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生活随笔 > 生活感悟>文章详细内容页

魏振强:“怪人”歌兰

时间:2019-07-08 18:27:01  】来源:原创 作者:念1031 点击:0

  在认识歌兰之前,据说她已发表了很多诗作,其中很多是发在国内的顶级诗歌刊物《诗刊》上的。在安庆这座小城,诗人、作家很多,真正像歌兰这样堪称有些成就的人,没有多少人知道,倒是那些没能写出什么名堂的人,不时闹出很大动静。有时看着他们蹦来蹦去的样子,我就难免想到歌兰,心想,你们干嘛呢,不就是写了几首诗、几篇文章吗,犯得着这么高抬自己?我有时也拿自己对照歌兰,“照”着“照”,就照出了自己的轻浮来,心里不免有些紧张。

  歌兰过去的诗作我看得很少。我某一天向她约稿,她发过来一些,我选用了几首。她后来又给了我她的QQ空间,我才发现,她依然在写,而且写了很多,又惊讶她从未向外投过稿了。有好几次我想问原因,但还是把疑问咽了回去。就是,干嘛非要发表呢?写给自己不行吗?

  读歌兰诗作,起初的印象是“冷”。那些句子,那些词语,那些意象,无不让我有寒风刺骨的感觉。读着读着,像与“骷髅”在对视,但慢慢地,那“骷髅”又幻化成绽放的莲花了。

  歌兰的外表起初给我的印象也是“冷”。我们一帮子人在饭桌上插科打诨,她坐在那里像雕塑,不说话,也不大吃菜。你递过一根烟,她就静静地接过去,低头抽;你让她喝酒,她就喝一口;你让她喝干,她摇摇头;你要是再说一次喝干,她就真的干了。

  后来我和歌兰慢慢熟悉了,她也慢慢熟悉了我们,几个人小范围喝酒,我满口跑火车,歌兰就笑,肆无忌惮地笑,声音很大,间或还发出一些夸张般的“哦哦”声。有好几次我劝她喝酒,劝着劝着,就把她劝吐了。再后来,我良心发现,不忍劝了,喝多喝少由着她自己。

  和歌兰唱过几次歌。我常让她唱《月牙泉》《在那东山顶上》。她唱《月牙泉》时,每个字都那么静,有一次我喝高了,听着听着,居然有泪水划过脸庞,好在灯光闪烁,谁也没看见。

  大概有十多年了吧,歌兰并无稳定的职业,想来生活不会太容易。前几年,她开了个网店,专卖很前卫的年轻人喜欢的衣饰,那些人都是难伺候的主,但我进去看过时发现,所有的顾客无一例外地都在赞美和感谢。这并不奇怪,以我对歌兰的了解,她是绝对做不出欺骗人的勾当的。但可能让顾客们奇怪的是,店主经常会贴出告示:“各位爷,外出几天,请多多包涵。”“爷”们大概以为她又出差了,他们哪里知道,其实店主又躲到山里去了。

  山是小城近郊的一座山。山坳里曾有几十户人家,但因为生活太不方便,陆续迁下了山。歌兰向山中的一位老人借了一套废弃的房子,搬去被子,也搬去油盐酱醋,不时跑去隐居几天。据她说,她第一回独自住下的时候,夜半怎么也睡不着,满耳尽是各种奇怪的声音,诡异的鸟,怪异的兽,你方叫罢我登场。但终于捱到天亮,捱到所有怪异的鸟兽都疲倦了。第二天,歌兰还是在心惊肉跳中捱过长夜。第三天、第四天……十天之后,她终于不怕了,后来就爱上了那座山,经常跑过去在屋子里独住。现在,她能辨别出好几种画眉鸟的声音。她还在房子边上种上了茄子、辣椒、丝瓜。我和一帮子人到她“家”去过好几次,吃过她在路边采的野菜,吃过她用柴火烧的锅巴,还曾把桌子搬到门口,一边喝二锅头,一边和朋友们轮流站起来唱歌。有一回,把山中其他游客引了过来,那些人对着我们的那桌菜,眼眼珠子差点蹦了出来。

  歌兰后来当了外婆。她女儿生产的那天,她给我发来信息:“生啦,两个带把子的!”狂喜之情可想而知。他的女儿、女婿我都见过,女儿娇小、可人;女婿外地人,高大、帅气。小夫妻俩在清洁堂街开了一家纹身店。我曾向歌兰问过她女婿,她回答说,不知道他的家庭情况,不知道他过去干啥的,从来不问。这话有点匪夷所思,但她的后半句话又让我释疑了——“只要他爱我女儿,管那么多干嘛?”

  真是应了那句老话:“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她女儿、女婿有时也会关了店铺,跟着歌兰跑了山里住一阵子。这几年过年时,她女婿还写了对联,专门跑到山上去,贴在大门上,他把那座房子真的当成自己的家了。他们娘三个人冬天里在那房子里边烤火边喝酒,然后又斗地主,谁输了谁付账,规规矩矩地玩。有一次我在车站里买票,正好碰到歌兰和她的女婿、女儿也在买票,说是去内蒙。我又问去内蒙什么地方,答曰“随便跑”。后来歌兰告诉我,他们乱跑时,没坐上车子,就找了一辆手扶拖拉机,坐在上面,任草原的风扑在身上,爽死了。

  在旁人眼中,歌兰有些“怪”,其实不是歌兰怪,而是我们中的某些人愚蠢。歌兰是位真正的高人,她知道自己需要什么,能得到什么,又能抓住什么。歌兰也幸运,她得到了一个好女婿。一个“怪”人连同她的女儿遇到了一个懂她们、珍惜她们的人,这种几率不说很小,起码也不是很大吧。

  歌兰的本名叫洪兰花,有些俗,但对歌兰,我还要俗气地议论一下,我虽然跟她开过不少玩笑,但在内心里一直是仰视她、敬重她的。

TAG标签:

【审核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念1031 念1031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念1031 会员等级:站长 用户积分:13195 投稿总数:1698 篇 本月投稿:285 篇 登录次数: 180 他的生日:03-16 注册时间: 2010-09-22 11:44:12 最后登录: 2019-07-09 21:58:20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