航显示进入了“安定村”界,一位师长说,村名必有来历,或之前动乱,取个名来压压,或之前很安定,便直接用这个词命名,希望永久如此!

  对于农民,安家落户,安土重迁,依靠土地,依靠自己的双手,耕种着不紧不迫的生活,是多么需要又必要。

  首先跳入眼睛里的是油菜,淡黄色饱满的果实低着头,不急不躁,不惊不乍,厚重的神态,似乎为了让栽种它的人得到丰厚的回报。我已多年没有随母亲弯在地里挥舞镰刀割菜籽了,如今,连它成熟的季节都很模糊,土地已被我遗忘!

  偶尔的思绪飞远总能被现实境况拉回来。

  依山而建的两层小楼,在青山的映衬下,宁静祥和。两山之间不平整的地块,被世世代代的当地农民改造成梯田,虽然每一处都只是豆腐大一小块,但此土检测出富硒成分,水源好,生态好,又有万亩竹海的负离子滋养,丁友人于去年便将黄金位置的梯田流转过来,用古法、良种,守侯的情怀培育,不打除草剂,不施化肥,自然生长,人工优质护理的方式栽种水稻,从五一育苗到十一收割,沐浴这大山里的朝华夕秀,且日照周期长,使得大米的品质很是优秀。

  今年此时,梯田里,正在蓄水待耕,我们脑中的图画无法呈现,只好往“山中无老虎”的香炉峰和祖师洞进发。

  未走过的路

  香炉峰似乎在各个有些名气的大山小山上都有这个称谓,寓意大概是在最高峰点上香炉以祭天地神灵,祈祷福禄安康,许是佛教和道教都有的。我们要前往的香炉峰在万亩竹海中,顶峰是否真有香炉呢?

  野生的竹海里,只有农家人踩出的一条小路,丁友人已来过数次,用自带的铁锹为我们斩荆开路,又分别为我们四位陌生来者从竹林里砍下一根齐人高的竹节作为手杖,一步一挪的往前,往高处奔进。他自己则像个勇士,不停地鼓舞我们。爬山是个力气活,三五人同行可增加心智的能量,若人多,相互照顾不到,荒山野岭,容易走散。

  “快到了,注意脚下!”

  突然,我差点与面前横倒着的一棵粗竹撞个正着。我嗔怪道:“只看脚下不行,还得抬头看路。”

  不知谁应了一句:“你该拉着哥哥的手。”

  随即一阵哄笑,穿透这荒峰。若有长臂猿闻此声,估计吓得躲到更深的洞中去。

  山林中,此起彼伏的“啊…”“哦…”“唉…”的长哮声,如奔驰的烈马,骤然驻足,仰天长嘶。随后,又是“当心别滑倒”,“盯住前面的人”,“嗨,搭把手啊!”

  都老大不小的,却孩子似的嬉笑怒骂。人类的野蛮与文明在此刻交融,各人的秉性,也隐约流露。

  “我们像探险队!”

  “是挖金队!”

  “科考队!”

  说说笑笑,争争辩辩,大家几乎同时看见了竹林间露出的天光。急爬几步,登上山顶,眼前,一堆光秃秃的巨石形成的顶峰已候待我们多时。丁友人胜利的说:“香炉峰,到也!”

  我们各自喘着粗气,在巨石上360度的旋转,尽力眺望周边环绕的群山。一路被高高的竹林遮住了视线,挡住了心境的我们,一股脑地释放着心口的压抑,遍览众山小的苍茫感在心底升腾。此时,我们都是仁者,竹海穿梭的艰辛已被这厚重的大山吞没。来时路上的百亩清澈水库,此刻,像一块碧玉,镶嵌在两山的山腰上。远处、近处,迷朦的连绵的青色,滋润着我们干涩的眼,混浊的肺。

  身处这无人之境,时间的起始,人类的伊始,似乎从这里扩散开去。远古人都从这里下山的吧?

  在巨石形成的大约二十平米的空面上,还稳稳的伫立着一块大约七、八立方的石头(这便是香炉了),如坚定的守卫者,迎接日出里的晨曦,守护日落后的安寂,千年,万年……

  山川之神奇秀美,我们无法摸索她的内核与精神,只有感悟,叹服,膜拜。时间关系,我们不便久留香炉峰,祖师洞还在前方召唤!

  有了竹林跋涉经验,去祖师洞的路也就无所畏惧。人总害怕尝试陌生的事,却从不怀疑经验带给自己的动力。香炉峰到祖师洞这段路,正好是两山之间的峰梗,当地农民早在多年前就此地势凿山修路,卖竹烧香。现今,是已杂草丛生,荆棘遍布。

  丁友人再三嘱咐,要用手中的权杖打草惊蛇。

  目标是分段的,实现当下的目标便是赢家。一路上,蛇没打到,倒是捕捉了很多奇花异草。她们侍立路的两侧,静候我们的寻访,如娉娉的女子,摇曳着美丽的花姿。脑中想起古代有个学者,曾质疑一代心学大师王阳明:你说天下无心外之物,这山中、树上的花,它自开自落,同我心有何相关?王阳明不假思索地答道:“你不来看此花时,此花与你同归于寂。你来看此花时,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便知此花不在你的心外。”眼前这明媚的山花,娇羞可爱、明丽鲜艳,就是我的心内物吧?

  伏虎禅师

  不知不觉,一间简陋且破旧的房子映入我们的眼帘。

  “这就是祖师洞吗?”

  “不是,它在房子后面,这是当地人拜佛烧香的地方。”

  “哇!还有香火呢”

  “看,还有春节贴的对联呢!”

  “这里香火没有断绝。”

  丁友人带我们绕过山房,转到屋后,只见一个高大的山洞,洞里黑漆漆的,洞的四周都是石头,石墩上坐立一尊小佛像,有些阴森。

  “这应该很多年了吧?”

  “唐朝就有了。庐江县志还记载呢!”

  于是,故事就这样流传下来了:却说,唐朝末年的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此地山下有一户农妇正值难产,剧痛难忍。夜黑风又高,瓢泼大雨不停,朴实的农夫见妻子疼得几度晕厥,自己没法去请接生婆,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来回跺脚。时间在倾盆大雨中积成一个又一个水坑,产妇突然像神助,湿淋淋的脸露出最后的勇气,大叫:“啊!”一道炫亮的闪电刺进茅草屋,落入产房,随即,一个黑乎乎的婴儿从农妇的肚里滑落。

  夫妇二人喜极而泣。可刚刚降生的孩子,不哭,也不睁眼,细看,又黑又丑。他们甚觉惊奇,且恐惧,怕是不祥物。

  毕竟初为父母,手忙脚乱,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只得暂且将婴儿包好,随后细细观察,送奶喂水,奈何这小东西就是不张嘴,不睁眼。一连数次如此,夫妇伤心。挨到天明,询问邻里,也都从未经历,意见也就莫衷一是。眼看三天且过,这婴孩不吃不喝,不哭不闹,不睁眼。

  长此下去,不愿看到孩子在自己怀中死去的夫妇,选在一个雨天,攀越门前的高山,将这天生的黑娃放在竹林间的小路上,以期苍天收留。

  后面的事就是县志所记载的了:“始祖长老历氏,黄屯镇人,公元849年生,因长相怪异,双目失明,父母惧而丢弃,山中老虎衔入洞中将其奶大,虎爪刨出泉水洗目复明。”

  这黑娃长到五六岁上,常骑着一头老虎走街串巷,翻山越岭,村人纷纷道听途说,传扬百里。成人之际,又被一位出家人慧眼相中,收为佛门弟子,后成为唐末该地一方高僧----谓“伏虎禅师”。此洞,即为祖师洞!

  何时君再来?

  传说或确有其事,终令人唏嘘。

  从下山到饭桌上,我们都沉浸在遥远的时光里。

  有多少光阴的故事,在我们口耳相传中散发着浓浓的韵味与奇彩。

  笃信佛教的丁友人为何选择这两山之间的夹缝中仅有的百亩有机田作为水稻种植基地,实际是为寻找大师的足迹吧! 他为这片梯田取了个好听的名字:“云播”。我想起村名:“安定”,都是简约而略带感情的词汇,古老与现代就这样无缝连接起来。

  他规划的星空露营,瓜园摘菜,竹海民宿,都只为给自己谋得一份卧闻稻花芬芳,坐品鸟鸣山幽的隐逸生活。在朝阳徐徐上升时开轩洒扫,在余辉缓缓落下后闭门诵书,心灵洗净,安稳入眠,一夜清梦,岁月往环。

  青山依在,传奇诉说,炊烟袅袅!

  返程时,我在车里频频回头,用尽眼力收藏身后那片连绵起伏的群山,那些豆腐块的梯田,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在田埂上放牛,在稻田里插秧,在庭院里忙碌,在老树下给孩子们讲那陈年的故事!

TAG标签:

【审核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念1031 念1031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念1031 会员等级:站长 用户积分:13195 投稿总数:1698 篇 本月投稿:285 篇 登录次数: 180 他的生日:03-16 注册时间: 2010-09-22 11:44:12 最后登录: 2019-07-09 21:58:20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